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6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十二)


「大仔,是一頁書!」

一頁書此時也看見了棄天帝,雖同樣有些訝異,但他有更要緊的事必須馬上處理。

「將戮神狩交出來,我要帶他離開這裡。」
「嗯~是誰這麼大膽,敢私自放你出來!」
「廢話少說。無論如何,我今天一定要將人帶走,你若肯及時回頭,我可以放你一馬。」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來人,抓住他!」於是一群人再度將一頁書圍堵於中央。


一旁伏嬰師見及,低聲問棄天帝說:「大仔,我們要出手幫忙嗎?」

「他沒開口,何必雞婆。」棄天帝語調冰冷,面無表情卻緊迫盯人。


約莫有二、三十人,團團包圍一頁書,一頁書凝神專對,心無旁騖。為首者一聲令下,眾人便齊撲直上,一頁書沉穩從容,縱身旋躍,轉眼間已有十來個人被其強勁腿力踢出戰鬥圈外,倒地不起。其餘眾人驚駭未定,輪番上陣,分別從四面八方朝向一頁書身體各要害進攻,他仍是不慌不忙,在進襲者之間穿梭往來,折手、壓膝、踢胸、擊背,分秒之間圍眾防禦漏洞全數遭到破解,傷兵滿地。

「還有人嗎?」

一頁書掃視在場眾人一圈,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為首男子暗中命人拿來長刀,威嚇道:「看來剛才還沒讓你得到教訓。沒讓你吃到真正苦頭,你還不曉得自己踏在誰的地盤。」

男子語畢,看了一眼棄天帝。棄天帝是在場他最忌憚的人,不過看樣子他似乎沒有插手的興趣,男子大為放心,決定先解決一頁書。

「我再說一次,將戮神狩交給我帶走,一切無事。」
「真是不知死活!」

男子突地一個疾衝,提刀往一頁書心臟方向砍殺,出招速度之快與力道之猛,直有迅雷之勢。然而他速度雖快,一頁書速度卻是更快,在刀鋒未抵之前,他一個身形側轉,男子握刀的手便被他牢牢抓住。男子原想挑開他的桎梏,不料手腕遭到借力提勁一振,長刀便匡啷啷直掉地面。一頁書甩腳巧勁一勾,刀子轉眼間已架於男子頸上。

「親愛的!」林凡急喚。
「戮神狩人呢?」男子無奈,示意手下將人帶出。


「大仔,你看,是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少年呢。原來一頁書喜歡這種型的,難怪他一直不想理你。」在旁伏嬰師很投入地看著這場好戲,一邊做實況解說。

棄天帝依然不語,臉部肌肉卻有點抽搐,拳頭暗自緊握。


「戮神狩,跟我走吧,這地方不適合你。」戮神狩未答話,一逕保持沈默。
男子瞧見戮神狩反應,冷笑道:「我雖然技不如你,但他是我的人,想帶走他得經過我同意。你如果要硬來,強盜擄人這罪名你擔得起嗎?」
「像這種罪惡組織,本就不該存在,我不介意拆了這裡。戮神狩,有我在,別擔心。」


棄天帝聞言,臉色更加難看。這名少年究竟是誰,他竟然用這麼溫柔的口氣對他講話,難不成就這麼半天時間,他已另結新歡?棄天帝臉上青筋浮現。


這時,戤戮狂狶忽然冒出,大吼道:「他是我兄弟,你憑什麼帶走他!」

「繼續待在這種地方,只會害了他。你若是真心為他好,就應該要幫他脫離。」

「我們兄弟過得好好的,他要待在哪裡,干你屁事!」

一頁書未理狂狶,對戮神狩道:「戮神狩,我知道你本性不壞,希望你認真想清楚,你真的喜歡目前的生活嗎?你我有緣,只要你想走,我一定帶走你。」

見兄弟陷入掙扎,戤戮狂狶怒火沖天,憤吼道:「你以為你想帶他走就能帶他走嗎?我們兄弟都是蓋過手印、簽了約的,一日為六禍集團的人,終身都是六禍集團的人,沒人可以將我們分開!」

