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金烏記

 



這一天,正是西方聖人老大的誕辰紀念日,不過和異度魔界沒有什麼關係(那妳幹嘛講)。和異度魔界有關的,是這天剛好也是其偉大創世神棄天帝創建異度魔界的大日子。所以從一大早開始,整個魔界便一反平常的陰森昏暗,用了數都數不清的LED造型燈將魔界裡裡外外佈置得更加畸形詭異(確定有比較好嗎|||),就連平常迕逆成性的銀煌朱武也難得想一展孝心,決定給老爸來個意外驚喜。

「父皇~~~~~~~~~~~~~~~~~」
「兒子乖,來,爸爸抱抱。」
「要抱晚點再抱,爸,我是來請您出門的。」
「什麼?乖兒子你不要我了,要把我掃地出門,你好殘忍啊~~~~~~~~~嗚~~~~~~~~」
「不是啦,我是要準備給你的創界禮物,你在大家不好準備,所以要請你離開一下下啦。」
「要給我禮物啊,兒子你真好。」
「嗯,我一準備好就會馬上接您回來,乖~~~~~~~」
「一定要記得來接我喔。」
「知道了啦,死老頭!」

於是銀鍠朱武連踢帶踹,迫不及待(?)將棄天帝轟出家門。不過天生自虐+嚴重戀子癖的棄天帝一點也不引以為意,心情愉悅飛呀飛的,飛到天河上方。

「嗯~這地方景色不錯,冰天雪地的,來去洗個澡好了。洗得香噴噴後就可以馬上拿到寶貝兒子的禮物,多幸福啊。」

棄天帝咚地一聲,高高興興跳下河洗澡去啦。



雲渡山——

話說海殤君因為超級不爽每年的聖誕佳節,親親梵天都被大鵬鳥霸佔不放,害他無法伸出狼爪(咳!)。今年好不容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不知從哪弄來一隻和梵天長得很像的金色大鵬雌鳥。

「我說大鵬鳥老兄,你再怎麼喜歡梵天,他都是人類,還是和尚(你也知道啊bb)。你看我對你多好,幫你找來一隻和梵天長得這~~~~~~~~~~麼像的同類,你看牠多美。」
「嘎嘎嘎嘎嘎。」我只要書書,其他我都不要!
「你當人家一輩子的坐騎,未免太沒志氣。眼前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成家立業,不好好把握包你後悔一輩子啊。」
「嘎嘎嘎嘎嘎。」鳥的咧~明明你比我沒志氣還敢講!
「太固執的鳥就不可愛了。事實上,這隻母鳥是好友要我幫你找的。他說看你一隻太孤單,叫我幫你找個伴。你捨得拂逆你主人的意思嗎?」
「嘎~~~~~~~~~~~~~~~~~~~~~~~~」別想威脅我!
「好好好,你不信,我去叫好友自己來跟你說,總行了吧。」這隻臭鳥,這麼機靈,改天找機會給你烤鳥仔巴!!好險我有準備,嘿嘿……
海殤君拿出一罐從屈世途那兒弄來的綠色液體呼嚕嚕喝下,砰地一聲,竟然化身一頁書樣貌。
「鵬鵬。」大鵬鳥看見主人來,高興地急湊上前又撲又親。「平常辛苦你了,今天放你假,你就好好陪這位新朋友,嗯~」
「嘎~~~~~~~~~~~~~~~~~~~~~~~~~~~~~」
「我沒關係的,有好友海殤君會陪我,你不用擔心。」
「嘎~~~~~~~~~~~~~~~~~~~~~~~~~~~~~」
「嗯,你再不乖我就要生氣了喔。」
「嘎QQ」大鵬鳥無奈,只好陪著新朋友出門了。
嘿嘿,親親書書我來啦。


這會兒一頁書打完禪坐,到處找不到大鵬鳥,神情慌張。
「鵬鵬,你在哪,快出來呀~~~~~~~~~~~」
「鵬鵬,你再不出來,我就罰你三天不能吃東西喔。」
「鵬鵬,我叫你出來你沒聽到是不是——」
「嗚,難不成鵬鵬不要我,自己飛走了,鵬鵬啊~~~~~~~~~~~」
一頁書終於受不了對大鵬鳥的思念,出外奔找。海殤君也正巧又笑又唱地提著大包小包回到雲渡山。
「我很開心,我最開心,今夜和你把話唱~~~~~~~~~~」趁著好友還沒出來,趕緊佈置佈置。
此時此刻,海殤君腦中全都是不堪為外人所知打馬賽克的流血畫面bb。


穿著紅色雪帽的一頁書沿路尋找大鵬鳥,直來到天河。

「鵬鵬,莫非你回來天河這裡了。還記得每回都是你載我離開天河,也都是你陪我在這個地方度過春夏秋冬(不是都冬天?)這裡充滿了我們好多的回憶。鵬鵬啊~~你快出來啊!嗚~~~~~~~~~~~~~~~~~~~~~~~」

這時在天河底下洗澡的棄天帝聽到聲音。

「咦,好像有人在說澎澎,莫非是吾兒來接我了?」
「乖兒子啊,我在這裡洗澎澎,快下來,我們一塊洗,我來給你擦背背。」

天河上的一頁書沒聽清楚,只知道河裡有回應。

「鵬鵬,真是你嗎?是我啊,書書,我保證以後不會再餵你吃素了,你快出來啊,鵬鵬~~~~~~~~~~~~~~~~~~」

「嗯?兒子怎麼還沒下來,一直澎澎、澎澎地喊?我知道了,一定是這裡太深,他不敢下來,我去抱他下來吧~^^~」

於是,棄天帝騰空疾衝,整個白色大地一陣地動山搖。一團黑抹抹的大傢伙倏然從冰裂河床中竄出,一個身材偉岸、長著五對大翅膀的黑烏鴉就這樣赤身裸體橫梗在自己眼前,一頁書一時看呆了。

「兒子啊,你在哪,父皇上來抱你啦。」

棄天帝東張西望,一邊搧著祂那五對大翅,將身上水份甩掉,全然沒注意到在地上縮成一團丸子全身被他甩水淋溼的一頁書。

「翅、翅膀!好漂亮的翅膀!」

一頁書顧不得全身溼透,著了魔似地站起身便往那對黑翅膀撲過去,拿出吃奶力量使出蜘蛛功緊緊黏到這團毛上面。由於他整個人的高度只有全張翅膀的一半身高,從遠處看就像一隻踩到黏蠅紙的死蒼蠅。(書:嗯~這形容?~"~)

