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二)

「呃……昨天才修過,NO普拉不冷(no problem)的。」
「哼!不管他住哪裡,就算翻掉整座山也要給我找出來!我要讓他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大仔……」
「何事?」
「您要不要喝口水,您今天好像特別激動?」
「誰說我激動了,我只是不能眼睜睜看到有人踩在我頭頂上!」
「這個、他不是用踩的,是用撞的。」
「我還需要你提醒嗎?閉嘴!」
「是、是。」
 
一好漢跟隨造天筆攀上了最後一緣階梯,眼界忽然開闊,一座百年古剎聳然矗立眼前,旁邊還有兩棟用紅磚瓦砌成的三樓建築物。此地正是詩海鎮最高地標,雲渡禪寺所在。
「這裡就是你居住的地方嗎?」
「嗯。左邊那棟是養老院,由書負責照料;右邊那棟是孤兒院,由我看顧。」
「想不到這裡離鎮中心那麼遠,這樣生活不會不方便嗎?」
「不會啊,寺裡有幾塊田,我們在上面種了一些山蔬野果,已經可以養活所有老老少少。日常生活所需就由書和我下山採買,鎮上人都很好,每回買東西都少算我們很多錢。」
「你不會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嗎?」
「我以前讀書的時候,就離開過這裡一段日子,也去過一些地方。可是來來去去,還是覺得這裡最適合我。所以就待著不走了。」
「你朋友也是這麼想的嗎?」
「嗯,書其實有機會出國深造的,可是他放棄了。因為他捨不得離開寺裡的家人。」看著一好漢欲言又止的樣子,造天筆微笑說道:「書和我從小就是孤兒,被寺裡老和尚收留。老和尚圓寂之後,書決定再蓋一棟房子收留孤獨無依的老人,靠著鎮上村民的熱心贊助,才有你看到的這兩棟紅磚厝。」
「你朋友還滿有心的。」
「書從小就很特別,他既聰明又堅強,幫著老和尚解決了很多事情。而且為了保護寺裡眾人,還勤練工夫……」
「哈哈,這個我倒是領教到了,好險和他對打的人不是我。」
「哈!你別看書好像很兇的樣子,其實他的心是很柔軟的。為了我們大家,他一肩扛起,從來沒有怨言。」
「看你這麼喜歡他,我相信他的確是一個很不凡的人。」
「嗯,雖然我是孤兒,但我很感謝老天爺,因為祂讓我認識了書。」
「我也感謝老天爺,祂讓我認識了你。」
「呵呵……」造天筆乾笑兩聲,有點語塞。「不好意思,跟你說了這麼多雜七雜八的事。」造天筆心裡其實有點驚訝,在陌生人面前他向來是不多話的,可是今天竟然跟一個剛認識的人講了這麼多自己的事。而且對於一好漢,他有股難以言喻的信任感,難道是因為他和書同姓的關係嗎?想著想著,發現一好漢正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看,不自覺臉又紅了。唉,今天怎麼一直臉紅呀。
「不會,我喜歡聽,你可以再多說一點嗎?」
「嗯,好啊。」
「你就順便帶我參觀這附近吧。」一好漢說著,牽起造天筆的手便繞往寺的另一端。造天筆被他猛一拉,重心差點不穩跌倒,因而將手拉得更緊。一好漢對著自己說道:這雙手,他是不會再放開了。
 
