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十三)

折騰一個晚上,兩人傷口終於處理妥善。戮神狩情況由於較為嚴重,必須繼續住院接受診治。但一頁書擔心六禍蒼龍反悔,使出其他手段暗中將人擄走,於是決定親自留下照料傷患。

「老大,你的面子都快丟光了耶。」

「什麼意思?」棄天帝此時正一臉不滿地看著一頁書忙著疊枕頭,整理棉被,扶起戮神狩,幫他「喬」了一個最舒適的姿勢。他心中不解,莫非現在的醫生亦都兼職在做護士的工作?有必要把人照顧得這麼仔細嗎?

「你受傷的時候,我沒看過一頁書這麼溫柔對待過你。你看看他,和那個小孩子有說有笑的,對你卻是往往講不到兩三句話就急著離開,一頁書實在太過偏心。」伏嬰師忍不住為自己的老大打抱不平。

叩!棄天帝在伏嬰師頭上敲了一記拳頭。「你又知道什麼,沒看過的事就不要說沒有,誰說一頁書沒這麼待我了?」

「喔?大仔,你是說一頁書也會幫你蓋被、餵你吃藥、對你噓寒問暖?」

也不是全部都有啦……棄天帝嘴裡嘀咕。「聽好,像他這樣光明正大當著我的面對那個毛頭小子做那些事,正表示他心中沒鬼。還有,書書對我好的時候都是沒人在場的時候,正足以說明我在他心中的特別。我們之間的甜蜜他只願與我共享,不想被外人看見。所以你也不要問太多,知道嗎?」←無可救藥的自信傢伙。

「老大,他沒有顧忌在你面前對別人好,會不會是他根本不把你當一回事?私底下對你好,是因為他不想造成別人誤解?」←其實這才是正解。

叩!再一記硬拳。「伏嬰師,你最近怎麼回事?膽子愈來愈大,當心我要你立刻捲鋪蓋走路!」

「是,老大對不起別生氣。」

「哼!」

就在兩人說話當頭,一頁書走至他們面前。棄天帝立即起身,順順衣服,清清喉嚨,迫不及待期盼問道:「書,要走了嗎?」

「沒,我要留下。這回由於有你們幫忙,戮神狩才能安然就醫,這份恩情我會牢記在心,他日圖報。」一頁書對棄天帝投以感激的微笑,棄天帝被電得有點暈眩,幸好一旁伏嬰師及時扶住了他。

「圖報不必,以身相許即可,書。」

一頁書未理會棄天帝的明示,繼續說道:「現在已經沒事,你們可以先回去了,後會有期。」

「什麼!」沒事就想把人趕走,他以為他棄天帝這麼好打發嗎?

「大仔,我就說我們應該趁著他們睡著的時候把人擄回家,你看現在遇到麻煩了吧。」伏嬰師暗暗佩服起自己的先見之明。

「哼,你以為你老大只會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嗎?」(←其實當時他真的挺想用的bb)

「莫非老大你有更好的辦法?」

「哼哼……」棄天帝笑而不答。

沒多久,病房裡再度湧進幾位黑衣人,這回一頁書做了準備,即刻警覺地擋在少年床前。

「別緊張,他們是我叫來的。」棄天帝威風凜凜道。

「為何要叫人來?」一頁書不解問道。

棄天帝沉然笑道:「我知道你擔心他的安危,離不開身,所以我私下決定派人來保護他。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保鑣,你可以放心。」

「……」

見一頁書沉默不語,棄天帝還道他不想接受自己的好意,於是繼續說道:「他們見多識廣,對於應付突發狀況很有經驗。讓他們留下來,絕對對你有益無害,你就聽我這回,嗯?」

「嗯,我只是在想……」

「想什麼?」

「你偶爾還挺可愛的。」

「喔,可愛啊……」棄天帝沉吟幾秒鐘,驀然瞪大雙眼,「等,等等,書你剛說我什麼?再說一遍,再說一遍!」

「好話不過二。」

「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就好,書~~~~~~~」

「不要!」

「小氣!」雖然有些遺憾,卻仍是掩不住滿心喜悅。棄天帝轉頭對伏嬰師樂嚷:「伏嬰,聽到沒,書書說我可愛!他說我可愛呀~~~~~~~~~~~~」伏嬰師看老闆的表情,整個就像漫步在雲端,全身飄忽忽的。他的腦中、心中想來已經完全被那兩字盤踞,現在跟他說什麼,他大概都聽不進去了。bbb

