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雙仙奇緣(一)


「什麼?你要我扮女人?」雲渡禪寺附屬養老院辦公室,在夏日閒暇午覺時刻,忽傳一聲清亮的怒吼。
「書,你先別激動,聽我好好說,是觀音不是女人。」撫慰者溫暖柔和的聲音,恰與適才怒吼成強烈對比。
「觀音也有男相,為什麼我非扮成女相不可!」
「唉,這我也有和寺方溝通過,可是他們堅持要你這樣做,我也沒辦法。」
「那就叫他們去找其他女人!」
「書,你知道我們村莊向來都是琉璃來負責這項工作,可是她今年出國留學了,除你之外,我想不出其他人選啊。」
「眼前不就有一個。」
「誰?有嗎?」
「你啊。」
「我?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你慈眉善目,又溫柔又體貼,人家說「相由心生」,我倒認為你才是扮觀音的最佳人選。」
「不行不行,現場人太多了,我會緊張。而且,你知道我最怕鞭炮聲,要是當場昏倒,豈不是要鬧大笑話。」
「哈哈,昏倒的觀音倒是挺新鮮,這件事一傳開,搞不好能為廟方吸收更多的信徒。」
「我就怕剛好相反,觀音自己都照顧不好自己了,怎麼保祐其他人。書,你別開玩笑了,就答應吧。」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是。」造天筆展露燦爛的笑顏,準備迎接村裡一年一度的觀音繞境大事。
 
***
 
人群將馬路擠得水洩不通,鑼鼓喧天,鞭炮聲響遍所有街巷。今天是詩海鎮一年一度的觀音繞境,鎮上老老少少全體出動,都是為了一賭觀音菩薩的風采,祈求保祐全家大小平安。詩海鎮的觀音繞境在全國各地是出了名的,因為他們是少數有真人觀音供人膜拜的地區。該地民風純樸,居民樂善好施,每個人都是菩薩心腸,也因此每回挑中的人選都相當不俗。自從幾年前挑中淨琉璃扮觀音後,那有如菩薩下凡的氣質,更是獲得廣大迴響,吸引無數人群前來「朝聖」,繞境活動規模愈辦愈大。今年為了淨琉璃出國留學的事情,鎮上還引起不小的喧騰,大家傷透腦筋,擠破頭也想不出有誰可以頂替淨琉璃。討論到最後,決定請出一頁書負責這次重任。
 
其實以前就請過一頁書扮觀音了,但一頁書說什麼也不肯,因為他最無法忍受這種紛紛擾擾的場合。對他而言,他寧願待在養老院裡陪伴那些行動不便的老者,為他們分憂解悶、為他們做繞境實況轉播,不管做什麼,都好過坐在蓮花座上頭讓人抬著繞來繞去數個鐘頭。這次幸賴好友造天筆極力懇請,才請得動他出馬。
 
但,廟方心裡還是有點疑懼,因為一頁書情緒實在令人捉摸不定。平常時候明明慈悲得像個佛祖,但只要一遇到他看不慣或不公不義的事,那犯錯者可有罪受了,這也就是為什麼詩海鎮長久以來總是保持和平安樂的重要原因。如果這次繞境中途出了什麼差錯,實在不敢令人想像啊。
 
就在廟方心情惴惴不安的時候,一頁書觀音相飄然出現在大家眼前。
 
「啊……」大家聽到住持失聲大叫,循著眼光望去。
「啊!!!!!!!!!!!!!!」
「天啊!!!!!!!!!!!!!!」
「好、好、好、好、好美啊~~~~~~~~~~~~~~~~~~~~~」
「真、真、真是觀音菩薩親身降臨啊!!!」
 
香煙靄靄,溫暖的陽光直照入大雄寶殿正廳,一頁書沐浴在金色光輝之下,整個人飄飄渺渺、如真似幻,那沈靜祥和的氣質、閃爍智慧光芒的慧眸、似笑非笑的櫻唇,彷若能觀盡世間一切繁華衰亡,理解眾生喜樂愁苦。許多進來正殿的民眾以為他們真的親自見到觀音下凡,甚至開始跪地膜拜起來。
 
