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5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五)

自從上回遭到暗算,一頁書便對自己的警覺性極度不滿。棄天帝說得沒錯,雖然他實力不差,但長年住在詩海這種恬淡無爭的環境,身邊盡是善人和老弱婦孺,沒有理想的練武對象,臨場反應竟退步如斯。連番幾次敗在棄天帝手上也就算了,他是他所遇過實力最為堅強的人,力量和反應都屬上等中的上等,像這樣棘手的對手,就算密集練習仍是不容易取勝,更何況他已很久沒再持續精進。但敗給那些小癟三,實在是怎麼說也說不過去,如此尋常的暗算手法竟閃不過,一頁書為此檢討了自己很久。因此,那天回來之後,他每天總是利用閒暇時刻,專心修練自己的武藝。


回過頭說,棄天帝令人驚訝的能力,也讓一頁書的心境起了微妙的變化。他承認,自己確實不是棄天帝的對手。儘管他們之間尚未有過真正激烈的比鬥,俗話說高手過招,一試便知深淺。雖然他的反應、技巧各方面都不差,但棄天帝就像一堵橫亙在他面前的高牆,怎麼跨也跨不過去。尤其那身蠻力,是一頁書覺得最頭疼的地方。難道這就是吃慣大魚大肉和青菜豆腐的差別?


一頁書一身的功夫,都是由雲渡禪寺前住持所傳授的。老和尚原本就是一名武術老師,對於各門武術皆有鑽研,尤其專精柔術,之後看破紅塵,才皈依佛門。收留一頁書之後,看準他過人的資質和端正的品格,便將全身技藝毫無保留地全數教予這個小孩子。希望他能承繼習武者的精神,為社會奉獻一份心力。一頁書謹遵老和尚的教誨,長久以來練武的目的,便是為了保護周遭的人。但是遇到棄天帝這個和他同樣武學兼備的人,一頁書頭一次有了想要單純為武術而奮鬥的念頭。他想知道自己的實力究竟能到達什麼程度。更重要的,他不能總是敗在那種人渣(棄:你說誰!ˋ□ˊ)手中!


「又在練武啊?」一好漢突然出現,一頁書停下手邊動作。

「嗯。」

「自從認識你們之後,我覺得自己好像變古人了。住在深山野林,過著自耕自種的生活,還有個不開診所又會武功的醫生,以及一位仙子,真是使人驚奇。」

「哈哈,你想太多了。你那位仙子呢?怎麼不見人影?」

「他在講電話。」

「喔,難怪你會出現,我還在奇怪你怎麼捨得離開他。」

「講得我好像跟屁蟲似的。」

「哈,你不是嗎?」

「是啊是啊,心甘情願。」一好漢攤攤手,語氣雖顯無奈,表情卻極為幸福。

「你們進展到哪了?」一頁書好奇問道。

「唉,你認為以你好友的性情,我能進展到哪?」

「喔?我還以為你們開始交往了呢。三不五時就看你牽筆的手,靠筆的身,摸摸這摸摸那的,毫不避諱,原來都只是你在揩油啊?」好小子,這麼不安分。

咳咳……看得還真清楚。「沒辦法,我動作也做了,話也明示暗示過了,他還是一樣不為所動。我真不知他是故意裝傻,還是對我沒感覺。」

「你為何不試著直接表白?或許,他正在等你開口。」

「我也有想過,但……」一好漢想起上回在公園當鄭婆婆提到男子相戀不宜的時候,造天筆沈默不語的凜然表情,他就不來由感到害怕。「我怕嚇到他,他就消失不見了。」

「哈,你真以為筆是仙子嗎?怎麼會消失不見?」

一好漢說不出來,他隱約有股感覺,一旦破壞了這層微妙的關係,他有可能從此失去他。「我不知道,唉……」

「別擔心,我答應你會找個時間和筆好好談談。我也希望他得到幸福。」

「謝謝你。難怪筆說你溫柔體貼,總是為人著想。」一好漢充滿感激,有一頁書的幫忙,事情應該會比較順利吧?

