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6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霹靂刀龍29、30觀後心得

問:為了神之子,羅喉如今與我們反目,看來以後要合作,已無空間。

邪1:既非盟友,就將他剷除。選擇與邪靈作對,是該讓羅喉後悔他的決定。

問:不用心急。一旦佛業雙座破陣而出,羅喉離死不遠矣。此時此刻,素還真眾人為了誅滅雙座,攪盡腦汁。咱們卻可以快他們一著,儘快剷除一人。

邪2:喔~是誰?

問:百世經綸一頁書。

女邪:嗯~是他?

問:梵天與吾有一段不解之仇。輪迴海一役,吾慘虧敗亡。若非多年之後,雙座為吾納魂轉魄,只怕就算元珠仍在,也已徒然無用。

女邪:梵天與十一天禁也有過節。夜暴雙鐮當年也是被他所殺。如果讓他再對上邪靈,難保沒故事重演的一天。

問:梵天在入苦境之前,與邪靈的糾纏爭戰,本就罕為知曉。如今雙座同出,妖世浮屠立,此番浩戰,已非當年所能同日可語。因此未雨綢繆,咱們必須趕緊找出一頁書!

邪2:邪乘的天命,確實注定與梵天糾纏!但聞梵天在與棄天帝一役落敗之後便銷聲匿跡,咱們要如何找起?

問:一頁書乃滅境儒聖,又是苦境高僧,如此特殊的聖功修練,要完全隱匿痕跡難上加難。吾想到一點,便是當初九界佛皇命危,出現閃耀的七彩鱗片。

女邪:喔,邪乘為何有此聯想?

問:當年梵天修練八部龍神火之主要目的,便是希望結合九界佛皇的十二神天守誅滅雙座。如今佛皇瀕亡,難保梵天不會臨危出手。

邪2:照這樣講,梵天所以沒親自出面,也許亦是為了棄天帝一役之傷未癒,只能如此阻擾雙座行動。

問:沒錯。再者,七彩鱗片散發的聖光浩氣,也與梵天不凡聖功之氣極為相似。因此追查七彩鱗片之下落,也等同追查梵天身藏何處。

邪2:那我即刻派人找尋。

問:吾與梵天,有一場未完的天命之戰,吾期待已久。


為尋百世經綸一頁書,滅境邪靈依循梵天氣息,沿地百里,奮力找尋。

邪1:嗯?

邪2:好詭異的氣息!

風:昂首千丘遠,嘯傲風間,堪尋敵手共論劍,高處不勝寒。

風之痕風之痕,沉穩已久的風之痕,再現劍影,又將為未來的武道帶來怎樣的震撼。刀界奇人輩出,劍道頂峰再現,究竟誰能獨領風騷?


隱密竹林之內,面臨無數邪靈逼命,魔流劍風之痕再現武道。

邪1:是風之痕。

邪2:那一頁書呢?

風:嗯~

邪1:啊——

邪2:哇——

風:昂首千丘遠,嘯傲風間,堪尋敵手共論劍,高處不勝寒。


邪1:派出調查一頁書下落的邪靈,已全數被魔流劍風之痕誅殺了。

邪2:魔流劍風之痕!一頁書被棄天帝打敗負傷,莫非是風之痕救了他?

問:不可能!邪靈追查七彩鱗片,而被他所殺應屬意外。卻更顯梵天此回沉潛療傷,是故佈疑陣。

邪1:那追查是否要改變方向?

問:七彩鱗片的方向沒錯,只是慎防其中的陰謀陷阱。

邪1:嗯。

問:如今吾調息已畢,元功盡復,也該是吾闖陣的時候了。

女邪:邪乘要大展身手?

問:沒錯!

問天敵隨即疾光入陣,眼前已是不同異境。


問天敵底迪終於忍不住了XDDDDD

我就說嘛,從你出關到現在,一字未提,若非完全不介意,要不然就是怕提了就再也關不住那傾洩如洪的恩怨情仇吧(拍肩)

果然,公事暫時告一段落:

→原來之前未直接出手救佛業,而用了那麼多迂迴的方式,是因為回歸之後調息未畢、元功未復,
→邪之子也被人奪走了,至少他有盡力(攤手)
→羅喉復活,接下來也不用再跟他周旋,有素還真等人忙、佛業出關在即——

 看到這句「一旦佛業雙座破陣而出,羅喉離死不遠矣」,真是讓我忍不住會心一笑。
 問天敵啊問天敵,你推得也滿快的嘛XD
 意思就是說羅喉是佛業的事,他只是暫時代扛,要打讓他們去打?他的目標可不在那裡~
 可是可是,人家佛業也要找梵天吶,現在是誰先搶先贏就是了?

