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四)(H)

「哥,你有這麼缺女人嗎?想女人想到拿袍子當替身?」九禍邊說著,邊拉開落地窗簾,讓陽光灑滿房間。
「誰准妳在我睡覺的時候進來的?」棄天帝揉揉睡醒的雙眼,沒好氣道。
「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怎麼睡在一件袍子上面?這麼大的人了,也不怕感冒。」九禍邊說著,邊拿起袍子就要摺。「咦?這件不是你的睡袍啊?哪來的便宜貨?味道還挺香的。」
「這是不祥之物,不要亂碰!」棄天帝終於完全清醒。
「不祥之物?不祥之物我把他拿去丟掉就好啦。」
「不用妳多事,我自己處理。妳出去啦,我要換衣服。」九禍看著棄天帝緊緊抓住手裡的長袍,哪裡是什麼不祥之物,倒像是一件罕見的稀世珍寶。
「好吧,不管你了,早餐準備好了,快點下來啊。」
「知道了,管家婆。」九禍終於出去,棄天帝鬆了一口氣。這才看到,袍子還拿在手上呢。呆了一會兒,棄天帝又將它拋回床上,決定就這樣放著。理由是:袍子的香味有助睡眠。
 
***
 
又過了幾個禮拜。這天清晨一大早,造天筆和一好漢在林間散步。這本來是造天筆長久以來的習慣,自從一好漢來了之後,便多了一個晨間散步同伴。兩人相處的時刻,總是特別愉快的。一好漢在外遊歷的豐富閱歷,大大擴展了造天筆的視野;而造天筆對於事情靈敏的領悟能力和感受力,則每每刺激帶動了一好漢的新思路,他們彼此分享,互相成長,永遠都有聊不完的話題。在散步結束之後,一好漢會陪著造天筆幫助一頁書給寺裡佛像供上鮮花素果,準備早餐,然後叫小朋友起床,開始一天忙碌而有意義的田野生活。帶著小朋友認識大自然、幫助老人家們舒展筋骨、活動手腳,然後準備午餐、晚餐,休息睡眠。這種如夢般的生活,是一好漢不曾體驗過的。