「哈,只有他會這麼認為。倒是我要認真拜託你,筆,就交給你了。」一頁書慎重請託。

「不用你拜託,這輩子除了他,我不會再對任何人動心。」

「嗯,我相信你。對了,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

「你說。」

「你有興趣練武嗎?我想找個同伴,一人練實在太沒效率。」

「你的意思是你要教我?」

「是啊,有興趣嗎?」

「好啊,我以前在外遊歷的時候,也有學過一些簡單的防身術。打打雜碎可以,遇到真正厲害的人還是得吃虧。既然你這個柔道專家主動開口願意教我,我當然樂意之至。」一好漢非常開心,他本來就想找個機會向一頁書提學武的事,想不到一頁書率先開口。

「嗯,這樣以後就有伴了。禪寺安全也可以多一份保障。」一頁書非常滿意,他果然沒看錯人,一好漢果真是上天派來的使者。

「你們在聊什麼聊得這麼開心?」造天筆溫雅柔和的聲音,如一道暖流注入了兩人心房。

「筆,跟你說喔,小漢從明天開始要跟我一塊習武。」

「真的嗎?」造天筆從一好漢那裡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太好了。小漢,書很厲害,你要好好向他學習。」

「遵命,我的老師大人。」其實,他更想講的是老婆大人。

「筆,剛才是誰打來的?」

「喔,對了,觀音寺住持要我們明天有空去他那裡一趟。」

「他有說是什麼事嗎?」

「沒有講得很清楚,只說要我們過去再談。」

「嗯,我知道了。」



隔天,一頁書和造天筆兩人一起去看望觀音寺住持,住持一見到他們二人,急忙迎了進去。

「住持,發生了什麼事這麼急著找我們來?」造天筆開口問道。

「這……其實是有一件事想請你們答應幫忙。」

「如果又是扮觀音這種活動,我就要離開了。」一頁書起身準備走人。

住持拿著手帕,擦擦光頭上的汗珠,緊張急道:「一頁書,你別走啊,這件事的確是和繞境有關,但這回不是要你扮觀音,而是……」住持吞吞口水,「想請你們答應電視台專訪。」

「住持,什麼專訪,這是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披利電視台從電視上看到我們的繞境活動,對今年的觀音人選很感興趣……」住持瞄了一眼一頁書,看到他沒反應,才又繼續說道:「所以想邀請你們參加他們『真情鄉土』節目的實況採訪。」

「我不要。」住持甫一說完,一頁書即刻回絕。住持轉頭向造天筆求救。

造天筆安撫一下一頁書的情緒,接著說:「住持,可以麻煩你說得更仔細點嗎?」

「當然可以啊。這個外景節目專門在介紹各地的風俗民情,這次他們說要做一個全國代表性的慶典活動特別企劃,我們觀音繞境這麼有名,想當然爾在受邀之列。所以他們希望我們下禮拜三可以接受他們的電視專訪。」

「既然如此,他們怎麼不拍當天的情況就好,何必事後採訪,多此一舉。」一頁書質疑道。

「他們那天有來啊,也拍了不少鏡頭。只是,後來發生的事你也知道……」住持小心翼翼,「所以他們才要來我們這邊補拍。」

「那麼多活動,把我們這部分刪掉補上別的,不是更省事?」

「不行啊,一頁書,他們經理已經告訴我我們鎮的活動將會是重頭戲,不能取代的,而且他們還指名一定要你們兩個受訪,不能以別人替代。」

「為何?」

「這……我也不清楚。」住持話雖這麼講,但想也知道電視台是為了抬高收視率。像一頁書這樣的美人,不要說尋常偶像明星,就算放眼世界,依然是世間罕有。住持已經有心理準備,只要一頁書一答應這個專訪,他就可以開始進行他的大殿加蓋計畫了。

「造天筆啊,請你們務必答應幫忙。你們也知道我們這個地方很小,平常靠的就是觀光收入,難得有這個機會可以宣傳我們本地的特色,也算是功德一件啊,你說是不是?」住持向軟心腸的造天筆發動求情攻勢。

