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三十二)

--


「書,我回來了,你在嗎?」


男人打開家門,昂聲高喚,舉目四望,然而空蕩蕩的大房子沒有任何回應。而且由於隔音設備的效果太好,連外頭的風聲也傳不進來,整幢屋子比深夜的星空還要靜謐。


棄天帝將西裝外套脫掉掛在玄關衣架上,走進客廳,打開陽台落地窗,深棕色的天鵝絨窗簾頓時隨風飄揚,捲起一室寂寥。


他坐往沙發休憩,蹺起二郎腿,雙手攤開在沙發椅背,什麼也沒做,任憑夜晚的秋風將他吹得滿臉滿髮冰涼,一逕安靜地欣賞牆上所擺掛的龍飛鳳舞的遒勁字跡,座位旁邊有至愛昨晚換下的外套,空氣中還略帶至愛身上的香味,就像他的身影,無所不在。


自從兩人同居以來,類似這樣的情景已經重覆無數。由於搬到市中心,離辦公大樓較近,他出現在辦公室的頻率也隨之增加,引起公司員工不小的騷動。騷動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看到他的現身,而是他整個人的氣勢柔和許多,弄得流言滿天飛。九禍笑他就像苦守寒窯的家庭主夫,閒來沒事就四處遛達串門子,他也絲毫不引以為意。


只因現在的他日子過得充實而滿足,心靈前所未有的平靜、安寧、快樂。


他依然是叱吒風雲的異度總裁。住院期間,便與伏嬰師擬訂直搗天嶽總巢的對策,以及重建機密資料庫的計畫;而原來的家族產業,由於宗教詐騙集團有日益增多的趨勢,一些頗具聲勢野心的團體,正有計畫地在各地削弱他們家族的影響力;原先吞併的幫派殘餘勢力,也趁著他住院時期又有了蠢動跡象,這一切都需要更嚴密的整頓計畫來鞏固聲威。所以他一出院,異度集團便開始大量徵才、招募新血,由他本人親自考核,忙得不可開交。


然而即便再怎麼忙碌,也抵不過每天清晨看著至愛從夢中睡醒、每天晚上與至愛窩在沙發聊天、聞著至愛馨香入睡那一時半刻的時間,來得佔據他的心扉。


有時候,他偶爾忙得晚了,一打開家門,會看見書圍著圍裙,做了幾道他愛吃的菜等著他回來,這是他最感幸福的時刻。也因此,除非情況不允許,他總是盡力設法在至愛回來之前回到家,為的就是將這份幸福感留給親愛的他。在任由他自由自在地於外面辛苦奔波之後,以一個充滿愛與幸福的家迎接他回歸。


只是,再過不久至愛就要出國,四望空蕩這樣的情境,恐怕即將成為常態了吧。


今天又是周末。想起上個禮拜周末,兩人原本說好要去一家餐廳共進晚餐。結果因為書急救實習的上課醫院接應了一堆工災事變的急救患者,他忙著幫忙而抽不開身,害他足足在餐廳等了二個多鐘頭才收到電話告知,最後只好自己回家睡覺,兩人的假期也因為書留在醫院而泡湯了。而今天,是否又是個孤零的夜晚呢?


棄天帝躺在沙發閉眼胡思,恍惚中,熟悉的親切呼喚在耳畔響起。

「棄天,睡著了嗎?」一頁書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旁邊的外套替他蓋上。


「沒!書你回來啦!」

「還說沒睡著,連我進來都沒發現。」一頁書微笑道。

「我在想你嘛!」


「吃飯沒?」

棄天帝搖頭道:「在等你,什麼都沒做。」

青年沒輒吐口氣道:「那走吧。」


「走去哪?」

「吃飯啊。」

「去哪吃?」

「上禮拜沒吃到的那家餐廳。」


「書,你何時預訂的!那家餐廳很難訂位耶!」


「反正訂到就是了,再不走,保留位就要取消了喔。」一頁書邊說著,邊微笑撇下戀人離開了屋子。


「你這壞蛋!」棄天帝急忙起身,隨手抓起外套便往外衝,留下滿室情意。



享用完愉快的晚餐,回家洗潄過後,一頁書一如往常地窩在書房專心研讀。這時棄天帝滿臉神秘笑意地走了進來,整個人洋溢著光輝。


「親愛的。」

「嗯?」青年繼續埋首書本,並沒抬頭看他。

「我有禮物要給你。」


「什麼呢?」青年不甚專心回應著。


於是,男人將一疊文件堆放到戀人面前,青年一看,最上面的那份文件印著「財團法人雙天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字樣。


