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5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見面不如聞名」一文回覆

--

看到這篇心得,感動之餘不由又心情十分沉重。
新劇的一頁書有著太多令人難以置信,匪夷所思的舉動,這不禁令人覺得一頁書不只是脫胎換骨,重塑肉體,簡直連靈魂也一併替換OTZ
這感想很嚴重,但隨著劇情推進,更加嚴峻的問題都已經浮出檯面。
比較新的劇情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頁書在百韜略城之主鬼谷藏龍壽誕上殺人一舉,這個舉動不僅僅是讓人震驚,簡直令我心寒OTZ
對於任何一個存有常識理智的人而言,誰會在他人壽誕上動手殺人?而且還是先入為主,不分青紅皂白地殺掉?
更遑論百世經綸一頁書這樣修為高深的老先覺了……如此蠻橫地踐踏他人生命,甚至毫無錯殺的自覺,更對劍子代他道歉並攙扶出去覺得不解疑問……
如同他取人性命於瞬間的令人錯愕,這一幕也使我看得目瞪口呆,腦子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好像劇中的一頁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我也不知道自己看見的究竟是什麼OTZ


老劇中那個一再容忍勸解失路之人回頭改過並極力避免武力解決問題的一頁書,情願自身冒險也給予邪魔悔悟機會的他,居然眼不眨想都不想地一招將人爆體而亡,這是一種何等殘忍的舉動?這是一種何等的人格侮辱?原以為爆體一件已是極限破格,未料到竟然有此令人哀歎痛惜的編排……在此,我只能反問自己眼前之人究竟是誰?


記得因鬼王棺之事而靜待的一頁書曾在雲渡山感歎天下人皆為合修會之事奔忙,而他卻清閒於此,是否有失當年笑盡英雄的風采?而後被上山拜訪他的百里報信聽聞,對方借詩比喻世間榮華尊貴不過浮雲,一頁書也頓悟所有一切猶如曇花一現,盡本分,順天道,人與人之間的分工沒有什麼好計較。
百里報信則言他方才感歎口心相違,面對一個素不相識來歷不清之人並不客氣的出言點化,一頁書卻是突然垂頭,為自己那一瞬凡念而感到慚愧非常。
能夠這樣坦然面對陌生人的指教而虛心接受的一頁書如今卻對一個滿懷疑惑苦悶,想要尋找理想道路的年輕人如此惡言相向……實在令人悲歎啊。
思及一頁書之前面對失路英雄問道時的強硬態度,堅定得不可一世地宣揚自己除惡理念的霸道……反觀這一刻,我不禁諷刺地覺得,一頁書才是那個已經“失路”的“英雄”吧!可悲的是,現在的他根本不配稱作英雄,更不配成為苦境正道的精神指標!
連自我心性都失控的人,又談何實踐淑世理想抱負?又有何資格領導群俠?這已經不是他令人失望,而是真正的一頁書會為這樣的自己感到無地自容吧OTZ


對於上述心得中對爆體理由的分析與質疑,從最新的十三集之中也稍窺得進一步的解釋?
在定禪天洗滌魔氣的一頁書,回憶當初魂魄進入火宅佛獄,隨後停留主城上空吸收魔氣,也許是再以自身佛氣來轉化魔氣地以魔鍛佛??
而其為何被魔氣侵入,劇中只有暗處發出一句“為此要付出代價”的低語,從聲音以及後來劇情前後相聯繫,判斷為咒世主。
所以講是咒世主動了手腳?但從這段來看,依然沒有說明任何問題,
反而是之前種種一再地表現出一頁書輕信他人並冒險以魂體入佛獄的舉動是何等不智魯莽,按照新劇中的場景,不知為何,我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人的靈魂是多麼的脆弱”,修為經驗如梵天,結果還是逃不過被邪氣侵蝕入魔的下場,儘管若是以大慈悲為救眾生的角度去看,這樣的犧牲確實很感人,但這無端的自信我實在難以苟同,一頁書行事儘管果決,但這並不代表他跳脫深思熟慮,相反正是再三縝密思考與一定的調查下才會令他下決心實踐。

縱使一頁書能為高深也從不輕敵,性格中帶有傲氣的他卻非目中無人傲慢自大之徒,從老劇之中最能令我體會的是他經常提起要“團結眾人智慧力量”,這句話也是早期一頁書躬身親行的寫照,為何他是苦境正道的精神指標,不僅是其智慧與武學,更是為蒼生正義而挺身渡世的大慈悲精神。
我一直認為構成一頁書這個角色投身渡世救眾的核心基礎是其大慈悲之心,否則以他登場時的能為,以他笑盡英雄,感歎世俗庸人的傲氣,不世高人的百世經綸根本不用淌這種渾水吧?


