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硬石與枯樹——一頁書釋迦樹復生

釋迦樹爆炸,百世經綸一頁書現身。

花:啊,一頁書!真正是一頁書。

書:花影人,千邪洞是你葬身之處。

花:一頁書,我們無怨無仇。

書:為了維護至深的友情,不得不如此,請莫見怪。喝——(要殺人了還這麼客氣XD)

花:啊——(首級斷)

書:唉,雖然你不是武皇,但以你的罪孽,下場應該如此。(這才是書書殺他的主因)

刁:呼呼呼……

書:刁七爺,這是你所要的人頭。

刁:殺錯了,殺錯了,他不是武皇。

書:我照你的意思去做,殺錯人自行負責,這是我們當初的約定。

刁:我知道,我知道,一頁書,麻煩你再幫忙我一次,殺掉真正的武皇,你有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

書:我乃是一個修道人,不是職業殺手,焉能受僱殺人。

刁:難道你見死不救,修道人的惻隱之心何在呢?

書:做人難以面面皆圓,救你,我就對不起武皇,錯者,錯在當初你不該有自立為王的野心而背叛武皇,自己種的果自己承擔吧。

刁: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這樣,我背叛武皇是不得已的,為了自救我才出此下策,一頁書,請你聽我解釋,請你聽我解釋吧。

書:唉,說吧。

於是,刁七爺開始向一頁書述說武皇過往。

刁:我與武皇的恩怨就是這樣來的,你是不是肯替天行道、主持正義,全由你做決定,我不能再勉強你殺掉武皇,告辭。

書:刁七爺的一番話能使人相信嗎?武皇真正是這種人嗎?為什麼我的好友武皇跟刁七爺所講的武皇完全不同呢?武皇啊,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謎題呢?



書回到雲渡山。

書:山依舊、風依舊、茶香依舊,莫非昔日時光已倒流。

武:景未變、物未變,風采未變,誰說英雄俠客難相見。

兩人坐上石椅,端茶飲下。

書:嗯,武皇的私房香茗令人懷念。

武:那也要你雲渡山燕頸井的水來泡,才能相得益彰。

書:感謝你的香茗。

武:感謝你的井水。

書:哈哈哈。

武:哈哈哈。

書:實實在在的感覺實在真好。

武:活活跳跳的滋味更加美妙。

書:是,只有失去自由的人才能深深體會自由的可貴。

武:也只有真材實料才能經得起考驗。一頁書,看來你有很深的感慨。

書:是,當初你並沒告訴我這個世間有二個半尺劍的存在。

武: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也是遭到叛逆的攻擊,措手不及,才以吸功石自保,想不到竟然使燈蝶乘機而入,掀起半天風雲。對了,你是如何發覺與你論交的半尺劍不是我呢?

書:俗語言,難管的是任意,難防的是慣病,你我論交,是真是誠,一忮不求,一點一滴,平凡入心,就像是這一杯茶,聞香品味,盡在它給我的特別感覺。

武:哦,是感覺不對,難怪燈蝶扮成半尺劍,又成為花影人,可以瞞過天下的人,就是瞞不過你。武皇此生有幸能夠與你一頁書併坐品茗、輸誠論交,真是吾之大福份也。

書:其實我也被他騙得好苦,否則也不會有八口山之厄,不得不以枯樹掩身。燈蝶若非急功好利,他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人才。

武:哼!他只能算是一個惹事生非的庸才,竟敢介入你我之間的友誼。是他的任意所為被你看出破綻嗎?

書:是,他太聰明了,也就是這份自我膨脹的聰明令他沾沾自喜,所以他後來變得自我陶醉,甚至扭曲了你我的交情,他一心一意要將我打倒,突顯他做為半尺劍的尊貴。

武:怎樣說。

書:他喜歡操縱別人的命運,他更加喜歡賭注。

武:賭注?

書:是,他賭素還真的運命、賭太黃君的運命、賭秦假仙的運命,甚至整個武林的運命,他不但賭別人的命運,還去製造別人的命運,導致素還真在懸空棋盤生不如死,挑起魔龍八奇和天虎八將的殺戮,我越來越感到迷惑,半尺劍怎麼變成一個賭徒,賭變成他唯一快樂的事情。

武:那你為什麼不追究他的身份呢?

書:好友,你會懷疑在你面前的一頁書,他的身份是真是假嗎?

武:不會,我們的友誼沒有假象。

書:這就對了,我只是感到迷惑,但是並不懷疑他的身份,也因此在九層蓮峰之上,我們談論天下事,卻把天下之事越談越混亂,等我有了戒心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武:所以你才安排素還真失蹤,而你自己藉八口山之死來脫身。

書:沒錯,燈蝶終歸也是被他自己的聰明所誤,人生一世間,如白駒過隙,二、三十年功名富貴,轉盼成空,世人幾個識得自家的本來面目呢?唉。

武:幸好一切惡夢都已經過去了,我也重新掌握集境,從此以後集境絕不侵犯苦境,就像你我之間的友情一樣,永不變質。

書:只怕苦境尚未能脫離苦境。

武:哦?

書:在苦境生存的毒瘤尚有三途判,還有魔域的餘孽,甚至其他境界的份子。

武:等我處理好自家的事情,我會傾力幫你平定苦境。

書:原來你不是專程來找老朋友聊天。

武:當然是,一粒硬石和一棵枯樹能夠死裡逢生,應該更加惺惺相惜,不過釵頭鳳為我而亡,我一定要為她報仇。

書:你要為釵頭鳳報仇,你知道兇手是誰嗎?

武:尚不知也,不過此仇非報不可,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任何人都不能講情。

一頁書略顯驚訝。

武:嗯,兇手之中有你的朋友嗎?

書:沒有、沒有,我根本不知道釵頭鳳如何而亡。

武:我現在就要去找今生一劍,我想今生一劍會知道兇手是誰,我們改天再聚,告辭。

書:奉送。

武:不用。

書:武皇要為釵頭鳳報仇,唉呀。


香茗飄散,笑語不絕,這就是從前的雲渡山,久遠的一頁書。
飄然若仙的姿態,富含禪理的言辭,這就是讓人執著不悔的一頁書。
剛從釋迦樹復生的書書,回到他的雲渡山(從書書的話,就能知道他對雲渡山有很深的感情><),
不免感嘆了起來。但即使感慨,也如輕風柔雲,自然淡雅。
花影人三番兩次欲置他於死地,他仍為他的誤入歧途感到惋惜,並肯定了他是個人才。
和武皇的一番交談,更是令我深受感動,書書對待朋友是這樣至真至誠,難怪即使連武皇這種雄心勃勃的人也不免動容。
兩人這種交談的氣氛、與話裡透露的那種高遠感與成熟感,是在現今的劇集看不到的。
不用太過濫情與浮泛的台詞,卻能清楚感受到兩人之間那種深刻的情誼,令人回味無窮,餘韻蕩漾。
一頁書啊一頁書,有你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