棄天帝察覺有個怪東西在「騷擾」自己的羽翼,礙於視線死角,看不到東西,只覺得很癢,於是奮力甩動五對大翅。

啪啪啪~啪啪啪~

一頁書被甩得頭昏腦脹,終於飛了出去——「啊——」

「咦?那是什麼?」聽到重物落地的聲音,棄天帝穿好衣服,好奇前去查看。

一頁書整個人被埋在雪堆中,只剩下那顆金舍利頭露出地面,發出萬丈光芒。光芒反射在雪堆上,刺得人眼睛睜不開!就在此時,烏雲遮住紅日,整片白色大地竟比藍天耀眼。

「是太陽!太陽掉到地上了!!我魂牽夢縈的太陽終於掉下來了!乖兒子,這就是你給我的創界禮物嗎?不愧是最了解我的乖兒子啊~~~~~~~~~~~噢,我太感動啦~~~~~~~~~~~~~~~~~~~~~~~~~~」

棄天帝急忙跑向前領取祂的「禮物」,在那顆「太陽」上面摸來摸去的,還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擦拭一番,bling、bling~bling、bling,愈擦愈亮、愈擦愈亮,就在這時,「太陽」自己轉起來啦。

棄天帝怕「太陽」又會飛回天空,決定趕快把它沒收。當祂要拿起的時候,「太陽」卻像生了根似的怎麼拿也拿不起來,棄天帝費了好大勁,奮力拔呀拔的~終於把「太陽」拔起來了!那顆太陽卻騰空飛起,使勁往棄天帝雙眼用力戳下企——

「馴服猛禽第一式,就是讓牠搞不清楚方向,陷入黑暗!」一頁書朝氣蓬勃道。

原來太陽的聲音是如此清亮悅耳。

棄天帝被戳得頭冒金星,視線模糊,焦距渙散。一頁書紅色雪帽披風被狂風吹得衣袂飄飄,在棄天帝眼中變成太陽周圍四射的烈焰,祂看得愈發著迷了。

「大烏鴉,聽著,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我叫百世經綸一頁書,記住了嗎?」

原來太陽的名字叫百世經綸一頁書,奇怪,怎麼跟祂以前聽過的不太一樣。不過,不枉祂這麼崇拜它,祂日夜不停的禱告它都聽見了,還認了祂!棄天帝感動得五體投地。

見棄天帝沒動沒靜,一頁書暗忖道:「烏鴉果然比金翼大鵬鳥容易馴服得多。」非常滿意地點點頭:「大烏鴉,現在就載我去找祢另一隻師兄吧,走。」

師兄?除了祂還有誰能得到太陽神的青睞,這可惡的傢伙!棄天帝頓生不滿。

一頁書上前撫順棄天帝的羽毛,呵護道:「大烏鴉,祢這麼溫馴,從今以後我就叫祢小乖、乖乖,祢說好不好呀?」他實在喜歡極了那黑得發亮的大羽翼,摟著棄天帝又親又跳,直恨不得立即召告天下他得到一隻稀世寵物。

棄天帝被「太陽」的熱情搞得有點不好意思,俊臉紅得發燙。

祂原本以為太陽神很熱很燙,連身都近不得。可是眼前這顆「太陽」很溫暖,一點也不熾人,雖然熱情了點,但長得卻很可愛。

可愛?棄天帝這才發現「太陽」不是圓的,他有手、有腳、有身體,和討厭的人類很像,怎麼會這樣!??

「小乖,走吧,讓我見識一下祢的速度。」^_^

一頁書揚起已經電死過數不清人數的百萬伏特笑容,一邊非常主動又自然地「騎上」了棄天帝的背。坐定位置之後,馬上氣勢十足地展開指揮。

棄天帝再度被那百萬伏特笑顏電得金熾熾,更加確信眼前這個東西(?)是祂崇仰信奉的太陽神無誤。除了太陽神,不可能有其他生物這麼閃亮!既然主人說要見識祂的速度,也就是在暗示要測試祂的能力,檢測祂是否夠格當一界之神。這哪有什麼問題!祂可是太陽神最忠誠的粉絲,難得有這個機會,不好好表現怎麼行。

於是,棄天帝展開十翼,直衝九天之巔——

  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

兩人穿越重重雲海,萬景盡覽腳下,一頁書興奮得又叫又跳,摟著棄天帝的頸子摟得死緊,完全沉浸於騰雲駕霧的暢快之中,直嚷著要「小乖」飛得再高更高又高。雖然他的愛寵不是大鯤鵬,可是比起大鯤鵬卻毫不遜色,飛翔速度快得讓他看不清周圍景色,只餘狂風在耳邊呼嘯。飛得愈遠愈久,兩人愈感脫離形軀之累、脫離時空束縛,與天地萬物同化、與彼此同化。一頁書忘卻紅塵、忘卻浮世,偌大穹空,只有他與他的愛寵,悠然神遊於只屬於他們的廣闊無垠的世界。

來到九天之巔,一望無盡的雲海,經由光線折射,幻化出千奇百樣的色彩。一頁書看得眼花撩亂,大小周天舒暢無比,靈台一片清明,清清亮亮的叫嚷聲迴盪至無遠弗屆的彼方。

「小乖,祢好棒!比大鵬鳥還棒,飛得又快又高,我好愛祢呀~~~~~~~」一頁書對準「鳥頭」又親又吻的,親得棄天帝滿臉口水。

「這沒、沒什麼。」棄天帝很驚訝,「太陽神」也會有口水,口水還甜甜的、香香的。雖然祂不喜歡「唾液」,可是因為是太陽神,所以祂可以喔></////祂一邊想著一邊臉紅,看「太陽」這麼興奮的樣子,祂也跟著由衷開心。

就在這時,昊光四射,一輪巨大火輪自雲海深處緩緩升起,光線刺得兩人刹時睜不開眼。過了一會兒,一頁書再度興奮大嚷,「啊,小乖祢看,太陽好圓好亮,靠我們好近,好美啊——」

棄天帝亦沉醉在耀眼炫爛的火紅之中,一時渾然忘我。驀地,一道警鈴自棄天帝腦海嗡嗡大響!「嗯~太陽神在那邊,那我身上這隻是什麼?」
「你,你不是太陽神嗎?」
「我是百世經綸一頁書,誰說我是太陽神了。」飛禽的腦袋果然比較不靈光,一頁書很聰明地馬上做出一個結論。
「百世經綸一頁書!你是神是鬼是魔是邪?」
「哈!能馴服飛禽的當然只有人類啊,笨乖——」
「啥?你是人類???!!!」
「當然啊,祢不會到現在才知道吧?oh my god !!!」
「啊——」棄天帝狂吼一聲,以百倍光速往地面狂衝。一頁書幾乎是反射性地即刻整個人貼到棄天帝身上,四肢扣得緊緊的,一動也不敢動。

終於,兩人落到一處不知名的百丈高山頂峰。

「笨乖,祢飛太快了,差點把主人摔死!下次不可以這樣知不知道!」一頁書很生氣,用拳頭在棄天帝頭上重重敲了三記。
「你給我下來!立即、馬上——」
「不要!」
「下來!」
「我不要!」
「你聽好,我不是什麼大烏鴉,我是異度魔界之主棄天帝,至高無上的創世神。你這汙穢的人類立刻給我下來——」

原來烏鴉的反叛期要一段時間才會顯現!一頁書拿出他的《馴禽筆記》用心記下。而且還會胡言亂語,神智不清,比金翼大鵬鳥更難搞。沒關係,凡事都有第一次,不過就是一隻烏鴉嘛~(咳!)