 
不過,日子雖然過得極為閑適自在,一好漢也漸漸發現了寺裡的一些問題。例如兩棟建築物雖然美其名為孤兒院、養老院,實際上僅為普通收容所,沒有專業的醫療設施,也沒有訓練有素的醫護、看護人員。全寺上下全賴著一頁書和造天筆二人驚人的耐心與愛心,才讓整個收容所得以持續運作。至於全寺收容的老人及小孩,全都是無家可歸、沒有親人聯繫的棄兒和老人,因此完全無法從中拿取開銷所需費用。後來一好漢得知一頁書是個中醫,寺院後方有一片草藥園,正是他用來研究醫學的地方。只是他沒有開診所,平常就賴他到鎮上幫人看診,賺取微薄收入。加上鎮上人的熱心贊助,生活才過得下去。在平常時候,這樣的生活尚不成問題,萬一臨時有急事或有人生重病,其實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兩人走著走著,同時開口道:「對了,我有事想告訴你。」
二人相覷而笑,一好漢道:「你先說。」
造天筆面有難色,想了一會兒,告訴一好漢:「還是你先說好了。」
「嗯,我打算再過幾天,到鎮上找工作,總不能讓你們一直養著我。」
「這,你不打算離開這裡嗎?」聽到造天筆提此疑問,一好漢神情略微黯淡了下。
「你希望我離開?」一好漢溫柔問道。
「其實,我就是想跟你提這件事。你出來這麼久,你家人都不會擔心嗎?」
一好漢微笑道:「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爸媽就因為一場意外去世了,我是由我叔叔和嬸嬸撫養長大的。」頭一次聽一好漢提及自己的身世,造天筆專心凝聽。
「可是我叔嬸認為我是個不祥的孩子,才會剋死我父母,所以,他們向來沒有真正把我當親人看,他們收留我,倒不如說是在養一名小童工。」造天筆非常驚訝,在一好漢燦爛的笑顏背後,竟有一段如此心酸的故事。
「所以我高中畢業之後,便離開家裡,靠著自己半工半讀把大學唸完、存錢到世界各地遊歷。我旅行的花費,也都是在旅途當中所賺的喔,走到哪賺到哪,哈哈。所以來到你們這裡,已經是我這一生到目前為止過的最安逸的日子了。這樣,你還忍心趕我走嗎?」
「我不是要趕你,我只是……」
「只是怎樣?」一好漢將造天筆圍在一棵樹中間,追問道。
造天筆不敢告訴一好漢,其實他很依賴一好漢的陪伴,這種感覺讓他難以割捨,可是,他怎麼能自私地把他留在這裡呢?他愈來愈害怕面對一好漢離開的事實,所以想快點做個了斷。
「你不是有喜歡的人,離開他這麼多天,這樣好嗎?」聽聞此言,一好漢微愣了會兒,隨即溫柔笑道:「你很在意這件事,是嗎?」一好漢眼底流露出深藏已久的感情。
「我……」
一好漢抬起造天筆柔嫩的可愛下巴,細聲道:「其實,我喜歡的人是……」
「筆,原來你們在這兒。」一頁書清亮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阻斷了林中戀人的絮語。
一好漢滿懷怨懟望著一頁書,造天筆快速迎上前:「書,有什麼事嗎?」
「今天世貿有一個醫藥展,我想去看看,順便拜訪老朋友,晚上就不回來了。早餐我已經煮好,鮮花素果也換上了,禪寺麻煩你們照顧。」
「嗯,你自己小心。」
「我會坐火車上去,車子就留給你們。」一頁書邊走邊離開,走了二步,又轉回頭:「對了,一好漢,剛才不好意思,我把機會製造給你了,好好把握啊,拜~」
這才夠義氣。「還用你說,謝啦!」
二人互相眨眼,看得造天筆一頭霧水,向一好漢詢問道:「小漢,書說的機會是什麼?」
「就是我們剛才正要做的事啊,你想繼續嗎?」見一好漢作勢想將自己拉近,造天筆急忙轉身道:「我要去叫小朋友起床了。」說著,一溜眼便不見人影。
「唉,看來我還有得努力。」一好漢快速跟上去,林中又恢復一片寂靜。
 
*** 


世貿中心——


一頁書一臉不滿從展覽會場走出。


「哼!果然不能對這種展覽懷有期待,除了賣東西還是賣東西,浪費時間。」一頁書從活動DM看到有珍貴藥草空運而來的消息,特地北上,結果卻是令他大失所望。

 
跟著人群到公車站牌排隊,一頁書一心只想離開這個人擠人的地方。時近晚餐時間,人群和車潮將整個馬路擠得水洩不通,一頁書看情形,大概還要再等半小時以上才搭得到車。
 
在站牌另一端,棄天帝和其四個部屬正開車從停車場出來,跟著長長車龍,緩慢移動著。
「大仔,等下您想去哪?」
「通知蔡仔叫他帶他女兒到約好的那家餐廳等。」
「老大,你和蔡仔還有他女兒不是約明天嗎?」
「我改變主意了,今天就要見到人。」
「要是他們沒空呢?」
「那就取消。哼,車子有夠多,煩死了。」伏嬰師和其他部屬都不敢再多話,自從從禪寺回來之後,大仔的脾氣就變得更加陰晴不定,誰都不想掃颱風尾。
 
一頁書等了將近半個鐘頭,終於來了一班區間車,有足夠的空位讓他上去,他跟著人群緩慢前進。由於等太久,加上天氣炎熱,又肚子餓,人人臉上都顯得相當不耐。這時,有一位老公公牽著孫子的手正準備上車,卻被後面四位年輕人推擠跌倒,小孫子從車子階梯摔到地上,嚇得哇哇大哭。老人家著急,忙著回頭要去找孫子,誰知那些年輕人竟一點禮讓的意思也沒有,依舊橫行上車,老公公也被跟著撞倒。

