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八)

 「嗯?為何,我工作有什麼地方出問題嗎?」
「不,你做得很好,幫了店裡很多忙,只是……」店長欲言又止,讓一好漢心裡大感疑惑。
「店長,有什麼問題你儘管說。」
「好吧,不瞞你說,其實是有人要我不能再雇用你,否則就要讓我的商店關門。不然我也很捨不得你啊。」
「啥?是誰這麼可惡,你告訴我,我幫你解決!」
「不,不要。事實上,那個人拿了一筆極為豐厚的資遣費要我轉交給你,這些錢,已經夠你在我這邊工作好幾年了。所以你就不要讓我為難了吧。」
「這……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清楚,說老實話,我以前從來沒見過像他那樣的人,錢永遠撒不完。真是令人羨慕。」
「喔,這麼說你知道他是誰囉?」
「嗯,其實他你也不陌生,就是近來在鎮上出現的那位棄天帝。」
「是他?」


一好漢辭別店長後,步出商店門口,便看到棄天帝一身傲然在對面街道等著他,於是舉步向前。
尚未開口,棄天帝便冷冷說道:「錢,拿到了嗎?」
「你就直接說吧,你究竟有何目的?」
「很簡單,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喔?這麼說你是想用錢買我囉?不好意思,這邊不接受威脅利誘,你將腦筋動錯人了。」
棄天帝冷嗤一聲。「你以為憑著你目前的處境,有辦法照顧造天筆一輩子,讓他衣食無虞?」
「我和他之間的事,不用你來操心。再說,他也不會贊成我接受你的賄賂。」
「哼,傲骨不能當飯吃,懂得掌握時機,才是聰明人。我這人不喜歡佔人便宜,更不會讓自己吃虧,這筆錢只是你應得的酬勞。你別把自己想偉大了。」
「可惜我不想和你作交易。」
棄天帝怒瞪一好漢,要不是根據他的觀察,知道除了造天筆,一頁書最親近的人就是一好漢,他也不想和這驕傲的渾小子有接觸。一頁書之外,就數他最有膽,敢不將他放在眼裡。但他不是一頁書,所以他實在不想容忍他的無禮。可是,從他下手是唯一可行的途徑。
「我和你各取所須,沒什麼不好,你難道不想聽聽我要你做的事?」
「不管什麼事我都沒興趣!這筆錢你拿回去吧,還有,不要再威脅商店老闆了,這樣有失男人的格調。」
「我要你幫我追一頁書。」棄天帝無視一好漢的話,執拗說道。
「哈!這種事沒有人能幫你,你自己想辦法吧!」
「唉,既然你執意不肯答應,那我只好去找造天筆了。相信善良的他,一定不忍心看我繼續受煎熬,憑他和一頁書的關係,我還需要擔心失敗嗎?跑來找你,我真是犯迷糊了!不過,我不保證在我寂寞難耐的時候,不會對他下手。那個美麗柔順的可人兒,誘人犯罪啊。」
「你敢碰他!」
「笑話,有何不敢?惹到老子不爽,我甚至可以以造天筆為脅,逼一頁書就範。到時來個左擁右抱,享受齊人之福,這樣的人生才有樂趣。」
「你想傷害他們兩個,我現在就解決你,看你如何為非作歹!」一好漢話說完,猛拳立即朝棄天帝揮來,招招朝向要害凌厲襲擊,卻絲毫傷不到棄天帝半分。沒多久,就被制服了。
「臭小子本領不差。」棄天帝心裡暗自讚許,他的力道和反應,不會比他武館裡的學生遜色。「不過,憑這樣就想和我鬥,你還差得遠!一個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人,要如何保護他人呢?」
一好漢氣極,卻無法反駁他的話。
「如何,無話可說了嗎?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這時,一聲親切的叫喚聲忽而傳來:「小漢,我們來看你了。」
兩人循聲望去,造天筆和一頁書正走向他們這邊,前者正笑著朝二人揮手。
「你如果想繼續看到他的笑容,就答應我的提議。」
「欺人太甚!」
情勢依然劍拔弩張,兩人互扯對方的領子,誰都不讓誰,直至彼此的心上人走近,兩人才趕緊轉換姿勢,互搭對方的肩頭,感情好得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好哥兒們。
「你們站在這裡做什麼?」
「我們在增進彼此了解,你說是不是,哈哈。」一好漢故意藉機用力猛拍棄天帝的肩膀,差點沒把他拍出內傷。
棄天帝拉近他的耳朵低吼道:「誰想了解你!別給自己臉上添光。」
「你如果還希望我幫你,就乖乖配合我!」
「哈哈,是啊是啊,我們一見如故,話都聊不完。」棄天帝大掌反拍回去,暗中報了一箭之仇。
「是喔?」造天筆面對故弄玄虛的兩人,不解他們感情何時變這麼好了。於是疑惑看向一頁書,一頁書卻只有對著他笑笑,沒說什麼。
「既然你們要聊天,那我們就找個地方坐吧。小漢,我和書準備了一些點心要給你,一起來吃吧。」
「好啊,謝謝小美人。」棄天帝搶先接過造天筆手中的袋子,一好漢見狀,急忙搶回來。
「這是要給我吃的,你湊什麼熱鬧!」
「我們不是好兄弟嗎?有福同享啊。」
一好漢不好發作,氣得咬牙切齒。
「是啊,小漢。棄天帝沒吃過,就讓他吃吃看吧。裡面的豆沙餅是書做的,比外頭做的還好吃喔,鎮上的人都很喜歡,一定要嚐嚐。」