背上一頁書沒動沒靜,棄天帝忍不住開始緊張。要是讓眾魔子魔孫知道祂不小心被人類「騎」了,面子要往哪擺啊。

「快點下來聽到沒——」

咚!一頁書再次用力在棄天帝頭上重敲一記。

嗚,好痛!

「大烏鴉,祢看這是什麼。」

棄天帝憤憤然轉過頭,一看立即變臉,那個人類正拿著祂頭上的翅膀髮飾把玩。

「你你你……你好大膽,敢玩我的頭冠!」

「祢如果不乖乖聽話,我就不把這頂鴉冠還祢。」一頁書只知道雞有雞冠,從來沒想過烏鴉也有鴉冠,這隻大概是突變種。但是他知道動物身上多出來的叮叮咚咚的東西,通常如果不是保護作用,要不就是為了吸引異性+求偶,總之都很重要。所以他很順手地把棄天帝的頭冠給拆了。

「快還我,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乖乖聽話我就還你,不然我立刻把它折斷。」
「你——」這下糟啦,祂的翅膀頭飾從不離身,現在竟然落到一個人類手上,要是搶不回來,祂也甭想在異度魔界混下去啦!
「不要折——不准折——你、不要衝動,有話好商量!」
「那祢要不要聽我的話?」
「嗯。」死和尚,給我記著!
「那祢願不願意乖乖載我回家?」
「嗯。」嗚,祂招誰惹誰了,人類真的好汙穢啊~~~~~~~~~
「這才是我的小乖。」一頁書開心地貼著棄天帝的臉頰磨蹭,又摸了祂的下巴好幾下,隨即精神抖擻道:「那我們先回雲渡山吧,let’s go !!」

「啊——」棄天帝憤然低吼,從遠處聽來,很像「嘎——」

就這樣,一隻大鳥駝著一個金和尚,穿越層層雲彩,直飛雲渡山。這就是史上金烏負日的美麗傳說由來(狂毆)。


(二)

這會兒,海殤君終於把雲渡山佈置好,耶誕大餐也準備就緒,懷裡藏著今年要送給書書的聖誕禮物,歡天喜地地等著一頁書禪坐結束。

「好友今天坐禪的時間似乎比較長,無妨,大鵬鳥今天不在,晚上都是我的。^v^」

清亮的聲音自遠方傳回。「好友,你看,我帶什麼回來了。」

「嗯~書書原來你出來啦!看,我把雲渡山佈置得多漂亮,喜歡嗎?」

海殤君說著便急切切奔向好友,決定不顧一切給書書來個熱情擁抱,一頁書也在同時把他的新「愛寵」推給海殤君觀賞。

「你看——」一頁書洋洋得意,臉上滿是驕傲喜悅。

海殤君剎車不及,直接撲倒棄天帝!兩人鼻碰鼻,眼睛對眼睛,額頭貼額頭,不約而同露出厭惡表情——這是什麼怪物!

「書書,哪來的黑色大烏鴉,這麼礙眼!」
「你這隻藍妖八爪章魚,趕快給我滾開!」
「雲渡山乃清聖之地,不歡迎祢這種不祥動物盤踞!」
「你以為我愛來嗎?你這個水棲動物,跑到山上來當心渴死!」
「祢這個人不人、鳥不鳥的妖怪,才要快點滾回去當祢的標本活化石——」

「不、要、吵、啦——」一頁書大聲一喊,兩人終於安靜。

「好友,這是我剛才在天河新『收』的寵物,祂叫小乖,你不要對祂那麼兇。小乖,這是我的好朋友海殤君,你們以後會常常有機會見面,他人很好的,祢要和他做好朋友,知道嗎?」
「哼」「哼」!
「書,你什麼時候出去收了一隻這麼難看的烏鴉回來,你不是有大鵬鳥了嗎?」
「因為我剛剛找不到鵬鵬,所以就跑去天河找牠。沒想到讓我遇到小乖。」一頁書愈說愈開心。「告訴你喔,小乖飛得又快又高,以後可以讓牠和鵬鵬輪班,鵬鵬就不用那麼累了。」一頁書邊說邊用細嫩的臉蛋磨蹭著「小乖」黑得發亮的羽毛,眼角笑得彎彎的。
「梵天,這樣不行!」
「為何不行?」
「雲渡山是大鵬鳥的地盤,要是讓牠知道有鳥來跟牠爭,牠會生氣的。」聯合第二敵人驅逐第一敵人,海殤君立即擬定作戰計畫!!
「好友,不會的。鵬鵬很乖,牠如果知道我給牠找來一個伴,牠會很開心。小乖,祢說是不是。」^^

「……」看著親親梵天對那隻黑色大醜鳥不忍釋懷的親暱態度,海殤君胸中打翻的醋罈子可以淹死一萬隻烏鴉!怎麼可能會有這種鳥事發生。想著想著,海殤君馬上又生出另一個點子。書書說要讓大鵬鳥和黑烏鴉作伴,這倒是好主意!只要想辦法把牠們湊作堆,就沒鳥來跟他搶書書了^O^於是自告奮勇道:「好友,你平常事務繁忙,訓練這兩隻鳥的工作就交給我。」海殤君拍胸脯保證。

「好友你真好!那我不在的時候,他們就請你照顧啦!小乖,祢看,我的好友人是不是很好。」一頁書笑得開心極了。
「誰說我要待在這裡的!頭冠快還我,我要回家——」
「祢的家就在這裡,小乖。」一頁書皺眉。
「我說過啦,我是異度魔界之主,不是烏鴉,更不是你的小乖!」不等棄天帝吼完,便見一頁書細細的柳眉皺在一塊,晶亮靈澈的電眸瞪得大大的,腮幫子脹得鼓鼓,看起來就像一顆快要爆炸的小太陽。棄天帝頓時嚇到了。他跟太陽好像啊~嗚!
「小乖,祢這樣不行,對主人太兇了!」一頁書「阿喳」一聲,棄天鳥周邊大穴立即被點,全身動彈不得。
「嘎——」>◇<
「罰祢餓肚子十分鐘!乖乖才有東西吃。哼!」
「嘎Q◇Q」可憐的棄天鳥抗議無效,一動也不能動。
「好友,我們來吃飯吧,不要理祂。」

海殤君暗中向棄天鳥使了一個「死好活該!」的幸災樂禍眼色,高高興興地陪著一頁書吃飯。棄天帝只能在一旁把祂想得到的神界髒話(有這種東西嗎?)暗自在心裡怒罵千百回,只要一拿回祂的頭飾,這些人類就死定啦!