「簽約?」

六禍集團首領再次冷笑:「沒錯,每個想加入我幫的人,早就已經同意這裡面的遊戲規則,白紙黑字,立契為憑,全部都是心甘情願。就算今天人被你強行帶走,他依然是我的人。戮神狩,你說是不是呢?不要忘了,你爸媽欠我的錢,還沒還清喔。」

「嗯~!」一頁書皺眉,沉凝道:「原本我以為,只要將人帶走,就能保雙方平安無事。現在看來,這裡不拆,會有更多人受害。」語畢,睛光一閃,眾人心裡不由得一顫,大家都有種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兆。

「戮神狩,記住,只要你不放棄自己,我就不會放棄你。一切交給我,事情馬上就會結束。」一頁書語畢,隨即展露溫煦而又令人安心無比的笑顏,彷若眼前衝突危機皆不存在。


聽聞此言,在旁靜觀一切的棄天帝,腦中轟然一震,心底某部分早已塵封遺忘的感覺,這一剎那間被乍然打開了。棄天帝下意識唇角微動,就在這一刻,他看到了他的心。

「只要你不放棄自己,我就不會放棄你。」


「笑話,你以為你真能活著走出這裡嗎?」戤戮狂狶咆哮道。

只見六禍總部打手紛紛出現,每人手上持槍持棍,一頁書拿刀架著六禍首領,包圍圈愈縮愈小,眼見一場硬仗就要爆發。

「大仔,你看一頁書這陣打得贏嗎?」伏嬰師興味濃厚,等著衝突爆發,不料他的老闆卻擾亂了他的期待。

一直處於中立立場的棄天帝,至此終於開口。「剛才,有人說此地是六禍集團?」

棄天帝威然雄渾的口氣,讓眾人不由得目光一轉。

「那麼,想必你就是集團之主——六禍蒼龍了?」棄天帝望向一頁書手中六禍首領。
「你認得我?」

棄天帝輕蔑一笑,「整個六禍集團我瞭若指掌。」
「喔?」
「不相信嗎?六禍集團,以宣揚真龍妙道為宗旨,為國內少數自創宗教教派的成功組織。雖然整個集團抬面上看似以傳播教理為務,抬面下卻以人口販賣為實。尤其好以擄掠美色男子,賣至東南亞地區謀取暴利,不知我這樣說,夠不夠詳細?」

「哈,六禍集團響譽海內外,你知道宗旨也沒什麼。至於後面講的那些,全是異教徒嫉妒吾教日益壯大,所編出來的幻想之辭,你連這也採信,還敢說這叫詳細?」

「是嗎?據我所知,六禍集團最近因為得罪東南亞最大人口販子首腦,正面臨破產危機。而事情引爆點,正是因為六禍集團首領好色,不慎勾搭到人口販子首腦的情婦,你說是不是呢,六禍蒼龍?」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雖然有不少人知道集團最近財務侷促,然而真正明白實情的,只有六禍蒼龍自己以及他的幾位核心幹部。眼前這個男人卻能一言準確說中他的秘密危機,讓他大感驚駭。

「你究竟是誰?」
「哈哈哈……」棄天帝示意,伏嬰師代為回答:「我家主子正是異度天授集團總裁——棄天帝!」

「什麼,異度天授集團總裁!」六禍蒼龍剎時冷汗直流。原因無他,凡是想創教發展的各式異教教派,莫不以能和異度天授集團合作為最大目標。因為一旦加入這個秘教連鎖企業,便等於踏進天價利益市場交流圈。六禍集團最近幾年經營有成,唯一遺憾就是遲遲不得異度天授集團認可,也因此少了極為有力的宣傳管道。六禍蒼龍一直希望有機會能一見其集團首領,沒想到竟是眼前這個魔魅似的男人!