「我整頓了前些日子的救濟事業,挪出一筆善款以你的名義成立了這個基金會,你應該不會反對吧?」


一頁書認真讀起創會宗旨及基金會章程,一邊問道:「為何要以我的名義呢?」


「我這些私人慈善事業終究是以假名在運作,難保不會有真相揭露的一天。何況,要是被那些幫派的人知情,或許會從中動手腳,我不希望單純的慈善工作染上黑色的陰影。」棄天帝說著,腦中想起業途靈那個無辜受累的小孩。「所以,我希望你能同意接下董事長一職,以你的名義讓這個基金會光明正大運作。」


一頁書聞言,終於抬起頭,清明澄和的目光沉定地凝視著他的戀人:「棄天,你不同了。」


「是嗎?」男人朝著至愛燦笑,隨即又閉眼道:「人總有許多面向,不是嗎?」

「我答應你。不過,實務方面你得另請他人負責。」


「我明白。啊,明天我就將這個雙天基金會匯款帳戶召告天下!」

「噗,小孩子,你以為你是古代帝王嗎?」


「我不想當什麼帝王,我只想當我的書的棄天。」男人呢喃著,又接著說道:「你還沒看完,我的禮物不止這一項喔。」


「哦?」青年繼續翻看,發現文件當中有一本安養之家及一本兒童之家的簡介。「這是?」


「我將幾家經營瀕臨危機的安養院和孤兒院重新整頓,擴大原來的規模,成立了這兩間專業機構。而且,禪寺裡的老人小孩都被我接過來了,一好漢和造天筆也答應成為孤兒院的負責人。開心嗎?」


「這是何時的事?」


「就在你忙著四處聯繫國際救援組織、努力實習急救技能、研究各國醫療環境狀況……這段期間的事啊。」棄天帝深情凝視一頁書臉上閃爍的驚喜光采,不急不徐寵溺說道。


「可是這麼短的時間,你自己也有很多工作,怎麼……」

「哈哈哈,這點小事花不了我多少心思。」


「無論如何,我代筆他們向你致謝。」

「我不要你的感謝,我要福利。」

「什麼福利?」青年閉眼詢問道。


男人看著至愛端莊肅穆的容顏,不想冒著幸福和諧的氣氛因為他的唐突而遭破壞的風險,於是只好努力壓下心中最想要的大福利,溫和道:「我吃點虧,一個香吻就行了。」說完,便將臉頰湊近,等待心上人主動獻吻。


一頁書咬唇猶豫了下,便離椅站立,雙手置於腰後交握,然後往前傾身,以一種祈福禮讚的心意在棄天帝寬廣的額間落下了輕輕一吻。雖是輕微,卻極富重量。


棄天帝白晳的俊容頓時染上一層酡紅。書書身上的味道好香,他的嘴唇好柔軟,那麼貼近的身影,令他好想做更過分的事。可是,書書難得回應他,他不能在此時此刻破壞他的信任,無論如何也要忍住!


