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天墜(七)

 
正在追查魔蹤的佛劍和龍宿被一陣突如其來的撼天震盪止住了步伐,眼見空間失衡之象,
兩人同時感應到遠方兩股強大的佛魔之氣競勢竄走,直衝雲霄。

「梵天有難!」佛劍驚喊,兩人立即化光消失。
 
 
一頁書提化自身真氣抵抗魔力的迫壓,至極天龍吼發出!強大的聲波振力干擾了氣旋的威力,
突破護身氣罩,直達棄天帝耳裡。棄天帝運氣凝神,化解腦中至烈梵音的衝擊。
然而聖魔元胎由於承受餘波威能,全身熱血翻騰,原本堅如銅鐵的護身氣罩隱隱產生了些微波動。
 
一頁書見機不可失,趁棄天帝回氣瞬間,再度運招,凝聚全身功力、施予疾衝之能,
朝著護身氣罩薄弱之處發出驚天之式——「笑盡英雄!」
兩股至大之力接掌,剎那地陷山移,現場再無完地。然而——
 
神卻仍是始終不變的寒冷,毫無溫度的笑容,再次宣示的是那獨霸天地的尊貴:「很突出的招式。
可惜,吾非英雄,吾乃——毀滅之神!」


一頁書一愕,整個身軀已被棄天帝逆運反使的力勁擊飛。就在神準備發出最後一招解決僧人性命之時,兩道剛勁的浩然劍氣倏然馳馳疾飆而來。
棄天帝反掌化招,雪白身影趁勢抱住了數里之外直落而下的一頁書。

「梵天!振作!」眼見一頁書胸前一灘血紅,佛劍抑住失措的心情,顧不得眼前危機,
緊擁沾滿血跡的身子,運起全身功力過渡真氣,就怕那雙清澈靈動的眸子再也睜不開。

在旁龍宿見此情景,滿臉嚴肅,微微嘆了口氣。

「吾還撐得住,佛友。」一頁書按住佛劍運氣的掌,展露令人心安的笑容:「強敵當前,
好友請勿掛慮梵天。」

即使奄奄一息,佔據僧人滿滿心思的,仍是濟世渡人的愛。

佛劍感受著掌心傳來的溫暖,當下立即做出決定,他輕哄道:「梵天,再忍耐一下,我們很快就帶你
回去療傷。」佛劍的聲音,沈穩而溫柔,有他在,似乎沒有辦不到的事,一頁書難得乖巧點頭聽話了。
 

遠在數里之外的棄天帝,看著攪亂戰局的兩人,感應到不亞於蒼等人的根基與真氣,目光愈發深沉。

一旁伏嬰師見狀,上前稟陳道:「稟魔皇,此兩人乃是佛劍分說與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並稱
苦境三教先天。」

「哦~人類總是喜歡虛張聲勢,妄取稱號。人間所謂的先天,不過就是先天罷了,到頭來猶然難逃
凡情束縛。」

「是,再高的頂峰在吾皇神威之下,仍是天壤之差。」

「不過,此兩人的出現,倒是使這場戰鬥增添意外的樂趣。」棄天帝瞇眼盯著白衣佛者那眉頭緊皺的
嚴肅面孔,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笑。
 
在龍宿與佛劍這邊,這是兩人第一次見到異度魔界的創世之神。即使遠隔數里,祂身上散發而出的
強悍無比的壓迫魔氛仍然足以侵蝕自身功體,現場氣場亦和其他地方迥然不同,以祂為中心旋繞、
流蕩,從祂所生,自祂而滅,萬物均被包覆其中。面對同樣的邪惡力量、與嗜血王國邪之子和西蒙
對戰過的兩大先天,卻在這位魔神身上感應到前所未有的純然天地之氣,這是一股開天闢地的力量、
彷彿自宇宙洪荒以來就已存在的古老力量,自身真氣不自覺受其牽引,竟無法加以完全排拒。