「對了,馬上昭告全集團,以後每年的今天訂為『可愛紀念日』,全體放假一天,禁煙、禁酒、禁殺生,聽清楚了嗎?」

「您是認真的嗎,老大?」

「當然,告訴九禍,叫她立即照辦。」

「老、老大,振作點!」伏嬰師心裡已開始在預估九禍立即衝來砍人的可能性。

「說什麼,我振作得很!書書,你說我是不是更加可愛了?」

笨蛋!一頁書不想跟著瞎攪和。他走近那群保鑣,將身上僅有的幾百塊錢全數掏出,交給其中一名男子,和顏道:「這位大哥,這些錢給你們加菜,那個孩子就麻煩你們大家照顧了。」

男子看看棄天帝,得到他的示意允准,便將錢全數收下。

「先生不用客氣,這是我們份內的事,人交給我們看護,絕對萬無一失。」

「嗯,謝謝。」一頁書轉而叮囑戮神狩:「我先回去準備東西,晚點再過來看你。」

「好。一頁書……」

「嗯?」

「還有棄天帝……」聽著少年忽然叫喚自己的名字,兩人一起望向床上那名病弱的孩子。

「謝謝你們為我做這麼多事,還幫我重獲自由,已經很久沒有人對我這麼好。」

一頁書輕拍少年額頭,沒再多說什麼。而棄天帝雖對這番話未入於心,然而少年那純然帶著感激的清澈眸子,卻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深不淺的小小印記。


於是三人步出醫院大門。

「書,難得離開詩海,我們去逛逛、散散心?」棄天帝接下來的首要之務就是把心上人那一身沾滿塵土血跡的骯髒衣物換掉,還他清清淨淨的一頁書。

「老大,大白天的,哪裡可以逛街散心啊?」

棄天帝猛踩伏嬰師一腳,斥喝道:「路是人走出來的,還怕找不到地方嗎?滾遠一點啦。」

「是。」

「不必了,我要回去禪寺。一個晚上沒睡,相信你們也都累了,我自己坐車回去就好。再見。」一頁書向兩人點頭致意,便轉身離去。

再一次,他從自己眼前離開,為什麼他總是想不出留住他的方法。

「老大,你又放走他了,不追上去嗎?錯過這次機會,情況又會變回之前那樣喔。」

「這……」棄天帝陷入猶豫。


走至公車站牌底下,一頁書趁著等車空檔,想起自己一夜未歸,該給造天筆他們報個平安,於是拿出手機準備撥打。

「嗯,怎麼這麼多未接來電,還有簡訊?」一頁書趕緊打開檢視,「這是……」


棄天帝這時還在當與不當君子之間來回掙扎,於是杵於當場尚未離去,就在他滿心煩躁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頁書急著呼喚他的聲音。

「棄天帝,慢著……」

「大仔,你看,一頁書邊跑邊叫你的名字耶!他一定是想清楚,願意跟你回家了,恭喜啊老大!」

「書~~~~~~~~~~~~~~這是真的嗎?你真的願意跟我走了?喔,我等這天等多久啊。」棄天帝一邊欣賞一頁書優雅的跑姿,一邊陶醉於一頁書那著急緊張的可愛表情。「書,別擔心,只要你叫住我,就算我人在外太空也一定馬上飛回你身邊!書,你這傻瓜,終於知道我在你心中的重要性了吧,噢~~~書~~~~~~~~~~~~」棄天帝感動萬分,拔腿奮力奔向一頁書,已經準備來個驚動世紀的愛的擁抱。

就在兩人距離約莫5公尺的地方,一頁書突然停步伸出右手,怒氣沖沖質問道:「這是什麼?」

棄天帝緊踩煞車,接過一頁書手中的電話,不解答道:「喔,這是nokia 3310國民機,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書我不知道你還在用這麼過時的手機,連電池都買不到,改天送你一隻全新的。不,我們現在馬上就去買。」棄天帝一臉鄙夷兼不可思議,要不是這是親親書書的手機,他連看都不屑看半眼。

「我不是問你這個,簡訊中的內容,是你的意思嗎?」

「簡訊?」棄天帝依言,認真看完螢幕上的文字,這一看,差點沒把他嚇得魂飛魄散。

「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書,你聽我解釋,那是因為你昨天下午太不夠義氣,丟下我就帶著一個陌生男人走了,我一時氣不過,才……」

「所以你因為這樣,就要叫人把禪寺拆掉?」

「我……」棄天帝眼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好關係,轉眼又即將毀掉,急得滿身大汗,只好讓那千年倒楣鬼伏嬰師當替死鬼:「伏嬰師——」