 
「喂,你們這些年輕人有沒有教養啊?撞了人都不會道歉的嗎?」老年人氣得破口大罵。
聽到老人家罵聲,剛才那四位年輕人又從車上下來,一位流氓樣的痞子叫囂道:「幹你娘咧,我就是要撞你,你不爽嗎?」年輕人邊說邊推老人,老人踉踉蹌蹌,旁邊的人依舊上他們的車,雖然有些人在旁觀看,卻沒人上前。
「你看你們把我孫子弄傷了,還講這種沒人性的話,實在欺人太甚!」
「你好大膽,敢罵我沒人性,看來你祖孫摔得還不夠,我就讓你看個更爽的!」年輕人把孫子高高舉起,作勢要將小孩拋出,小孩嚎啕大哭,身體開始痙攣,每個人指指點點,就是沒人敢上前阻止。
這時,一聲清亮的叫喚聲傳入了每個人耳裡:「把小孩子放下。」
四人聞聲望去,原來是一個紮著長馬尾的瘦弱小子,正以犀利的眼光瞪著他們。
「我偏不放,怎樣?臭小子。」
「我再說一遍,把小孩子放下。」
 

「大仔,你看,那裡好像有好玩的。」紅燈間隔,伏嬰師目光隨意亂瞥,看到公車站牌那裡聚集著一群人,似在看什麼熱鬧。
「哼,有什麼好看,不就是一群人。」棄天帝完全沒興趣。
伏嬰師視線繼續環顧,掃了一遍又回到剛才的公車站牌,這時環繞的人群忽然散出一個缺口,只見有四個人從中「飛」了出來,在大馬路上趴個狗吃屎,聚集的人群全部拍手叫好。
「咦?這個場景好眼熟啊……」號誌已轉成綠燈,車子就要開動。
「不對,大仔你看,那個人不是一頁書嗎?」聽到這個名字,棄天帝腦中轟然乍響,立即循著伏嬰師指示的方向望去,真的是他!他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出現?他看起來似乎過得很不錯?他怎麼依舊如此冷靜?他……
「停車,我要下去。」棄天帝一聲令下,無視於車後震耳欲聾的喇叭聲。
 

一頁書從惡少手中救回小孩子後,幫著檢視祖孫兩人的傷口,雖然沒有什麼明顯外傷,但由於剛才孫子受到太大的驚嚇,一直啼哭不停,讓人看了好不忍心。一頁書將祖孫兩人帶至旁邊安撫,在他親切的呵護之下,小孩子終於止住了哭聲,情緒逐漸穩定。
「阿伯,我給你們叫計程車好嗎?讓你們早點回家休息。」
「這樣不好啦,太浪費了,我們再去等公車就可以了。」
「現在人那麼多,你們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小孩子剛才在車上受驚,讓他再坐公車不太好。你的孫子很可愛,車錢就當成我送給他的小禮物,這樣好嗎?」
「年輕人,你真是大好人,謝謝你。」
「你們在這裡等,我去叫車。」一頁書正要離開,沒想到剛才那四名惡少又回來了。
「臭小子,你很臭屁怎樣?」
「如何,你們還被我摔不夠嗎?」
「哼!剛才是我們過於大意,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們是誰,惹上我們的下場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
「一群廢物!」一頁書不想再和他們糾纏不清,四人卻將他團團包住。
「看來你們沒再受一次教訓,是學不到乖。」一頁書不囉嗦,先發制人,身形一動,轉眼又有人被摔到地上。但惡少為首者這次看準一頁書動作,趁著一頁書背對著他的時候,拿著一根莫名針頭從他背後猛然刺了一針。
「你……」一頁書頓覺全身無力,暈頭轉向。
「來啊,再囂張給我看啊!」二名惡少架起一頁書,為首者掐緊他的下顎,淫穢道:「剛才沒仔細看,想不到這小子長得這付娘樣,比女人還女人,若是做起來,肯定爽翻了。」
「大仔,我們今天撿到一個好貨了,大家今晚有得爽了,哈哈哈!」
四名惡少樂不可支,扛起一頁書就要離開,一名黑衣男子忽然出現擋路,使勁就朝向扛著一頁書的那名男子重重一拳,男子肋骨立斷,口吐鮮血,躺在地上哀嚎慘叫。
「你們三個,別弄出人命,其他~自己處理。記得拿錢給那對祖孫。伏嬰師,立刻回家。」
「是!」
棄天帝攬腰抱起昏迷不醒的一頁書,凝視不語。
 