「不久之前才說要試探這位魔神的底細,想不到這麼快就讓我們遇上了,上天待咱們不薄啊。」
龍宿輕笑。

「既遇之則安之,趁此機會一次解決。」緊握佛牒的手不容半分動搖,佛劍全神貫注,腦中已閃過
無數對戰情景。

「這回倒是讓劍子撿到便宜了。」如意算盤打錯,讓龍宿有點小小的不滿。

「有你疏樓龍宿,足夠矣。」

「哎呀,好友,汝還真是對吾有信心。現場幾無完地,想找個落腳處都極為困難,這仗,硬啊。」

「嗯,速戰速決!」話語一畢,僧者單足劃地,腳踩佛印,清聖梵華遍布十方。佛印能量灌入佛牒,
斬業之劍倏現利芒。佛劍施展極度輕功,舉劍疾刺棄天帝。

「佛劍分說,你也衝得太快了。」

龍宿快速跟上,配合大千環罩攻勢,自四面突刺防罩。劍舞看似輕靈,實則混融上乘內元,
氣勁宏大無比。與棄天帝周身氣旋接觸剎那,紫龍劍發出點點星火,加以劍式曼妙,竟似漫天花雨,
令人眼花撩亂。

不過任憑兩人劍招再如何精妙絕倫,力勁再如何渾厚,護身氣罩仍是無隙可乘,棄天帝掌翻袖動,
兩大頂峰受魔威所襲,轉眼已然負傷。

佛劍、龍宿以眼神示意,只見兩人飽提內元,蹬地一縱,騰躍於空,以極速身手與無上劍法猛攻
棄天帝胸口部位。龍宿力擋魔源,佛牒奮力刺向心口,至聖佛氣與聖魔之氣突生排斥,
棄天帝身形微動,神招上手,再次擊退兩人。

「能與吾對上兩招,實力不差。既是如此——」棄天帝驀地展翅騰空,氣勁一揚,遠方一頁書身軀
頓時旋至半空,佛劍急忙縱身欲將人搶回,致命之招卻迎面而來,龍宿情急之下發招將佛劍送離,
自己硬是接下至擊一掌。就在這分毫之間,一頁書人已落至棄天帝手中。

「龍宿!」佛劍驚喚。

龍宿嘔出鮮血,傷勢卻沒預料中嚴重。

「吾無事,放心。」

「哦?不死之身,事情愈來愈有趣了。」神笑得冰冷,把視線轉向懷中人,濃密的長睫虛掩著半闔的眸,臉上毫無血色,那氣弱游絲的樣子,哪裡是先前那個張牙舞爪的猛虎呢?
 
「想救他嗎?來,讓吾見識三教先天真正的實力。搶得下,人就還你們。」

「好友,今天遇上一位惡質的魔神了,我們全都成了祂捉弄的獵物。」龍宿臉上露出難得一見的怒氣。

「無論如何,一頁書非救不可!」不知是擔憂抑或懊惱,佛劍聲音微微顫抖著。

看到好友失去平常的冷靜自持,龍宿心裡很清楚,全是因為當下局面已沒有絲毫退路。他們現在所
面對的,並非單純的強敵,而是毀滅的源頭、死亡的化身。一頁書既已落入祂手,可說毫無生機。

「人當然要救。不過,吾倒是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與你較量彼此的輕功。你說是嗎?好友。」

「嗯。」佛劍此時已完全陷入救人方法的思緒當中,是以對於好友的貼心慰言,僅有簡短的應答。

你真是不懂調劑啊,佛劍分說。龍宿暗忖。

佛、龍著急的神態,以及蠢蠢欲動的企圖,棄天帝盡數瞧於眼底。冷嗤一聲,轉頭對著一頁書說道:「雖受干擾,汝還是難逃一死。或者,你想看你的同伴先你而死?」滅世之掌開始凝氣,舉世無雙的
俊顏,殘酷地令人絕望。
 