「喔?」棄天帝聞言,拿著一個豆沙餅來到一頁書身邊,小鳥依人般道:「書~好久不見!我病了這麼久,你怎麼都不來看我?」邊說著,邊將頭靠近心上人肩膀,汲取他身上的清香。
一頁書移動位子,和他保持一步之遙。「我不是都有交待住持拿藥給你,也有專人照顧你,何必我過去。」
「可我這相思病,只有你才治得了啊。書~你別這麼冷淡嘛。」棄天帝執起一頁書的腕,看似漫不經心的悠然,卻暗含無法擺脫的力勁。一頁書秀麗的柳眉微蹙,掌上瞬間已多了一塊餅。
「書~餵我吃你做的豆沙餅,好嗎?」棄天帝說著,就拉著他的手往嘴裡湊,一頁書想甩開但甩不開,大街上已有人開始拍攝這珍貴的畫面。
一頁書見狀,順勢猛然一推,偌大的豆沙餅就這樣「塞」進棄天帝嘴中,他的巴掌也在那瞬間貼上棄天帝的臉。然而棄天帝卻無暇享受這難得的豆腐,因為,他快被嗆死啦!
「你就好好吃個夠吧,哼!」這個人果然是近身不得,一頁書邁步離去。
咳咳咳……咳咳……「一頁書,你給我站著——別走啊你!」咳……咳咳……「我如果抓不到你,我就跟你姓!」棄天帝邊咳,邊追著纖麗的背影離去。


「任由他們兩個就這樣離開,會不會發生什麼事啊?」
「別管他們,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你說吧。」
「店長通知我從明天起不用再來上班,換言之,我失業了。」
「怎會這樣!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用擔心,這個說來話長,等回家後我會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現在,先陪我去收行李好嗎?」
「嗯。」


這頭,一頁書步伐輕盈,健步如飛,努力想辦法拋開背後的跟蹤狂。可是無論他再怎麼會鑽、會閃,那個討厭鬼卻像裝了定位導航一樣,緊緊跟在後頭甩都甩不掉。兩人你追我躲,最後來到公園。


公園仍如往常多人,一頁書在人群當中隨意亂竄,以擺脫棄天帝的糾纏。然而他卻不知,棄天帝的目光,早已習慣了追隨他的身影,他的步伐、他的律動、他走路的習性,他都熟悉得一清二楚,豈是這麼容易就逃避得了呢。


