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4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七)

「你放心,我會買付太陽眼鏡送你。」一好漢很大方說道。

「唷,聽你的口氣,莫非成功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了,我早就在門口放鞭炮,跑遍大街小巷宣告這個好消息啦!」

這回造天筆可聽明白了,兩人正在討論自己,而且是昨晚一好漢告訴他的事情,不禁紅了臉,抗議道:「你們別再抬槓,大家都要起床了。」

「是是,我的好管家,就知道你看不得我偷閒。」一頁書拍拍造天筆的肩,邊說著就邊要把粥鍋端到庭院去。

「一頁書,等等,趁著你們都在這邊,我有事要宣布。」造天筆和一頁書聞言,同時放下手邊工作,聽著一好漢繼續說道:「我應徵到鎮上便利商店的工作,從明天就要開始上班。」

「怎麼會這麼快……喔,我是說怎麼沒聽你說過。」造天筆語氣顯得有些落寞。

「抱歉,因為我想在同一個鎮上,就沒有特別留意提這件事。」其實,一好漢知道以造天筆習慣多想的性情,早說晚說都會讓他煩惱,倒不如晚一點再講,減少影響他心情的時日。看到他現在微皺眉的樣子,雖在他料想的反應之中,心中仍不禁泛起些許心疼。

「便利商店,那不是要輪班嗎,這樣你不就會趕不上管制時間?」一頁書問道。

「嗯,店長說他那裡有空房間可以租給我,所以以後我不會每天回來了。」一好漢正色答道,雙眼始終不曾移開造天筆的臉。

「這樣啊……」造天筆悶悶回道,清晨的空氣陡然變得凝滯。

「哈,都在同一個地方,小筆你也常下山辦事情,又不是見不到面,是不是。」一頁書再度拍拍造天筆的肩,溫言鼓勵道。

「嗯。」造天筆朝向一頁書笑了笑,說:「我只是在想,如果小飛他們知道以後無法每天見到好漢哥哥,應該會覺得很……寂寞。」

「抱歉,不能再陪你一起照顧大家,必須讓你獨自辛苦了。」一好漢語氣裡有著深深的不忍。

「我以前都是這樣過來的,而且還有書在,沒問題的,你不用擔心。何況學校已經開學,白天小朋友都去上課,我時間多。就像書說的,我會抽空下去看你。」

「還有,你能夠回來過夜的時候就回來吧,突然少了一個人,大家都不會習慣。」一頁書補充說道。

「這是當然,你們是我唯一的家人。」


隔天一早,在雞鳴初啼的時候,造天筆便步出房間,朝兩人最常走的林子走去。他一夜無眠,輾轉反側,釐不清為什麼一好漢的離去會這麼衝擊他的心情。他只是去山下工作,並不是離開這裡,如果連這樣的短暫分別他都如此難受,萬一將來有一天他必須前往遙遠許多的地方,那自己……造天筆甩甩頭,簡直無法想像那種事情發生。

意外又不意外地,一好漢出現在他眼前,用一貫溫柔明亮的星眸凝視著他。

「你……怎麼也起得這麼早?」

「如果我告訴你我整晚沒睡,一直站在這裡看著你房裡的燈光直到你出現,你相信嗎?」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萬一沒精神出了差錯,那怎麼辦?」

聽著造天筆擔心這、擔心那,一再重覆他昨晚早已不知說過幾遍的叮嚀,一好漢忽然覺得,如果這就是人生所謂的甜蜜和幸福,他現下已擁有太多。心有所感,輕輕一拉便將人擁至懷中,緊緊抱著。

「就這麼捨不得我離開?」

「我是不想看你出什麼麻煩,給店長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是我捨不得離開你,我不想離開你。」

「別說傻話了,你等一下就得下山了。」

「只要你開口,我就留下。」

一好漢這番話是真心話,也是他昨天夜裡的決定。早先他會去找這份工作,是因為沒想到會那麼早向造天筆攤牌,所以原本希望先沉澱自己的心,待雙方都有所準備之後,再找個時機表白。沒想到他對他的愛,早已超乎自己的想像,在他面前,他無法沉著無法冷靜,所有事情都可能失控。早知道會如此,他就不下山了。