更重要的,六禍集團底下一堆騙財騙色、包括人口販賣的宗教糾紛,正極需異度天授超級律師團協助,才有辦法擺平。只要能得到他們的幫助,整個集團危機不但可能一夕解決,日後更有無數利益將滾滾而至。

因此這個男人對他而言,實在太重要了。

「你希望我怎麼做,才會同意讓六禍集團與貴集團合作?」
「很簡單,設法讓我開心。」棄天帝將視線移向一頁書身上。
「讓你高興的辦法?」六禍蒼龍沉吟了一下,「你剛才說,你想要我的女人……」
「親愛的,難道你打算將我送給他?」林凡覺得心涼了半截。
「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抱歉,小凡。」
「你……」

咳咳!棄天帝聞言,不住乾咳。伏嬰師趕緊上前慰問道:「大仔,你嗆到了?」

笨部屬!怎麼那麼不會看臉色,我是要你趕快去幫我把書書的耳朵遮住啦!啊,來不及了!~~~><~~~

「六禍蒼龍,聽好,我已經改變主意。」棄天帝立即當機立斷。
「嗯?」
「我要你即刻放走那名少年。」棄天帝指向戮神狩。
「放走他?」六禍蒼龍看到棄天帝凝視一頁書的眼神,再看看林凡,忽然明白了。
「好,我答應你。戤戮狂狶,去將他的賣身契拿來。」
「可是……」
「我要你拿就拿,不准有意見。」
過一會兒,戮神狩的賣身契被交至六禍蒼龍手中,六禍蒼龍將它交給一頁書。
「戮神狩,你確認看看,是不是你的契約正本?」一頁書把契約拿給戮神狩。
「嗯。」
「這份文件任你處置。恭喜,你自由了。」
「……謝謝。」

同時,棄天帝下令伏嬰師,要他聯絡九禍,著手進行和六禍集團合作事宜。

「希望我們雙方合作愉快。」六禍蒼龍伸手,就欲向棄天帝致意。

「慢著。」一頁書一聲清亮嚇阻,所有人頓時愣住。
「棄天帝,我認為這個合作,你有點吃虧。我有個提議,不知你肯不肯聽看看。」
「喔?你說。」棄天帝異瞳閃爍著前所未有的光采。
「我認為,六禍集團若想合作,應該先展現誠意,清理自己門面,才不會讓他的盟友蒙羞。」
「哈哈哈……好個清理門面,你說,該如何做?」
「首先,必須將那些被他們以不擇手段抓來囚禁的人全數放回。第二,在合作契約加上一條但書,那就是此後不得再進行任何非法人口販賣。」

「一頁書你未免過於囂張,此事你有何權力干涉!」六禍蒼龍怒極道。

「嗯~六禍蒼龍,你不應該是個不識大體之人。」棄天帝警告意味濃厚。六禍蒼龍聽聞此言,就算心裡再怎麼不平,也只好暫時噤口。

「這樣做對我有何好處?」全身上下髒兮兮的他,此刻散發的光輝卻無比明亮耀眼。棄天帝邊笑邊提問,視線再也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一頁書斂眉閉目,緩緩道:「合作對象聲名有虧,也等於讓自家集團形象受損。我相信你不會允許自己身上有寄生蟲,特別是有害的寄生蟲。」

「哈哈哈……建議採納。六禍蒼龍,剛才一頁書講的內容,就用來作為檢測你對我的忠誠條款。這樣,你可有意見?」

六禍蒼龍無可奈何,默然搖頭。

「伏嬰師,將一頁書所說的話,全部一字不漏轉告九禍。」
「是。」
「既然已經無事,我們回去了?」棄天帝著魔般走向一頁書,作勢欲牽其手離開。

然而一頁書卻逕走至戮神狩身旁,柔聲道:「孩子,你腳有傷,我來扶你,走吧。」

棄天帝看到此情此景,眼睛再度發直!「S.T.O.P——你手痛,我來扶!噢不,伏嬰師,馬上將人扶至車上!」
「是!」

棄天帝眾人走了幾步,六禍蒼龍忽然想到一件事,急忙叫停:「等一下,我如何確定你真的是異度天授總裁?」

天神般的男人止步,轉身——

「就憑我是棄天帝!」睥睨笑顏,威絕世間。


包括六禍蒼龍本人在內,六禍集團眾人心裡皆一致認定,今晚他們惹到兩位世上最不該惹的人物。能夠平安脫臉,全賴菩薩保祐。


一直靜立於旁的林凡,看著棄天帝離去的背影,原想叫住他問清楚,對於她騙他的行為,他究竟有沒有一絲不悅過。然而,就在棄天帝轉頭時,林凡瞥見了他看著一頁書的神情,剎時完全明白了,他看的從來不是自己。

