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天墜(五)(微H)

渡天童大軍行進至一處不見經傳的山寨地盤,只見寨門大開,寨中全體人員跪伏在地,恭候魔界大軍
的到來。
 
「我以及我所有的部下願意歸降,為棄天帝效忠,懇求將軍保住我們眾人一條賤命……」為首的男人
畏畏縮縮說道,過度驚嚇的臉上毫無血色。
 
「異度魔界不需要降將,只缺少祭典的鮮血!」話語一落,數百條人命轉眼又消逝無間。
 
漫天消散不去的血腥味,再再激發異度魔將嗜血魔性愈加張狂殺人,下手愈加殘暴狠戾。殘破的神州
千里不見人煙,大地一片鮮紅。
 
在神州另一邊,魔獸戰天戮憑藉著牠異常驚人的嗅覺、銳利無雙的魔爪,刀槍不入的龐然身軀橫掃肆虐。凡牠所經之處,斷肢殘骸散佈四野。
 
死亡輓歌譜過一曲又一曲。人類深刻體認到,所有的尊嚴、信念、價值在防不勝防、逃無可逃的龐大
迅猛毀滅力量下,連醞釀的時機也沒有,連思考的時間都過於奢侈。唯一能做的事,只有憑著本能逃亡、憑著本能求生。
 
人,不管有無意識到,經歷了這場天災魔禍的摧折,早已無異於禽獸,身心皆然。
 
 
就在戰火四起、殺戮遍野的時候,染滿鮮血的大地上忽然出現一座莊嚴的佛寺。規模雖不甚大,卻是
相當引人注目。寺裡不時傳來陣陣梵唄,那頌唱的聲音裡似有一股力量,召喚著人們進入。
 
兩名死裡逃生的壯漢沒命似地奔到佛寺外頭,喜出望外。
 
「你看你看,這裡有一間佛寺。你聽,裡面還有人在唸經!」

「看到啦看到啦!你有沒有發現,這附近都沒有那些魔人的蹤跡呢。」

「佛跟魔自古以來一直都是死對頭。我看,那些妖魔一定是害怕佛寺的清聖,所以不敢靠近。」

「你講得有道理。我佛慈悲,咱們兩人有救啦!」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快點進去避難吧。」

「嗯。」

待兩人進入,周遭氣場驟生變化,原本清聖莊嚴的佛寺被一股龐大的邪氛所籠罩,突如其來的紫黑邪雲從四面八方湧入寺內。沒多久,寺裡傳出淒厲慘叫,整座建築在瞬間消散於無形,徒留兩具可憐空地骸骨。以及不知明處隱隱傳來的邪嘵。

天,下起滂沱大雨,為著眾生的苦難,傾洩悲傷。一名身著鵝黃袈裟、頭戴僧笠的僧人悄然到場。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一頁書,他看著地上無名屍骸,靜默無語。
 