養老院辦公室裡,一頁書獨自一人正在發牢騷。
「哼,熱死我了,要不是這身裝扮,哪能讓那個小子囂張。下次說什麼再也不穿這種怪衣服!」
一頁書將上衣脫個精光,穿著一件麻黃長褲,然後拿起桌上橡皮筋,隨興撥了撥及腰烏黑長髮,就待盤頭。結果,辦公室大門突地被猛然撞開!
「裡面的人給我滾出來!」
棄天帝開門而入,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面——
一個身材瘦削修長、全身上下不見半點贅肉、結實雪白的美人,正側著身,紅唇含著橡皮筋,雙手高舉烏絲,略微側著頭,以一雙翦水雙瞳怒瞪著他。
「你看夠了沒?!」
「天~啊——」棄天帝頓覺腦內充血,鼻腔內溼溼的!顧不得丟臉當場軟腳蹲下。
「快、快,衛生紙拿來!」
「頭家,歹勢啦,衛生紙沒啊。」(請用台語發音)
「你講啥?」
「衛生紙被我們自己先用完了。」
棄天帝抬頭一看,每個部屬鼻孔裡都塞了滿滿衛生紙!!大家直瞪著一頁書裸體發呆,口水直流!
「混蛋,全部給我死、出、去——」棄天帝此刻好想殺人!
「是!」
好不容易連踢帶踹把人全都趕走,棄天帝再度轉身,這一轉不得了,一頁書正朝著他走過來。這次正對著面,棄天帝暈頭轉向,已經無法辨識他究竟看到什麼了。只記得一根可口的牛奶雪糕附了兩顆鮮艷欲滴的紅莓妖怪,竟然朝他攻擊過來!!微滲的汗珠,更讓整支雪糕閃閃發亮,讓人想馬上咬一口!!
「不行!不行!我不行了!!」
「喂,你還好吧?要死不要死在我這邊!」一頁書覺得莫名其妙,他只是想拿毛巾幫他止住鼻血啊。
「你、你、你……你想做什麼,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這是棄天帝昏倒前,所聽到的最後慘叫聲。
 
「紅莓妖怪、走開!不要過來!走開……」
 
「你看這個大哥哥好奇怪喔,一直講紅莓妖怪、紅莓妖怪耶。」
「他是不是做惡夢了啊?」
「那個紅莓妖怪一定很可怕,讓大哥哥流那麼多汗。」
「大哥哥好可憐喔。」
「唉,少年人身體那呢虛,沒彩(可惜)他生甲(長得)這呢大叢(大隻)。」
「他身體看起來勇勇,奈會(怎會)流鼻血,火氣尚大會款(太大的樣子)。」
「所以我才講今嘛(現在)的少年家(年輕人)沒啥擋頭(中看不中用)。」
寺裡聽到有人暈倒,大小老少全都圍到棄天帝身旁討論得不亦樂乎。棄天帝從夢中醒來時,便是見到十幾雙骨碌碌的眼睛正盯著他看。生平醒來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陌生人,讓棄天帝忍不住大吼:「伏嬰師,你們死到哪了——」
「你醒來了嗎?他們正在院子裡喝蓮子湯,我也端一碗給你好嗎?降降火氣。」
隨著溫柔的語調在耳邊響起,棄天帝看見一位儒雅俊俏的可人兒站在面前微皺著眉,擔心著自己。他立刻振作起身,展開那自信優雅的笑容道:「你好,我叫棄天帝,請問你是?」棄天帝邊說著,邊牽起造天筆的手就要往嘴邊湊——
「喂,手不要亂握,那是我的,你的在這邊。」棄天帝循聲望去,一個英俊挺拔的帥小子正以極其不友善的目光敵視著他,在他的旁邊,一頁書雙手環抱,面無表情,嘴角帶著一抹不屑。
「我有事找他。」棄天帝被一頁書炯炯有神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心底一股氣上來,恨不得立刻找他算帳!
「你們先出去吧,我來處理。」
「書——」
「別擔心,不會有事。」
「嗯。」造天筆在一好漢幫忙之下,將所有人帶離辦公室,現在,裡面只剩棄天帝和一頁書。
「來吧。」一頁書邊說著,邊捲起袖子,站穩馬步,儼然一付廝殺的準備。
棄天帝深沈的目光凝視著一頁書,空氣瀰漫著一股危險的氣氛。
「誰說我要和你比武的。」
「哈,你來找我,不就是為了討回面子嗎?正好,我剛才也還沒打過癮!」
「我要讓你知道主導權在誰手上!」棄天帝想也不想,用力一拉,便將一頁書整個人拉至胸前!一頁書被這股突如其來的龐大力量拉得措手不及,竟無法加以回擊。雙腳接著馬上被狠狠踩住,雙手被緊緊扣制腰後,後腦也被緊緊捧著無法動彈,就在一切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棄天帝對準一頁書的嘴就是一陣熱烈的深吻……
天啊,他怎麼這麼香,嘴裡怎麼這麼甘甜、雙唇怎麼這麼柔軟,喔~~~~~
一頁書瞪大美眸,過了幾秒鐘,才逐漸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看到棄天帝那張吻得渾然忘我的臉,意識終於完全恢復。
找到空隙,一頁書朝著棄天帝舌頭直接用力咬下去!
「你這個死、變、態——」
「啊——」就這樣,淒慘的叫聲,響遍了整座雲渡禪寺。
 