「你知道,我不會這麼做的,你已經答應的事,我怎能讓你失信他人。」

「是啊,我知道,可是,我好想待在你身邊。爸媽離開之後,就再也沒人像你這麼關心我,讓我……讓我幸福得害怕。」不願讓造天筆聽到他話中的哽咽,一好漢將頭埋進那頭溫暖的雪瀑,輕輕吻著。

「不要害怕,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書和我都會支持你,做你的後盾。」清晨的溫度已有點寒意,在一好漢懷抱之中卻是那麼溫暖,造天筆多麼希望,可以永遠不要離開這寬闊的胸膛。

「喔,真的嗎?」

「嗯。」沒有察覺一好漢不懷好意的語氣,造天筆認真應允。

「那我現在想親你,你會支持我嗎?」

「我不支持這種無理的要求。」造天筆正經道,臉上的紅霞比晨曦還美。

「才剛說完,就不守信用了,這樣要我怎麼安心下山?」一好漢望著造天筆的容顏,內心悸動不已。

看到一好漢眼中的渴望,造天筆有點瑟縮,不明白話題怎麼會繞到這來?才剛想掙脫一好漢的擁抱,便被一好漢熱切的唇覆住,繾綣難捨。此時,日頭悄悄升起,日出第一道光線映灑在戀人身上,與林中蟲鳥共同見證他們愛的誓言。


***


「哥,你是真的鐵了心要出家是不是?聽說你現在住在寺院裡,天天暮鼓晨鐘,聽和尚尼姑唸經,就不知你那付脾氣修得好點沒?我看一定沒有,你一定是邊聽邊詛咒人家十八代,在那邊造口業。要做就徹底一點,你就繼續吃你的齋,別想我會派廚師給你。不過你老妹我對你還算有情有義,幫你把一頁書的身家調查清楚了。就如你之前所知道的那樣,是個道道地地的野人村姑,完全一張白紙,連個縫都沒有,你就算想鑽也無處可鑽。就告訴你他不適合你,別再逞強了!你回來我一定會用滿滿的愛心來填補你受傷的心靈,看你要幾打像他那樣外表清麗骨子火辣的男女都有,快快回來吧,你再不回家我就把你的所作所為出成一本笑話大全熱賣!老妹留。」

「靠!還笑話大全咧!這九禍我一不在就開始造反了,一定是朱武那個壞小子把她唆使教壞的。好好好,看我回去怎麼跟他算帳!」


這幾個月裡,棄天帝可以說將他的把妹絕學,毫無保留盡展無餘——

作戰計畫一:金盆洗手,洗心革面
棄天帝其實也不笨,就算不知道一頁書喜歡什麼樣的人,但肯定不會喜歡像他那樣的人。剛開始為了展現誠意和決心,特地去打了幾次禪,順帶安排了公民與道德教育界的第一名師為他規劃課程,非常用心地準備好好認識好人的邏輯和語言。結果上沒三天,他就覺得自己變得面目可憎,愧對異度父老,寺裡差點發生慘絕人寰的滅門血案。最後公民與道德老師只好傷痕累累捲鋪蓋走路。棄天帝的理由是既然他都能接受像他那樣的好人,為何他就不能接受像他那樣的壞人?(棄:你說誰是壞人ˋ口ˊ)凡事要求公平的他,絕不肯為了對方就輕易改變自己。他甚至認為想辦法讓一頁書變壞比他自己變好更容易一百倍!所以第一個計畫還沒實施,就中途宣告失敗。

