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4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九)

「哈,說要追人,結果追到自己頭上撞出一個大包,這叫什麼,苦肉計嗎?原來有錢人所使的招數,也和我們這種尋常小百姓沒差多少嘛。哈哈……」

「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本人現在不歡迎你,你馬上給我滾!滾——」
「看來你恢復得不錯,一大早就有精神罵人了。我看我還是去跟一頁書說一下你的情況,叫他不用擔心太多。」
「慢著,把你過來的目的說清楚,說完立刻給我消失!」
「你的態度如果不稍作改變,我什麼也不會跟你談。」
「是為了他的事嗎?」棄天帝閉目凝神,氣息漸轉沉穩。
「你如果希望我幫你,就給我放尊重點,這邊不是你那群呼來喚去的小弟。」
「廢話少說,是什麼改變你的想法?」
「你昨天在機車前的態度,還有你誓死保護一頁書的舉動,讓我感受到你的誠意。所以,或許可以一試。」
「哼,你也體會到我的痛苦了嗎?」
「多情人必自傷。我想,像你這麼驕傲的人會想透過他人幫助,應該也是無法可想了吧?」
「你打算如何幫我?」
「我先問你,你為什麼會想找我幫忙,除了朋友這個理由之外。」
「因為你對造天筆的感情獲得了他的認可,我想了解其中關鍵。」
「嗯~你怎麼會知道……」
「這件事不在我們討論的主題範圍之內。」

「好,我再問你,一頁書對你而言究竟有什麼意義?是一個征服的對象,還是要共度一生的伴侶?」

「或許是前者,或許兩者兼而有之,這有差別嗎?」他不懂,征服了,不就能共度一生?

「差別很大。若你只想征服他,花俏的手段多的是,我也沒有站在這裡的必要;若他是你生命中不能缺少的人,那你就必須毫無保留付出你那顆心。」

「心?我為了他放下一切住到這邊來,和他糾纏這麼久,這些已經全都打破我以往的記錄,尤其是忍耐力,還不夠有心嗎?」要是換成別人,他才不可能耗費這種時間,做出這些以往他嗤之以鼻的舉動。

「我說的不是這種心,而是那種打從心底願意為他犧牲奉獻、願意尊重他、體貼他的心,你有嗎?」

「……」棄天帝忽然無言,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一好漢講的那些名詞(?)、動詞(?)、形容詞(?),好陌生!他必須再花一些時間理解一下。

「聽不懂嗎?好,你老實回答我,最近你偷看了幾眼其他女人?」

「0眼,因為我都是正眼瞧的,有時也包括男人。」嗯,非常誠實。

「那你看到的那些美女俊男,你約了幾個去吃飯、喝下午茶?」

「有時間就約啊。」一個人吃飯多無聊啊。「等等,你這個問題有點問題。通常我不用約人,就會主動有人來找我。而且我的正式行程表早就排到明年,要不是一頁書,現在這個時間我應該正在前往某個高級俱樂部看選美的路上,哪裡還需要約人!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你是說,這段日子你仍然不斷接受其他人的搭訕?」一好漢忽然覺得自己來錯了!

「這有什麼不對嗎?難不成每個想追人的人,都必須變成柳下惠?我對一頁書另眼看待,這已經大違我的原則、明顯過份了。」都什麼時代了,還在講究天荒地老、從一而終?