九禍聽到棄天帝帶了一個陌生人回來,急奔上樓觀看。
「他就是讓你心神不寧好幾個禮拜的人嗎?果然是世間罕見的美人。」美人她見過很多,但像一頁書這樣出塵又充滿靈氣的人在她接觸過的人裡面,卻是首見。難怪哥哥會神魂顛倒,甚至還將人帶回家中。
「你打算怎麼處置他?」
「我要怎麼做,需要向妳報備嗎?」
「我是怕你太過客氣,錯過了這最佳時機。」九禍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在一頁書細嫩的肌膚上撫摸。嗯,比我的皮膚還嫩,醒來後一定要問問他用哪牌保養品。
「哼,不會掙扎的獵物,沒趣味。」棄天帝說話同時,九禍湊近一頁書身子,聞了聞他身上的味道,心下瞭然,於是轉頭巧笑道:「真可惜啊。不如哥哥你就把他讓給我,讓我們生米煮成熟飯,他醒來之後想賴也賴不掉,你就可以一直留住他了。」九禍一邊說著,一邊開始解開一頁書衣服上的鈕扣。
「嗯~我的人妳也想動!沒事就滾出去,少在這裡煩我。」
「喔~生氣了,呵呵……哥,玩玩可以,不要太過認真。」九禍正色道。
「哈,妳以為妳猜得中我的心思嗎?妳還太嫩,滾。」
「哥,我是為你好。你要知道,他不適合你……」
「最後一次,出去。」知道這是山雨欲來的前兆,九禍嘆了口氣,默然離去。
 
棄天帝望著床上一頁書沈睡的容顏,是那麼安然,又想起剛才對著祖孫微笑的神情,是他此生所見及過最美的一張笑顏,為什麼這麼美的笑顏,不是為他而笑?
 
棄天帝呆看著一頁書已過一、二個小時,由於他睡得實在太沈,讓棄天帝開始不滿。「睡得這麼熟,你就那麼放心?」棄天帝喃喃道。
 
剛才在世貿遇到一頁書的時候,棄天帝已經確定自己對他懷有極大的興趣與渴望,否則他不會如此緊張、心跳不會加速到讓他呼吸不順,他不會這麼想見他想到壓過一切念頭,也不會即使做了一堆事,他那張臉還是在腦中盤結。所以總結一句話,他要他!不管任何理由,他就是要他!雖然他現在還不明白為何對他會有這麼大的渴求,只要經歷一次,他就能明白究竟是為什麼。
 
不過,他不是趁虛而入的人,憑他的條件,也不需要使用這種步數。所以他決定等他醒來,以實力讓他屈服。
 
但他睡得實在太熟了,難道是迷藥的威力過猛?這個念頭一起,棄天帝猛然心驚,如果剛才他真的落入那幫人手裡,後果不堪設想。想到此,他的拳頭不禁握緊,恨恨罵道,那一拳實在太不夠力,早知道就把他們全殺了,憑他的背景還怕抹不掉?
 
棄天帝又將視線移回一頁書身上,撫摸著他亮白的臉龐,想著在山裡發生的事。他現在這個樣子,和他那時兇巴巴的模樣真是有天壤之別,可是不管哪一種表情,都一樣可愛。
 
是啊,他好可愛,長長的睫毛,美麗的雙鳳眼,可人的俏鼻,小小薄薄的嘴唇,精緻的五官排列,無瑕的容顏幾乎看不見毛細孔。棄天帝邊看,邊側躺到一頁書身旁,這麼完美的一張臉,和自己差不多完美的一張臉,就不知他有沒有粉刺?
 