作戰計畫二:自我表現,吸引對方的注意力
和前面一招剛好相反,這招是棄天帝的強項,每回出招莫不游刃有餘輕鬆自在。男人吸引人的要件是什麼?不外乎就是外表、地位、錢財。這三項他都具備得天獨厚的好條件,所以他決定在氣質上做一點補強的工夫,讓一頁書徹底認識他的獨特之處。老實說,他不開口的時候有時候比開口還迷人,就像是一座完美無瑕的雕像,令人迷戀痴狂,留連忘返。記得有一回在他坐禪的當頭,不少人以為他是新進的神像,當場就拿起香來膜拜。他好死不死打了一回磕睡,醒來時已經變成黑臉包公,他當下氣得折了好幾年陽壽。所以他相信只要稍微表現一下他的紳士風度,便足以迷倒芸芸眾生。憑他俊美帶著可愛、成熟帶著幽默,自信帶著不羈,沉穩帶著狂傲的超完美性格,再加上那痴迷的放電俊眸,他實在想不出他還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書:噁~~~)不過太過完美有時也是一種困擾,說不定一頁書討厭的正是他的完美(←自戀症開始作祟),他只好想辦法讓自己不至於那麼完美。當他把這個偉大決心興沖沖告訴一頁書、要一頁書從今以後可以不用在他面前那麼自慚形穢的時候,他滿腦子裡全是一頁書會對他的體貼感到窩心不已,立刻投懷送抱,高高興興地與他結成令人欣羨的神仙眷屬畫面。沒想到一頁書安慰他要他不用太過自責,上帝造人是公平的,祂放了那麼多完美的東西在他身上,唯獨就是忘了腦子裡也加上一份,拐彎抹角罵他無腦,氣得他差點沒把整座寺院翻掉。

作戰計畫三:充實自己,展現深度
有鑑於上面遭到的奇恥大辱,棄天帝決定好好展露一下自己的深度,讓一頁書知道什麼叫做內涵——雖然他更想了解一頁書的深度有多深,是不是足以應付他的!@$^#(咳咳)。所以他這回決定變成風流才子、文藝青年,努力背起一堆詩詞歌賦、格言警句,在一頁書對他不耐破口大罵的時候,隨時贈他一兩句感人肺腑的愛情詩句,套一句現代人的說法,他玩的叫做高尚有文化的打情罵俏。外加古今中外名曲,每天在一頁書必經路程大力播送,還不時拿著他從情書大全抄來的經典名句往一頁書懷裡送,送上無數一頁書的肖像畫表示他對他無盡的思念(當然是叫別人畫的)。結果有一天一頁書終於被他吵得受不了,決定回報他的用心。就在他全副武裝準備接受一頁書的身軀時,一頁書竟然抱著一堆書出現在他眼前,內容有《當下的覺醒》、《如何建立正常男女關係》、《出櫃停看聽》、《自戀狂的悲歌》、《涅槃的世界》以及從寺院ㄎㄧㄤ來的一堆淨心咒和大悲咒,其中還有一本是拿錯的往生咒。一頁書告訴他對於他肯上進的心,他感到很欣慰,所以特地不辭辛勞為他挑選了適合他的程度以及他最需要的書籍送給他。害得寺裡差點失火,幾家出版商差點關門倒閉。

作戰計畫四:欲擒故縱
有人說在愛情關係裡面,特別是曖昧不明的渾沌時期,欲擒故縱的成功率達九成九。如果再耍點小心機,在兩人若有似無的曖昧情愫當中適時表現自己的重要性和獨特性,讓他醒悟自己對他是不可獲缺的另一半,更可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重點是要能適時耍帥和裝酷,在這過程中還要不時給他點甜頭嚐,讓他明白他不是非他不可,真正不能沒有他的人是他。等到他恍然大悟的時候,再適時出現在他面前,表明他是他今生的最愛……棄天帝為自己構想的藍圖感動得痛哭流涕,驚嘆這麼一個曠世奇才怎麼會埋沒在這種地方。可是感動了老半天,一頁書的領悟力似乎特別差,不但對他的若即若離沒有絲毫反應,反而因為他出現在他面前的次數減少了,步伐變得更加輕盈,人也變得更加容光煥發,又引來更多蒼蠅螞蟻的注意。一頁書為了應付這些人,心思自然更是完全不在棄天帝身上,棄天帝賠了夫人又折兵,白白喪失靠近一頁書的時機,欲擒故縱計畫也因而緊急踩煞車。