「是不用。不過想追一頁書,變成柳下惠都不一定追得到,何況是你這付騎驢找馬的心態。我想我們可以不用繼續再談下去了,等下我會把錢拿來還你。」

「等等,話說清楚再走!」

「好,我最後一次問你,除了長相,你到底喜歡他哪一點?」

「唔。。。該怎麼說,他的一切都很吸引我。他的香味,他的聲音,他那渾然天成帶著神秘魅力的野性,他狂烈的性情,就像一團火一樣,時而猛烈,時而溫煦,然而又是那樣的玉潔冰清,不染凡塵,那樣的不可觸及……總之,他這個人超乎了我對人類的認知,誘惑著我奮不顧身為他沉淪。」(←情書大全背多了,終於發揮作用)

「不過在我看來,你並不了解他。如果你只是把他當成一個征服的對象,勸你還是去找其他人,個性古怪刺激的比他多的是,長相就算沒他那麼好看但漂亮的也不少,何必自討苦吃?撇開你的愛意,事實上他不過就是一個正經不過的乏味美人罷了……」

「等等!你到底是在教我把人還是教我放棄?」

「我只是道出實情,讓你早日跳離火坑。你想想,像你這樣的天之驕子、被眾人群呼簇擁的人,真的有辦法真心去愛一個人嗎?你真的懂得愛是什麼嗎?」

「你不用講得那麼偉大,我當然知道,就是因為愛了,所以我要讓他也必須愛上我!」

「在你的世界裡,向來都是這麼蠻橫強硬的嗎?」

「我認為這很公平。」

「感情是沒有什麼公不公平可言的。當你還會計較你為他付出了多少,他已經離你遠到你勾不著邊的地方了。」

「難道你對造天筆就不會有要求?不會希望他待你像你待他一樣?」

「我當然希望,但我更在乎的是他的感受。如果他最後還是不能接受我,要我做他一輩子的守護我也願意。」

「喔,單純守候一個人對我來講是困難了點,如果你知道我以前的豐功偉績,你就能夠體會現在的我有多偉大了。」

「喔?說來聽聽。」

「我曾經讓一個女人,因為要得到我一天的陪伴,還有我的吻,和她交往五年的男友分手。」

「唔,拆散情侶,罪孽重大。」

「也曾經讓一個誓死終身對抗同性戀的男教授,一夕之間瓦解他所有的信念,就只為了欣賞我完美無瑕的胴體。」

「毀人信仰,當心下地獄。」

「我集團一個誓不兩立的死對頭,在見到我之後,不但主動獻上他公司的最高機密,乖乖讓我併吞。甚至為了讓他女兒嫁給我,不惜得罪他患難與共的世交。看過這些人之後,你認為對我而言,這世上還有什麼感情是長久不變的嗎?」

一好漢未答話,棄天帝繼續說道:「無數的人,不管男女,每個認識我的哪怕剛開始恨之入骨,最後大多數仍不得不折服於我。因為一旦是人,就會有所求,我剛好就是有辦法滿足每個人的欲望。少數不願順從我的人,都是因為怕我,怕他們自己和其他人一樣,喪失自我卻落得一場空,因為我不屬於任何人。只要我有心,沒有我要不到的人事物。所以,你說我對一頁書,是不是好過頭了呢?」

「我只知道你自大過頭,這世間還是有天理。你說你不屬於任何人,一頁書卻是屬於所有人,你們兩個誰棋高一籌,我認為還很難講。」一好漢此刻終於了解,棄天帝身上那滿滿的自信和狂妄為何會那麼搶眼、雖令人厭惡卻無法忽視,只因他看透了人性。對於一個事事都瞭若指掌的人,你又怎能期待他的目光只會停留於一點之上呢?

棄天帝聞言,逕自一聲冷笑。「想不到這年代還會有人將天理掛在嘴邊。告訴你,沒實力的人,才會將希望寄託在那什飄渺虛幻的天理之上,逃避現實。還有,我對你最後這句話非常有意見,他怎能屬於所有人!一旦我要他成為我的人,他就只會屬於我,只能是我的人!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一好漢就待開口,卻發現門邊多站了一個人,竟是一頁書,正冷冷地看著他們兩個。

咳……「人來了。」

「咦?啊~~~是書!」棄天帝急忙走上前,「書,你來看我啦?我的頭好痛,好暈喔~~~~~~~~~~~~~~」糟糕,親親書書不知道有沒有聽到他剛才那一番「豐功偉業」,他會不會吃醋呢?還是,會崇拜他?偷偷瞧了他一眼,好像沒什麼反應?