這邊男人獨自天人交戰,青年卻沒事般地再次坐回座椅開口道:「我還要看書,若是沒其他事,你就先去休息吧。」


「不,周末夜晚,書你怎能讓我一個人睡在那張大床呢?」那張床真的很大,足足兩張king
size大小的特製巨床,連同床單都必須特別裁製才套得上。靠著這張特大號義大利頂級手工名床,一頁書不願浪費,終於答應與他同寢。只不過每回就寢時無論兩人分得多開,隔天早上都可以看到一隻無尾熊趴在尤加利樹上的情景,毫無例外。


「有得睡就好了,誰叫你床要買那麼大張。」

「那是為了……不管,我要待在這裡陪你啦!」


「你要待就待著吧,不要吵我就行。」


「喔。」坐了一會兒,男人略覺無趣,於是順手拿起架上佛經翻看,讀到世尊三阻琉璃王滅釋迦族時,臉色忽然變得異常沉重。


察覺到不一樣的氣氛,一頁書抬頭察看。「怎麼了嗎?」

「我在看釋迦族被滅族的事情。」

「哦?」


男人冷哼了聲,「即使是全知全能的聖者,也有一籌莫展的時候。」


青年溫煦笑道:「世尊已經幫了釋迦族和琉璃王三回,但因果難解,縱是世尊亦無法排除,這正說明業力果報的複雜及糾葛。假若琉璃王在世尊阻止他的時候願意轉換心念,便不會發生這些遺憾。世尊已經盡力了。」


「嗯。」

「你有心事?」

「書,假若有朝一日,你我被迫必須對立,你也會不顧一切挺身出來對抗我嗎?」


「為何這麼問?」


「你也清楚,我手下的幫派份子極多,牽扯諸多恩怨仇隙,往後的事情難以預料。縱然我下保護令保障你和你朋友的安全,也難保不會有擦槍走火、身不由己的情況發生。」


「你現在才意識到這點嗎?」

「與其這麼說,倒不如說我當初便是刻意作為,因為觀音寺那晚的衝突才有這些負氣的舉動。」


「既然你明白,那麼勇於承擔後果就是。我一頁書不至於會糊塗到在不清不楚的情況下就決定自己的交往伴侶。」青年說著,賽雪的容顏泛起淺淺的櫻緋。「假若真的發生你說的對立情況,我也會與你共同面對一切。」


棄天帝聞言,走到至愛身旁,舉手溫柔撫摸起青年秀麗軟順的短髮,以及豐厚的耳垂,雙眸愛意深沉。


多麼可惡又美好的人!這個人,總是能讓他在誤以為自己對他的愛已達極至之後,再度體會愛得不足。這份無限無盡的愛慕,究竟該如何才能讓他明白?只怕是把心赤裸裸剖開也不足以表達了。現在他只想好好抱緊他、疼惜他。一頁書……


「我想,我還是先去休息好了,你也別太晚睡,晚安。」


一頁書並未忽略戀人幾近匆促的離去腳步。他靜靜走至窗前,皎潔的彎月正發出瑩亮的光輝。深如秋潭的鳳眸有些迷濛,規制的設限,正在悄悄融化。



***


隔天,棄天帝帶一頁書去參觀他的私人武館。


「書,我告訴你喔,這間武館是我的個人心血,裡面的教練武師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更重要的是,他們沒人清楚我的來歷,只知道我是老闆。這裡是我難得可以真正放鬆的少數地方之一,我很早就想帶你來了。」


青年看戀人滔滔不絕、滿臉自在愉快的模樣,耀眼的光采深深吸引了他。也使他不由得心生感慨,若是他能一直維持這樣坦率開懷的心情,該有多好。


兩人先來至會客室休憩喝茶,等待上課結束。正在閒聊時候,一頁書看到一個圓頭純樸的小孩端著茶水走了進來。原來棄天帝認為業途靈難以融入異度,所以將他帶到武館宿舍居住。除了供應他正常的物資需求、讓他可以安心上課之外,平常就留他在武館幫忙見習。由於業途靈個性醇厚,又是個無依無靠的小孩子,武館裡的長輩都對他照顧有加,日子過得還算不壞。


「嗯?你這裡也有小孩子?」青年見業途靈樸直可愛,大大的圓頭晃呀晃的,雖然茶壺茶杯對他來說似乎有些危險,他還是小心謹慎地將茶水穩妥地端到了兩人面前,讓他一見即心生好感。


「嗯,我收留的見習生。」

「哦?小朋友,你過來。」一頁書展開親切的笑容,將業途靈喚到跟前。


「叔叔好。」業途靈小小的圓臉顯得有些發愣。剛才顧著端茶沒注意,現下與客人對視,竟是一位好看得像神仙的叔叔。他原本以為棄叔叔已經夠好看了,可是眼前這個叔叔,似乎還比棄叔叔更漂亮呢!