作戰計畫五:投其所好,從親友下手
既然正面作戰不行,棄天帝決定從旁側擊,先打好他身邊的人際關係,讓他們每天早晚三餐外加下午茶宵夜不斷在他耳邊洗腦,讓一頁書知道眾人對他的印象有多好,錯失他絕對是這世上令人痛心疾首的第一事。於是大刀闊斧全面開展,親自雲渡禪寺眾大小老少、疏至詩海鎮所有鎮民連同大家的遠房親戚的親友的寵物的小孩,無不投其所好,照顧得面面俱到,婚喪喜慶一應俱全,比眾人的親生爹娘還要更加體貼周到。最後他不但多次榮獲鎮上好人好事代表,還有不少人以為他想競選立委縣長,開始幫他拉攏暗樁成立競選總部。鎮上一團和樂,每個人在棄天帝贊助之下都過著幸福美滿的理想生活,甚至連伏嬰師也和雲渡禪寺裡的那隻老黃狗成了忘種之交,詩海祥雲處處,極樂世界的盛況也不過如此。急得九禍傳電質問他是否真的改邪歸正當和尚去了。所有人的願望全部獲得實現,唯獨棄天帝自己悶得差點撞豆腐自殺。因為一頁書告訴他寺院的念經聲和他送的書效果出乎意料地好,讓他這生有幸見識「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真諦,豪情壯志地要住持成立讀經班,希望能延請他擔任最佳見證人,分享成道心得。說來說去,他的這點真心摯意總是被一頁書的焦點給轉移到他摸不著邊的地方,教他怎不怨憤氣結!

作戰計畫六:示弱博取同情
在面臨了接二連三的打擊之後,棄天帝的自信心大幅下降,面對自己慘淡無光的未來,開始自怨自艾起來。哀了好幾天,不但人變瘦了,神情變憔悴了,下巴還長出些鬍渣滓,那沉鬱寡歡的氣質頗有點飽經風霜的哲人味。事實的真相是因為他在看男人雜誌研究美女種類的時候,一個沒留神吃到隔壁大嬸送來的過期糕餅,導致拉了好幾天肚子。住持看他可憐,告訴他一頁書曾稱讚他那嘴白鬍子很性格(住持忘記是他自己作夢夢到的),斷定一頁書喜歡長鬍子的性格男人,他現在這個樣子,正是勾動他芳心的絕佳時機!於是自告奮勇死拉活拉將一頁書拉來探望他。當看到一頁書那泫然欲泣、秋水汪汪的美眸,棄天帝不禁暗爽歪打正著,拉個肚子竟然可以激起他保護弱者的母性(?)本能,早知道就吃瀉藥拉個夠,也不用辛苦這麼久。索性把自己弄得更加悲慘、更加淒涼,原本的鬍渣滓留成落腮鬍,臉上的烏雲陰沉到讓人誤以為他得了癌症末期。棄天帝滿心期待一頁書會從此一輩子陪在他身邊照顧他。結果一頁書真的同情心大作,不但開了幾帖苦得要命的藥叫住持準時往棄天帝嘴裡送,還非常有愛心地聯絡數位心理諮商師和張老師專線,派人定期來為他作輔導,把他的生理和心理照顧得無可挑剔,算是感謝他對鎮上的貢獻。所以棄天帝不但人只見到那一次,之後還因為遇上難纏的花痴治療師,耗費一番工夫才脫離了狼爪,搞得他差點壯志未酬身先死。

最後住持勸他不要太過躁進,教他先從朋友做起,建立良好的信賴關係,再趁機下手。但棄天帝思考老半天,還是決定不冒這個險。憑著之前幾次的作戰經驗,他肯定這張朋友卡才是一頁書的終極秘密武器,千萬不能拿,一拿無疑詛咒上身,脫不了手。他身旁就有無數血淋淋的例子,看得他膽顫心驚、心驚膽顫。所以他暗自發誓寧願當他的冤家也不願當他的朋友。身為冤家至少還有大絕霸王硬上弓,到時再來個先上車後補票的負責義舉,才不枉這一番煞費苦心。要是領了朋友卡,墜入的深淵就連地藏王菩薩也救不了,幾劫幾世都跳不出。但是霸王硬上弓之前他已吃過虧,加上一頁書現在絕對不讓兩人有獨處一室的機會,他們出現的地方,明著一定超過三個人型立牌,暗地裡不知埋伏多少大內高手,可說是困難重重。