「書,我就說你很適合扮觀音,你看大家那驚訝出神的樣子。」造天筆笑得開心極了。
「是呀,一頁書。」住持趕緊跑過來,熱情拉著一頁書的手直讚道:「你的觀音扮相絲毫不會比淨琉璃失色,可以說是猶有過之,以後節慶都由你來扮觀音,肯定會大大吸引人潮啊。」
「我只答應筆這次,以後就請你們自己想辦法。時間已經不早,該出發了。」
「唉,好吧,可惜啊……」
 
眾人抬著一頁書觀音開始在大街小巷來回繞境,後頭跟著一長串舞龍舞獅、八家將、民俗雜耍,說有多熱鬧就有多熱鬧。但最吸引人潮目光的,仍是一頁書。每個人看到他的第一表情,都和寺裡的人一樣,驚訝、讚嘆、心生孺慕,大家都捨不得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就怕一旦錯過,就再也見不到了。尤其有不少男士把他當成女人,更是心花灑滿天,開始調查他的身家來歷,紛紛搶著猛拍他的玉照,瘋狂一點的還想跳上蓮花座請他簽名、一親芳澤,整個現場鬧哄哄的。一頁書看了心裡直嘆氣。
 
就在一切亂七八糟的時候,有個年輕小夥子饒富興味看著這些亂象。他英挺瀟灑,風姿不凡,似貓的眼神晶瑩明亮,光采動人。那燦如朝陽的笑容、高挑矯健的身材,任誰一看都會覺得這是個活跳跳精力旺盛的大男孩。立於人群當中,非常搶眼。
 
「聽說詩海鎮觀音繞境熱鬧非凡,早就想來見識見識,果真沒讓人失望啊,哈哈。」
 
少年隨意張望,漫無目的四處看著。他原就是一名背包客,平時喜歡走訪世界各處,探訪各地民情風俗。這回來到詩海鎮,適逢慶典大會,便也就這麼留下來了。
 
「尤其是那個扮觀音的,那一身氣質就算我走遍世界也難以遇到。想不到在這種小地方,竟有如此美人。」
 
少年一邊想著,一邊繼續看熱鬧,然後,他驀然發現在觀音身旁,隨立著一位出水芙蓉,洋溢著優雅淡然的笑容,在蜂擁而上的人群當中忙著為觀音擋駕。
 
少年一看到他,如同觸電般,剎那間忘了自己身處何地。
 
迎風飄逸的雪白長髮,在柔和日光下閃閃發亮。那閑靜儒雅的氣質,和現場混亂紛雜的氣氛極不搭軋,因而更顯得如此與眾不同,令人想親近、想探索、想……棲息。在風華映世的一頁書旁邊,他就像是一朵靜靜綻放的芙蓉,襯托著觀音的清聖更加聖潔,卻絲毫不減損自己的美麗。
 
「他、是誰?」
 
少年為了將伊人瞧得更加仔細,推擠著人群不斷往前奮進。人潮愈來愈多,每個人都想親眼目睹今生所見及最美麗的觀音菩薩,全部往蓮花座方向鼓噪。一頁書和造天筆兩人開始擔心起來。
 
「書,你看是不是需要請住持多找一些人來幫忙穩定現場啊?」
「嗯,也只好這麼做了,我擔心會發生意外。」
「那我先離開一下,你自己小心喔。」
「你才要小心,不要被人群擠扁啦!」
「哈,我知道了。」
 
就在造天筆準備步下蓮花座轎的時候,現場忽然響起急催刺耳的喇叭聲。只見一台加長型黑色賓士轎車緩緩駛入擠得水洩不通的街道路口,眾人一陣驚慌。有些小孩子不小心被推倒在地,痛得哇哇大哭。
 
一頁書秀麗的柳眉緊蹙。而負責抬轎的人見現場騷動,擔心出事情,一個重心不穩,導致整個蓮花座轎劇烈晃動。正要步行而下的造天筆頓時被晃出轎外——
「啊——」造天筆驚慌大叫。
「筆——」一頁書著急大喊。
「別怕,有我在!!!」造天筆發現自己被一個笑容可掬的英俊小夥子緊緊接住,一時語塞,只覺雙頰微熱。
在場眾人見及這一幕,紛紛立正鼓掌,為少年見義勇為的行徑大聲讚好。
「謝、謝謝。」
「不客氣。」^_____________^
 
見造天筆無事,一頁書心裡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黑色轎車裡的人物全部走了出來,不看還好,一看竟是五位超級美男子。尤其是為首那位,其俊美程度簡直難以用世間任何形容詞來形容。在場所有女性群眾剎時芳心全被奪走了。
 