然而,神並未見到意料之中的怒顏,卻是堅定說道:「有吾在,勿妄想傷害他們二人性命!」語未畢,便見懷中僧人沉喝一聲,忽然運勁擊向自己胸口。棄天帝沒想到他還有力氣出招,未加設防,
迴擋不及,情急之下逕抓住一頁書手腕,這才發現他手腕竟不盈一握。就在神微愣之間,一頁書以
翻雲手巧勁解開了腕上束縛,反手抓住棄天帝大掌。

「你以為這樣他們就逃得了嗎?」許久未曾被人觸身,神有絲愕然,心中不適感逐漸擴大。

「棄天帝,無盡的殺戮並不能換得祢欲尋求的答案。」

僧人此時已全然不見先前凌厲的神態,明眸閃爍著智慧慈悲的光采,坦然等待大解脫那刻的到來。


絕塵容顏洋溢著聖潔的光輝,無畏無懼、無恨無憾,是如斯祥和、如此耀眼,棄天帝的心,
剎那間被震懾了。

神凝視著這張不染煙塵的臉龐,時間彷彿靜止,狂風在耳邊不斷呼嘯而過,俊偉身影遲遲未有反應。


祂幾乎要以為,自己終於找著了這片天地裡那僅餘的無瑕無垢的純淨。直到一陣刺鼻的清香味挑動
嗅覺,棄天之帝終於回神,發現被握住的掌有股強大的熱流正不斷傳至己身,竟是鎖元之招!
心上一悸,臉色一沉,雙掌勁道猛催,僧人瘦弱的身子陡然被直直從空中拋下。

同一時間,佛劍和龍宿兩人也有了動作!

「人間的僧者,還輪不到你來向吾說教,死來!神之焰——」

毀滅之神殺性突升,毀世之招朝著三人鋪天掩地而來,就在生死交關之瞬,一陣迅如閃雷的白魅身形
突現劫走一頁書,佛劍和龍宿見狀,隨即虛晃一招,隨之而去。

「哼!多管閒事。」棄天帝回到地面,之前穩操勝算的神色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刺骨透髓的陰寒。