「不是叫你別亂動。躺下,我要為你換藥。」

「好。」棄天帝很順從地躺回床上,發現一好漢還站在旁邊,忍不住趕人:「你還站在那裡作啥,沒看見書來了嗎?還不快滾!」

「他在這邊又沒妨礙到你什麼,口氣何必那麼差。」一頁書一邊專心換藥,一邊替一好漢打抱不平。

「可是,我想單獨和你相處,病人不是最不能受到打擾嗎?」

「我看你們剛才聊得還挺投機的啊?是不是,一好漢。」

棄天帝對一好漢投了一個「再不走我會殺人」的眼神,一好漢不想節外生枝,連累自己也受害,於是道:「一頁書,我只是來看看他的傷勢,沒事了,我先出去。」

「嗯。」一好漢走了之後,現場一陣寧靜。

「書~~」
「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你剛才有聽到什麼嗎?」
「那些都不重要,如果你沒事,我也要去忙我自己的事了。」

「怎會不重要!那些全部都是我的真心話,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很想和你在一起,你為何不願給我機會?」一頁書趕緊後退,避過了棄天帝企圖圍抱他的雙手。

「我等下就要下山,藥我已經交待給筆,你要記得按時吃。」

「有我這個病人,你隨便推給別人自己就要溜啦,這樣算是有盡到醫生的責任嗎?」

「你以為全天下只有你生病嗎?對於無藥可救的人,我不想浪費時間在他身上!」碰的一聲,人,又不見了。

棄天帝恨恨搥打牆壁,任由心中無力感擴大、侵襲,腦中卻不斷重複一好漢剛才那番話。難道,唯有放手,才是對兩人最好的結果?


***


這會兒,伏嬰師正接受老闆的指示,火速調派各路人馬前往雲渡禪寺。

伏嬰師走到棄天帝在觀音寺設的辦事處,囑咐負責看管的人道:「你給我聯絡這八個人,三個廚師、五個打掃搬運工,叫他們準備好材料,下午三點之前務必準時出現在上頭所指定的地點,知道嗎?」

「嗯,好,我會照辦。」

伏嬰師事情交待結束,原本打算立刻離開,回覆任務。想不到眼角隨意一瞥,意外發現這個櫃台人員長相頗為清秀可人,身上同時帶著一股謎樣的靈幻魅力,讓他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你叫什麼名字,一直都待在這裡嗎?」
「我是御行者,原本在集團位於此地的附屬算命班教人算命,因為認識老住持,被他叫過來幫忙。」
「喔?原來是自家人。你說你會算命?」
「嗯。」
「那你說說看,我今年的運勢如何。」
「你的面相看起來紅光滿面,志得意滿。尤其是事業宮,運勢之盛無人可擋,大有可為。要是你能繼續保持,努力達成上級使命,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只不過……」
「不過什麼?」
「在你滿面紅光之中,額頭上有一小塊黑點,恐會阻礙到你將來的運氣。依我看來,這恐怕是你冤親債主太多所致。」
「喔?你是怎麼知道的?」
御行者看看左右,示意要伏嬰師靠近說話。
「不瞞你說,我有陰陽眼。」
「啥!你是說,你看得到『那種』東西?」
「嗯,我不但能看到,還能和他們溝通。就像現在,你背後正有兩三個跟著你。」

伏嬰師回頭,沒看到任何東西,頓覺毛骨悚然。「那你說,我要如何才能擺脫他們?」

「你背後這幾個兄弟,我可以幫你處理。但你如果想一勞永逸,把你的業障全部消除的話,你不但必須請一個法術高強的法師幫你作法,還要找到你生命中的福星,讓他替你擋掉一切災厄。你自可化險為夷,從此一路順遂。」