「好友,桌上這些菜全都是我去向五星級素食餐廳總舖師請教煮出來的,很好吃喔,你一定要嚐嚐。」
「好——」

正當一頁書要舉箸夾菜的時候,一旁棄天帝開口:「笑死人,什麼五星級總舖師。這世上的食物和我家便當比起來,根本都是小巫見大巫,只有什麼都不懂的邪魔歪道才會跑去做那個什麼素食菜。」
「祢這隻黑烏鴉不開口沒人當祢啞巴!」
「我就是看不慣自得其樂的井底之蛙!」
「沒人叫祢看,識相的話就滾回去!」
「那你就叫那顆用玉米頭假裝太陽頭騙人的臭和尚將頭冠還我,我馬上走!」
「小乖,你說誰是臭和尚!」一頁書聽到「關鍵詞」,一雙美眸再度怒瞪棄天帝。
「嘎!OXO」察覺一頁書似乎又有發脾氣跡象,棄天帝決定當一次俊傑,不要硬碰硬。等祂把頭冠拿回,祂一定要讓整座雲渡山倒過來站~~~~~~!!!

俗話說不教而殺謂之虐,更何況是像一頁書這麼仁慈的人(眾魔:泥確定~"~)所以他夾起一個素火腿木耳高麗菜捲走至棄天鳥身旁,摸摸那頭烏亮的頭髮說道:「小乖,好友的手藝很好的。如果祢肯乖乖的,我就讓祢吃,嗯?」
「哼!誰稀罕!」
「這是祢說的喔,嗯~好香啊。」一頁書拿著高麗菜捲在棄天帝鼻子前面晃來晃去,然後呼嚕呼嚕吞下肚。玩興一起,又夾了滿碗菜跑到棄天帝面前,仔仔細細用力大口大口咀嚼。

棄天帝不得不承認,雖然是素菜,但真的很香,色彩也很漂亮(殤:廢話,這裡面都包含了我滿滿的愛啊~),不知不覺的,祂的肚子開始咕嚕咕嚕叫啦!

「哈哈哈,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嘛~不知是誰的肚子叫得那麼大聲喔~」這死鳥害得他不能和書書享受兩人的耶誕大餐,休想吃他煮的飯!

「哼!你求我我還不屑吃!吾兒已經準備好吃的魔界大餐等我回去吃了,誰稀罕吃這麼寒酸的章魚菜,我呸!」

叩!一頁書在愛寵頭上輕敲一記,擦擦棄天帝噴到他臉上的口水(咳!)。「不可以這麼沒禮貌。好友,這些菜真的很好吃,謝謝你。^^///」

「不客氣,書書喜歡最重要!」一頁書那開懷純淨的笑顏電得海殤君如置身天堂極樂,看到這張笑顏,今天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然而,一頁書的電力不只電到海殤君,就連一旁的棄天帝,看到一頁書吃得那麼幸福快樂的樣子,閃亮亮的金黃色光芒再度迷惑了祂的心,他真的不是太陽的化身嗎?

海殤君快步跑至一頁書面前,雙掌捧起一頁書的小臉,用一顆仍在閃爍的星星眼對一頁書說:「書,我、我……」鎮定,千萬要鎮定!趁著書書心情好,一定要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對他告白!
「嗯?」
「我、我準備了禮物要送你~><~」還是說不出口,可惡!
「喔?好友你等等,我也有東西要給你。」
「書,這是真的嗎?你要送我禮物?」難道書書知道他的心意了,要回贈他定情禮物?觀音佛祖上帝阿拉,感謝祢們聽到我的禱告啊>/////<
「嗯,雖然我不知道為何好友每年你都要在這天上雲渡山來佈置道場(?)、煮東西、送禮物」(←出家人沒有過聖誕節的習慣)「但禮尚往來,我不能怠慢好友,你等著。」
「好~~~~~~~~~~~」海殤君此時已感動得淚流滿面啦。
他記得!記得每年的今天他都會上來佈置煮菜兼送禮,書書果然是最在乎我的>O<

「我去裡頭拿東西,不可以吵架喔。」一頁書說完,一溜煙消失不見。

水火不容的兩人,立刻把握機會二話不說鬥起嘴來啦!

「哈哈哈,膽小鬼,連句話都不敢說,你還算男人嗎~」
「祢懂什麼!誰說我沒說的,我早就跟書書講過我喜歡他了!」
「喔,那他怎麼說?」沒來由的,棄天帝告訴自己,祂想知道答案。
「他說他也喜歡我!」
「那就好啦!你在不平什麼。」怎麼回事,胸口悶悶的。
「可是他又說,他也喜歡業途靈、喜歡佛劍、喜歡淨琉璃、喜歡素還真、喜歡葉小釵、喜歡素續緣、喜歡屈世途、喜歡好多好多人,更過份的,他最後還補了一句他喜歡鵬鵬!」
「最後一句哪裡過份了?」奇怪,胸口怎麼又不悶了?
「他這麼說,不就等於我在他心中的重要性就和一隻鳥一樣嗎?真是氣死我啦!」

棄天帝看海殤君那本就翹得亂七八糟的頭髮(殤:妳這死女人,這叫造型!)似乎翹得更挺更直了,心中歹念一生,隨即得意洋洋說道:「這樣你就這麼氣,如果讓你聽到一頁書對我說的話,恐怕你會氣死吧。^O^」
「書對你說什麼了?」紅瞳開始閃爍詭異的光。
「剛才我們在九天之巔的時候,他對我說,他很愛我。哼哼哼……」
「祢胡說,書怎麼可能對祢說這種話!」
「不相信等會兒你自己問他。」
「……」

原先只是無聊惡作劇,棄天帝期待看到那隻藍色八爪章魚暴跳如雷的蠢樣,來撫平祂這無妄之災的受創心靈。可是等了老半天卻等不到他想要的反應,反而看見一隻八爪章魚攤成了一堆軟水母,倒地不起,那樣子實在有噁心到!而且他身上的陰影籠罩雲渡山方圓百里,就連身為創世神的祂也不得不讚嘆這瀰天蓋地的強大怨力,比兒子不理祂的時候還更威猛。一時之間,捉弄人的心情竟然消失了。