「乖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業途靈。」

「在這裡一切還習慣嗎?」


「嗯。叔叔哥哥都對我很好,給我好東西吃,還教我很多防身術,我同學都說我變得很厲害喔!」


青年溫柔微笑,業途靈想著想著,突然嘆口氣道:「唉,可惜我不在爸爸媽媽身邊,要不然我就可以保護他們,把那些壞人打得落花流水啦!」


一頁書看向棄天帝,後者使了個眼色,他當下了解七、八分,於是道:「小靈,你想念爸爸媽媽嗎?」


「嗯。」小孩子低下頭,原本泛著光采的圓臉忽轉黯淡。

「你知道嗎,我很羨慕你喔。」


「羨慕我?」小圓臉再次抬頭,清澈的眸子透著不解。


「是呀,你可以想念爸爸媽媽的笑容和聲音,想念你們以前的事情,可是叔叔卻連爸爸媽媽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呢。」


「啊,為什麼啊?叔叔你的爸爸媽媽也不見了嗎?」

「嗯,叔叔從小就是在寺院長大的喔,叔叔只有師父、朋友,沒有爸爸媽媽。」


「叔叔你好可憐喔。」小孩子的吸引力完全被眼前的故事吸走了,忘了自己的傷痛,青年不禁心生疼惜。


「叔叔不可憐,可是小靈比叔叔還幸福,所以你要加油,在此地好好學習,好嗎?」

「好。那叔叔,你師父對你好嗎?」


青年微笑道:「很好,他既和氣又慈祥,教我許多許多的東西,讓我不會擔心害怕,他就像叔叔的爸爸媽媽一樣。」


「真好,我也好希望有師父關心我……」

一頁書聞言,靈機一動,向身旁男人說道:「棄天,我是否可以跟你要了這孩子?」


「此話何意?」

「我想要收他為徒,讓他跟著我學習。」


「你……」棄天帝瞇眼看向業途靈,為什麼他開始討厭起這個小鬼了?「你那麼忙,能抽出空閒教他嗎?」


一頁書向小孩子溫言道:「小靈,叔叔想收你當徒弟,可是叔叔會長期不在國內,無法經常來看你,這樣你願意當我的徒弟嗎?」


「為什麼你會長期出國啊?」


「因為這是叔叔的志向,叔叔的志願就是希望可以幫助很多人健健康康,這樣爸媽小孩才不會生病、大家才可以快樂生活在一起。」


業途靈聞言,晶澈的黑眸子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小靈有志願嗎?」


「有,我的志願就是爸爸不要喝酒打媽媽,讓媽媽不再流眼淚。」


「小靈果然很乖,你想讓爸爸不要喝酒,就是希望幫助爸爸身體健康,所以我們的志願很像喔。」


「叔叔,你是不是因為沒有爸爸媽媽,所以才想幫助別人啊?」

「可以這麼說。」青年臉上洋溢著光輝。


「我也可以跟你一樣嗎?」

「當然可以。」青年笑容愈發燦爛。

「那我要當你的徒弟!讓更多人不要喝酒。」


「很棒,可是叔叔不能常常陪你看你,這樣沒關係嗎?」


「沒關係!我又多了叔叔師父可以想念,而且我可以給叔叔寫信!」小小圓圓的小手拍胸膛保證,別有一種可愛爽直的氣概。


「哈哈哈,棄天,你看你收留了一個多麼好的小孩啊。」一頁書此刻的笑容堪使日月失輝,然而一旁棄天帝那張雕刻臉僵硬得就快變成真正的雕像啦!他可是還沒答應讓他們成為師徒呢!