繞了一陣,一頁書見棄天帝已不在身後,心想他應該自討沒趣回家了,於是站在一棵楓樹下稍作休憩。此時忽刮起一小陣狂風,阻礙了一頁書的視線。就在同時,棄天帝出現在距離他約莫二、三百公尺的左側方。


棄天帝本想快步迎上前將人捉住,卻被眼前這片美景給揪住了步伐。


秋高氣爽,一望無際的朗朗藍空不見浮雲。下午三、四點的陽光已不見熾盛,光線七零八落地自樹梢懶懶地斜灑一頁書全身。秋風拂徐,紅的、綠的楓葉伴隨著麗人柔軟烏絲迎空飄舞。拔塵秀逸的身姿,端麗空靈的側顏,更顯得一切恍然若夢,幽渺如畫。


附近的喧囂、人潮,彷彿不曾存在。


棄天帝雙腳如釘,躊躇著該走進畫中,或者當個賞畫人就好。他怕這一移動,美夢就會破碎。


可是,現實卻逼他不得不作下抉擇。因為一頁書的頭已經準備轉向這邊來了,他不願難得和他獨處的機會,就這麼消失在無聊的競走運動當中。於是一鼓作氣,發揮跑百米的驚人速度眨眼間蹦到一頁書身旁。

「書,我來了~~~~~~~~~~~~~~~~」

當一頁書回神的時候,整個人已被棄天帝從側邊緊緊摟進懷中,那似要箝入肉裡的力道,讓一頁書頓感呼吸困難,難以使力。更放肆的,棄天帝竟開始嚙吻他的側臉,從臉頰、耳垂,慢慢碎吻至雪頸。

「書,不要再躲我了好嗎?給我機會,讓我證明我的心,也用你的心感受我,嗯?」

棄天帝呢喃著,那令他幾欲瘋狂的體香,不斷侵蝕他的理智,他好想現在就將他抱回別館,不顧一切將他佔有——


此時公園裡已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這裡本就是個樸實的小鎮,原就很少出現摟抱、接吻的鏡頭,尋常情侶做這些動作,就會引來不少側目。更不用說兩個不屬凡塵的俊美男子,依偎緊擁、耳鬢廝磨,在村民眼中,是多麼驚世駭俗的事情啊!是以開始有人指指點點,散步的民眾動作也減緩了下來。


一頁書急欲掙脫,看到許多人目光朝向這邊,忽然大聲嚷道:「大家聽著,我有話要宣布!」


「書,小聲點,我的耳膜會被你震破!」雖然親親書書的聲音很亮很好聽,可是被那麼高分貝的嗓音近身大喊,仍會受不了,他還想聽書書叫他的名字叫一輩子呀>.<。


一頁書卻繼續高嚷道:「棄天帝說,為了答謝大家對他的愛護,決定送大家一個意外驚喜。只要你們有誰能夠像他抱我一樣抱他持續抱上十分鐘以上,他就任憑你們處置,無條件實現你們一個願望。懂了嗎?」

「在抱他的過程中,可以像他親你一樣親他嗎?」躍躍欲試的村民發問道。

一頁書耳根微紅,答道:「可以,照著他剛才的示範做就是。」

「書,抗議抗議!你怎麼忍心~~~~~~~~~~~~」


不等棄天帝把話說完,一頁書便急白道:「你們還在等什麼,大家上啊!」棄天帝作勢欲攔腰抱起一頁書,奔離現場,然而一頁書卻趁隙猛推他一把,將他推入村民群中。棄天帝眼睜睜看著那隻被自己緊緊握住的手,就這樣脫離了他的掌握,這種感覺,好痛苦!