造天筆一臉歉然拿著急救箱,看著棄天帝部下小心翼翼用沾著紅藥水的棉花棒塗抹他舌上的傷口。
「不用擦了,我要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立即、right now——」
「很抱歉,今天你們恐怕是無法離開了。」
「什麼意思?」
「山裡已經過了管制時間,入口已經被鎖起來了。」
「這什麼鳥地方還有出口管制,你在開玩笑嗎?」
「喂,你專程來找麻煩,人家還肯收留你,態度不會好一點嗎?」一好漢擋在造天筆面前,一心維護。
「我不需要別人收留。伏嬰師,立刻去開車,我不相信這鬼地方困得住我!」
「是。」
「這位大哥,請等一等。我勸你們還是留下來,這山到了傍晚很容易起霧,常常有遊客迷失,找不到人,所以才會進行管制。你們對這裡不熟,這樣冒然下山,很危險啊。」
「他要走就讓他走,死活不甘我們的事。」一頁書忽然出現,毫不留情送客。
「大仔,我看我們還是留下來。你今天運氣不太好,額頭、鼻子、舌頭都受傷了,我怕再發生什麼意外,回去不好交代啊。」
棄天帝看著一頁書一付「你馬上給我滾出去」的模樣,叛逆性格忽然作祟,你愈希望我走,我就偏不走!
「我改變主意了,我要留下。」
「哼!」一頁書撇了撇嘴,頭也不回去忙自己的事了。
「啊,我也應該開始準備晚餐,大家都忙了一整天,累壞了,你們先好好休息吧,晚餐煮好再叫你們。」
「我來幫你吧。」一好漢不想錯過任何和造天筆相處的機會。
「嗯,謝謝。」^^
「大仔,今嘛(現在)要做啥?」
棄天帝沒接話,目光眺望遠山,嘴裡還留著剛才的餘香。或許,偶爾在這種地方過上一夜,也是不錯的體驗吧。炫麗奪目的滿天紅霞,柔化了棄天帝嚴肅的俊容。
 
然而,當看到晚餐菜色的時候,棄天帝馬上就後悔了剛才的想法。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犯下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
這能稱為晚餐嗎?沒有白飯只有糙米飯、沒有雞鴨魚肉、沒有山珍海味,只有一盤炒山蔬、一盤滷豆干、一盤山苦瓜炒蛋、一碗青菜豆腐湯,簡直不可思議,連他家的狗都吃得比這個好。
「很抱歉,這幾天都在忙繞境的事,沒有時間買菜,請大家將就著吃。」
「確實,這種菜色也只能將就。」
「喂,你如果不喜歡吃沒人勉強你吃,肚子餓自己想辦法。」
「你又是誰?口氣不小,給他點顏色瞧瞧。」棄天帝身旁部屬全都站起,一好漢握緊拳頭,他老早就想給這群人一番教訓了。
一聲稚嫩的童聲化解了夏夜煙硝。
「流鼻血的大哥哥,你幫我把山苦瓜挑掉好不好,我不敢吃。」一個長相清秀的小男孩扯著棄天帝衣角,流著鼻涕,發動一雙清澈無辜的大眼睛向大哥哥哀求。
小孩子直覺認定,這個大哥哥也怕妖怪,和他是同國的。
 