「書,住持說的也有道理。而且繞境的時候,只能拍到熱鬧滾滾的場面,對於其中所象徵的精神和意義,卻很少人了解,你不是也常說這樣的活動沒意思嗎?我們可以趁著這次傳達觀音濟世渡人的精神,不也很好?」

「你太理想化了,你講的這些,電視上只怕一個字都不會播。萬一他們向你問些怪問題,你答或是不答?」

「哈,書,你太多慮了。這種節目怎麼可能會有怪問題出現。」

「是啊一頁書,我到時候會請他們先把問題告訴我,讓你們兩個先做準備,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扭不過兩人的溫情懇求,一頁書終於答應。

「隨便你們,我不管了。」住持心裡開始放鞭炮。



幾天過後,一頁書和造天筆兩人在觀音寺前面的廣場上,接受媒體現場實況轉播。

「一頁書、造天筆,我跟你們說,這個節目總共一小時,我們的部分就佔了二十分鐘。只有你們是用Live採訪,其他都用已經錄製好的帶子播放,所以你們一定要好好表現啊。」

「嗯,住持你放心,我們會盡力的。」

「等一下他們會先播個大概五分鐘的今年繞境介紹,然後鏡頭就會take到你們這邊,採訪就開始了,千萬不要緊張啊。」

「住持,你比我們還緊張,這些話你已經交代十幾遍了,我們知道怎麼做,你先去旁邊休息吧。」造天筆微笑說道。

「嗯,好,那我就先離開了。」

「你看他緊張得滿身大汗,好像他自己才是受訪人。」一頁書笑道。

「是啊,住持一遇到繞境的事,都特別熱心呢。」

「是嗎?」一頁書抿嘴不語。


轉播開始第一段,進行得十分順利,節目流程都按照事先說好的步驟走,一頁書和造天筆不但很完整地將詩海觀音繞境的習俗來由好好地介紹了一遍,也連帶地將詩海這個小鎮風情展露給全國認識。他們淵博的學識以及絕佳的默契,讓在場眾人都折服不已,加上兩人極為上鏡,畫面超乎想像的養眼,因此完全是一場極為成功的採訪。


廣告時刻,住持拿著兩杯他精心準備的元氣茶過來,興奮說道:「你們真是詩海之光啊,鎮上有你們兩人真是大家的福氣。」

「住持不用客氣,這沒什麼。」造天筆斯文回道。

「剩下五分鐘,訪問就可以順利結束了。早知道就再跟他們拗多一點時間,真是可惜啊。」住持心裡想的是讓一頁書兩人帶領主持人拍攝整座觀音寺的全貌,好好推銷一把。

「哈,我們該說的差不多都說完了,佔用到別人時間也不好啊。」

「說的也是啦,等下還是要拜託你們了。」

「嗯。」



這時,棄天帝正宅在家裡的劇院房。只見全場中央那台超大螢幕的液晶電視上,畫面正播著龍祥電影台上映的唐伯虎點秋香。棄天帝看著看著,忽然心生不滿。


什麼風流才子嘛!娶的老婆都長成那付德行(謎:什麼德行?),眼光差到不行,還娶了八個,這才是全片奇觀。該自殺的是唐伯虎,而不是那八個女人。而且為了追一個婢女,竟然跑到別人府中當下人,簡直丟光了男人的面子。要他的作法,都知道對方已經有意思,直接就把人帶回家了,還跟她在那裡耗。果然是白痴電影。


話說回來,自己把人帶回家,不但什麼都沒吃到,還被人狠狠削了好大一塊眉角,好像也沒比唐伯虎高明到哪。人家至少抱得美人歸,自己呢?


心裡一悶,按鍵用力一按,索性把電視關掉。那天的情況,又開始持續不斷地在他腦中上映,不管他看了多少部電影,聽了多少套音樂,一頁書的身子、一頁書的反應、一頁書的聲音和一頁書的一切依然佔據他滿滿的心思。棄天帝對著自己生悶氣,家中的東西能摔的都快被他摔光了,心中那把火卻還是怎麼滅也滅不掉。早知道就不該把人放走,至少也先吃一頓再說。就算他那樣說,那又怎樣呢?在床上,在男人的世界裡,壓得住人的才是勝者,其他的事都是次要。這個他向來奉行不悖的原則,竟然在那種關鍵時刻出了包。如果不是自己對他有其他企圖,為何要在意那麼多?