於是,這連番偉大的追書作戰計畫,至此宣告徹底失敗。

他左思右想,就是不明白為何他這麼極盡所能地誘惑他、勾引他,堪當曠古絕今第一情聖,連天地也為之動容,一頁書還能完全不動於衷。如果他不是絕世高手,那就只有帶髮修行的和尚才能解釋。總不至於有個藏在幾百里遠的未婚妻(夫),以致成為絕緣體?(←瓊瑤阿姨的戲看太多)不過,他還是決定將一頁書的祖宗十八代查個清楚,以圖個心安。

話說兄妹心電感應,就在棄天帝這麼考慮的時候,九禍這封家信就寄過來了。裡面附上完整不過的一頁書傳記。棄天帝以驚人的認真和專注將這份經歷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仍然是簡簡單單,清清淨淨,就像他的人一樣,找不出絲毫瑕疵,連個汙點也沒有。功課極優,拿過無數好學生獎,從小便見義勇為,人稱詩海小英雄。和他所認識的他沒差多少,可是卻完全幫助不了他的追人大計。棄天帝突然意識到,那天房內的話,八九成是他的可惡謊言,不禁讓他捶胸頓足淚灑腳趾頭。可是,想到他寧願那樣說自己,也不願他碰他,心裡隱隱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楚。卻同時有另一股聲音告訴他,幸好什麼事都沒發生,他才得以至今仍能看到他那群麗失色的笑顏,心底不由得升起了小小的滿足感與幸福感。這麼一念,內心翻騰急湧的柔情萬千直足以驚天地泣鬼神,偏偏就是激不起一頁書的一潭春水。

一頁書啊一頁書,為什麼你寧可孤寂一世,就是不願我為你駐足停留?


***


夜涼如水,星光稀微,入秋的夜風吹得人兒瑟瑟,不勝寂寥。造天筆孤身佇立庭落,懷念著昨天一好漢回來時那朗朗眉目以及大夥笑語不絕的情景。他不在的時候,好安靜。明明只有分開一日,可是就這一日,彷彿所有的陽光與歡樂也跟著他一道離去。居住此地這麼多年,原以為自己性情淡薄,萬事不留己心。可這些時日以來的情緒波動,究竟為的什麼?

造天筆專注沉思,一頁書拿著薄外套,替他掩去了秋夜寒意。

「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連我來了也沒發現?」一頁書的清亮笑語,喚回造天筆的沉沉思緒。

「喔,沒什麼,謝謝你,書。」

「你啊,若有心事,不妨說出來,怎麼老是喜歡拿東西往心裡堆。」

「我……真的沒事,只是突然覺得我們這裡很安靜。」

「喔?一直以來不都如此?」

「嗯,所以我才說沒事。」

「既然你沒事,那只好換我來說自己的心事了。」

「書,你不開心嗎?發生什麼事了?」造天筆關心問道,並暗自自責,他竟顧著胡思亂想,沒注意到書的心情,還要他來告訴自己,真是不該。

「不用緊張,我的心事就是一好漢那小子的心願不知何時才能達成。」

「書,你、也站在他那邊嗎?」沉默了一會兒,造天筆輕聲問道。

「我當然是在你這邊,就是因為在你這邊,才希望他的心願實現。」一頁書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們彼此情投意合,不是嗎?」

「我……不適合他。」在一頁書面前,造天筆不再隱瞞自己的心意,而將真正擔憂的原因說出來。

「為什麼?」

「因為我和他的個性差太多,喜好也不同,我到現在仍然覺得他會喜歡我,只是一時的迷惑。如果他以後再遇到和我同樣對他好的人,他就會、就會離我而去了。」隨著最後一句話出口,造天筆忽覺滿心悵惘,他從不知道說出這最後一句,竟會那麼令他難以承受。