於是,他復活真正重要的目的、真正要追尋的目標,終於可以開始找他了——百世經綸一頁書!

看到這裡,忽然覺得問底迪還頗公私分明的?為雙座奔走也是之前受了人家恩惠,理當盡力?
總之問底迪的表現一再打破我的眼鏡,
之前完全沒想過問天敵會是這樣一個斯文味那麼濃厚的霸主(受問天書印象影響太深)
當然仍然可以感受到他的霸氣和雄風,
可是原本應有的暴戾邪魔之氣已被他俊秀的長相和氣質削弱不少,
忽然有些明白為何書書會挑中他這位宿敵來行偽裝了,
問天敵沒有鬼王棺、萬魔天指或表象意魔那種陰狠毒辣,
也和未來之宰、佛業雙身這種權力慾強盛、汲營於統一寰宇各境的一境首領不像
就看戲至今的感覺,除了邪靈身分,他比較像是一方諸侯或一方霸主,
和梵天的糾葛則更傾向個人與個人之間的宿命對決,而非為了外在利益或者其他,
至於是否真如我所想的那樣,只有繼續看戲下去才能明瞭了。
希望這位以梵天為天命的問底敵,命能活長一點,不要只是安排來領書書便當的QQ

但這兩集最讓我訝異的一句話,卻是「一頁書乃滅境儒聖」
乍聞此言,只感一擊重捶捶入心窩,不知該如何表達此番感受!
這是什麼時候改的啊???書書不是一向都是出家人嗎?何時又和儒家扯上關係了!
這不就意指書書棄儒向佛,我不解這樣的設定究竟有何意義啊><
並非百世經綸就一定要和儒家扯上關係,也並非所有的主角都得儒釋道兼碰,
太多的身分枷鎖只會變成四不像,讓一頁書的清聖純然蒙塵,
我苦,這樣下去我會害怕,很害怕,或者我和霹靂的緣份又要終止了嗎?


其他心得

原來影神刀和邪天御武有關。
楓岫我一直覺得他並不希望少爺涉入和羅喉有關的事情裡,以我看來這是一種維護與愛惜的舉動。
人對於至親的人,有時候會反而不願讓對方知道太多或牽扯太深,
這不是對對方的不信任,也不是刻意想隱瞞某些東西,
而是因為兩人之間的那種單純無垢的關係是最為彌足珍貴的,
摻入一丁點雜質,就有可能讓這份純粹變質。
楓主身上有太多的謎未解,然而無論他是不是世人所想的那般複雜,
至少他在面對少爺時都是最自然最真實的自我,說太多,反而會逝去很多東西。
少爺其實也未必就不了解,如果立場互換,我相信少爺也會採取和楓岫一樣的作法,
因為他們是同一類人(但我覺得楓岫有可能會主動干預~咯咯)。

曼睩的態度——讓我為無心的死感到好不值好不值。
她記得問黃泉的傷,對於無心下落卻完全不聞不問,她在楓岫身邊那麼久,隻字片語未提。
讓我腦內血管尤其爆炸的是,她竟然認為去幫刀無極作證是鄉愿的作法,
就算去作證也是可憐他不想讓無辜的人失去性命,
真是好你個君曼睩啊~~~~~~~~~~~~~~~~~~~!!!
看到她說出就算史籍再怎麼誤解羅喉,她也會和虛蟜歌頌他——我對羅喉沒有什麼好惡之情,
可是看到這句話,對不起,我翻胃吐了。
就算以後有什麼灑狗血鏡頭出現,即便以後要說君曼睩這一切都是忍辱負重在作戲,甚至為無心殉情(這句話打出來自己都覺得可笑),
君曼睩,我仍然要說妳和夢如芸是同一類女人~~~甚至比她更虛偽。
好討厭的感覺啊(抱頭)

這兩集最可愛的就是閻王兩兄弟了,端著茶站在寒光一舍外頭等了好幾天,
看得我笑死。楓岫整得好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