「你那麼喜歡追人,我就讓你嚐嚐被追的滋味!哼!不送!」
「書,別拋下我,救我啊~~~~~~~~~~~~~~~~~~~~~~~~」



一頁書成功甩開棄天帝之後,趕緊跑回機車停放的地方,見一好漢和造天筆已在原地等他,決定立刻回家。
「筆,快點,我們回去。」
「書,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那麼匆忙?」
「路上再跟你解釋,上車吧。」
「可是,小漢也要跟我們回去。」
「你明天不是要上班嗎,怎麼有空回來?」
「很簡單,我被老闆開除了。」
「這是真的嗎?」
「嗯。」
「書,我們只有一台車,現在要怎麼回去?」
「這……」
「如果沒辦法,那我就明天再回去。還是,你想留下來陪我?」一好漢對著造天筆說出了自己的期盼。
「滿好的提議。」一頁書附和道。
「書,你……」
「一頁書,你這天殺狗娘養的!婦人心腸都毒不過你!你竟如此狠心待我!」就在眾人商議的時候,氣急敗壞的吼聲讓人誤以為晴天響雷忽劈而來。
「怎麼這麼快,你們幫我擋住他!」
一頁書準備發動車子走人,然而聲起彼落,棄天帝不知何時已來到三人眼前,按住握著機車鑰匙的手。
「你以為在犯下這麼不可饒恕的事以後,你還逃得了?」
不明就裡的兩人,從來沒看過棄天帝這麼生氣的樣子,一頁書眼看就快被他吞了。
「棄天帝,別衝動,有話好說。」
「你問他剛剛對我做了什麼!我警告你,以後不准再開這種玩笑!」
「我才要警告你,以後再隨便碰我,我會讓你死得更慘!」
「戲弄別人的真心,很好玩嗎?」
「不想被我耍,就離我離得遠遠的!」


怒瞪那雙冰冷無情的美眸,為什麼,為什麼他一再踐蹋他的自尊,他卻還是如此犯賤地捨不掉他?一股排山倒海的怒氣自胸中襲上,二話不說,坐於車座上的一頁書被猛然制住緊擁,帶著強烈吞噬與征服力道的吻重重封住他的唇舌。這一次不再有任何間隙、不再有任何僥倖,棄天帝強硬又覇道的吻強迫一頁書深深與之吸吮糾纏,緊密地不容他作怪逃開!


在旁的一好漢和造天筆想幫忙將兩人拉開,卻不知該從何下手。


猛浪般的激吻不斷層層侵略,直到強烈的窒息感湧上喉頭,糾結難捨的兩人才驀然分開。忽然呼吸到新鮮空氣,讓一頁書滿臉漲紅,不住咳嗽。


看著他豔若紅梅的粉頰,即使心底依然氣極,卻仍是難掩讚嘆愛慕。這個人,他要定了!


「你錯了!我要讓你徹底認輸,摧毀你,讓你趴在地上求我要你!看你還囂不囂張得起來!」


不待一頁書喘息,棄天帝便像扛米袋那樣將一頁書整個人扛至肩頭,任憑一頁書再如何搥打踢撞,他仍是完全不為所動,直挺挺往前疾走。


一好漢見狀,急忙上前阻擋。
「棄天帝,放開他,否則你剛才的提議就沒有任何商量餘地。」
「哼!不用你說,我說過的話全部一筆勾銷!什麼都是假的,力量才是真的,滾開!」
「你要讓你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全部白費嗎?」
「不要再提醒我做過的那些蠢事!不管我怎麼做,結果都一樣,有差嗎?」
「強摘的瓜不甜,這道理你不懂嗎?」
「不管甜不甜,摘得下就是我的!」
「你確定你摘得下?萬一不小心掉到地上踩碎了呢?」
是啊,還有那麼多豐美多汁的成熟果實,為何他非要這顆青澀的果子不可?
「難道你棄天帝的能耐就只有如此?得不到對方的心就想用強的,你這樣跟擄人勒贖的強盜有何不同?」

一好漢的話提醒了他,他來此地的目的,原就是為了征服一頁書的心,若只想得到他的身體,他有太多的手段可以到手。然而這一到手,一頁書的心就再也不可能屬於他了。

而他那顆早已失落的心,便再也收不回來。

心下一沉,俊偉身形一轉,棄天帝朝著另個方向直走過去,卻不見有放下一頁書的打算。

一好漢和造天筆兩人急忙迎上前去。

棄天帝將人重重甩入車內,低語威脅道:「你如果不乖乖坐好,難保他們二人不會出事。」一頁書怒凝,未發一語,那嫌惡憤恨、不帶有任何情感的凌厲眼神再次刺傷了棄天帝的心。他咬咬下唇,對著奔跑而來的兩人大聲喝道:「上車!」
「你究竟想做什麼?」一好漢護在造天筆前面警戒問道。
「送你們回家。」兩人四目相覷,半信半疑地坐上了車。