「在。」

「效率該高的時候不高,這種事情你辦得那麼勤幹嘛!秘書當到哪去了,玩笑話與正經話都分不清!我要你這個秘書作啥。」

「老大,你那時明明一臉悲憤鐵了心執意要把禪寺拆除,我完全是照著你的吩咐去做的啊。」

「還敢頂嘴!叫那批工人給我立刻停止——」

「是!」

「書,不要生氣啊,我已經叫他們停止動作。我馬上載你回去了解情況?」

「……」一頁書鐵青著臉,坐進棄天帝座車,於是三人就在惴惴不安的心情下,浩浩蕩蕩直奔雲渡禪寺。


***


就在同時,雲渡禪寺這邊大小老少,人人手上各拿著鐵鍋鏟子菜刀,擋在挖土機前面,大家臉上都是一付「老子跟你拼了」的視死如歸表情。就連附近住家鄰居、管區警員也紛紛前來探視情況。不少人自告奮勇,幫著禪寺眾人圍成一道人牆,合力驅趕那群可惡的拆遷工人,全場一陣鼓譟。

一名政府官員打扮與為首工頭,卻神情輕慢、面露不耐地對著群眾斥喝道:「我們奉命拆除違章建築,勸你們乖乖配合,趕快去把東西收一收。不然時間一到,工人就會動工將此地移為平地,若是財物有什麼損失,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說什麼!這地方我們住十幾年了,從來沒聽說什麼違章建築,你們是土匪嗎?」

「是啦是啦,老張說得沒錯。你們這樣忽然跑來,就叫我們要立刻搬走,哪有這麼霸道的!」

幾個老人家怒上心頭,在大型挖土機械聲轟隆隆作響下,奮不顧身地聲嘶力竭大吼道。

造天筆見此情景,頗覺難受,他試著上前再次與官員溝通:「這位大哥,雲渡禪寺在此已經有上百年歷史,前一陣子還有學者來此地觀視,計畫幫我們向政府提出古蹟保護申請,它不可能是違章建築的。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你說這間禪寺是百年建築。那我問你,旁邊那兩棟紅磚厝呢?難道它們也有百年歷史?誰准你們在這裡蓋房子的?」

「這兩棟房子是我們詩海鄉親大家集資蓋的,當初也有政府官員來看過,沒有人說不能蓋。人家已經在這裡住十幾年了,現在才來拆房子講不過去啦。」一位熱情的鄉民急著幫忙解釋。

「是啊,這兩棟房子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財產,蓋來給可憐人住的。你把它拆掉,要那些老人小孩睡街頭嗎?」另一位鄉民附和道,圍觀眾人亦開始議論紛紛。

「大哥,他們說得沒錯。蓋這兩棟房子的時候縣政府那邊有派人來看,他說只要我們不是把它當成私人財產,有人負責管理,這房子就可以用來作為收容救濟的場所。我剛才已經聯絡我們負責人,請你們再等一下好嗎?」

「不行!從前是從前,現在是現在。這是拆除命令,今天一定要把這裡拆掉,再阻撓我們的工作,我就告你們防礙公務,還不讓開。」

「哼!憑著幾張破紙,就帶著一堆人來這裡侵門踏戶,你們到底是官,還是流氓啊?」拆除人員循聲看去,擁有一雙銳利眼神的俊秀青年正擒著不明蔑笑瞧著自己。

「這位先生,請你講話客氣點,大家只是奉命行事,你說我們是流氓,恕我無法接受。」

「哈,人家好言好語跟你講道理,你還是堅持硬來,這種行逕和流氓有何兩樣,我有說錯嗎?」

「嗯~看你這麼不平,莫非你也是住在這裡的居民?」

「不是的,他只是我朋友,這件事與他無關。」造天筆唯恐一好漢與拆除人員發生衝突,趕緊出面緩頰。

「喔,原來是朋友。看來這個地方還挺複雜的,什麼樣的人都可以在這個地方出入,美其名為收容所,誰知道暗地裡都在做些什麼勾當。」拆除人員朝著一、造兩人曖昧說道,「我看還是儘早拆除,免得清聖佛地淪為犯罪場所啊。」

「你說什麼!不准你羞辱他!」一好漢臉色一沉,緊握的拳頭微微顫抖,恨不得將眼前這名盛氣凌人的官員立即揍到滿地找牙。

「造天筆和一頁書長期以來無條件照顧我們這些老人小孩,盡心盡力,你們什麼都不懂,講這種話太傷人了。」老張為造天筆打抱不平。

「不管你怎麼說,總之如果要拆掉我們的房子,我們一定抵抗到底啦!」

「是啦,誰都不准拆房子,你們滾出去啦!」

「滾出去!滾出去——」眾聲鼎沸,局勢也愈來愈加混亂。

場面即將一發不可收拾,這時圍觀人潮中忽傳來一道雄渾聲音:「這地方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熱鬧?」