伏嬰師見棄天帝面有異狀,關心問道:「魔皇?」

「無事。」神之身,終究還是不能讓人類近觸,哼!棄天帝瞪著被一頁書抓住的手腕,嚴肅不語。

「是否要繼續追擊?」

「不用。」棄天帝眼挑眉動,魔獸禁錮立解,待主人指令一下達完畢,馬上消失於天幕。

「吾感應到魔界有人闖入,先回去處理此事。」

「是。」

「哼!」
 

* * *
 

另一方面,恨長風、蒼、劍子仙跡三人來到火焰之城外圍,意外發現棄天帝和伏嬰師皆不在魔界之內。

「真是天助人啊,連上蒼都看不慣這位魔神的作為。」劍子欣然道。

「不對,魔界有異。」

「恨長風,你察覺到什麼嗎?」蒼警覺問道。

「這座火焰之城並非原來的那座城池,佈署也完全不同。」

「恨長風說得沒錯,這座城的確非火焰舊城,內中恐有重兵埋伏。」

「你們的意思是,這裡不是原來的異度魔界?」劍子疑惑。

「這裡確實是魔界無誤,為何會有如此改變,詳情尚待調查,很有可能是棄天帝設下的圈套。
但既然已經來了,斷無退縮之理。」

「既是如此,蒼,就由你陪恨長風進入取物,後路交吾。」

「這……萬一棄天帝臨時回來,你豈不危險?」

「沒時間考慮那麼多了。你們儘管放心,劍子仙跡的運氣還可以,快去快回便是。」

「只好如此。一旦進入火焰之城的範圍,魔界幽偶之軍便會引動,而尚藏身在魔界之內的魔將也可能
會同時出現,千萬小心。」

「走吧。」

「呀~」恨長風真元一提,火燄之城受王者之氣引動,城門隆隆開啟了。「嗯,王氣對新城仍有作用。進入!」恨長風兩人立即化光入城。
 
魔城外,劍子一人抵抗幽偶大軍,劍風颯颯,仙影飄飄,古塵正氣浩然參天,劍落之處,非死即傷。

魔城內,蒼獨對潛伏魔軍鬼將,絃音泠泠,蔥指纖纖,白虹、明玥劍氣沛然,除魔絕式盡展無餘,
死傷無數,妖邪退避。
 
而恨長風利用混亂之際,直驅內殿,雖然因為路徑改變,耽誤了些許時間,不過仍是順利取得戒神寶典副本。就在恨長風欲往天魔池,忽然鱗粉飛降、雪蛾天驕現身攔路。

「朱武,不可一錯再錯。」

「雪蛾,吾再給妳一次機會。」

「背叛魔皇者,死!呀——」雪袖鱗粉飛灑,掌風同時襲至。

「無奈!」恨長風抽劍疾斬,雪蛾天驕瞬間已受重創。最後恨長風終於在天魔池拿回真身,回復
銀鍠朱武之態。
 
焰城之外,劍子已鏖戰多時,心知朱武與蒼即將出城,愈戰愈勇,魔界守軍幾近殲滅。此時,
劍子忽感強大的魔氣迫身,神色一凜,敵人驟現咫尺。

「膽量不差,你以為你能自吾手中逃脫第三次?」低沉渾厚的嗓音裡傳遞著懾人的魔力,倘若此地
真是地獄,那麼眼前這位神祇,就是死亡本身了,劍子心想。

「好說,吾確實有此信心。」

「很好,那就使出你的保命絕招來吧!神之嵐——」神手上揚,奪命極招迎面而來,毫無閃避空間。
劍子凝元守神,道極合體,意志化成古塵無上聖氣濤然怒捲。就在劍子出招之際,朱武與蒼的氣功
同時發至,三人共同擋下了棄天帝的致命攻勢,卻仍難避免負傷。

「伏嬰師,你先入城探視。」

「是。」

「吾兒,你終究還是回來拿取真身了。」冷冷笑容裡是毫無掩飾的不屑。「此舉也代表你我無法抹滅
的親情關係。何不趁此機會回來父皇身邊呢?」棄天帝睨視了在場眾人一眼,話故意說得挑撥。

「正好相反,棄天帝。吾要利用這副軀體之力量來擊敗祢,讓祢死於自己的造物之下,難堪而卑憐。」

「喔~雙體合一,口氣也變大了。就不知你要如何化解他們二人眼前的死劫,吾兒。」

「棄天帝,自信過頭,將使祢萬劫不復!」朱武話說得果決,情勢劍拔弩張。

此時,雪蛾天驕拖著傷體來到現場,在棄天帝身旁稟告一番之後,又退入城裡。

「吾兒朱武,你聯合外人傷吾將領,取吾聖魔元胎,奪吾寶典,此等背叛行為,對得起已逝的九禍嗎?」

「住口,棄天帝!你沒資格叫她的名字!」朱武怒極。

「朱武,不可受祂影響。」蒼急忙緩和朱武情緒。

「喔,是你,蒼。萬年牢的經驗,倒是讓你與永世不能饒恕的宿敵合作了。人類,果然是只見利益的
卑賤物種啊。哈哈哈……」

「棄天帝,祢自稱為神,卻殘殺生靈無數,並不會比祢口中卑賤的物種高尚多少。」劍子正義凜然的
斥責,讓棄天帝止住了蔑笑。

「與你齊名的那兩名劍者,不久之前被吾所傷,相信你應該很有興趣知道他們的下場。」

「嗯~祢將他們怎樣了?」劍子作勢欲發。

「棄天帝——」朱武止住劍子握劍的掌,就待理論,卻被棄天帝沉然糾正道:

「叫父皇。」

「祢這般殘酷無情,這兩字對祢而言有任何意義嗎?棄天帝,我為祢感到可悲。」

「身為魔界王者,長久以來推卸己責,任性妄為,還敢在吾面前妄談人間那虛偽可笑的情感。吾兒啊,這汙濁世界,究竟有什麼讓你如此難捨?」

「棄天帝,祢無心無情,祢不懂愛!」

「情,是人類用來欺瞞自我脆弱的桎梏,你是王者,不需要。」

「吾更不需要這虛幻的王座,我不想再忍受那萬世孤獨的感覺了!」朱武無力嘶喊。

「吾兒啊,孤獨有什麼不好?孤獨才能看清這世間的混濁可笑啊。」

「朱武,與祂多言無益,龍宿他們還在等我們回去。」劍子心裡掛念中原眾人,凜然提醒道。

「棄天帝,人性非祢所想的那麼不堪,吾等絕對會誓死阻止祢的暴行。」蒼堅決道。

「哼,是嗎?那就死來吧!神之燄——」

「眾人小心。」朱武、劍子、蒼再次聚氣凝神,合力抵擋棄天帝滅世之招,受強猛威力衝擊,現場揚起漫天沙塵,三人借勢遁離。
 
遺留孤絕的昂然身影,消失於烈豔的火城之中。
 

--

這回結束,本文得擱置一段時日了。對書書和棄棄的愛太多太深,很多事都給暫時延滯,一切心甘情願啊。但該盡的責任還是得盡,所以小的要先去把論文計畫生出來,才能繼續動筆了,懇請眾家道友們能給予支持,不吝給我指教意見<(_ _)>書書和棄棄毫無疑問地非常非常優的啊>///////<無論何時何地想到都能讓人心怦怦然的。請繼續嘗試體驗棄書的美好吧(灑花)

另外,除了支持最帥最美最俊最勇最威最猛(給我慢著)的棄棄的愛書的心以外,
也請多支持佛書喔(咦?)(對不起,本人是無節操書總受派XD←棄:神之雷——)

佛書大好!!自從把佛書的歷史(XD)讀完之後,才知道這兩人默契有多好,情感有多深。


那是一種無需言語就能心領神會的交流,我能在他們身上感受到相同相契的靈魂。兩人所走的路是那樣義無反顧,除了彼此,還有誰能陪他們同行呢?

那句「我動過心了」真是超級天大無敵的花彈啊!!!!!!!而兩人對吟贈詩,簡直讓小的感動得涕泗縱橫,
書書會唸詩耶!!!!!!(書:廢言←不屑 開玩笑,百世經綸耶)而能讓書吟詩以對的,除了佛劍,又能有誰呢?

於是,我終於知道書、風和棄天對戰時,佛劍為何一直盯著戰鬥中的書書;
終於知道,看到書書受重傷,佛劍為何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奮不顧身馬上就要衝去救人;
終於明白,即使人已被救回定禪天,即使劍子等人已經鬆了一口氣,佛劍始終念念不忘的還是書書的安危,連劍子都說他「為什麼臉色那麼難看?」佛劍的心啊,是那麼明白不過啊。
這份關心、這份在意,都是因為書書啊>//////<

無論是一見鍾情,或是細水長流,那個集所有美好光明於一身的一頁書,就是如此令人捨不得也拋不下,書書啊~~~~~~~~~~~~~~~~~~~~~

最後廣告一下,昨天在批批網看到最近網路後援會提名票選活動開始,請喜愛吾皇的人至下列網址投棄天帝一票喔,萬分感謝<(_ _)>我因為話太少(XD)到現在還沒投票資格,有投票權的各家道友請多多捧場幫忙啊>///<再次謝謝!http://member.pili.com.tw/forum/viewtopics/piliclubvote/124203043793510/page-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