一路上,四人沈默不語,凝滯的空氣幾欲令人窒息。一頁書倔傲地將頭別向窗外,臉上佈滿陰霜。棄天帝望著他的側顏,心底的怒氣雖未消退,但看他緊閉雙唇,被他強烈索吻的柔瓣仍是一片緋紅,不由得泛起愛憐之情,莫非他真的做得過分了?

過了好一會兒,造天筆才小心翼翼道:「書,不要生氣了,你們到底怎麼了?」
「你自己問他幹了什麼好事!」「你自己問他幹了什麼好事!」
兩人異口同聲。
「嘖嘖,你們兩個倒是挺有默契。」一好漢調侃道。
「誰跟他有默契!」「誰跟他有默契!」
兩人再度同聲異口。
尷尬的氣氛自四面八方襲來,兩人同時噤語,卻又形成另一種意外的默契。一頁書心裡氣悶,再度將頭撇向窗外;棄天帝緊握方向盤,神情嚴肅。

為了緩和氣氛,造天筆只好想些其他話題來聊,於是向一好漢問道:「對了,小漢,你為什麼會被店長辭退呢?我記得店長說過你表現很好啊。」
「唉,還不是某人做的好事。」
怎麼又是好事,今天怎麼那麼多好事啊?造天筆頭有點暈。
「因為店長說,他有個親戚要來店裡幫忙,人手已經夠用,所以就不需要我啦。」
「就這樣?」
「嗯,就這樣。」
「那你以後怎麼辦?」
「當然是繼續陪你照顧寺裡老少啊,可以嗎?」
「嗯,歡迎回家。」造天筆笑得開懷。

小倆口你一言我一語在後車座聊得不亦樂乎,好不甜蜜,坐於前座的兩人氣氛卻降至冰點。棄天帝滿心哀怨,愈想愈不甘心,所有好處都讓別人佔盡了,他到底得到什麼?如果讓朱武九禍他們知道他專程來這裡當凱子,被人當傻瓜耍,那他面子要往哪擺?現在三人都在車上,倒不如心一橫,先把他們全抓回家,其他事再另行計畫。嗯!

由於想得太過專心,車子行經一個彎道時,棄天帝沒注意到前方來車,差點迎頭對撞。一頁書趕緊轉動方向盤,在危急之刻終於閃過車身,卻來不及避過下一個彎道,於是整台車就這樣硬生生撞上光禿山壁!

騷動過後,四人逐漸恢復意識。一好漢看向緊擁懷中的造天筆,緊張喚道:「筆,還好嗎?」
「我沒事。你呢?」
「我只有背部受了一點撞擊,無礙。」
「嗯。對了!書~!」造天筆看向前座,兩人動也不動,急得驚嚇大喚:「書,醒醒!不要嚇我!書——」
一頁書慢慢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整個人被棄天帝用身體護著,手還緊握方向盤,腳緊踩著煞車,雖然頭有點暈,不過沒有受傷。彼此確認平安無事後,大家才鬆了一口氣。這時,一頁書怒火上湧,斥喝道:「想死自己死,不要拉我們陪你下葬!」

未料,棄天帝卻沒有任何反應。察覺事有異狀,一頁書近前觀看,發現握著方向盤的手沾滿血跡,心下大驚,三人趕緊合力將棄天帝抬出車外,檢查傷口,這才注意到棄天帝左額上破了一個大洞。
一頁書連忙緊急處理,撕裂自己的衣袖幫棄天帝止血,終於暫時抑制了傷勢。