「一好漢如果知道你這樣看他,他會氣炸的。你難道不知道他愛你愛得發狂嗎?」

「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他到底喜歡我哪一點。」

「筆,聽我說。」一頁書目光柔和且堅定,「你身上那股與生俱來的安定人心的力量,不是任何人能輕易給予的。而這是一好漢最渴求、最想擁有的東西,明白嗎?」看著造天筆猶顯疑慮,一頁書繼續說道:「而他的開朗和熱情,不也無形中感染了你,豐富了你的生命?所以我認為,再也沒有任何人比你們更適合彼此了。」

「書,我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想的。」此時,在造天筆心中,汩汩地湧現了一股熱源,正逐漸地、緩緩地充盈了他情怯的心。

「我本來想任由你們順其自然,因為我相信無論如何,最終你們終能在一起。可是我實在不想再看到我的弟弟把眉頭皺成了一字眉。」一頁書敲敲造天筆的額頭道:「小漢雖然平常看起來大而化之,心思卻是相當細膩,絕不是個憑著一時衝動就做下決定的人。更何況他在外頭歷經那麼多飄泊歲月,已經足夠讓他想清楚他要的是什麼了。只有你,才能讓他這個天涯浪子駐足。所以,不要再折磨人家了。」

「我哪有折磨他,更何況,我的情形不會比較好……」造天筆低頭抗議道。

「你呀,就是喜歡活受罪。」一頁書聲調悠悠:「關於這點,你該向小漢學習,偶爾試著遵循自己心底最真的聲音,很多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下次小漢回來,就把你的心意告訴他吧,我已經可以想像他樂得發瘋的樣子了。」

「嗯,我會找時間和他談。書,那你呢?」

「我什麼?」

「你和那個棄天帝的進展啊,你才是什麼都沒說,只會拿我開玩笑。」

「進展是已經進行的事,才有進展。沒有的事,哪來的進展。和一好漢在一起,你也變得八卦了,改天他回來我要記得訓訓他。」

「棄天帝為了你盡心盡力,你真的不肯給他任何機會?」

「拜託,筆,你怎麼會要我給他機會!你難道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

「可是,我覺得他沒有你說的那麼壞。」

「他或許沒有那麼壞,可是我仍然對他沒感覺。感情這種事是勉強不來的,是不是?」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看到棄天帝那樣子,實在挺可憐的。」

「你不用同情他,我相信再過不久,他就會自討沒趣離開了。」


這一頭,棄天帝正盯著攝影機畫面,臉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原來棄天帝早已授意要觀音寺住持趁著他某次前往禪寺送禮的時候,在各個重要據點全部偷偷裝上針孔攝影機,以便隨時掌握心上人的一舉一動,一方面深入了解敵情,一方面也希望抓到個什麼小辮子,好逼人就範。誰知道他媽的一頁書這傢伙比和尚還要更和尚,人前人後一個樣,連個煽情畫面也拍不到,看裏腳布的藝術電影都比觀察他的生活還有趣。唯一收穫就是拍了不少他的淋浴裸體照,還有各個角度的可愛表情照,總算能暫時撫慰他寂寞難耐的心靈。今晚他和造天筆這一番對話,簡直是破天荒的大情報。

「嗚嗚嗚……原來你懂什麼是愛情嘛……嗚嗚……可是為什麼你了解每個人的心,就是不了解我的心呢,嗚嗚嗚……什麼愛得發狂、什麼天涯浪子,最受折磨的人其實是我,我的心你擺到哪去了,嗚嗚嗚……你怎麼就不來擔心我的心願實現了沒啊,嗚嗚……」

棄天帝甩了甩手帕,腦袋忽然靈光一現。

「原來還有他的願望尚未達成,既然如此……」下一個作戰計畫,逐漸在棄天帝心中成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