文中所寫的一頁書的正義段落使我觀之不禁潸然淚下,也許是不久前剛補完這些老劇的緣故,一幕幕場景歷歷在目,而在我看來這也是字字血淚的悲歎,對照新劇之中的一頁書,真是判若兩人地使我心痛OTZ
也許有人會認為,為渡世稍微轉變下手段,也不失為一種與時俱進,比之從前的一頁書現在是極端,但他的救世之心卻是不曾動搖,但如此同時也令我心中存有的疑惑越來越深,後期直到目前新劇,我時常自問,那苦境正道的台柱還是否需要一頁書這樣的角色來撐起?

身為佛門中人的設定不只是代表著一種身份,同時也是一頁書區別于其他正道角色的底限
,但如今劇情的趨向卻使得一頁書漸漸的“無所不用其極”,似乎為了除魔斬惡,一切手段在所不惜。
一向很有原則,“當所為而有所不為”的一頁書淪落到堅定道出“斬草除根”這種想法的極端狂妄分子,可惡可歎!

又或許有人認為素有“邪心魔佛”之號的他這麼決斷毫不稀奇,但我一直認為這個稱號帶來太多太深的訛傳,甚至使一頁書陷於殺戮暴虐的泥沼。
“暴力和尚”,“秒爆高手”這些詞,相信並不陌生,更是成為許多人提及想起一頁書這個角色的第一反應。
劇中對此稱號的解釋並不多,具體表現也只是借他人之口來描述一種印象,我想最初這個稱號只是要表達一頁書不同於一般出家人的特質吧,並無傾向暴力的特殊隱射。
老劇之中的一頁書一旦出手殺人,其場面確實非常震撼,這是看完後期劇集再來看老劇的我都不得不感歎的震撼,也至此,每當一頁書開殺就成了印象深刻的記憶。
但也因此,我逐漸體會到他一再容忍,絕不妄動殺念的原則,一方面他是出家人,另一方面渡世救人才是他的本望,而非以殺戮手段來肅清世間。
如同文中列舉的一頁書的正義,令他堅守甚至犧牲自身的絕不是膚淺的逞強與意氣,也絕非劇中對失路英雄所言那般,更不是以強權推行自己所信之道的偏執獨裁OTZ


在對於文中提到的對待生死問題這點,不得不說,霹靂的世界之中,武林打殺的確有著一種消極的輕賤性命的表現,殺人人殺,有能力保命方可存活,殺人場面有時非常的輕易,但為了生存而拼命的情景又相反地體現出一種珍惜生命的本能,也是在這樣的矛盾中,不倫無名小卒,還是那些有頭有臉的大角色,生死都是足可敬畏的界限。
就像早期一頁書遭逢死劫,也不禁流露出一種對自然敬畏,對生命美好的嚮往那般,比之現在對待角色這種“反正死了還可以再活”的輕描淡寫,不僅是對角色的侮辱,也是一種對生死如此嚴肅問題的怠慢
而這樣的態度,又能創造什麼精彩劇情去感動戲迷?而這樣的拍法到底又想傳達什麼令人深思的含義?

再者,近來沸沸揚揚,月刊都言明的入魔編排,我實在搞不懂數番生死輾轉經歷諸多風浪的一頁書有什麼必要於此時入魔OTZ
這種戲碼按在一頁書這個台柱身上,要表明什麼?究竟出於何種目的與設想?
佈局演戲或者被算計而墮入魔道……無論哪一種,讓以後恢復的他到底還有何面目來領導正道?

若是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所以就連修為高深的一頁書也有心魔,也難逃入魔一劫……的理由?那對於劇情發展的意義為何?這點依然令人摸不著頭腦。
這不禁令人聯想到創世者時期的噩夢,莫名其妙地輸功力就把智慧風度修為全部丟了,變成個狂傲蠻橫的殘忍佈道者,又因為一把劍以及摩訶戒者的修為而又變回所謂一頁書的道行……難道一頁書又得再度經歷一回如此胡攪蠻纏的劇情?
而所謂劇中為避免?之前莫名爆體,因此為入魔儘量鋪陳的戲份……除了令人覺得一頁書那是精神不正常,腦筋搭錯之外,實在無言以對。
以失常舉動來堆砌一頁書入魔徵兆,不只是流於低俗,更是對他個人的全盤否認OTZ


至於一頁書的新造型……視覺而言已經列入“妖僧”的印象OTZ(毆)
而看了月刊的說明更是令我失笑搖頭,不禁疑問現在的一頁書到了需要以造型穿著來“虛張聲勢”,體現自己的氣質?
所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我實在不想將這句話與一頁書相聯繫,但劇情的一再突破底線卻又使人無奈地如此感歎。

最後想說,與那些一路從老劇看過的道友們,他們長年累月的心痛與憾恨是我這個新手無法相比的,
對於一頁書的境地變得現在這般不堪失常,無奈之餘也只好默默祈禱。
希望百世經綸的風采還能再現光芒,希望常道“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的一頁書還能如往日般,一切是非功過不過付之微揚唇角——回眸之間“笑盡英雄”……

--

後記

在惜浪看到一句話:一頁書最令人敬佩的就是他的無愧於心,此後恐怕已成絕響。
看完,不禁潸然淚下,再也無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