「書,我們要馬上送他下山嗎?」
「禪寺就快到了,現在再開往山下會延誤診療,先將他帶回去再說。」
「嗯。」
「還有,他必須保持平躺,筆,可以請你照顧他嗎?」
「好,我會小心讓他的頭不要亂動。」
「一好漢,你來開車。」交待完畢,一頁書便頭也不回坐回車內。
唉,真是個固執的傢伙,一好漢暗自嘆了口氣。


靜靜看著一頁書為他診脈、聽診、擦藥,溫柔地為他覆上紗布,繞上繃帶,棄天帝此刻真有說不出的幸福。尤其當他用溫柔的表情和語氣問他哪裡疼、哪裡痛的時候,當真是要他再斷手斷腳他都心甘情願。(喂!)

可是,為何這樣溫柔的他,卻連短暫路程也不願讓自己枕於他的腿上呢?難道自己真是這般惹他厭惡?他要如何,才能長久保有這份溫柔?

「還有哪裡痛嗎?」
「有,我這裡好疼,好痛。」棄天帝將一頁書的手拉近自己的心,「你能幫我治好它嗎?」

一頁書抽回自己的手,叮囑道:「還好傷口不用縫,但可能有輕微腦震盪,明天一早,我就送你下山檢查。今晚你躺著好好休息,切記頭不要亂動,以免碰到傷口。」

「不,我不要下山!除了你,我不要給其他醫生看!一頁書醫生,你不能拋下我不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怎麼可能就這樣讓它溜掉!於是巴著醫生開始使勁耍賴!

「不准亂動!」看著一個大男人像個死小孩一樣撒野胡鬧,要不是他有傷在身,他一定立刻給他一拳。深呼吸口氣,耐住性子道:「那就看情況再說,好嗎?你如果不小心讓傷口變嚴重,到時不想下山也不行喔。」

棄天帝果然安靜下來了,可是安靜不到兩秒,便又馬上拉住醫生的手說:「書,不要離開我,好嗎?」

(書書os:你這傢伙壯得像頭牛一樣,區區受個傷,就要求這要求那,信不信我打得你另一邊也腦震盪!)

一頁書青筋浮現,努力克制想揮拳的衝動,再次安撫:「我等下還會過來幫你檢查,你先閉上眼睛好好休息,聽話。」

「好。」雖然還想和親親書書多說幾句話,但他柔和的氣息,令他安心。全身放鬆之下,倦意也隨之襲來,沒多久,便沈沈入睡了。

過了不知多久,半夜裡,棄天帝再度清醒。察覺有人正輕柔地替他換藥,那令他沉醉的香味,就在自己身旁。如果這是夢,他希望永遠不要醒。

「你睡醒了嗎?肚子餓不餓?」
「餓!」咕嚕咕嚕,叫得好不大聲,他終於可以讓書書餵他吃東西了>Q<。
「我熬了些粥,你慢慢吃吧。」看著一頁書遞過來的碗,棄天帝略感不解。
「怎麼了嗎?」
「你不餵我吃嗎?」
「我為什麼要餵你吃?」
「因為、因為我是病人啊!」棄天帝話說得理直氣壯。
「你傷的是頭,又不是手,自己吃。」
「可是、我頭發暈,全身肌肉痠痛,我怕碗會被我打翻……」
「吃飯就不會頭暈,打翻我會再給你添新的,快吃,不要囉嗦。」

對方一付沒有轉圜商量的餘地,雖然心有不甘,可是肚子實在餓得受不了,棄天帝只好自己苦吞清淡無味的薄粥。好個沒良心的傢伙!