出聲者為一名紫衣儒雅男子。只見他輕搖摺扇,笑意盈盈,意態從容的模樣在整個火爆衝突現場中顯得極為突兀,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官員帶人來拆房子,住戶不肯,雙方在吵架啦。已經對峙好幾個鐘頭了。」好事者熱心解說。

「原來如此。據聞雲渡禪寺乃是百年古剎,也是詩海這地方的地標與重要名勝,在下我今天就是專程慕名而來。將之拆除,豈不可惜?」紫衣男子上前與拆除人員攀談,鼓譟聲逐漸安靜下來。

「我們要拆的是旁邊那兩棟違章建築,不是寺廟。外地人,沒你的事,勸你不要隨便胡亂干預。」

「我看這些朋友個個良善溫和,不像是不講道理之徒。如果你們之前有事先公告拆除時間,讓他們早做準備,氣氛應不致如此緊張才是。莫非這其中有何隱情?」紫衣男子說道,朝向造天筆意味深長看了一眼。

「哪有什麼公告!今天一大早這一群人就乒乒乓乓開著怪手挖土機,來到這裡說要把房子拆掉,還好發現得早,要不然我們就沒地方住了,大家都嚇死了,可怕啊。」一位婆婆心有餘悸說道。

「喔?就我所知,任何拆除命令一定都有拆除公告,給住戶準備時間,你們這樣忽然跑來,倒是前所未聞啊。」

「外地人,你不清楚實際狀況,不要聽他們胡說!這是拆除命令,我們都有拆除執照,你不要再跟他們一起妨礙公務了。」

紫衣男子看完文件,遞出名片,微笑道:「這是我的名片,你的長官我正好認識,我了解的他是個作事很謹慎很有計畫的人,如果這件事出了差錯,相信你也知道會有什麼後果。若不介意,可以幫我打個電話給他,讓我向他詢問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嗎?」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幫你做這些事!」

「你不想做也行。只是若讓你的長官知道他的下屬頂著他的名義偽造文書,恐怕不是你丟失飯碗就可以解決,真的不再考慮清楚嗎?」

「你這是在威脅我!」

「不敢。我只是初次來到此地,對這地方印象很不錯,待在這裡的時候不希望讓這趟難得的回憶有所遺憾。若你願意賣我個面子,雙方無事,皆大歡喜,豈不甚好?」

「這……」

就在此刻,拆除人員抬頭看見棄天帝三人回到禪寺,神色略顯訝異。加上人群愈來愈多,他知道今天工作是執行不了了,只好憤憤結束這場談判道:「哼!違章建築就是違章建築,今天就讓你們繼續暫時住這。我會再來,走——」

一頁書急忙跑至造天筆身旁,詢問道:「怎麼圍這麼多人,事情解決了嗎?」

「剛才紅磚厝差點就被拆掉,幸虧有這位先生的幫忙,總算讓拆除工人離開了。」

「嗯,謝謝你,我又再欠你一次人情。」一頁書朝向紫衣男子感謝道。

「哪裡,能夠再次和你相遇,真是令我驚喜,一頁書。」

「咦,原來你們認識,書?」造天筆驚訝道。

「好久不見,你忘記我了嗎?」紫衣男子忽向造天筆招呼。

聽紫衣男子如此一說,造天筆才發現眼前這個俊雅似玉的人非常眼熟,努力回想了一下,赫然輕嚷道:「啊……你,是慕紫侯?」

「久違了,造天筆。」


--

關鍵人物慕紫侯簡介(XD):

天宇近期謀略家?

早期謀深似海,武功高強,令人不寒而慄,一出場就幹掉當時抬面上很有名的主角。

中期變悲情,原來他所作所為全出自對師兄紅雲的嫉妒,等級驟降。

晚期成為一個只能稱得上腦袋不錯的的陰謀家,然後莫名其妙被陰掉死亡。

慕紫侯剛出場的時候很像NPC,到處都有好友,拉了很多人出來死(喂)所以想說在本文裡,他就算和六禍認識也不會奇怪XD

因為他在劇中對造筆筆有莫名的偏執XD,所以我就把他拉進來了^////////^

若有人想看本文天宇主角的圖像,我下回貼文的時候可以補上,不要客氣喔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