那個與他齊肩立於他身旁的不凡男人,才是他眼底悸動的源頭。

而自己,在黑夜無月的闃暗中,甚至連影子都不曾存在。

於是,對於這場鏡花水月的相逢,林凡悄悄將之收藏至心底一角,永遠珍藏著。而現在,女人的戰場才正要開始。

「親愛的,剛剛是誰說想把我送人呀?」六禍蒼龍聽到此言,知道自己的劫難尚未結束。
「凡,妳知道我那是應急之策,我怎麼可能捨得將妳送給別人。」
「喔?我記得你剛才明明不是這麼說的啊!老實招來,你為什麼那麼多天都沒來找我,是不是和棄天帝講的那位什麼情婦的幽會去了?」林凡擰起六禍蒼龍的耳朵逼問道。
「好痛!妳先別激動。哪可能有什麼情婦,妳看我不是都乖乖待在總部裡嗎?」
「是這樣嗎?可是你部下說你下午去詩海耶,害我興沖沖跑去,本想給你一個驚喜,結果找了老半天都沒找到人。你是不是又在那裡和哪個女人勾搭上了?」
「我是為了載戮神狩去執行任務,才去詩海,妳不要多心。」
「什麼樣重要的任務需要勞動你親自出馬,我才不相信你說的話。」

「凡,別氣了,妳看這任務不是給我們釣來大魚了嗎?」六禍蒼龍從背後緊緊抱住林凡道歉。「說起來我還得感謝妳,要不是妳,棄天帝也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妳究竟是如何讓他跟妳回來的?我的小鬼靈精。」

「一切都是湊巧。下午我遇到他之後,本想跟他搭個便車就好,結果一耗就耗掉好幾個鐘頭。後來我逮到機會要狂狶趕快來接我。誰知狂狶打不贏他,就被他壓著回來這裡了。」
「嗯,妳叫狂狶與妳配合,莫非妳的老毛病又犯了?」
「當然啊,對方可是一個凱子,出手闊綽,不從他身上偷點值錢的東西,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原想事成叫狂狶接應我,沒想到他倒是自己把我送回來了。」
「你從他身上拿到什麼啦?女神偷。」六禍蒼龍溺笑。
「滿滿一疊鈔票喔,還有一些首飾,加起來有好幾萬呢!這趟也算是大豐收啦。」林凡一邊說著,一邊把她的戰利品拿給六禍蒼龍看,卻見她神色忽變。

「怎麼了?」六禍蒼龍關心詢問,赫然從一疊鈔票當中發現了一張字條。

上頭寫著:謝謝妳今晚的笑容、體貼和陪伴,以及,妳的心,這是酬勞。
                            棄天帝

林凡啞然無言,臉色落寞。許久,才對著她的男人低嘆道:「你知道嗎?自從一頁書出現後,棄天帝就再也沒一眼在我身上過。這是我從你身上永遠無法得到的感情。」

 

一頁書跟著棄天帝來到他的座車停放處。

在車門打開前,一頁書忽道:「我想還是不必麻煩你們了,我們自己叫車子就行。」

我就這麼不值得信任嗎?棄天帝冷笑一聲,「哼,你認為憑你現在的狀況,還有餘力決定自己的處境?聰明的話就乖乖上車,否則,下一秒鐘,我不保證他還有機會坐我的車。」棄天帝指向戮神狩。