「我剛看了一下你的傷口,估計大概一個禮拜就會痊癒,不用擔心。」

一頁書認真地說著注意事項,棄天帝卻完全沒在聽,因為他一顆心早就懸在伊人身上。在昏暗的燈光下,微弱的月光籠罩一頁書,緩慢移動著。他從來沒想過光影在一個人身上的變化,可以這麼地美、這麼令人悸動。他只覺如痴如醉,恍若置身夢境。

「書~~~~~~~~~~~~~~~~~~~~~~~~~~~~」
「嗯?」叫得那麼噁心幹嘛。
「我覺得好幸福。」心花開始亂灑。
「啥?」頭撞破了覺得幸福?莫非腦子撞壞了?
「你對我好溫柔,你是不是開始喜歡我了?」菩薩終於聽到他的禱告了。
「……」眼前這個傢伙,原本就已經夠無腦了,現在又傷到腦子,情況可能比他想得還要更糟。是以對他的渾話,一頁書此刻抱著高度的同情,只想好好治癒他。
「你只要乖乖配合我說的話,我就會一直用現在的態度待你,懂嗎?」
「書~~~~~~~~~~~~~~~~~~~~~~~~~~~~」

(棄棄os:天啊,書變了,要我配合他!!原來他不要我拉肚子,他要我撞腦子!早知道撞個腦子就可以讓他要我配合他這樣又那樣(沒是哪樣~”~),要我撞上一百遍我也願意啊>////////<可是,我比較希望他配合我耶....沒關係,先讓他壓我,我再反壓他!對,就這樣!)

「書,你終於答應了>///<這方面我是行家,無論你要我怎麼配合、指定哪種動作,我都沒問題。包君滿意,讓你終身難忘!書,我、我好開心>///<」

一頁書摸摸棄天帝的額頭,再瞧瞧他的瞳孔,奇怪,沒發燒啊?怎麼感覺病得不輕?

「書~~~~~~~~~我準備好了,來吧!!!>/////////<」
「你、你脫衣服幹嘛!不怕著涼嗎?」一頁書上前欲幫棄天帝蓋被,誰知竟被棄天帝緊摟入懷。
「書,不要害怕。雖然我倆第一次在這裡是有點可惜,但只要能和你結合,哪怕是冰天燄地,我都在所不辭!書,你終於屬於我了~~~~~~~」
眼看棄天帝那張愈湊愈近的嘴,一頁書再也受不了了,對準棄天帝肚子就是一計猛拳——「你這個變態淫魔~~~~~~~~~~~~~~~」
「啊~~~~~~~~~~~~~~~~~~~~~」


這時,一好漢和造天筆正在院子裡聊天。
「什麼,你說是棄天帝叫店長開除你的,還給你一筆資遣費?」
「是啊,他這人真是個怪咖,對吧。」
「他為何要這麼做,難道,是為了書?」
「沒錯,他要我幫他追一頁書。」
「原來你下午講的提議,就是指這個。那你在車上故意那樣說,是怕書生氣嗎?」
「嗯,當時氣氛那麼僵,我擔心如果把事實講出來,大家會沒命回到這裡。果然不出所料,即使沒說,還是發生了小車禍。」
「你答應他了嗎?」
「我原本不想理他,可是,看他今天這樣,我或許會幫他也說不定。」
「為何呢?」
「因為同病相憐啊,我可以理解他下午的憤怒所為何來。不過,還要再看他的表現,畢竟我不能一時迷糊把朋友交給一個人面獸心。」
「嗯,但他今天為了救書受了傷,他們的關係應該會改善吧?」
「或許吧。」

一頁書站在床沿,怒瞪棄天帝。「原來你還有力氣不安分,之前真是白替你操心了!」
「是你自己話說得不清不楚嘛!書,你說你在為我擔心嗎?」棄天帝張著一張笑臉賠罪。
「聽著,於公,我是醫生;於私,你是因我受傷,所以我會盡力把你的頭傷治好。不過,要是你膽敢再像剛才那樣放肆的話,別怪我半夜把你踢下山。哼!」
一頁書作勢欲走,棄天帝急嚷:「慢著。」
「還有事嗎?」一頁書冷冷問道。
「我肚子疼。」
「死不了!」碰的一聲,人影轉眼消逝無蹤。
「這通鋪這麼大,我一個人睡會害怕!書,別走啊——」望著伊人離去的房門,棄天帝目光頓轉深沉。
「唉,還是失敗了。」一頁書,今天為你受的傷,改天我一定要加倍討回來,等著瞧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