其他企圖?對他能有什麼其他企圖?棄天帝懶洋洋躺在沙發上,緊閉的雙眼似在假寐,其實腦子裡一團亂。一頁書那樣說自己,照理講,以他的脾氣,應該狠狠教訓他一頓,整得他走投無路,不得不來向自己低頭。然後他再隨心所欲在他身上烙下自己專屬的標記,最後再將他狠狠拋棄,把這份羞辱連本帶利討回來。像一頁書那麼驕傲自尊心那麼強的人,可以挫敗他的方式實在太多了。憑他棄天帝的人脈和勢力,還怕回擊不了?


然而,他卻沒有把握,這種作法到底是不是他要的結果。讓那張絕塵的容顏從此失去美麗的色彩,他真能開心得起來?


這個問題在他心中問了無數遍,仍是無解。


什麼時候開始,他竟變得如此多慮?他向來不喜歡花太多無謂的心思。他是個極有自信的人,對於自己追求的目標、想要的事物,清楚明瞭,不達成目的絕不罷休。貫徹執行自己的理念,才是他棄天帝的獨特氣魄。從來沒有任何人有辦法摧毀這份驕傲。


除了那個該死的一頁書。


馬的!他好想他,想得不得了。


想得亂了方寸,找不出一個最適當的解決方法,來討回自己的尊嚴。


一個可怕的念頭在他心中隱隱成形,頭一次,棄天帝害怕正視自己的內心。


身上忽然多了件遮蓋物。瞇眼一瞧,九禍正以擔憂的神色看著自己。

「哥,睡著了嗎?」

「沒。」

「你要回床上躺躺嗎?」

「不用,把電視打開,音量轉到最大。」讓嘈雜的聲音充斥,就不會胡思亂想。

「何必呢?不過就是一個人。如果你想教訓他,我即刻派人去把他捉回來。隨便你高興怎麼整他就怎麼整他,好嗎?」

「誰叫妳胡猜的?和誰有關?我高興把音量轉到最大看電視不行嗎?」


九禍不語,她心裡也微微動氣。老哥脾氣不好,眼高於頂,面子被這樣削了一大塊,抓狂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這期間卻不見哥哥有任何動作,反而把自己關起來,經歷的時日已太長,這樣的反應,不尋常。


九禍在思考事情,並沒有詢問棄天帝要看哪一台節目,棄天帝也任由九禍漫無目的地轉過一台又一台,兄妹倆各懷心思。直到轉到披利電視台。兩人同時看見出現在螢光幕上的人,心裡同時一驚。


九禍趕緊轉台,可是已來不及,棄天帝眼睛直瞪螢幕,命令道:「轉回去。」

「哥——」

「難不成妳怕電視把我吃了?轉回去。」

九禍嘆了口氣,兩人一起看向受訪中的一頁書。



這時節目主持人笑容滿臉道:「經過剛剛兩位詳細的介紹,相信各位觀眾已經對詩海鎮有了深刻的印象。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將帶領大家一塊認識鎮上純樸的民情,對現場觀眾做實況採訪。」一頁書微微皺眉,這個安排,並不在事先講好的流程裡面。


「透過畫面,大家可以看到,在兩位受訪者後方,擠滿了滿滿的人潮。各位親愛的鄉親,請你們用最熱烈的招呼,向全國電視機前面的觀眾問好。」


只見畫面中每個人都高舉雙手揮手,對著鏡頭熱情問好。


接著,主持人將鏡頭帶至一個年輕男子身上,訪問道:「你好,請問你是詩海鎮的鎮民嗎?」

受訪男子靦腆道:「不是,我是外地人。」

「喔,那麼你為何會來到這裡呢?」

「其實,我是慕名而來的。」

「詩海最吸引你的是哪一點呢?」

男子臉紅道:「一頁書。」

「可以請你再說得更詳細一點嗎?」

「嗯,自從上次在繞境活動看到他之後,我就沒有辦法忘記他,所以從那天以後,我就待在這裡不走了。希望、希望能找到機會和他做朋友。」男子說完,立即掩面奔走。


節目內外,棄天帝和一頁書同時變臉。


「欸,先生你別走啊,我問題還沒問完。看來我們詩海鎮真的是個純樸的地方,連外地來的人都這麼害羞……」主持人從容道。「接下來,我們再來訪問這位可愛的小姐。小姐妳好。」