這時,工作人員走了進來,請他們去道場看大家的練習狀況。


「你也來吧,小靈。」一頁書微笑著伸出手要牽業途靈,卻被棄天帝一把握走。不過業途靈立即跑到另一側,拉起青年的手說道:「師父,你的手好溫暖喔,很久沒有人牽我的手了。」


青年和善點頭,而在一旁的男人快爆炸啦!


三人終於進入道場,四大武師及一幫武生已分成兩側列隊迎接。棄天帝拉著一頁書的手向眾人宣告:「大家聽好,他是一頁書,一位比我生命還要重要的人。以後見到他,就如同見到我,不可對他無禮,明白嗎?」


「是!」

「書,我來向你介紹,這是我的四大武師:拳擊教練渡天童、空手道教練烈風揚、跆拳道教練八荒神野、柔道教練葬送千秋。」


一頁書隨著棄天帝一一認人,向他們點頭致意。

一番寒暄之後,棄天帝詢問道:「今年比賽成績如何?沒丟我的臉吧。」


「報告老闆,今年四項大賽的總冠軍由我們一手包辦,尤其是柔道項目,各量級比賽的冠軍都是我們武館的學徒拿下的,造成一時轟動!」


「哈哈哈,很好,你們總算發揮該有的水準。書,你想觀賞他們的練習成果嗎?」

「好啊。」


於是,各個武師分別派出他們最得意的弟子展現他們的實戰成果,看得一旁業途靈目瞪口呆。輪到柔道表演的時候,男人向他的至愛說道:「書,你仔細鑒定他們是否真正擁有冠軍的實力,有什麼問題直說無妨。」


較勁之後,一頁書上前向比試的兩人道:「你的肩膀的支撐重心太過偏右,影響了下盤的使力,動作連帶慢了對方幾秒鐘,所以來不及應付對方的攻勢。至於你,雖然動作堪稱完美,但手勁尚嫌不足,要是遇到力氣比你強的對手,你的動作很容易受到干擾……」青年滔滔不絕地分析了每個人的長處短處,聽得眾人大感驚訝,不過就是那麼幾分鐘的時間,他居然有辦法看得那麼清楚,每一項建議無不一針見血,大家心中同時升起敬佩之心。


棄天帝看一頁書說得投入,情不自禁受到他的認真神情所吸引,提議道:「書,我們好久沒對招了,你想玩玩嗎?」

「可以啊。」


眾人圍成一圈,開始觀賞這場千載難逢的對決。


雙方緩步挪移、對峙了幾秒鐘之後,抓準時機,同時衝向對方。一頁書見棄天帝右方露出空檔,右腳腳勢一變,抓起對方領子便要直接拋摔。誰知對方早有準備,身形瞬間變幻,他自己的左方反而死角盡現。男人伸臂一橫,青年雙肩立遭壓制。棄天帝本想將他禁固得久一點,好多聞聞他身上的香味,誰知青年突然轉首,美眸冷然一凜,清亮的聲音發出威嚇道:「嗯~你敢!」


男人受到至愛的眼波投射,那當中似乎藏有他未曾見過的情感,正在發愣之際,一頁書抓緊時機猛然一蹲,一個高大偉岸的黑色身影就這樣當著眾人的面被摔了出去。青年臉上勾起絕美的笑靨道:「這才是正宗的過肩摔,大家看清楚了嗎?」


由於動作實在太過疾速,除了四大武師以外,現場根本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他們一向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老闆,居然被過肩摔摔了出去,這是連作夢都夢不到的事。因此全場鴉雀無聲、呈現一片呆滯狀態,大家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啦!


這時,業途靈突然衝上前,激動崇拜道:「師父,你好厲害喔!!!居然能把棄叔叔摔那麼遠,我也要學,你教我好不好?」


只見棄天帝氣沖沖地走回,握緊拳頭要教訓眼前這個不識相的小鬼。想不到一頁書忽然抓起棄天帝的拳頭,將貼在拳頭最外側的大姆指放進了掌心,只剩四根手指頭露在外頭,神采飛揚道:「不要那麼喜歡握拳頭,這樣變成招財貓才可愛,不要老是那麼兇。」


語畢,全堂忍不住哄堂大笑。而現場唯一臉紅發燙得幾乎可以蒸蛋的男人,現在只想把他那位調皮又可惡的至愛帶回家狠狠壓到讓他下不了床!