「喂,事實不是你想的那樣。」
「別安慰我。」
「……」懶得理他,兒子怎麼不快點來接祂啊,嗚……

就在低氣壓快要將整座雲渡山壓垮的時候,一頁書又蹦蹦跳跳跑回來了。

「好友,你怎麼了,怎麼趴在地上?」
「書,我……」海殤君張著一雙淚眼向一頁書撒嬌,可憐兮兮地令人心疼。
「誰欺負你了嗎?」
「那隻黑烏鴉!!你走了之後,祂就開始嘲笑我,我顧及祂是你的愛寵,不跟祂計較,沒想到……」
「沒想到怎樣?」一頁書臉上有不悅的表情。
「沒想到祂愈講愈過分。我的心好痛啊,書~~~~~~~~~~~~」海殤君趁機巴著一頁書緊摟不放,一邊靠於其肩上假哭,一邊向棄天帝比出「V」字勝利手勢,咧嘴奸笑。

棄天帝看到海殤的得意表情,心底快氣死啦!竟然被他反將一軍,早知就不要當什麼好神,還安慰他咧!真是X你個祖宗八代(棄阿公,風度、風度……)

「小乖,我不是說不准吵架的嗎?祢又不聽話囉。」一頁書一邊輕拍海殤君的背,一邊對著愛寵輕喝道。
「就跟你說我不是小乖,頭冠快還我,我要回家——」

一頁書決定不理一隻嘎嘎叫的烏鴉,要嘎就讓祂嘎,於是拿出準備給海殤君的禮物,安撫他受傷的心靈。

「好友,不要難過,這送你。」一頁書展開燦爛的笑顏,伸直雙手將東西遞給海殤君。
「書~~~~~~~~~~~~~~~~~~~~*///////*」

海殤君幸福得忘了自己,終於收到親親書書送的定情禮物。他要將這份禮物隨身帶著,永不離身,這是最重要的珍寶!!

「快拆開來看吧。^^」看到好友感動成那樣,一頁書更開心了。

「嗯。」海殤君小心翼翼地用瑞士刀將包裝紙上的黏膠輕輕挑掉。即使是包裝紙,他也捨不得破壞,挑了老半天,禮物終於拆開啦——

「好友,這東西很適合你,喜歡嗎?」^_^
「梵、梵天,這是什麼?╬」海殤君的臉開始扭曲變形,抽搐。
「我想好友的髮質似乎不太好,常常亂翹,所以送你這組順髮劑+護髮劑,是我特別拜託屈世途調配的,效果保證很好。屈世途說整組一起帶,可以用八折賣我。他很夠義氣吧。」一頁書仍是笑得開懷。

馬的,還八折咧!屈世途,我要殺了你——

「好友,你的臉色不太對,你不喜歡這個禮物嗎?」一頁書揚起擔憂之情。
「不、喜歡,我喜歡。」嗚,捨不得看書書皺眉頭,海殤君只好眼淚往肚裡吞,至少他在乎自己的~頭髮。~><~

在旁棄天帝早已笑到得內傷,腸子五臟都揪成一團啦。祂首次覺得來雲渡山真是來對了。(殤:死烏鴉你就笑死好了!)

「那我就放心了。昨天我跟屈世途拿這盒禮物的時候,被素還真看到。他的表情就像——」一頁書轉了一圈,然後指向棄天帝說道:「就像小乖一樣,我問他笑什麼,他只說你拿到這份禮物肯定會痛哭流涕,居然被他猜中了。」

是呀,他確實該痛哭流涕,被心上人用這麼公正無私客觀的態度對自己精心打扮的造型發表那麼憐憫同情的意見,還送了一組打折的護髮組當聖誕禮物,他不哭還有誰該哭啊。

「屈世途說上面有使用說明,一個禮拜後就能見效。好友如果好用一定要告訴我,我會再送你,千萬不要客氣喔。^^」
「好、謝謝。」海殤君腦神經已經斷得差不多啦。╬╬╬

這時棄天帝因為笑得太過激烈,肚子又開始咕嚕大叫。一頁書聽到,走到祂的身旁摸摸祂的「鳥頭」說:「小乖,肚子餓了吧,以後要乖乖聽話喔。」一邊說著,一邊盛了一碗飯菜來餵食他的愛寵。可是棄天帝卻倔傲地將頭轉至另一邊,說什麼也不能違反原則!

「啊,我忘記烏鴉是吃葷的,鵬鵬也是,一定是被我用素齋強行餵食,牠才會消失不見。鵬鵬……QQ」一頁書神情沮喪,棄天帝見及,忽覺有些礙眼,太陽的光芒是不該被遮掩的。

不過才沮喪兩秒鐘,「太陽」馬上又熾放燦爛的光熱對著祂說道:「小乖,祢乖乖在這裡等我,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你要去哪?」
「我要去市集幫祢買烤雞!祢一定會喜歡!」

棄天帝聽到這句話,腦中馬上浮現一顆沾滿油汙又滿身腥臊味的太陽……不行,這太瞎了!

「等等,我、我吃那碗裡的。」棄天帝把目光挪向一頁書剛才盛的那碗公。
「祢真要吃?」
「嗯。」就把那碗飯菜當作是吃寶貝兒子大餐的前菜吧,才區區一碗公,難不倒祂的。
「小乖好乖。^^」一頁書笑得好開心,就要拿著碗公去餵食他的親親小乖了。
「慢著。」海殤君突然喝阻。
「好友?」
「感謝好友送我那麼好~(←他在咬牙切齒)的聖誕禮物。餵食的工作,就交給我!」
「嗯,好呀,讓好友和小乖培養感情,麻煩你了。^^」
誰想跟他培養感情!(←兩隻動物的共同感想)
「小乖祢好好吃飯,我要再去找祢的師兄。拜~」


(三)

待一頁書走遠,棄天帝開始狂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隻海章魚,被喜歡的人嫌棄感覺很不賴吧,哈哈哈哈哈。念在你我有一面之緣,吾魔界有許多優秀造型師,改天你來我可以免費招待,幫你改造型,如何。哈哈哈哈哈。」棄天帝說完,還故意甩了甩他那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海殤君的「角」翹得更高啦!

「免你雞婆,吃你的飯啦!」海殤君用力把一大碗飯菜直接塞進棄天帝嘴裡。

嗆死祢這個大烏鴉,哼!

「咳咳咳……死章魚,你很沒肚量耶!」
「我就是沒肚量,怎樣!臭烏鴉!」
「你剛剛整我的帳我還沒跟你算!乾脆一次清一清!」
「來就來,誰怕誰!」

於是兩隻大動物再次額頭碰額頭、眼睛瞪眼睛、一個鼻孔出氣(成語用錯了吧)地ㄍㄧㄥ了好幾秒!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看來還以為他們感情很好,正在做一種很曖昧的行為,真是讓人感到臉紅心跳啊。(殤、棄:妳臉紅個什麼勁!)