「主持人妳好。」

「請問妳是本地人嗎?」

「是。」

「可以簡單說明一下妳對詩海的感覺嗎?」

「簡單、純樸、安靜,還有熱鬧非凡的繞境活動。」

「嗯,這麼多點影響妳最深的是哪一點呢?」

「這些特點都影響我很大。但影響我最深的,是造天筆和一頁書兩人。>///<」

「喔,為何呢?」

「因為他們兩個代表了詩海全部的真善美精神。還有,他們的皮膚好好,讓我很羨慕,我好想知道他們平常是怎麼保養的!!!」小姐眼睛開始發亮。*O*

「一頁書,這位小姐想向你請教保養肌膚的方法,可以請你向全國觀眾說明嗎?」主持人自己顯然對這個問題也很感興趣。一頁書倨傲地將頭轉開,不予回答。


一旁造天筆急忙緩頰:「書是醫生,平常就會教我們一些養生保健的方法。」


原來這傢伙是學醫的,棄天帝心裡想。看著一頁書一臉不滿的表情,他的心情忽然開始好轉。


「原來我們的觀音菩薩是個醫生,果然很有濟世渡人的精神喔。」主持人再把鏡頭帶到一個老伯伯身上。「阿伯你好,請問你是這裡的人嗎?」

「是啦,我住這兒已經好幾十年了。」

「住這麼久,你一定很喜歡這裡吼?」

「是啦。我今天來,是有一件事情想拜託妳,不知可不可以啊?」

「阿伯請說。」

「妳過來。」

只見一個如花似玉的黃花大閨女從黑壓壓的人群之中走出,極為嬌羞可愛,用含情脈脈的美眸偷偷看向一頁書。

「我這個孫女喔,很喜歡一頁書,可是一直不敢跟他講話。今天我想藉著電視請大家幫我個忙,我要把一頁書娶來當某(老婆)啦。」

「啊?!!」

「喔,我說錯了,我是說,我想拜託一頁書娶我孫女當某啦。」


「開什麼玩笑!」節目內外,棄天帝和一頁書齊聲怒吼。


一頁書的反應,讓那位黃花大閨女傷透了心,當場奔離。

「妳稍等我啦,唉,看開點啦。」老阿伯追著孫女離去,留下一臉尷尬的主持人和怒氣沖沖的一頁書。



九禍看到這個畫面,快笑翻了。「哥,你瞧到他那付囧樣沒?這些鄉民幫我們吐一口怨氣了,哈哈。」九禍逕笑著,卻沒人回答她,回過頭看老哥,才發現棄天帝根本沒在聽她講話,他的心思已全部被一頁書拉了過去。



接下來又訪問了幾個人,不管主持人問什麼問題,話題一定繞回一頁書和造天筆兩人身上,可憐的造天筆只好死命活命拉住一頁書,預防他暴走殺人。

「我想要一頁書的簽名照。」

「我想問造天筆喜歡什麼樣的人。」

「我想知道一頁書的興趣及嗜好。」

「我想問造天筆和一頁書有什麼關係。」

「我想請造天筆當我兒子的家庭教師,他的氣質好好。」

最後一位最勁爆,直接對著電視機前的全國觀眾向一頁書公開求婚:「一頁書,我已經暗戀你好幾年了,我對你的心意天地可鑑,日月可表,請你答應嫁給我,我會給你全世界的幸福!!」