「你有辦法替我找出我那個福星在哪裡嗎?」

「把你的生辰八字給我。」

御行者收過伏嬰師寫的字條後,掐指算了算,忽然驚嘆道:「哎呀,真是孽緣!」

「怎麼了嗎?」

「我的師父告訴我,我生來命短,只怕活不過三十歲,但我運氣好。如果能找出命宮帶有與我同樣的本命星但壽命至少超過我一甲子的人,就有辦法抵擋我的死劫。條件是我必須將自己的福分交給他,用福氣換取生命。而你,正是我師父所講的那個人。」
「這麼說,你願意當我的福星嗎?」
「我盡力一試。」
「那麼,你的性命就交給我了。」伏嬰師握住御行者的手,意味深長說道。


***


下午,雲渡禪寺忽然出現一堆意外訪客。大張旗鼓地拿著他們帶來的東西,佔據了小小庭院的全部空間。

「你們先將這間房間給我徹頭徹尾清掃一遍,然後把這些東西全搬進去!對,這台音響先放在那張桌子。那個床墊,放在這張床上。全部的櫃子務必給我擦乾淨,記得上蠟!衣服記得燙平摺平。小心點,弄髒了叫你們賠!徹底檢查有沒有蟑螂老鼠之類,把不該留的東西全部消滅,懂了嗎?」棄天帝威風凜凜站在院子中央,指揮眾人幹活。

「棄天帝,這些人全部都是你叫來的嗎?」
「嗯。」
「你還真懂得享受,如何?」
「這哪裡稱得上享受,這是最基本的!那種硬床,要我這個病人怎麼睡。」
「你拿那麼多衣服作啥,是打算長期抗戰了嗎?」

「拜託,那哪算多,那些只是我用來打理門面的基本配套!」這群鄉巴佬真是沒見過世面,他棄天帝不管何時何地,當然都要維持最好的狀態啊!即使受傷,也要優雅的受傷,絕不准任何人看見他狼狽脆弱的一面。棄天帝說著說著,又把他隨身攜帶的小花鏡拿出來照,就怕頭髮長出絲毫分岔,仔細檢查著。

「那台音響是怎麼回事?」
「這山裡蟲子唧唧喳喳的,我睡不著。我要聽我習慣的音樂,才會睡得好。」
「都你在說。」
「對了造天筆,你們那間浴室那麼多隔間,我想把其中兩三間打通,變成一間,你認為如何?」
「什麼?」
「喂,你不要得寸進尺!你把這裡當成是你家了嗎?」一好漢實在看不下去了。
「哼!這種地方我一天都待不下去。要不是怕我心愛的書書擔心,為了讓他可以順利醫治我的傷,我才不會待在這裡。」
「可是你這樣做,書會生氣的。」造天筆善意勸阻道。
「放心,作為醫生的都希望他的病人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一頁書那邊,我自有辦法。」
「廚房裡那幾個廚師呢?」一好漢盯著廚房三個忙裡忙外的人,不屑問道。
「喔,他們是我的專屬廚師,我叫來做菜的。材料他們都有準備,不會給你們添任何麻煩。」
「真是沒看過像你這麼厚臉皮的人!」
「如果你想嚐嚐什麼叫山珍海味,我可以叫他們加菜也無妨。」關於這方面,他一向很大方。
「不用不用,我怕來路不明的東西吃多,會拉肚子。」
「哼哼……今年的葡萄似乎特別酸。」
「無藥可救!」


傍晚,一頁書回來,看到餐桌上擺滿各式各樣豐盛的菜餚,向造天筆詢問是怎麼回事。

造天筆一五一十把下午的情況全都跟一頁書講了,原以為一頁書會大發雷霆,誰知他聽完,只有嘆了口氣,便沒再多說什麼。

一頁書走進棄天帝房間準備換藥,見他在休息,正打算退出,棄天帝忽然睜眼,撒嬌喚道:「書,你回來啦,我聞到你的香味就知道你來了。一天不見,我好想你喔~~~~~~~~~~~~~~~~~」