棄天帝愈躺愈近,將一頁書整個人擁入懷中,開始輕輕細啄起那張小巧可愛的嘴巴,令人懷念的香味,愈吻愈是無法自拔,剛才被九禍解開的衣服,正露出雪白的胸膛,挑戰著棄天帝的底限。
 
「不行,我不能讓他看輕!」棄天帝今天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有這麼偉大的一面。其實,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純粹就是目空一切的驕傲,不想在和他一樣驕傲的一頁書面前留下任何把柄,讓他有理由輕視他。所以,這天晚上,棄天帝度過了他有史以來最難熬的夜晚。
 
一頁書睜開朦朧的雙眼,全身仍然無力,頭還有點暈。可是,這是什麼地方?自己怎麼會躺在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哼,終於醒了。」一頁書看向床沿,棄天帝正站在他旁邊,居高臨下瞪著他。怎麼幾個禮拜不見,他就有黑眼圈了?
「也難怪,我看你這輩子沒睡過這麼好的床,睡得比我這個主人還安穩。」這是實在話,他昨晚整整失眠了一夜。
「我怎麼會在這裡?」
「哈!自己愛逞英雄,卻連普通的下流招式也避不過,果然是個住在山裡沒見過世面的野人。」
「所以是你把我帶回來的?」
「廢話,不然呢?」
「謝謝你,原來你也會做好事。」一頁書邊說著,邊下床就要離開。
「慢著,你要去哪?」
「當然是回去。」
「你這樣就要離開?」棄天帝聲調不自覺提高。
「不然呢?我已經道謝過。還是你把費用算一算,我付你住宿費。」看他氣定神閒的樣子,棄天帝火氣上來,抓起一頁書的手腕低吼道:「我帶你回來並不是為了救人。」棄天帝吸了一口氣,接著說:「聽著,我要上你。」

 
一頁書聞言,面無表情。棄天帝橫亙在一頁書面前,緊迫釘人。

 
「下三濫的東西。」一頁書不顧棄天帝那張幾要將之拆吃入腹的火熱雙眼,甩開棄天帝的手,開門欲出。棄天帝搶先把房門鎖上,作勢攬腰抱起一頁書就要往床上拋。一頁書振腰使力、雙腿大弧度一掙,抖掉腰上箝制,敏捷柔軟的身軀,以棄天肩膀為支點強力將之推開,靠著反作用力,終於離開了他的環抱範圍。

 
棄天帝再次邁步上前,朝他的雙手猛抓,一頁書急忙蹲下,用力朝著他的腹部猛撞,雙腳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踢倒棄天帝站立支點,眼見就要可以打開房門溜走。

 
誰知棄天帝並沒有完全被他擊倒,他速度快,棄天帝比他速度更快,一頁書尚未立身站定,便被棄天帝絆倒,棄天帝將他翻身,整個人壓在他背上,雙腳緊緊勾住一頁書的腳踝,讓他沒有任何施力點可以作怪,雙手也被緊緊箝制住,高舉過頭,緊貼於地面。然後迅速脫掉一頁書身上的衣服,開始對著他上下其手。

 
「哼,全部都是一丘之貉!」一頁書恨恨道,氣極的身子微微發抖,這個舉動更加刺激了棄天帝的欲望。
「不管再怎麼掙扎,你都別想逃走。」棄天帝邊說著,一邊開始細細品味一頁書的晶瑩肌膚。啊~~~比他想像中的更加滑膩,棄天帝雙唇沒停止地吻遍一頁書雪白的背,雙手毫不客氣在一頁書身上來回游移,直至他的身前,握著他身下的欲望就是一陣又細又長的搓揉,哼,他要看看這個跩得二五八萬的人和其他人有什麼不同,關於生理需求,人類都一個樣。他就不信他能忍多久。

 
感覺手中欲望逐漸膨脹,棄天帝暗笑道,什麼清聖的聖人,全都是騙人的話,難怪有人說在床上,任何人都一個樣。經過剛才熱烈纏鬥,再加上棄天帝的惡意撩撥,一頁書全身漲紅,身體不住顫抖,雪粉色的肌膚在陽光照射下隱隱發亮,棄天帝的忍耐已到極限。他轉過一頁書的臉,想瞧瞧那張受到欲望侵蝕的眼神,有多麼妖豔。

 
沒想到,他看到的竟是一張嘲笑輕視的厲眸,惡狠狠瞪著自己。
「你以為這樣,就能掩飾你的渴望嗎?」棄天帝加快握在一頁書雙腿間欲望的速度。
一頁書咬緊雙唇,使勁想掙脫棄天帝的束縛,無奈全身就是動不了。
「在這種情況下,你以為你還能阻止我?」棄天帝撐開一頁書雙腿,柔嫩挺翹的屁股讓他極為舒服。
「你為什麼想要我?」一頁書喘著氣,忽地脫口而出,眼神變得柔和。

