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六)

隔天一大早,他就把朱武和九禍叫來,宣告他已經擬訂好的幾套作戰計畫。他神采飛揚地訴說著他的百年大計,不管什麼計畫,追馬子第一守則——近水樓台先得月是一定要的!接近狩獵目標,才有機會下手。尤其是面對一頁書這樣的高手(?),一定要讓他心裡先有自己的存在,也就是俗話說的死纏爛打。哪怕把他煩死、把他吵死、把他氣死、把他嚇死,都無所謂。最好是把他吵煩了讓他舉白旗投降,直接嫁給他。再不然也要讓他連作夢都要夢到他,不管是好夢、惡夢、吉夢、凶夢,白天夜裡都甩不掉他。讓他無法忽視自己的存在,他才有機會大展身手。雖然這種作法有可能讓他更加討厭他,可是他本來對他的印象就已經糟到不行(←非常有自覺),再糟也就不過那樣。唐伯虎長成那樣都能成功了(←棄棄你對星爺的意見真的很大bbb),憑他棄天帝的魅力,再加上緊追不捨的行動,焉有失敗的道理(←態度變真快,不久前才說人家丟光了男人的臉bbb)?雖然說為了追一個人離鄉背井有點丟臉,但對於無所不能的他來說,征服一頁書的心,勝過任何挑戰(←開始找藉口)。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喪失自我,屍骨無存,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這更刺激的遊戲呢?(←已經完全覺悟,視死如歸)


而且,要說離鄉背井,其實也不盡然。全國各地到處都有神棍集團的據點,他只不過是暫時不住家裡,換個地方度長假。既然要度假,就不能住在那個隨時有可能發生土石流的鳥地方裡頭。他棄天帝追馬子歸追馬子,可不能降低了自己的生活品質,更不想客死異鄉。保持舒適愉悅的心情,才有辦法想出完美無缺的把人計畫。可是,如今他已等不及在當地蓋好自己的別墅,只能先過去再作打算。


所以,他要離家一陣子。


一頁書的臉,又在他眼前晃動(其實你應該是得了暈眩症bb),他決定即刻動身出發!


朱武在旁看完了棄天帝所有的表情反應,驚訝得目瞪口呆。他從沒見過一個人可以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轉變如此巨大,以至於忍不住開始懷疑這位表哥是否有嚴重的雙重人格。

「寶貝,妳認為他這次能活著回來嗎?」

「看他造化。不過他平常作惡多端,恐怕很難。」

「難道我們就放著任他自生自滅?」

「先觀察一陣子再說。總要讓他先得到一些教訓,才不會一直任性非為。」

就在兩人談話同時,棄天帝座車已駛離千坪豪宅。九禍聽到車子離去的聲音,還是輕輕嘆了口氣。

「現在剩下我們了。我也決定,我要住進來陪妳。」所以說,兄弟兩人簡直是一個樣。

「我不需要你這麼做,我要去公司了。」九禍動身準備走人。

朱武卻不顧九禍的意思,逕自過來抱起佳人,直往內房裡走。

「你做什麼,放開我,讓我出去。」

「不要勉強自己,我知道妳心情不好,事情我都交待下去了,就讓我好好陪妳吧。」

「去公司也可以陪。」

「我喜歡在床上陪妳,何況去外面會讓其他人看見妳,我不喜歡。」

「你,昨晚還不夠嗎?」九禍怒顏微赧。

「面對妳,再多次都無法滿足我。」房門一關,裡頭,又是另一個纏綿至極。


***


觀音寺裡,一頁書正不住向住持抱怨。昨天節目後來的局面發展,包括主持人沒有及時喊停的動作,都讓他直到現在依然怒氣難消。他費了好大勁,才突破重重人牆的封鎖,還差點趕不上管制時間。要不是那個節目不守信用,天外插來這一筆,他也不會在全國觀眾面前出糗。


讓他更氣的是,今天早上各大報紙頭版,全部都是他和筆兩人超大特寫照片,上頭紛紛寫著:「世外桃源發現仙蹤,絕世美人百年難求」、「觀音菩薩親身降臨,風華絕代世間罕有」、「仙人嚴拒男子求婚,躍躍欲試者前仆後繼」、「生物界重大突破發現?古仙人活化石再現塵寰」……還有一報的斗大標題上寫著「現代仙人實況追蹤特別報導」。


「你看看這些報紙,把我們寫成什麼樣了!沒有一報登的是我們昨天訪談的內容!」

「還是有啊,你看,在這邊。」住持指向報紙邊角最不顯眼的地方,旁邊還有一頁書和造天筆兩人的個人簡介,包括身高、三圍、學歷、興趣、專長等等,除了身高,其他都是報紙自己胡掰的。甚至還有一報把兩人的性別寫錯了。