但是青年卻未加予理會,逕直向業途靈道:「小靈,帶我去參觀你住的宿舍好嗎?」

「好啊,師父這邊請!」


於是某位神經快斷光的男人,終於在師徒兩人的身影消失於門後同時發出了驚天怒吼。




回家路上,一頁書向著腮幫子還漲得鼓鼓的戀人微笑道:「還在生氣啊?」

「哼!」


「你今天讓我刮目相看喔,收留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孩子,很了不起呢。」

「哼!」

「這麼禁不起開玩笑啊?我道歉就是。」


青年展開笑顏賠罪,口中吐出的熱氣弄得男人臉上酥酥麻麻的,他再也受不了,直接拉著人壓向路邊的牆角,沉聲道:「答應我。」

「嗯?」


「以後不准在我以外的人面前展現那麼可愛的一面!」


「啊?」青年面露不解,然而這種不解的率真神情又形成另一種無與倫比的可愛風采,棄天帝只覺自己的定力跟忍耐力正面臨嚴酷的考驗。


「我說,以後你撒嬌只能對著我撒嬌,不准任何人看見!」

這句話青年就聽懂了,他神色微變,紅著臉道:「誰向你撒嬌了。」


「難道你制止我的那聲,不是在向我撒嬌嗎?」看到至愛臉紅的美麗模樣,男人心情大好,所有不快一掃而空。


「你想太多了。」一頁書掙開棄天帝的圈困,頭也不回地自己先行急步離去。

「哈哈哈……」


***



造天筆這會兒正在房內,與一頁書通完電話。聽著好友活力四射的語氣,知道至親友人現在過得很好,他心底由衷快樂。


一好漢才剛踏進房門,便看見心上人笑得燦如春花,趨上前道:「什麼事這麼開心?」


「書剛才打電話給我,我們聊了好一會兒,告訴我他收了一個很可愛的徒弟。聽得出來,他很幸福。」


「嗯,棄天帝這傢伙果然厲害,讓我們沉穩明睿的老大從極度不信任到認同廝守,很難想像這世上有第二個人有這般能耐。」


「小漢,既然你也這麼想,以後見到他就對他客氣些吧,我們大家能再度相聚,他幫了很大的忙。」


「我明白,他救了一頁書兩次,是老大的恩人,也就是我的恩人,這點你放心。現在我只希望他們早日修成正果。」


「小漢,你變了呢。」造天筆溫柔笑顏,讓一好漢眷戀無限。

「哪裡變了呢?」

「變得更成熟、更會為他人著想。」


「嗯。」青年將心上人拉至懷中緊擁,額首埋入如瀑雪絲。「我很感謝老天爺沒有分開我們。那種極端的恐懼和無助,我不想再嘗第二次了。」


「小漢,都怪我無用,要不是我,也不會害你吃這種苦。」

「我很慶幸受傷的不是你。要是你有任何閃失,我不知道要怎麼原諒我自己。」


「都過去了。」造天筆輕拍戀人的背寬慰道。


一好漢抬起戀人的下巴,沒有接話,痴痴地看了一會兒,然後便細細地親吻起戀人冰涼的唇。懷中的造天筆雖然有點緊張,但並沒有拒絕他,反而澀澀地回應著他的吮吻。他受到鼓舞,吻愈發濃烈,滿腔的熾熱情感毫不猶豫地化作無數溫柔的吻,吻入了造天筆的心。


感受到他不同往常的熱情,雪髮人兒在那雙灼亮的星眼中看見赤裸真摯的渴求。

「筆,我想要你,可以嗎?」


造天筆閉起雙眼,將自己再度投入一好漢懷裡,身子立時一軟,青年強健有力的健壯身軀,如猛浪般壓覆了他全付身心。


溫柔的月光,輝映一室繾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