「有按時吃藥嗎?」一頁書一邊說著,一邊替他解下繃帶,檢查傷勢。

「有,我都有乖乖聽話,照你的吩咐做喔,你說我是不是你的好病人。」棄天帝邊說邊就要往一頁書身上磨蹭,一頁書下意識退了一、兩步,臉上卻是面無表情。

「嗯。」

「你看到那桌菜了嗎?」

「嗯。」

「那是我特別為我倆準備的喔。每道菜都經過我細心挑選,代表著對你滿滿的情意,而且我還特地命人把燭台和酒杯拿過來。晚上,我們就來個只有我倆的浪漫燭光晚餐吧。*^^*」棄天帝心裡開始計畫要如何把那一大口人給弄消失。

「你自己吃就好。盡量吃清淡點,不要吃太過刺激和油膩的食物。還有,咖啡、茶、酒這些刺激性飲料這段日子也盡量少喝,傷口才會好得快。」

「好,謝謝書的關心,你對我真好。」

「哪裡。」

「書~~~你看我像不像賢慧的家庭主夫,做了一堆好菜等著心愛的人回來。可惜這裡沒有浴缸,無法替你放洗澡水。我本來想把兩三間浴室敲掉打通,這樣就放得下浴缸了。可是造天筆說你會生氣……」棄天帝話說到一半,小心看看一頁書,仍是沒有任何表情聽著他講話,他只好自己繼續說道:「還是我幫你按摩,替你消除疲勞。」

「不用,我要出去了,你有事再叫我。」

望著一頁書離去的背影,棄天帝敏銳發現他和平常的他似乎有些不同,從剛才進來,就一直維持著淡漠的態度,還帶著一股他難以理解的表情,讓棄天帝心底有絲緊張,他無法分辨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只知道,他的情緒再次受他牽動。人,竟也不自覺跟著痴了。


孩子放學回來,看到那麼多好吃的,全部都高興得又叫又跳。造天筆不知該怎麼向他們解釋,這些食物不是他們家的。

倒是棄天帝主動開口說:「小鬼頭,想吃嗎?」

「想。」

「如果你們有辦法叫一頁書過來和我們一起吃飯,我就分一點給你們吃,否則,全部給我乖乖站到一旁流口水!」

「喂,不要教壞小孩子。」就在一好漢又忍不住和棄天帝抬摃的時候,年紀最長的小武已經帶著幾個小孩跑去找人,沒多久便又跑回來,說一頁書要他們先吃,等爺爺奶奶吃飽了,他就會下來。

棄天帝聞言,殘忍對著大小孩子說道:「那你們通通等一頁書下來才准吃飯。」

「喔~~~~~~~~~~」小孩子難掩失望,眼睛骨碌碌瞪著一桌佳餚美食,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小朋友,這些食物都是大哥哥的,我們家的在那邊,我們去吃那個好嗎?」造天筆溫言哄道,然而沒人答話,看得出來都不想答應。雖然每個人肚子都餓得咕咕叫,就是沒人想移動腳步。

「造天筆,我問你,為什麼老人家和小鬼頭要分開用餐?」
「因為小孩子正在發育,所需的營養和老人家不同,所以我們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決定各自照料他們的用餐。」
「還真麻煩。」棄天帝心不在焉說著。

又過了一會兒,每個小孩莫不瞪著一雙大眼看著棄天帝,他在院子裡跺步,孩子的眼珠也隨著他繞來繞去。終於,棄天帝被他們看得受不了了。「算了算了,你們先吃,我等他。」

棄天帝作夢也沒想到,自己叫人來做的晚餐,他竟落到需要吃剩菜剩飯,特別還得吃一堆小鬼頭的口水!那個人,即使不在身旁,仍然有辦法給他意外折磨,哼!