今天真是值回票價,見到那麼多神仙下凡。這是眾人心裡的一致感想。
 
「頭家,今嘛要安怎處理?」(請用台語發音)
「我來就好。」
「是。」
 
一頁書此時依然盤坐在蓮花座上,雙眼卻惡狠狠瞪著朝向自己走來的黑衣男子。
為首男子見到白衣觀音的容顏,微愣了會兒,才嚥了幾口口水,潤潤喉嚨,然後展開那低沈磁性的迷人嗓音優雅道:「識時務的話,乖乖讓路,否則……」
不待來人把話說完,只聽清脆悅耳的銀鈴聲怒罵道:「你以為你是誰!!!」
「我是……」咳咳(清喉嚨),「聽好,我是宇宙霹靂超級無敵曠世絕倫的超級大帥哥棄天帝是也。」棄天帝說完,還向一頁書眨眨眼,他以為這樣做,一定可以擄獲一頁書的心,讓他乖乖把路讓給他。
「……………………………………………………」一頁書青筋浮現,眼見一場大災禍就要發生。

 
「書,別衝動啊。」造天筆緊張兮兮不斷盯著一頁書的動作,渾然未知剛剛抱住他的英俊小子,從剛剛就一直在觀察他,眼神不曾移動半分。
「那個書,是你朋友嗎?」
「是啊,我最要好的朋友。」
「我叫一好漢,你叫什麼名字?」
「啊,真巧,你和書同姓耶!」造天筆向一好漢展開罪惡無瑕的笑容,讓一好漢瞬間暈眩,站立不穩。
「啊,你怎麼了,沒事吧?」造天筆急忙扶住一好漢。
「我沒事。」
「你、你眼睛好多愛心和花啊???」
「那是因為在看你啊,傻瓜。」造天筆聽到這句話,白晢瑩潤的玉顏立即摻上一抹紅靨,一好漢內心又是一陣悸動。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喔,是,我叫造天筆。」
「哈哈,你倆真有意思,一枝筆一本書,難怪能成為好朋友。」
「這,你說錯了,書叫一頁書,不是叫一本書。」造天筆認真糾正。
「一頁書也好,一本書也好,重點是你叫造天筆。」一好漢情不自禁牽起造天筆的纖纖玉手,置於臉頰撫摸。
造天筆心裡有點害怕,這個人好像怪怪的?來不及細想,注意力又被廣場那端給吸了過去。
 
「我管你是誰,立刻把車給我開走——」哇塞,好嗆辣的觀音菩薩喔!!!!!現場眾人都被一頁書威風凜凜的氣勢給攫走心魂了。
「嗯?」棄天帝微微皺眉。他這招勾魂引魄必殺技向來是萬無一失,從沒任何人能擋得住他的無敵魅力神功而不自動獻身的。更何況他又笑又眨眼,現場已經暈倒一半以上的人了,眼前這個美人竟然完全甩都不甩他,還和他比魅力!這怎麼行!!
「我的命令從來不說二次。伏嬰師,去開車,擋路者,撞!」
「是!」
「你敢!」只見一頁書從蓮花座上躍然而下,那輕盈的身姿連同誘人的檀香味兒,一起把眾人給薰醉了。
 
「唉呀,不行,我必須去阻止書!」造天筆著急不已。
「你現在過去很危險,還是讓我去救他,你在這裡等我。」一好漢自告奮勇。
「救?」造天筆面露疑惑。
「是啊,你不是想救他脫離現場嗎?」
「不是的,你誤會了。你看——」
 
一頁書怒眉騰騰擋在伏嬰師等人面前,再次警告道:「我勸你們不要犯下會讓自己遺憾終身的事。把車開走,我可以不和你們計較。」
「說什麼!」伏嬰師為了徹底執行頭家命令,對著一頁書就是一計猛拳,卻是瞬間撲了個空,下一秒他感覺整個身子飛上半空,再下一秒他已經被摔在地上動彈不得。
現場靜了一兩秒,然後開始響起歡聲雷動的鼓掌聲。剛才被五大帥哥攝走魂魄的諸多少女心,現在又轉而投奔到一頁書身旁。
「書書好帥!!!」
「書書好厲害!!!」
「書書比豬熊柔還強!!!」
「書書是最強的受!!!」(←對不起,現場也有同人女混進其中)
 