一頁書愈看愈火,早知道媒體這麼不能信任,說什麼也要拒絕到底,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

「我不管,你要想辦法負責善後,否則我再也不會參加貴寺所舉辦的任何一項活動!現在,你先出去把外面的鎂光燈弄走!」

「一頁書啊,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壞事。你看不管哪一家媒體,對於你和小筆兩人都是一面倒的好評價。如果你可以換個想法,對我們鎮上曝光度的提高將是大有助益啊。」住持背後正藏著來自各家電視台的傳真邀約,內容不意外地都是想請一、造二人上節目的通告。

「你還想提高曝光度?告訴你,我非常後悔答應你接受這次的訪談。我該說的都說完了,最後給你一個忠告,如果你的心不在這裡,請你至少不要破壞詩海擁有的一切!這是我對你僅存的唯一期許,哼!」
「唉,看來這疊傳真都派不上用場了。」一頁書憤然離去,住持滿是遺憾。


一頁書離開沒多久,寺外出現一輛豪華轎車,叭了幾聲,住持趕緊出來迎接。

「原來是棄總裁,失迎失迎。修真,快去準備上等鐵觀音,款待我們的貴賓。」

「是。」

說起這住持,原來是神棍集團下的暗樁之一,在棄天帝父母那一代,就被派到此地鎮守。因為棄天帝父母看中了這裡的山明水秀,以及那股隱然世外的氣質,直覺認定非常適合拿來發展成宗教景點。事實證明他們眼光無誤,當年觀音寺規模還沒有現在這麼大,賴著住持不辱使命的奮鬥,終於有了今天這番局面,把整座佛寺經營得有聲有色,香火一年比一年鼎盛,當地經濟也因而逐漸好轉。鎮上的人莫不感念住持對地方的貢獻,欽佩他信教的虔誠與熱忱。多年來他疲於奔命賺錢、噢不、是疲於奔命宏道的身影已深入人心,每個人都把他當成百年難得一見的大菩薩。

「您怎麼有空過來?有事吩咐手下一聲,我就馬上幫您辦妥了。」住持堆滿笑容,向棄天帝點頭哈腰道。

「這件事非我親自過來不可。我問你,你們這邊最近的大飯店在哪?怎麼我一路開車過來,連個影子都不見?」

「確實是如此,不瞞您說,我們這裡並沒有什麼大飯店,只有幾間民宿和小旅館。如果您有事要借宿,建議還是到市中心找。」

「從市中心開車到這裡要多久?」

「大概兩個半鐘頭左右。」

「不行,太浪費時間。」兩個半鐘頭再加上入山下山的時間,哼,光開車就不夠用,別想做其他事,這樣追人追一百年也追不到。「聽好,我要你立即在附近找一個可以讓我馬上住下來的地方。」

「其實,也不是沒有。」

「何處?」

「就是本寺後方。」

「哈~要我住在佛寺裡!你在開玩笑嗎?」他棄天帝是來泡妞,不是來出家的。

「您先別激動,聽我慢慢向您解釋。本寺後方,有別於一般禪房,是我費了好大勁,才說服寺裡其他同修蓋的一間別館,專門用來款待貴賓用的。」

「喔?」

「我當初的構想是,等到寺院闖出名氣、規模擴大之後,總有一天一定會吸引政商名流的關注,但是這個地方太小,過於寒酸,不容易讓那些大人物提起興致。所以我蓋了這間別館,希望能在梵唄吟唱、山環水抱當中,把本寺變成名流雅士的駐足之所。」住持滔滔不絕地說著他的偉大抱負!!

「看不出來你還頗有生意頭腦。」

「這裡面有一間總統級套房,就是蓋來給首領級的人物住的。我想依您的身分,住在那裡是最合適不過了。」

「帶我去看看。」

棄天帝隨著住持,來到了他口中的總統套房。裡頭約莫有三、四十坪大,雖稱不上豪華,卻另有一番別緻幽雅的風情。設備應有盡有,跟一般知名大飯店比起來毫不遜色。相較於雲渡禪寺那張硬梆梆的通鋪,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這整棟別館,我包了。住持,你去告訴其他人,以後不准任何人隨便進入。」