就在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時候,一頁書終於出現了。

「喂,你們吃夠了吧,全部給我滾進去!」

造天筆知道棄天帝不希望有其他人在場,於是連哄帶騙,把所有小孩子帶進洗澡。

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兩人杵在當場,沒有人有動作。一頁書仍是面無表情,既不打算吃飯也沒坐下,棄天帝則顧著觀察他,見他不言不語,自己也跟著發起呆來。

最後,還是棄天帝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這才回過神,趕緊替心上人添飯。

「你每天這樣做,不嫌累嗎?」有生以來,這還是他頭次接觸到「飯匙」這種東西。只可惜沒人告訴他,他為一頁書添飯時所不自覺展露的溫柔表情,那是一張連九天神佛也要為之動心的絕美俊顏。

「該做的事,怎麼會累。」一頁書坐直身子,眼觀鼻,鼻觀心,端端正正地開始用起晚膳。

一板一眼地舉箸、夾菜,齒不露白地細嚼、吞嚥,尋常得不能再尋常的動作,卻是現下飯桌上唯一生動的畫面,連向來唧唧啾啾有的沒有的蟲鳴鳥叫,此時也一片靜謐。現場彷若無人之境。

這是讓我體會什麼叫秀色可餐嗎?棄天帝心裡嘀咕著,顯然很不滿意這樣的情境。這可是他和書兩人第一次的晚餐約會,不該這麼沉悶無語的。在他的想像裡,應該是兩人高舉酒杯,彼此含情脈脈地深情凝視著對方,互訴情衷,這陣子以來的所有誤會全部藉由這次晚餐化解,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才對。書忽然這麼安靜,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教他好不失望!他寧可他和他拌嘴吵鬧,也不要他像這樣什麼話都不講。讓他尤其無法忍受的是,他對那些食物的專注程度,竟然遠勝於自己。這怎麼行!

「別人吃剩的剩菜剩飯,你也吃得這麼專心?」
「吃飯的時候就該專心吃飯,才不會影響消化。你也一樣,不要顧著講話。」
「看你這麼捨不得停口,如何,你終於也體會到山珍海味和粗食野菜之間的差別了吧。」
「對我而言,用心做的食物,都一樣美味。食物就是食物,哪有什麼差別。」

棄天帝撇撇嘴,不予置評。對於嚐遍世界各地美食的他來講,這番論調他當然不能贊同。不過,像他這種山中野人,的確也只能這麼想了。所以他決定展現一下同情心,不對他戳破這殘忍的事實。

「不過,我對桌上這些菜倒是有點意見。」
「什麼意見?」
「東西太多了,根本吃不完。你每一次用餐,都需要煮這麼多菜嗎?」

「這你就真的不懂了,這不是多寡的問題。不同的風味口感互相搭配,才能吃出高級食材的價值、料理的精髓,每一盤菜色彼此之間都互有關聯,少了任何一樣口味就對不起來。下回你跟著我一道一道品嚐,我帶你認識其間的精華所在……」棄天帝滔滔不絕地說著他的獨家美食經,一頁書卻聽得一臉不耐。

「不必了,我只是不喜歡看到食物被浪費。你說的那些,我沒有興趣知道。」
「你說我浪費食物?」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一桌菜餚,有可能是另一個人好幾個禮拜甚至好幾個月才能吃到的食量。」

「你……真搞不懂怎麼有你這樣喜歡說教的人,吃個飯也能拿來大作文章。」棄天帝心裡實在不服極了,世上跟他一樣的人何其多,難不成每回吃飯都必須來個悲天憫人?