節目內外,棄天帝和一頁書瀕臨發飆邊緣。


「哥,當心不要把電視吞了。」九禍漠然道。

「這些人實在過於膽大包天,我要馬上去教訓他們!」

「你現在過去,來得及嗎?」

「我……」

「何況,他們是向一頁書求婚,關你什麼事?」九禍冷漠道。

棄天帝無話反駁,又把視線轉回電視上面。

主持人終於勉強控制住場面,急忙結尾道:「我們的觀音菩薩果真魅力無法擋,詩海鎮居民也都相當熱情又可愛,今天非常高興能來到這個地方。廣告過後,請繼續收看下一段節目。」



卡的一聲,九禍關掉電視,棄天帝難掩失望。他,不見了。

「結束了。」

「嗯。」

「還想看別的影片嗎?」棄天帝搖頭,沈默不語。

「哥,為什麼?」

棄天帝明白九禍問什麼,淡淡回道:「妳不是節目主持人,我沒義務回答妳的問題。」

「可是我是你妹。」見棄天帝不語,九禍繼續說道:「你看他那付樣子,人家美女主動送上門、帥哥熱烈追求,他都完全沒感覺,根本就是生來當和尚尼姑的料(書書:= =|||),你喜歡上這種人,不會太沒格調了嗎?」

「我,喜歡他?」棄天帝忽然語拙。

「難道不是嗎?你看你這付魂不守舍的模樣,怎麼看都和那個人一模一樣。」

「誰?」

兩人正談著,房門被打開,一個身穿紅衣滿頭紅髮的男子從容優雅地走了進來。


滿身紅會給人一種俗氣的感覺,可是穿在這個男子身上,卻莫名的好看,將他的俊逸絕倫很合適地襯托了出來。


「寶貝,我聽管家說你們在這裡,大白天的就窩在家裡看電視,好不愜意啊。是誰魂不守舍?」

「你怎麼會在這時候出現?」來人正是棄天帝和九禍的表兄弟,朱武,也是異度天授集團執行長。

「因為想妳,所以我就過來了。怎麼那麼久沒到公司來?」朱武將九禍拉至身旁,撫了撫她有點散亂的髮。

「又來一個。也罷,你來了也好,幫我說一說他,他現在的情況只有你才有辦法解決。」

「喔?」朱武看向棄天帝,突然,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對著棄天帝的臉猛瞧。

「咦?」

「看什麼看!」棄天帝被朱武看得渾身不自在,臉上竟出現了一抹微紅。

觀察了好一陣,朱武下結論道:「嘖嘖嘖,你談戀愛啦?」

「你知道什麼!」棄天帝不服氣,一臉傲然,可是又接著馬上問道:「怎麼看出來的?」

「太明顯了好嗎~我親愛的表哥。你面帶桃紅,眉目含情,整個表情就是一付『我戀愛了』的痴態。原來你也有這麼一天啊!哈哈哈……」朱武這番話是經驗談,對於箇中滋味,他比誰都清楚。

「有這麼明顯嗎?」棄天帝轉頭問九禍,九禍卻逕向朱武答道:「你只猜對了一半,他的情況比你講得還慘,是單相思。」

「哈~!」朱武驚訝得就像聽到耶穌復活一樣。「怎麼可能!寶貝,這是真的嗎?」

「從小到大,你看過他失魂落魄的樣子過嗎?我這幾天就看了不下數百回。」

「是哪個人這麼有本事,讓我們高不可攀的棄天帝栽了進去?」

「說到這我就有氣,他什麼人不找,竟然想對一個骨子內外根本就是和尚的村姑下手!你說他是不是瘋了?」

「和尚?村姑?這麼神奇!表哥,你什麼時候換口味了?大魚大肉吃多了,想改吃清粥小菜啦?告訴我他的名字,我幫你搞定,保證讓你手到擒來。」關於這方面的經驗,他可是比他豐富得多。

「他不是什麼清粥小菜,他是一盤辣到難以下嚥的麻婆豆腐,我們家這個傻子不怕死,也想跟人湊熱鬧。」瞪了棄天帝一眼,九禍繼續說道:「他叫一頁書,住在詩海鎮,你幫我查出他的來歷。」九禍心中另有打算。