「是是。不知您打算住多久?」

「住到我成功。」

「啊?」

「沒事。就這樣,你去忙你的。」

「是。」

「慢著,我再問你,一頁書,常來這裡嗎?」

「喔,您還記得他啊。他喔,平常很少在這裡出現,大部分都是我有事找他,或寺裡有重要活動,他才會和他朋友過來這裡當義工。」

「嗯,我知道了。另外,你在窗口給我設個簡便辦事處,找個專人讓我隨時可以差遣,聯絡大小事情。」

「是。對了,總裁,我還有一件事要向您報告。」

「何事。」

「本寺打算再加蓋大殿,不知是不是方便……」

「我會叫伏嬰師先拿五百萬給你,以後再視情況而定。」

「是是,謝謝總裁。」


住宿的事搞定之後,棄天帝走至陽台邊,眺望遠山一碧如畫。心緒逐漸澄明。


一頁書,我來了,你等著接招吧。


不遠處,唸經聲正盛。


***


某間古典雅緻的豪宅裡,一位不知名男子,正在專心觀看錄好的訪談影帶。不斷飛梭而過的畫面,終於在鏡頭轉至造天筆時定格。如玉雕的面容,儒雅清冷,炯炯有神的眼眸對著畫面上的造天筆透露出一抹詭異的寒光。


他看了許久,起身信步走至電視機前,舉起右手觸摸冰冷螢幕上造天筆的雪顏。觸摸了好一會兒,開口指示身旁的人:「查出他的住處,以及關於他和他周遭的人的所有資料,我明天就要。」

「是!」


***


「又來了!」


狹窄的街道上,一個清瘦的身影背著一個藥箱正快速奔躍,活像是一隻機靈的袋鼠來回穿梭於大街小巷之間,後面跟著好幾條長長的人龍。自從專訪過後,這樣的情景每天都會上映好幾次,成為詩海鎮的一大新特色。


當事人一頁書對此感到不耐極了。「唉,為什麼吃飽沒事幹的人這麼多?」


不過,洶湧不絕的人潮,幫著他增加了不少的跑步次數和速度,以及躲避雜物(眾:雜物?=.=)的敏捷度和反應力,這倒不失為意外收穫。


「哈,我就不信跑來這裡,你們還找得到人。」一頁書走進一條小弄,喃喃得意道,一個沒注意前方,迎頭撞上一個健壯的胸膛。他急忙道歉:「不好意思,沒撞痛你吧?」抬頭一看,出乎意料的人出現在他眼前。

「原來你也會向人道歉。」棄天帝高傲的凝視著一頁書,神情變化莫測。

「怎麼又是你!」一頁書突地變臉,想避開他,手卻被緊拉不放。

「嗯?」

「你前後表情也變化太大了吧,我就這麼可怕?」

「你又想做什麼?」

棄天帝沒有回答,逕拉著一頁書的皓腕,一路大踏步走至觀音寺廣場前,力量大得超乎一頁書的預期,怎麼擺脫都擺脫不掉。在他們身後,跟了滿滿的人潮。


到了廣場,住持早已在那邊等候。看到兩人走來,連忙呈上他準備好的工具。


棄天帝接過住持遞來的大聲公,沉沉開口道:「一頁書還有鎮上的人聽著,我,棄天帝,在此宣告,從今以後一頁書就是我的人,誰都不准再黏著他,不長眼的人,後果自負。」棄天帝話語一閉,現場一陣哄然。「還有,我就住在這個地方,你們以後要是看到有誰騷擾一頁書,馬上向我通報,凡是通報的人都會得到一筆優渥的獎金。」


又是一片嘩然。每個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大家都在好奇這個俊驚寰宇的人究竟是誰,為什麼沒人看過他?這樣的人,住在這種小鎮?


一頁書憤憤甩開棄天帝的手,怒罵道:「你有毛病嗎?」


棄天帝的告白宣言,已經讓所有人夠驚訝了,而一頁書的反應,更是讓所有人下巴差點脫落。原來他們早就認識?


一頁書覺得丟臉死了,恨不得立刻挖個地洞躲起來。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懲罰他?


「啊?」棄天帝原以為這樣講,一舉幫他解決所有的麻煩,一頁書就算沒有感動得痛哭流涕,也會對他大為感激,可是現在看起來,他好像要抓狂了?