「唉,我就知道會造成這種結果,所以我才說要阻止他。」
「你那個朋友很厲害嘛,如何?」一好漢臉上堆斥滿滿的興趣,一者柔一者剛,這是多麼奇特的二人組合啊,想著想著,又把視線移到造天筆身上。
「當然厲害,書可是全國柔道冠軍。」
「他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竟然身懷絕藝。」
「是啊,書就是一個這麼特別的人。」造天筆一提到一頁書,臉上便笑容不斷,一好漢頓時有些吃味。
「你好像很喜歡你那位朋友?」
「嗯,書不只是我朋友,更是我相依為命的家人,從我小時候起他就一直保護我保護到現在,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從現在起,換我保護你。」
「啊?」造天筆還來不及領會一好漢的意思,一頁書又開始展開他的第二場戰鬥。
 
「哼!無用的部屬。你們一起上,把人給我捉起來!」棄天帝再度發號施令。
然而,情況和剛才一模一樣,三人六秒,全部以過肩摔被摔倒在地,爬不起來。
 
就在一頁書拍拍手上塵埃,正打算走人的時候,忽地衣袂被一股強硬的勁道扯住,一頁書眼明手快,對準來人衣領猛提,對方竟以更快的手刀擋掉了他的力道。一頁書重心移轉,使出迅厲掃盤腿,對方似早有防範,腳步輕移,再度化解了他的攻勢。就在一頁書微驚之間,雙手轉眼間已被制服,纖腰也被另一隻強而有力的大掌緊緊抱住。
 
「你玩夠了沒,美人?」棄天帝展開勝利的笑容,朝著一頁書的臉緩緩靠近……
只見一頁書動作比棄天帝更快,朝著棄天帝額頭就是一計硬撞!
 
「喔!哇靠!痛死我啦!!!」棄天帝遮住紅腫的額頭,此刻臉上滿是吃癟的怒氣。而一頁書,則趁著這檔空隙翩然消逝無蹤了。
至於所有繞境活動,也因為這場鬧局一哄而散。
 
「喂,你那個朋友丟下你跑走了,你要去找他嗎?」
「不用找啊,我們就住在同一個地方。你要來我家坐坐嗎?」
「好啊,求之不得。」一好漢笑得燦爛,他的追妻百年大計,現在才正要展開……
 
觀音寺裡,棄天帝氣呼呼對著住持興師問罪,額頭上則貼著剛才部下手忙腳亂找到的OK繃。由於棄天帝是全國武術總冠軍,受傷在他的字典裡根本是找不到的字!今天難得看到頭家這部糗樣,還是被一個絕世美人給打傷,在旁部屬一直忍著不敢笑,忍到快瘋了。
只見住持滿頭大汗,一個勁兒賠不是。
「你難道沒告訴鎮上的人我今天要來嗎?」
「真對不住,老衲忘記了。」
「忘記?本人要來這種大事你竟敢忘記?」
「真的很抱歉,因為繞境人選遲遲決定不了,一直到昨天才確定,事情一忙,就忘了。」住持不敢告訴棄天帝,他原本已經決定從容就義,自己擔負起觀音的扮相!!!
「哼,下回再發生這種事,我就斷絕寺裡所有的經費來源!」
「是、是。」
「他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裡?」
「啊?」
「就是那個靠長相騙人實際上兇狠無比的母老虎住在哪裡!!我這額頭上的傷就是讓他給撞的,要是把我的臉撞花了,你們賠得起嗎?」一旁部屬看到棄天帝氣急敗壞手指著蹦帶的樣子,已經憋笑憋到得內傷了。
「是是是,對不起,原來你是指一頁書,他住在雲渡禪寺。」
「雲渡禪寺,難不成他真的是尼姑?」
「呃……您誤會了,其實他是男的。」
「男的?男的長得這麼秀氣?這麼美麗?這麼漂亮?」(阿公你夠囉~_~)
「呃,是啊,一頁書是我們鎮上最美最有靈氣的人,所以觀音才會由他來扮啊。」(住持:其實人家也是書書後援會成員>///////<)「還有他不是尼姑也不是和尚,他只是住在禪寺裡,和他的好友兩人共同經營一家養老院和一家孤兒院。」
「哼,地址寫給我。」
 
一頁書,你死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