「喂,你們你一言我一句講得這麼開心,說得跟真的一樣,還當面批評我,不想活了嗎?」當事人終於出聲抗議。

「你怎麼這麼說,我們是在幫你想辦法啊。」雖然知道棄天帝陷入這種情況,讓朱武整個人很high,很想再看久一點,因為實在太稀有了,百年難得一見。可是到底兄弟情深,那種痴心愛不到人的痛苦他領教得已夠多,不希望棄天帝也和他遭受一樣的困境。

「你信誓旦旦我陷入情海,到底有什麼證據?」

「這還不簡單。」朱武拉起棄天帝走到連身鏡前。

「好好看著,我對九禍的表情和你對一頁書的表情是不是一模一樣。」三人站在鏡子前面,朱武深情向九禍喚道:「親愛的。」


當朱武目光一轉到九禍身上,眼神立即變柔和,數十萬瓦強力伏特愛的電力不斷從四面八方射向九禍,只差沒把九禍電死。全心凝注著那張豔麗無雙的容顏,幾天不見,他對她的愛戀又增添了幾分。拋下手邊繁重的工作,只為了前來看她一眼。這一眼,比什麼都重要、比什麼都值得。那眼波流轉、魅態百生的嬌顏,令朱武情不自禁,抬起螓首就是一陣深情的擁吻。他今天原本就是來找她的啊!


棄天帝被晾在一旁,路邊的垃圾都比他受到注目。等了一會兒,實在受不了,終於暗示性地咳了幾聲,朱武才說:「你怎麼還沒走?」這麼大的人了,當電燈泡不覺得羞恥嗎?

「你在耍我嗎?」眼見棄天帝硬拳就要揍去,朱武卻從容不迫,連閃都不閃,立即在棄天帝耳邊叫了一聲:「一頁書。」


棄天帝馬上眼神驟變,一下子恨之入骨,一下思念難捱,一下呵呵傻笑,一下又是嬌羞自喜。沒一會兒工夫,他已經完全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寶貝,妳說他是不是比我嚴重?」

「你們兩個半斤八兩,哼!」看到棄天帝的樣子,九禍不屑離去,留下朱武一人。


等了一陣子,朱武也忍不住嘆氣:「這下沒救了。」他一邊看著發呆的棄天帝,一邊遲疑要不要將他從幻想中拉回來bbb



到了晚上,朱武把他在鏡子前面所拍到的棄天帝花痴照片拿給本人鑑定。

「喏,這就是你想一頁書時候的表情,精采的咧!我從來不知道我家少爺陷入情網中會這麼可人。」朱武已經在盤算,乾脆給棄天帝出個單戀情人專題寫真集,保證一定可以海刮一頓。

棄天帝看到那些照片,嚇得丟了滿地,「這這這……這真的是我嗎?這真的是那個沈穩、帥氣、自信、俊秀……」

「講話就講話,不要用那麼多噁心的形容詞。」朱武滿臉不屑。

「我知道你一向很嫉妒我,我不會跟你計較。」棄天帝撥撥他烏亮的額髮。

「神經病。你這個自大狂,連佛祖都看不過去,還特地顯靈派一個人來治你。真是大快人心,哈哈!」朱武說的話,棄天帝並沒有聽進去,因為他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原來我真的陷進去了。」棄天帝帶著自己最後一絲傲氣舉白旗投降,雖然還有點不甘心,可是一頁書那張麗絕塵寰的笑顏再一次蠱惑了他。「愛就愛了,這也沒什麼好丟臉,丟臉的是無法把人把到手!對!」棄天帝下定決心,連日來的壞心情跟著一掃而空,他已經找到了他最重要的人生目標!

「哥,你決定當和尚啦?」看著棄天帝一臉鬥志高昂,九禍開口問道。

「當和尚?」

「是啊,你不當和尚,怎麼追那個野尼姑?」

九禍的話一語點醒夢中人,棄天帝激動握住妹妹的手,狂喜道:「還是我的九禍聰明,一下就說中重點,哈哈哈……」

九禍拍拍額頭,聳聳肩,一臉不置可否。「那你就去剃度吧。」我看你能撐多久,九禍暗忖。

「妹妹啊,妳忘了我們家族本業是什麼了嗎?」於是,一場神棍追尼姑(?)大賽,就此展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