「搞不懂就別想了……」停頓了一下,一頁書繼續說道:「也罷。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你把你自己的傷照顧好就好。」

「你一向都是如此嗎?」
「什麼?」
「心裡只有別人,沒有自己?」
「哈,怎會。你不是一天到晚嚷著我心裡沒有你嗎?」
「書~~~你記得我說過的話!你還是有那麼一點在乎我的,對不對?書~~」
一頁書突如其來的一句笑語,讓棄天帝心中再度燃起希望,顧不得手中碗筷,掬起一頁書的手便逕將之牢牢捧至心口。

「照你那些作法,我要不想記住也難。我在乎你啊,就如同我在乎其他人一樣。快吃吧。」

棄天帝表情頓轉不悅,「你是說,我對你而言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

「除了你常常過於自大、過於機車、過於白目(喂)讓我厭惡之外,你,確實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

棄天帝看著一頁書認真的眼神,忽然間明白了他意指為何。於是短短一句話,瞬間在棄天帝心中掀起了濤天巨浪。像他這麼自視甚高的人,說他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簡直比殺了他還更讓他難堪。什麼叫做被羞辱得體無完膚的滋味,他算是徹底體會到了。要不是他還保有一絲理智,一頁書恐怕已被他殺了!

「這世上就是有太多像你這種得了便宜又賣乖的人!一旦讓我失去耐性,你的下場會比死還不如!」大手一揮,棄天帝頭也不回邁步憤離現場。

但願,這句話能讓你清醒。一頁書望著棄天帝離去的背影,心裡想道。


晚餐整理結束,一頁書正欲回房稍作休憩,行經棄天帝門口,發現小孩子全都聚集在棄天帝房間,正鬧哄哄地吵著要拿房間裡的音響來玩,還不斷地對著床墊爬上爬下。造天筆和一好漢滿頭大汗努力制止,卻不見功效,整個場面一團亂。立於門旁的棄天帝鐵青著臉,就待發作。

「小朋友,這是別人的東西,不可以亂碰。你們都忘記我平常教你們的話了嗎?」
「床墊不可以跳,會跳壞的!快下來!再不乖我要生氣了!」
漢、筆兩人你追我抓,年紀小的孩子以為在和他們玩,反而跑得更厲害,棄天帝臉色也愈來愈難看。

「先在這裡,哄他們入睡吧。」一頁書道。
「書,這……」
「小孩子看到新東西,不會那麼容易安靜的。先讓他們在這裡睡,等睡著了再抱他們回房間。」

造天筆以眼神徵詢棄天帝的同意。棄天帝沉著臉,直瞪一頁書,不發一語。造天筆當他已經默許,於是招呼道:「小朋友,你們想不想在這張大床上睡搞搞啊?」

「想。」

「那你們就乖乖不要亂跑,不乖的人我就不讓他睡這裡喔。」造天筆話說完,那些對床墊比較有興趣的孩子已經靜下來,趴著準備睡覺。可是其他小孩仍是對房裡那台音響戀戀不捨,不想離開。

一頁書見狀,來到那些孩子面前,將他們全圍進自己懷中,柔聲道:「孩子,今天的晚餐好不好吃呀?」
「好吃。」
「這些全部都是那位棄天帝叔叔叫人做的喔。你們應該說什麼?」

叔、叔叔?bbb原來在他心中,他有這麼老啊。棄天帝心底流過一股異樣的感受。

「謝謝棄天帝叔叔!」孩子盯著音響的目光,已經被一頁書悄悄地轉移至棄天帝身上。
「可是,你們看他的頭上受傷了,是不是很可憐?」小孩子紛紛點頭。
「他對你們這麼好,你們希不希望他趕快好起來呀?」
「希望!」小朋友異口同聲,連已經躺下的也忍不住一塊熱情高喊。
「如果你們想要他快點好,就要乖乖睡覺,他才能休息,知道嗎?」
孩子們果然安靜下來了,順從地躺回床上。一場混亂算是勉強收尾。在造天筆安撫小朋友入睡的同時,一頁書默默退出了房間。

站在院裡,回想剛才小孩子道謝的畫面,以及棄天帝那張氣也不是、笑也不是的受囧的臉,忽覺有趣,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