「你如果閒著沒事做,想玩這種無聊遊戲去找別人,不要扯到我!」一頁書話一說完,立刻回頭走人。


棄天帝急嚷道:「這不是遊戲,我是認真的,我愛上你了,一頁書。」一頁書充耳不聞,繼續離去。「你可以選擇逃跑,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你追回來,我在觀音寺前立誓,在場所有人皆為見證。你躲也躲不掉。」


聽到棄天帝拉其他人下水,一頁書心想如果不給予點回應,大家就會誤以為他真的怕他、當眾逃跑了。於是停下腳步,回身面對棄天帝。看到他凝然專注的神情,一付從容就義的決心,截然不同於之前的傲慢與隨便,一頁書不禁斂眉道:「不管你有什麼企圖,我可以告訴你,不可能。我對你這種人完全沒興趣,你不用白費心機。」


講得還真直接啊,哼!雖然早就知道他那張嘴向來不吝於重傷自己,但在聽到這麼坦白的答案,心裡還是難受得緊。「那麼我也告訴你,我棄天帝一旦決定的事,就一定會讓它成功。你敢接受我的挑戰嗎?」


一頁書燦笑,內心澄明如鏡:「我剛才已經說得夠清楚,至於你要做什麼,我管不著。」頓了一下,接著說:「只是這回,你恐怕要失望了。」一頁書說完話,便頭也不回地飄然而去。


棄天帝望著他長髮飛舞的遠去纖影,痴痴回想剛才的笑顏,美得令他沈醉、令他失魂。這是他從他身上收到的第一個笑容,應該算是好開端吧,傲世無雙的俊顏,揚起了淺淺微笑。


當然,棄天帝這一番愛的挑戰宣言,馬上又引起喧然大波,成為各大報頭版頭條,各家電視台火熱話題,以及連續數個禮拜的後續追蹤報導。


***


夜涼如水。一好漢幫造天筆哄小朋友入睡之後,兩人便偕同至外頭散步。


天上月光皎潔,蟲聲唧唧,兩人很有默契地不發一語,一起走至寺院附近的小樹林。沐浴在月色之下,造天筆美得令人銷魂。一好漢痴痴地注視著他,瞧得造天筆心裡有些慌亂,只好硬想出話題來聊。


「你有沒有發現書最近的心情好像都不是很好?」

「大概是被煩累了吧。換作任何人,每天後面跟著一堆人都會受不了的。」

「還好我們這邊還算偏僻,人群進不來。書還有喘息的地方。」

「嗯。」

「你有聽說了嗎?上次來我們這裡的那個棄天帝,好像又來找書的麻煩了。」

「嗯,我從鎮上回來的時候,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聽說棄天帝對著眾人的面發誓一定要把他追到手。」

「啊,那書一定很生氣,棄天帝這樣做只會適得其反。」

「喔,為何呢?」

「因為書最討厭這種華而不實、自大浮誇的人,棄天帝太衝動了。」

「如果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一好漢若有所思問道。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如果棄天帝表白的對象是你,你也會一樣討厭他嗎?」