流、流鼻血的大哥哥……?!棄天帝嘴角開始抽搐。bbb
 
「小飛,你又不聽話,筆筆老師有沒有說過,小孩子不可以挑嘴?」造天筆將小飛抱至懷中,幫他把鼻涕擦掉。
「有,可是……」小飛仍然不放棄,眼光投向棄天帝求救。
棄天帝倔傲將頭轉向他處,他怎麼可能替這種小鬼挑菜,雖然他也很討厭吃山苦瓜!
「小飛乖,你乖乖把菜吃完,漢哥哥給你吃糖糖。」一好漢邊說著,邊把口袋裡糖果全數拿出來,有好大一把,連其他小朋友都被吸引過來了。
「大哥哥,我也要吃糖。」
「我也要我也要。」
「大家不要急,每個人都有,你們先乖乖把飯吃完。」
「好——」轉眼間,所有小朋友都被桌上一堆琳琅滿目的糖果給吸引過去,立刻乖乖坐下來扒飯,就怕拿不到糖果吃。
棄天帝斜覷了一眼,這小子眼光還不差,拿的都是些外國貨。
「你怎麼隨身攜帶那麼多糖?」造天筆好奇問道,對於剛才一好漢照顧小朋友的體貼態度,沒來由地感到非常開心。
「因為我長年在外旅行,所以習慣身上帶著甜食,隨時可以補充熱量。」
「原來如此。」造天筆對於一好漢的世界,忽然升起了嚮往之情。
「大哥哥,等下你可以說故事給我們聽嗎?」一個小女孩對著一好漢說道。
「當然可以。」^_____^一好漢親切陽光的態度,非常吸引小朋友,所有小朋友全都圍到一好漢身邊坐下來了。
棄天帝忽感沒趣,他幾時受過這種漠視?在他的王國,他可是呼風喚雨的王,眾人目光的聚集焦點。作夢都想不到竟然會有一天被困在這種八百年也找不到的深山裡,陪著一群幼稚孩童耍兒戲!這一切都是那個該死的母老虎害的!
棄天帝隨手扒了幾口飯,但因為舌頭痛,加上心煩意亂,索性不吃了。
「頭家,你不吃飯東張西望在看啥?」
咳咳……「厚話,吃恁的飯啦。」
「喔。」
「你在找書嗎?」
「那母老虎怎麼不見人影!」
「你弄錯了……」
「我知道他是男的,但他就是比母老虎還母老虎!」
「說話就說話,不用那麼大聲。」一好漢看不慣棄天帝那猖狂的模樣,忍不住再次打抱不平。
「怎樣,有興趣比一場嗎?」棄天帝怒氣無處宣洩,正想找個出氣筒。
「樂意奉陪。」
「你們不要衝動,有話好好說。棄天帝,書拿飯給老人家吃,等下就來了。」造天筆怕他們真打起來,心裡著急。
「誰說我要找他的,他把我舌頭咬傷,害我無法吃東西,難道不用道歉賠罪?還有,要不是他,我現在會待在這種鬼地方嗎?」
「這麼不滿,你剛才何必決定留下來?」清脆悅耳的聲音在棄天帝耳邊響起,棄天帝頓時僵直身子。但他立刻站起身,俯視著他。在他面前,無論如何就是不能示弱!然而,一頁書那凌厲無波的澄澈明眸,卻似能將他看得無所遁形,讓他無處可逃。
兩人對峙了會兒,一頁書一點也沒有道歉的意思,棄天帝也想不到要講什麼,只好轉向造天筆,悶悶說道:「浴室在哪,我要洗澡。」
「寺院右側的廊道直走到底就是,裡面有很多淋浴間,任何一間都可以使用。」最終,他還是先逃走了。
 
誰知,洗澡又是另一項考驗。棄天帝打自娘胎出身以來,還沒在小於十坪的浴室洗過澡。而現在所站的這塊地方不到二坪大,連他家的灑水設備房都來得比這寬敞舒適。斑駁脫落的壁癌、殘缺不全的磁磚,讓他不禁開始懷疑這一切都是一頁書的陰謀,為的就是要趁他洗澡的時候把這些磚瓦碎片弄倒弄塌砸死他!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打開蓮蓬頭,還好,有熱水。就在棄天帝鬆口氣,準備一口作氣結束洗澡工程的時候,新挑戰又開始了。澡洗到一半,棄天帝赫然發現有一隻毛茸茸的小東西正緩緩降至他眼前,驚得他趕緊退到門邊,原來是一隻灰褐色小蜘蛛,正從天花板沿著它的蛛網慢條斯理悠哉悠哉垂落至地,棄天帝心裡暗暗叫苦。他不是害怕這種小動物,而是他有嚴重的潔癖,他最受不了這種噁心八拉的怪東西。尤其現在他又光著身子,身體還溼溼的,要是一不小心沾上蜘蛛網……
 
天啊!光是想到這點,他就快瘋了。
 
棄天帝此刻心裡,正面臨著情感與理智的重大考驗。
 
最終,死要面子的驕傲終於戰勝一切。蜘蛛就蜘蛛,沾了又不會死!了不起回家給他泡上三天三夜的牛奶浴。最重要的,決不能再讓一頁書捉到任何把柄!
 