 
沒料到身下人會有此一問,棄天帝訕訕回答:「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察覺到懷中人不再出力抵抗,棄天帝以為一頁書已經動情,願意對自己妥協,為了讓等下可以順利進行下一攤,棄天帝一面突破禁錮,一面在一頁書耳邊說道:「告訴你也無妨,我承認你對我而言,很有誘惑力。你看你全身漲紅的樣子,也很享受,和我歡愛,你不吃虧。」

 
棄天帝自己也動了情,完全沈醉在與一頁書的廝磨快感當中,語氣因而變得柔和。想不到他的告白,卻換來身下人一聲冷嗤。「喔,你以為我是因為你,才有這樣的反應嗎?」
「嗯?說清楚!」棄天帝進攻的動作,開始緩慢。
「很久以前,幾個大人也對我做過和你同樣的事,要不是有人解危,我已經被玩爛了。」
「你——卑鄙!可惡透頂!」棄天帝聲音有些顫抖,一頁書雙手的桎梏逐漸放鬆。
「你就和那些人一樣醜陋。」一頁書冷冽的話語字字句句傳進棄天帝腦中。
「我不一樣!」棄天帝感到像被雷劈到,忘了雙腳還勾住一頁書的雙踝,一頁書趁著力道減弱,趕緊掙脫。
「那裡不同?」一頁書邊說邊轉身,正面迎視棄天帝,儘管身子還是被壓得緊緊的。
「我……」棄天帝感到有股話哽在喉嚨裡,就是說不出口。
「我知道了。」一頁書抬起棄天帝精緻無瑕的俊容,淺笑盈盈,竟是世間未曾見及過的絕豔。「和他們比起來,你的面貌和身材確實無可挑剔,令人夢寐以求。」棄天帝望著一頁書迷濛水眸,那是他渴望了好久的表情,可是為什麼這般難受?「至於你的技巧,應該不會像他們那樣拙劣才是?」
「夠了!」棄天帝倏然離開一頁書,碰的一聲,大門被狠狠甩上,再也不見人影。
一頁書深深呼出一口氣,躺在大門上,無力而疲憊。
 
九禍站在落地窗前,看著一頁書纖麗的背影離去。
「哥,真要放他走嗎?」
「當然,留他在這裡幹嘛,礙我的眼嗎?」
看著一地的碎瓷器、碎玻璃,九禍臉色嚴肅,「我去叫人來清理,別傷到了。」
九禍離去之後,棄天帝憤然重重一拳擊在百萬大理石上,這輩子從來沒被人這樣狠狠羞辱過,他算什麼東西!只要他一聲,成千上萬的美女爭著投懷送抱,想方設法就是為了搏取他的開心,而他,他竟然,竟然拿他和那些下流骯髒的人相提並論,他簡直氣炸了!

 
可是,為何,為何當他質問他和那些人有何不同的時候,他竟無法為自己作任何辯駁?

「一頁書……」棄天帝口中喃喃地喚著這個讓他恨到極點的名字,他的身影就在眼前飄啊飄……就是揮之不去。棄天帝罕見地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雲渡禪寺,一頁書回到家中。造天筆高興迎上前,詢問道:「書,展覽好看嗎?」
「難看死了,我真後悔跑這一趟。」
「喔,真可惜,那你有去其他地方逛逛嗎?有沒有遇到什麼好玩的事?」造天筆已很久沒離開詩海,由於和一好漢的相處,讓他對外地升起了好奇之心。
「別再提了,一點收穫也沒有,我還差點被吃了。」
「啊?」
「後來呢?」一好漢接話問道,對於其間發生的事情,顯然很感興趣。
「我胡亂掰了一個故事,就被放走了。」一頁書說著,一邊進入寺院燒香拜佛,感謝佛祖保祐。
「書,別走啊,到底是怎麼回事?」造天筆跟著入內。
「哈!有意思的傢伙。」一好漢欣賞道。
藍天底下,白雲正悠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