一頁書掙扎數秒,最後終於勉強入車。棄天帝露出滿意的微笑。
「老大,現在要去哪?」
「先載人去醫院。」
「是。」
「謝謝。」一頁書突如其來的一句道謝,令棄天帝有些反應不及。
「嗯。」棄天帝覺得自己臉上有些發燙。
「戮神狩,謝謝你暗中幫我開鎖,我才能從密室脫離。」
棄天帝臉色微變。
「你怎麼知道鎖是我開的?」
「因為我聽到腳步聲,一重一輕,除你之外,不會有別人。」
「原來如此。」
「去醫院還有一段路,你先休息一下,到了我會叫你。」
「好。」
向少年叮囑完,一頁書回頭看向棄天帝,見他沈默不語,便如話家常般道:「剛才那句謝謝確實是給你的。」
「喔,這不重要。」

「嗯。」一頁書閉上眼睛休憩,雙手交疊。

「今晚,我幫你那麼多忙,你準備怎麼答謝我?」棄天帝狀不經意問道。

「我不是為你爭取到一條忠誠條款了嗎?」

「等等,那個條款內容是你要的,對我而言根本沒差,你該不會認為你真是在幫我吧?」棄天帝忽然察覺事情哪裡不對。

「合約是你的,你有權決定一切。總之我已經為你做了我該做的,你也接受了,不是嗎?」一頁書睜開明亮狡黠的眸子,霸道的秀顏上溢滿光采。

「你知道我答應你的事就不會改變。剛才承諾的明明全部都是你的意見,我什麼好處也沒拿到,壞孩子。」棄天帝不服極了。

「既然已經答應,就不要事後抱怨,或者討人情。」鳳眸再度闔上,決定不再搭理某人。

「真無情。」棄天帝原想繼續拌嘴,卻因為想到一件事,暫時無言。

他看向前座的戮神狩,回味他今晚說過的話。對於一個初識之人,他尚且如此在意,那麼,或許自己在他的內心,並不像他所表現的這般無情吧?隱約之間,他似乎逐漸能體會隱藏於這個愛逞強的男人內心的深層溫柔。

「書,這是我下午買的新西裝,每個人都覺得很帥,你看好不好看。」

「……」等了半天,沒有回應,棄天帝細瞧,發現一頁書已經累得睡著了。

「唉。」久久得不到稱讚的棄天帝,很哀怨地把自己很滿意的西裝外套脫下來蓋在一頁書身上。看著他倔強沉穩又光彩煥發的臉,林凡那張害羞仰慕又臉紅的麗顏愈來愈淡薄,終至消失。

他拿出手帕,一邊幫一頁書擦掉臉上塵土,一邊喃喃自語道:「這個髒鬼,滿身傷也不喊聲疼。」輕輕撫摸他蒼白的嘴唇,憑著他身上臉上那些瘀青傷口,還有那個觸目驚心的繩索,整個六禍集團就足該頃刻死絕。可是,他不會這麼要求,所以,他也不會這麼做。

「老大,為什麼你當時沒有立刻幫他?該不會是為了下午的事情在記恨吧?」伏嬰師從後照鏡看到自己老闆此刻猶如在擦拭一尊易碎的陶瓷娃娃,動作輕柔得令他咋舌。

「你老大我是那種會記恨的人嗎?他就是恃寵而驕,非要讓他得到一些教訓不可!以後才會乖乖聽話。」
「可是,最寵他的人好像是老大你呢?」
「閉嘴,別多話,靜靜開車。」
「喔。對了,大仔,不如我們趁他們都在熟睡,直接載回家,把醫師請到家裡來,這樣事情不就可以全部獲得解決。」伏嬰師認為自己實在聰明極了。
棄天帝沈默一陣,終於緩緩道:「先將人送去醫院,我自有打算。」

--

後記:

1.結果紫衣男子的身分還是要等到下回才會揭露。

2.早就很想對六書(六禍x一頁書)出手XD,因為六禍和書書聯合對付襲滅的說話口吻,真讓我萌XD還有忘記哪一幕,六禍在神智錯亂之際(?)腦中竟然閃過一頁書的臉XD這幕印象太深刻!
不過六禍後宮實在太多啦,所以給他的福利就只能到這樣了。(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