好不容易洗完澡,惡夢總算可以結束,沒想到,這惡夢卻是無止境持續蔓延……剛才顧著留意蜘蛛動態,忘了將衣服收好,所有衣物全都淋溼了。也就是說,他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乾淨的衣服可以穿!
 
唉,反正再怎麼狼狽,也不會比現在更糗了。棄天帝終於放棄那僅剩的最後一點自尊心,開始自暴自棄大聲叫人:「外面的人,馬上給我找一套乾淨的衣服過來,否則我就拆了這裡——」
 
就在棄天帝大聲嚷嚷沒多久,浴室門傳來敲門聲,他憤然將門打開,竟是一頁書親自送衣過來。棄天帝一時呆掉,忘了遮掩,於是那健壯俊偉的身材,全數曝露在一頁書眼前。
「衣服拿去。我還以為你被淹死了。大男人洗澡洗這麼久,簡直浪費水。」
「怎麼會是你!」
「你那些部下說要去夜遊,其他人都有事忙,所以我來了。」
媽的,還夜遊咧!當我來旅行的嗎?
「你再不穿衣服,感冒了就不要哀爸叫母!」(書書…..^^bbb)
「哼,我沒那麼脆弱,不用你雞婆。這算什麼衣服,破布塊嗎?」
「這件是我的長袍,我想寺裡只有這件衣服你勉強穿得下,忍耐點吧。」一頁書語氣忽然柔和下來。「我切了水果放在辦公室桌上,想吃自己去拿。」一天折騰下來,也的確夠他受了。
棄天帝看著自己身上這件黑長袍,勉強合身,緊緊包覆住自己,雖不甚舒適卻是很踏實,袍子隱隱傳來屬於他的香味。這大概是這天以來最好的收穫了。
 
晚上,造天筆剛洗完澡、吹完頭髮,頭髮還有點溼溼的黏在肩上,很是迷人。走到院子散步,恰好一好漢也出來閒晃。原本想上前和他打招呼的,然而看到他沈浸於自己思緒中的樣子,又捨不得打斷這股靜謐,於是就這樣靜靜立於簷下凝望著他。在月色迷霧之中,他的氣質顯得更為清新、更為脫俗,就像是迎著月華而生的仙子,不沾半點塵囂俗氣。一好漢終於明白他為什麼會說自己適合這個地方,仙子是無法出現在嘈雜紛亂的市井街道的。而他,浪跡天涯好幾年,為的就是尋覓這人間最後的淨土嗎?心中,忽然出現觀音菩薩的慈相,一好漢暗自垂首默禱。
 
夜深人靜,棄天帝躺在大通鋪,身旁部屬如雷般地打呼聲以及硬床板讓他翻來覆去睡不著。他實在後悔極了,為什麼會做下這個愚蠢的決定,來到這種地方活受罪!棄天帝又翻了一次身,視線望出窗外,只見皎潔的月光照射在對棟養老院臥室內,一頁書正在幫老人家們蓋被。月光照得他的表情溫柔而動人,棄天帝忍不住又回想起白天辦公室那一幕,想著他身上的香味、想著他嘴裡的清甜,想著那不是什麼撩人身材、卻讓他揮之不去的身軀,體內深蟄的欲望正蠢蠢欲動。棄天帝猛地坐起!不行,沒冷氣他睡不著!他必須再沖一次澡!暗啐了聲,這地方肯定被下符了,他才會變得那麼不正常。
 
走入浴室前,棄天帝忍不住又看了一下一頁書忙碌的身影,看著看著,直嘀咕道:「哼!紅莓妖怪。」
 
棄天帝很快就會知道,這個紅莓妖怪已經住進他心裡,趕不走了。
 
--
棄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整你,只是想讓你和書書快點加溫XD
漢:哼哼……筆我們不要理他們,我來保護你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