棄天帝覺得以神之尊跟一隻人間的小章魚計較,未免有失祂的神格。於是,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開口問道:「喂,我問你,那個玉米頭(←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把他和太陽搞混,於是改了稱呼)到底有什麼好,值得你那麼在意?」

「書書的好哪是祢這隻烏鴉能了解的,他美麗、可愛、聰明、大方、仁慈、善良……」海殤君滔滔不絕地講了半個多鐘頭,幾乎把世間所有美好能用的名詞+形容詞+動詞全都講光了,還是講不過癮。棄天帝聽得瞠目結舌,訝異這世上竟然有花痴章魚(殤:妳說誰\_/)這種品種的存在,這世界果真無奇不有。講到最後,海殤君終於下了一個聽起來非常普通的結論:「他是這世上最完美的人!」(不愧是霹靂頭號痴心海老大啊~)

棄天帝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要說完美,誰完美得過我?要說可愛,誰可愛得過吾兒?你太偏私了,這評價不準、不準。」

「祢這自大狂+戀兒癖的烏鴉懂什麼,這番心得可是我累積了八百年的觀察,再也公正無誤!祢有辦法對同一個對象做那麼久的觀察紀錄嗎?」(←各位小朋友請拍拍手,但請勿學習^^|||)

意思就是說他花痴了八百年,哼,要比花痴是吧!比就比,誰怕誰,比花痴祂還怕比輸嗎?

「八百年有什麼了不起,我可是對著太陽神朝拜了千百萬年,從全白拜到全黑!你行嗎?」(棄阿公祢防曬工作沒做好喔bb

海殤君嘴角抽搐了下,今天真是遇到同行高手了!不過,重質不重量,那個啥太陽神的連親親梵天的一根腿毛都比不上!

「噗哈哈哈哈哈,祢這個白痴,拜那麼久,祢那個太陽神除了讓祢從白烏鴉變黑烏鴉,祢有得到什麼好處嗎?」真是太笨啦!

「哼!那你咧,你那個玉米頭又給了你啥好處?是幾盒玉米筍還是幾罐玉米粒罐頭?喔~還有今天的這兩瓶護髮劑+順髮劑,我說得對不對啊?」喔呵呵呵呵呵^O^

「哼!少挑撥我和親親梵天的感情,我從我家(啥時變你家的~"~)書書那邊得到的可多咧!我是他的至友,三不五時就給我美麗又可愛的笑容,在我累的時候會幫我捶肩運氣,在我難過的時候會給我安慰力量,在我想睡的時候會幫我舖床暖被(←後面是他自己幻想的),祢那個太陽神會幫祢做這些事嗎?」喔呵呵呵呵呵^O^

「……我的太陽神擁有宇宙無敵的力量,祂一出來全世界都受到祂的照耀,你那個玉米頭一碰到我的太陽神只有化成玉米灰的份!我看到時還有誰為你做那些事!」

「祢才該小心化成烏鴉灰啦,死太陽控!就算祢那個太陽神擁有宇宙無敵的力量又如何?摸不到也碰不得。親親梵天是我們人間的太陽,更是我的太陽,他在我心中比天上的太陽還明亮,還耀眼。」偶爾還可讓他吃吃小豆腐,那個什麼太陽神的哪能比。

棄天帝看著海殤君臉上那抹揮之不去的得意驕傲,心裡忽地像是被什麼東西刺到了。

自己雖然崇敬太陽神、仰慕太陽神,可是為什麼祂不曾有過這麼滿足又幸福的心情?

「如何,無話可說了吧?」
「哼,無聊!」棄天帝把頭撇開,不想再和八爪章魚閒扯。什麼人間小太陽,根本是自我幻想。

「小乖,有沒有乖乖吃飯啊。」一頁書忽然回來,二話不說地便挪起愛寵羽翼,輕柔地為祂順理被弄亂的羽毛,那雙手,好溫暖!

「你自己問他幹了啥事!」
「好友?」
「沒什麼。你找到大鵬鳥了嗎?」
「還是沒有,鵬鵬真的不見了,嗚~~~~~~~~~~~~~~~~~」
「不過就是一隻鳥,有什麼好哭的。」棄天帝不屑道。
「小乖祢不了解,鵬鵬對我很重要,沒有牠我就沒辦法睡覺了!」
「為何?」
「因為雲渡山沒有棉被,我要鵬鵬的羽毛蓋著才睡得著。尤其現在冬天好冷,我要我的羽毛被啦!嗚~~~~~~~~~~~~~~~~~~~~」

此言一出,震驚在場二人,尤其是海殤君。這大鵬鳥好大膽,竟敢抱著他的梵天睡覺!

「好友,我那裡也有羽毛被,你來我那裡睡覺,保證比大鵬鳥的羽毛暖和。」海殤君抓準時機熱情邀約,這下賺死啦!

「不行,我習慣鵬鵬的溫度了,別的羽毛被我蓋不習慣。」

等等,什麼叫習慣鵬鵬的溫度?難道事情沒想像中單純?這下糟糕啦!

「好友,你、你……」海殤君不知如何啓口。
「當我還住在天河蛋那個家的時候,就是鵬鵬沒日沒夜孵在上面,才能保持蛋裡的溫暖。所以,鵬鵬的溫度對我來說是最舒適的調節溫度,嗚~~~~~~~~我的鵬鵬啊。」

原來如此。海殤君鬆了一口氣。

「那個,你要不要躺進我的羽翼裡試試?」棄天帝語出驚人道,一頁書和海殤君一陣錯愕。

「小乖,祢是說,祢願意用祢的羽毛當我的棉被嗎?」
「嗯,要試試嗎?」

海殤君趕緊跑去擋在前面。「梵天,那些羽毛雜毛多又分叉+不知累積了幾百年的灰塵沒清,上面沾滿細菌和突變病種,你就不要冒險了,嗯?」(海老大你這樣有人身攻擊的嫌疑喔bb)

「沒關係的好友,我剛收了小乖,最重要的就是和牠建立信賴關係,牠才不會一天到晚想往外跑。我已經失去鵬鵬了,不能再失去小乖!」

「好友……QQ」這下子,換棄天帝奸笑啦!總算報了前面的老鼠仔冤!^O^

於是,棄天帝張開彌天大翼,右側五翼輕輕將一頁書整個攬起,左側五翼覆蓋在其柔軟的身軀上,剛好將他全身包覆住。一頁書側躺在又大又寬敞的羽毛床被中,睡意忽感襲來,很快地甜甜進入夢鄉……

看著安穩熟睡在自己羽翼中僅露出半顆玉米頭的壞傢伙,棄天帝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忘記了祂置身於這個陌生的雲之境的原因。