「怎麼可能,他喜歡的是書,又不是我。」

「我想知道你的想法。不講別人,就是你的想法。」一好漢堅持問道。

「如果是我,我應該不會討厭他,但也不會接受他。聽過就算了。」

「這句話的意思是?」

「意思就是說,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不管他說什麼對我來講都沒用。」

「那你喜歡什麼類型?」

「我……」造天筆心裡有股預感,有事就要發生。

「如果今天換成我對你講這些話,你會接受我嗎?」一好漢逼問道。

「你、你不要開玩笑,這個問題不好玩。」造天筆迴避了一好漢凝視的目光。

「我不是在開玩笑。」終於還是忍不住說出來了。一好漢長長呼出一口氣,也罷,早說晚說總是要說的,說清楚心裡反而踏實。


聽聞此言,造天筆心頭一震。沈默了一段時間,兩人都遲遲沒有開口。由於實在過於安靜,讓造天筆心裡升起了一絲不安,於是偷偷再把視線移回一好漢身上。


誰知,他就在離他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將他整個人包圍起來。


造天筆覺得心臟快跳出來了,很努力地鎮定自己的情緒,訥訥說道:「還說不是在開玩笑,你明明就有喜歡的人了。」

「那天沒機會講完,我早就想告訴你,我喜歡的人是……」造天筆下意識舉起雙手,想把耳朵捂住,害怕聽到答案。


一好漢並沒有開口,他將造天筆擁入懷中,獻上纏綿的吻。把自己滿腔滿意的愛戀,以吻深深地渴切地傾訴給造天筆知道。


「唔……」造天筆陷入一好漢熱烈的吻,腦中思緒亂成一片,他無法呼吸、無法思考,一好漢熾烈的感情如排山倒海般朝他襲捲而來,他只能隨之沉淪。


月光下,糾纏交錯的兩人吻得忘我,天地一片寂然。最終,一好漢還是情不自禁,將大掌伸至造天筆衣襟內撫摸,造天筆從迷茫中猛然清醒,連忙推開一好漢。


「對不起,我衝動了,嚇到你了嗎?」


造天筆垂著頭,沒有回答一好漢的話,扶著樹幹喘息。


「這就是我的答案。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從來沒有別人。這樣你明白了嗎?」


造天筆依然不語,一好漢微皺眉,靜靜等待他的開口。他相信他,對他並非無情。


「我……」過了半晌,造天筆終於出聲。

「嗯?」

「抱歉,我需要時間整理我的思緒。現在,我無法給你任何回應。」

「嗯。」

「你今晚的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震撼。」

「我知道。但是,難道你都沒有察覺我對你相較於對待其他人,是極為不同的?」如果他真的完全沒感覺,那麼自己真的該好好檢討了,早知道就向棄天帝討教幾招。

「或許有,但我不願多想。」造天筆答得誠懇。

「現在你知道了,會討厭我嗎?」一好漢的語氣真真誠誠,溫柔至極。

造天筆抬起晶瑩迷濛的美眸,「我是不可能討厭你的,只是……」

「只是什麼?」一好漢笑意增大。

「我的心現在很亂,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好,我答應給你時間思考,我會等到你願意對我敞開心胸,說出自己的決定。在此之前,我不會逼你。可是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你不准消失,不准對我避不見面,不准不理我,否則我會受不了。」

「嗯,好,我盡量。」

「筆,你相信我嗎?」

「我……」他很想給他肯定的答覆,可是,又怕回答了之後,自己就再也逃不開,因而任何話都答不出來。

「沒關係,我會向你證明我的決心,讓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一好漢再度將造天筆拉至懷中,在其額上輕輕一吻,「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嗯。」


隔天一早,造天筆並沒有出來散步。一好漢在林中沒看到熟悉的身影,找遍禪寺內外,也遍尋不到人,不禁黯然神傷。


終究還是失敗了嗎?


抱著最後一絲希望,進入了造天筆房間。終於,看到人正安安穩穩躺在床上睡著,一好漢心裡頓時放鬆,顧不得人還沒睡醒,便急忙奔上前將人緊緊擁入懷裡。

「嗯……」造天筆睡眼惺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賴床的小懶蟲,你嚇死我了。」

「怎麼了嗎?」

「我以為你不見了。」

「對不起,我昨晚想事情想太晚,所以早上爬不起來。」

「想什麼,在想我嗎?」造天筆雙頰酡紅,垂首沈靜不語。那飄逸出塵的樣子,讓一好漢看痴了。

情不自禁,一好漢加深擁抱的力道,開始小心翼翼吻著造天筆青澀的唇,吻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捨將之放開。

「以後你如果再賴床,我決定用這種方式叫你起床。」

「你、你答應過我不逼我的,別得寸進尺。」

「好,我不逼你。」一好漢將頭埋進造天筆頸項中,貪婪地汲取他身上的幽香,囁嚅說著:「剛才,我真的以為你失約了。到處都找不到人……」感覺到一好漢的身子微微顫抖,造天筆輕柔摸著一好漢柔順的髮,安撫道:「我在這裡,沒事。」


造天筆的安慰,給了一好漢莫大的鼓舞,這一輩子,心,從來不曾像此刻那麼踏實無畏過。心中溢滿話語就待傾訴,出口的卻是一句再也簡單不過的問候:「嗯,早安。」燦爛的笑顏,比朝陽還明亮。


「早安。」造天筆笑得溫煦。


一好漢簡直不敢相信,命運之神如此眷顧著他。事情的演變,雖然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但已經夠好了。造天筆的態度,勝過一切力量,帶來無限勇氣。


「我們去幫書準備早餐吧。」

「一切聽你的。」


五彩映照的朝霞中,併肩身影十指自然交纏緊握。


--
棄:為什麼給他這麼多福利,我什麼都沒有?(看向一好漢)
漢:你身體都看過摸過了,我過了這麼久才親到嘴,我都沒抗議了你抗議什麼。
棄:哼!那算什麼,全部人只有我的身心傷痕累累,妳真的在幫我嗎?(瞪)
VV:吾皇,天大冤枉啊,我最關心您的心情了,想方設法給您福利啊!
書:哼!妳敢!
筆:誰來關心我的心情?Q////Q
漢:進度太慢,下回仙仔和我的篇幅要多一點,知道嗎!
棄:我下一次就要吃到人。
書:妳敢寫我就宰了妳。
筆:有沒有人聽我講話啊QQ
VV:我什麼都不知道啦>/////<(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