「看我出糗,讓你這麼開心嗎?」棄天帝不知何時已來到他身旁。

明明前一刻才氣得想殺人,卻在看到他步入房門、對小朋友充滿疼惜憐愛的溫柔表情,心就軟了一半。現在看到他震驚天人的笑顏,更是什麼氣都生不起來了。

對於自己心情,棄天帝第一次有了無可奈何的想法。或許早就在蓮花座前相遇的那一刻,他就陷入無法掙脫的牢籠之中,注定永生遭到錮囚。

「是啊,我笑你自找麻煩。這下你該了解,有時你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會給別人甚至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困擾了吧?」

「不,看到你美麗的笑容,我認為這個麻煩很值得。」棄天帝莫測高深說著,順勢將一頁書整個人圍至一根庭柱中間。

一頁書斂起笑容,無畏地與棄天帝四目對視。「你這個人的想法,果然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哈,這算是稱讚嗎?我倒很樂意讓你多理解我一點。我只關注我有興趣的人事物,其他一切對我而言,都不重要。」

「我該說你這個人,是自信得過於可笑,還是自大得過於可悲呢?」

聽聞此言,棄天帝此刻並未如先前般暴怒,反而以一付瞭然於懷、胸有成竹的口吻道:「書,如果你喜歡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我也無妨。只要你知道,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棄天帝邊說,邊以指腹輕柔地來回撫摸一頁書精緻無瑕的玉顏。「我把自己的身心照顧得那麼好,都不用你擔心。你說,除了我,還有誰能讓你一頁書終生依靠?」

一頁書冷笑。「是啊,你身體的復原能力快得令我訝異。我看你明天就可以下山了,記得順便把你那堆雜物帶走。」

「這就是你給我的答案,你仍舊希望我從你視線消失?」

「此地原就不是給你停留的地方。」

「說得好。不過,在我離去之前,你也必須跟我走!往後有我在的地方,就有你一頁書,你只能屬於我。」一頁書並未接話,只是直凝著他。

又來了!被美眸直勾勾盯著直瞧,棄天帝只感全身彷彿被超強電流電到,只差沒被電暈!心跳聲大得連他自己都嚇到,隨時都有繃出來的可能!一頁書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自己怎麼愈來愈不懂,雖然話說了這麼多,卻感覺他似乎離他愈來愈遠了。

空氣糾結在兩人鼻息之間,棄天帝感到前所未有的緊張,他不知他又會說什麼讓自己傷心欲絕的話,不知該怎麼做才能抓住他。於是,很自然地,他下意識握緊一頁書的手,竟有些許輕微的顫抖。

「書,答應我好嗎?給我們彼此一個可能性,嗯?」

「一頁書只是平凡人,不勞你如此費心。」

「不,你怎麼會是平凡人呢?你那麼特別、那麼與眾不同、那麼吸引我。你可知我的心……」

「這只是你的一時迷惑。外在皮相,我和其他人並沒有多大差別。把握你所擁有的,不要去追求虛幻不實的事物,你的人生會更有意義。」

「你是說,這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你我的相遇、我對你的心、你對我的照顧……」

「你很明白我指的是什麼,我言盡於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一頁書就要離開。

「你在怕我?」棄天帝突如其來的一句問話,讓一頁書止住了步伐。

「像你這個樣子,若非真的無心,要不就是極端害怕自己付出的感情,終成虛空。有一句話可以說明你現在這種情況,叫欲迎還拒。愈想靠近,就愈不敢碰觸。像你這樣的情況,我也不是沒碰過。不過你可以放心,我對你是認真的,一旦你成為我的人,我保證可以給你前所未有的幸福。我棄天帝說出的話,說到做到。敞開你的心接納我吧,你的困擾便可迎刃而解!」現學現賣,棄天帝用一頁書勸過造天筆的話,很認真地對他開導提示。沒想到他這一番苦心,卻惹來一頁書一遭白眼。

「好個冥頑不靈的人,到底要何時,你才能明白,你的世界並不能代表所有人的世界呢?」一頁書留下這句意味深長的話之後,頭也不回離去。

就這樣,兩人談判再次破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