人間的太陽麼?神的臉上不知不覺間,露出了和海殤君一樣滿足的表情。

「喂,看夠沒,小心別摔到他!」海殤君一臉不滿,早知道羽毛被這麼重要,他拚死也要在雲渡山開一家棉被店!
「還輪不到你來指使我。我就是要晃他,怎樣?」海殤君焦急驚慌的蠢樣,使得神心大悅,棄天帝非常故意+用力晃動祂的大翅膀,一頁書被甩得滾來滾去~滾來滾去,卻依舊安然沉睡。
「棄天帝,把他還我!」
「偏不還!」
「還我!」
「不還!」

於是兩隻看起來很先天的動物開始上演一場幼稚的小孩子搶玩具遊戲(可不可恥啊你們),沒人注意到一頁書在裡面滾呀滾~滾呀滾。最後因為搖晃太劇烈,一大攤口水就這樣沿著一頁書的嘴角順順地流到棄天帝翅膀上——

「嗯?身上怎麼溼溼的?」棄天帝將羽翼高高舉起,終於看清楚一個縮成一團的金黃色小肉球,正舒舒服服地把一堆噁心黏答的口水(殤:是香涎!!)流到祂剛洗好的身體上,頓時崩潰~~~~~~~~~~~~~~~~~~~~~

「天啊~~~~~~~~~~~~~你這噁心的玉米頭死和尚,你怎麼可以在我驚死寰宇嚇死世人烏黑閃亮滑順光澤的黑羽上流口水!你你你,你這樣對待一個神,不怕下地獄嗎你?(有這麼誇張嗎?="=)」棄天帝邊說,邊用力要將那團金黃肉球甩出去。可是這團肉球此時就像長在棄天帝身上的毒瘤(書:嗯~妳這形容-∪-)怎麼揮也揮不掉,棄天帝快瘋掉啦!

「喂,快給我住手,否則看我把祢做成烏鴉標本!」
「死章魚快幫我把他拔走,不要再讓他靠近我!」
「祢先停止亂搧,不然要我怎麼抱。」

棄天帝強行忍住歇斯底里的擺動,將翅膀緩緩放低,海殤君抓準時機,一把抱回梵天。哼!親親梵天的香涎可是幾百年罕得的稀世珍寶。他巴不得將梵天香涎收集起來圍成游泳池,就算淹死在池裡他也心甘情願(好噁~)。那個白痴戀子癖太陽控的臭烏鴉活化石竟然如此不識貨,果真是天下第一大笨蛋!你說是不是,親親書書……

待海殤君回過神來才發現,被他緊擁在懷中的一頁書,那柔嫩細緻的美麗絕塵粉臉此時與他相距不到五公分,一張小嘴微微張開憨笑著,似乎在做著什麼美夢。海殤君不住猛吞口水,心臟已經移到鼻孔跳動。天啊!這是多麼絕佳的好機會~親親梵天就在眼前,被自己緊緊摟著,還對他展開誘死人不償命的絕美笑顏(?),此時不親更待何時!

深呼吸一大口,以一種近乎朝拜求道的無比莊嚴肅穆心情,海殤君將他的臉湊近那張愛了八百年的臉蛋……

這邊棄天帝正拿著毛巾(哪來的?)把身上那一大堆噁心透頂的口水擦掉,臉上表情就像被人倒了八輩子會。祂一定是鬼迷心竅才會讓汙穢的人類睡到自己身上!嗚~祂的羽毛啊。

棄天帝非常嫌惡又悲憤地撢掉那些頑固黏在羽毛上面的噁心液體,一邊暗自垂淚,沒想到祂一身清白就這樣毀在那顆玉米頭口中,這教祂如何面對心愛的太陽神以及寶貝兒子,天啊~~~~~~~~~~~~~~~~~~~不行,他一定要給祂一個交代!

視線一轉,祂終於望見海殤君正嘟著一張章魚嘴便要往那個害祂失身的金色丸子親下企,幾乎沒有思考,棄天帝以驚人的反射運動速度將手上的毛巾咻地一聲丟到海殤君臉上——

下一秒,便見海殤君惡狠狠拋下毛巾,那雙紅瞳猙獰的程度差點就讓人以為他在看一個和他結下千代百世深仇大恨的宿世仇敵!!

「那條毛巾上面都是那顆玉米頭的口水,如何,味道不錯吧?」
「棄天帝,我要宰了祢——」
「就怕你沒這份能耐!」

急急急急急,怒怒怒怒怒,究竟是衝冠一怒為佛顏的海殤君技高一籌,或者是質本潔來陷口水的棄天帝絕地反攻?欲知精采續集,敬請繼續收看——


(四)

「啊~睡得好舒服……咦,發生什麼事啦?」惹禍源頭小太陽,突然在這敏感的時間點甦醒了!!

同一時間,一聲急切的呼喚以感人熱淚的尋常巧合忽地在大家耳中響起:「父皇,祢在這裡嗎?朱武找祢找得好苦啊。」

「寶貝兒子,你終於來找父皇了~~~~~~~~我被一根玉米和一隻章魚欺負,快來救我啊!」

銀鍠朱武威風凜凜擋在老爸前頭,大嚷道:「哪個不識相又大膽放肆閒著沒事眼光有問題的傢伙綁架我父皇的,馬上給我站出來!」(棄:兒子等等,眼光有問題是啥意思="=)

「我是小乖的主人,泥有蛇摸事!!」隨著清亮的聲音敲擊耳門,銀煌朱武只感自己心中的和平鐘也在同一時間噹噹大響,眼前站立的竟是一位清麗絕塵秀逸無雙神姿非凡的絕代佳人!他,愣住了!

「咳咳……」過了一會兒,銀煌朱武終於恢復神智,拿出預備的摺扇,在二秒鐘之內換裝完畢,使出生平最大的把妹絕活對著剛睡醒搞不清楚狀況就跳出來的一頁書說道:「其實我只是閒來無事,恰巧路過這裡便進來看一看。不意撞見如此佳人,若有唐突之處,切勿見怪。」朱聞蒼日說著,便舉起一頁書盈盈皓腕很紳士地親了一下!(朱:請叫我第一名)

在場海殤君和棄天帝立呈痴呆石化狀態,哪來的程咬金?奈會安呢??

「美人,若蒙不棄,可否賞光陪在下花前月下、瓜田李下、汗如雨下?」
「不要,我才剛洗澡!」(?)
「那就與我一同人間天上、華燈初上、開花槓上?」
又是燈又是花的,好像還不錯。「可以,我考慮。」
「既然美人答應,良辰美景難逢,我們馬上走。」朱聞蒼日說著,便拉著一頁書直往雲渡山大門衝——

「你們給我站住——」棄天帝大吼!「兒子,你竟然見色忘父,實在太令我傷心了~><~」
「對厚,我還真的把祢忘了。這位章魚老兄,家父就交由你照顧了,看護費請至異度魔界請款,再見!」
「格你個老子啊~~~~~~~~~~~~~~~~~~~~~~~~」棄天帝再也受不了啦!衝到二人面前,悲憤道:「兒子你聽著,今天有他就沒有我,有我就沒有他,我要你馬上做出抉擇!!!」

唉,這下麻煩了。朱聞蒼日陷入沉思。萬一他在和美人開花槓上、汗如雨下的時候,被老頭打擾那就掃興了,這太不符合他的美學要求,還是先安撫老人家好了。
「父皇,我當然是選祢呀。我們馬上回家吧。」
「真的,你沒騙我?」
「當然,我幾時騙過你了?」
「嗚……我就知道吾兒對我最好了。」棄天帝感動得抱著兒子流涕痛哭。就在祂歡天喜地跟兒子小手拉小手準備回家的時候,一頁書跳出來擋路!

「小乖是我的,誰都不准帶牠走!」
「美人,你有我,就不要這隻老烏鴉了吧。」(棄:嗚,兒子怎麼連你都這麼說QQ)
「不行,祂有翅膀,你沒有!」

原來美人喜用羽翼,這倒是癖好特殊,嗯,有挑戰性,我欣賞!「翅膀我也有,你等著。」再過二秒鐘,黑羽恨長風現身。

「如何,我的『料』還不賴吧。」

一頁書這裡摸摸又那裡捏捏,仔仔細細用超高倍數顯微鏡+放大鏡鑑定後,終於拿出隨身印章在上面蓋了一個大大的「梵」字。

「my pleasure!美人。」黑羽恨長風再度舉起一頁書另一隻手親吻(←分身多的好處)「既然你滿意,我可以帶祂走了嗎?」
「這……」
「梵天,我們就不要打擾人家父子團圓了,你有我啊。」海殤君在一旁等好久,終於給他逮到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說出這句驚天地泣鬼神的告白,他不禁暗自佩服自己卓越無雙的智慧啊。
「好吧。」於是,一頁書和海殤君熱情送走了棄天帝父子。

飛至半途——

「老爸,祢為什麼會被抓去雲渡山?」
「還不是該死的偽日頭欺騙了我純真無瑕的感情!」
「假太陽怎麼能抓你?」
「因為頭冠……」糟了!
「頭冠?對喔,祢的翅膀髮圈怎麼不見了?」
「唉,再陪我走一趟吧。」囧……
「喔?」


這方,海殤君正在說出他那萬年不變的告白——

「好友,剛才吾說,『你有我』,你可知那句話的涵義?」
「知道啊,就是我有你。」好友真奇怪,這麼簡單的解釋也要考他,莫非把他當三歲童蒙不成!
「不,精確來說,這句話的意思是『只有你能有我』。這樣你了解嗎?」
「……」好友做過多的衍義了,這樣會被學校老師打叉叉的!一定是小學老師沒教好,真可憐。一頁書很有愛心地露出同情的眼神。
「這就是我對你的心,書書。那麼,我能有你嗎?」
「可以啊。」
「書書,這是真的嗎?」
「嗯。」
「不可以反悔。」
「當然!」
「書書,那~我、我想……」
「嗯?」
「親——」
「好友你看,小乖回來了!」一頁書興奮大叫,海殤君再次嚥下已到嘴邊的話。

棄天帝,老子這次沒把祢做成烏鴉乾,我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小乖,我就知道祢捨不得離開這裡對不對。」一頁書再度熱情地將棄天帝捧在懷中用臉頰蹭來蹭去,棄天帝以為自己快要無法呼吸啦!

可是祂,竟然莫名地眷戀起這懷中的溫暖。

「咳咳……我是來拿我的頭冠的,把它還我。」
「好吧。」出乎意料的,一頁書這次答應得極為爽快。「我來為祢戴上吧。」
「謝、謝謝。」見鬼了,祂幹嘛臉紅。
「戴好了,下次小心不要再掉囉。」到底是誰把人家的頭冠摘了呀。
「那,我走囉?」
「嗯~拜拜。」
「我真的要走囉?」
「再見。」^^
「我馬上就離開囉?」
「小乖祢怎麼那麼囉唆!」

ㄆㄧㄚ~ㄆㄧㄚ~ㄆㄧㄚ~ㄆㄧㄚ~ㄆㄧㄚ!(←這是棄天帝心碎的聲音)

你這個楊花水性的和尚啊,前一刻才與祂濃情蜜意、如膠似漆,下一秒馬上翻臉不認人、把祂當垃圾丟,這口氣教祂如何吞下啊~~~~~~~~~~

廣告時間——(流浪狗之歌公益廣告響起)你丟掉的,不只是一個生命。愛牠,請不要拋棄牠

鏡頭轉回——

「嘿嘿,我說棄烏鴉,剛剛書書已經答應要把他自己給我了。」(什麼時候改的?)
「Q皿Q」
「我們很快就會去環球蜜月旅行~」
「Q◇Q。。。」
「祢.就.趁.早.死.了.這.條.心.吧」海殤君非常盡責地賣力補了好幾槍槍槍槍槍~~~~~~~~~~
「嘎~~~~~~~~~~~~~~~~~~」天啊,這世界還有比祂更慘的神嗎?在短短幾小時之內,被人當寵物騎、溼(失)身、還被拋棄,有沒有這麼沒天理的事!我要你們通通給我消失啦~~~~~~~~~~~!!!

棄天帝展開大翼,頓時雷光交加、風雲變色,整座雲渡山山崩地烈、岌岌可危。只見一頁書不慌不忙,口中唸唸有詞:「嗡嘛呢唄咪吽!棄天棄地棄鬼神,棄家棄子棄孺婦,遇我雲渡一頁書,讓你回家叫老木!我收~」

「啊……頭好痛!好痛呀~」棄天帝抱頭大喊。
「小乖,我剛在祢頭箍加上緊箍咒了,祢要乖乖的,不可以像鵬鵬那樣離家出走喔,不然我會讓祢很痛很痛。」
「……」神、神被下緊箍咒,祂有沒有聽錯?
「而且我還在上頭植入追蹤晶片,祢在哪我都能找到祢,這個頭箍只有我能拿下,祢不用擔心被壞人綁架,開不開心呀。」一頁書很開心地摸了摸那身美麗的黑羽毛。
「嘎……Q◇Q」到底誰才是壞人啊!
「所以祢就安心和兒子回家團圓吧,想祢的時候我會去找祢,乖~」一頁書在「小乖」頭上親了親,便頭也不回地和海殤君雲遊去啦。

石化半小時之後,雲渡山終於傳出一聲驚天怒吼:「一頁書,你這個惡魔——」

於是,墮入人間的大神烏在經過千百萬年之後,終於找回了祂的人間小太陽,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大鵬鳥:嘎~~~~~~~~~~~~~~~~~~~~><)



--

祝大家聖誕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