 
* * *

 
滅境某處禪房內,簡單沒有額外裝飾,任誰看了都會認為這是間再也尋常不過的修道屋舍。然而在
肉眼不可見的渾沌虛無空間中,卻滿佈陰寒邪氛。

禪房中間,盤坐著一位面容冷冽、令人望而生懼的威武男子。無數道邪流,正在他周身汩汩騷動,
臉上青光熠熠閃爍,更添森寒。此人乃為滅境邪靈之首——未來之宰。

忽然,梵唄吟唱,邪嘵紛擾。

一名似男似女、妖魅容顏,邪端袈裟裝扮之僧侶囂然來到。
 
「如何,苦境一遊有何感想?」

「收穫滿滿。」

「哦?說來聽聽。」

「現今苦境一片腥風血雨,幽魂怨靈隨處充斥,正足以作為吾輩滋養精元的絕佳環境。」

「難怪眾邪靈個個精力飽滿,氣色紅潤。而你……」

「我如何?」妖溺天一邊說著,一邊依偎至主宰懷中。

「豔光四射,讓我心癢難耐。」未來之宰撫摸著妖溺天金黃柔軟的髮絲,曖昧邪笑道。

「貧嘴。我還在等你獎勵我的辛勞呢。」妖溺天磨蹭著。

「會給你的。有人發現你們的行蹤嗎?」

「哈!一個棄天帝就讓苦境那幫人疲於應付了,哪有多餘的心力來注意我們呢。」

「這樣說來,那苦境之神還真是有些能耐囉?」

「這回到苦境,我尚無機會與祂正式交手。只是瞧那些地方的慘狀,還有幾近滅絕的人類,這魔神
確實有祂猖狂的本錢。不過——滅境不是苦境,容不得祂恣意撒野!」

「你認為神州四柱有可能被祂全部摧毀嗎?」

「不清楚。但是……」話語一頓,妖溺天看著未來之宰的目光轉為幽冥,他一面以豔紅指甲輕刮
那張雄威的臉龐一面曖昧道:「『那個人』回來了。」

「嗯~消息準確嗎?」男人的臉轉為陰沈。

「呵呵呵……怎樣,緊張了?」

未來之宰抓住妖溺天持續在自己臉上摩挲的手腕,沈聲道:「非緊張,是興奮。我期待他與棄天帝
對上的那天,然後……」

「然後什麼?」

未來之宰未接話,大力一扯,妖溺天衣物盡被撕碎,強壯身軀欺上潔白無暇的身子,妖溺天目光逐漸
變得迷離。隨著軀體持續糾纏,渾濁的氣息瀰漫了整個空間。未來之宰盯著那張魅惑眾生的面容,
瞧著身下人那沈淫於慾樂的妖嬈表情,心中的空虛感卻兀自擴大,於是動作更為猛烈粗暴。他喘著氣、咬著妖溺天的耳朵說道:「到時你就知道了。」
 
腦海中縈繞不去的,卻是另一張清聖絕塵的容顏。

 
* * *
 

棄天帝斜倚王座,聽著部屬回報勝果。俊儔無雙的臉上維持一貫不變的輕蔑神情,未發一語。
這些結果,是本當該然之事。而且在祂原先的預期之下,是朱武就能完成且應該完成的事。
只不過命運的安排往往超乎估測,連神也無法全然脫離因果輪轉的定數。
 
於是,祂下凡了。帶著毀天滅世的力量,降臨到祂最深惡痛絕的人間。
 
有毀滅才有重生。祂要向那群自命清高、自詡天道的神祇證明,唯有火焰淨化過的美麗才是最無瑕的
美麗;唯有祂的魔道,才能引領世間走向全然的至真、至善、至美境地。
 
那群愚昧的人類,沒有資格享有祂所欲建立的廣闊無垠的天地,與純淨。
 
因此,障礙勢必剷除,汙穢必須滅絕。
 
渡天童講完,神只淡淡問了句:「有遇到任何阻礙嗎?」

「稟魔皇,吾軍一路勢如破竹,銳不可當,無人是對手,所有戰役皆大獲全勝。因此我先回來報告
勝果,烈風揚他們繼續搜查藏匿的漏網之魚。」

「嗯,表現很好,退下休息領賞吧。」

「謝魔皇。」渡天童離開之後,棄天帝喃喃自語道:「這人間啊~果真不值一顧。如此欠缺樂趣的
世界,留著何用?」優雅而笑,不帶溫度,「既然無可留戀,那,就毀了吧。」神,殘戾眼茫再現。
 

* * *
 

荒野之上,蒼與朱武經過短暫休養,再復匆匆趕行。一路死屍殘骸不斷,人間煉獄祇怕還不足以描述
其慘烈。即令如蒼這般修為與朱武這般身經百戰之人,亦不禁惻然,相對無言。
 
朱武回想起當初萬血邪籙開啟的情景,血流漂杵的慘狀並不會比現下輕微多少,受苦受難的永遠都是
無辜的黎民百姓。而造成這個局面的,不僅是棄天帝的殘暴,更是他自己的自私、整個魔界的自私。
即使他已經決定反抗到底,難道就能逃過這毀之不去的宿命?
 
行至分岔路,兩人腳步暫止,恨長風臉色沈重道:「看來棄天帝又有動作了。沿途所見屍身全是死於
吾界招式之下。」

「嗯。咱們必須加快速度找到劍子他們,擬議破魔之法。不能讓傷亡持續增加下去。」

「你先去吧,我稍後再與你們會合。」

「嗯?你欲往何方?」蒼察覺恨長風神色有異,明白他另有打算。

「我要回去異度魔界,取回吾之半身,順便探查棄天帝之秘密,尋找祂的功體弱點。」

「我與你一同前往。」

「蒼,在天邈峰之上,感謝你不顧傷體運用玄宗秘法,助吾將隱現的裂縫再度補合。但是你已損失
過多內元,我不能讓你再陪我回魔界冒險。」

「恨長風,你與我情況相差無幾,傷勢比我更為嚴重。我不可能讓你獨身回去,眼睜睜看你落入魔爪
手中。」

「我是聖魔元胎之身,有自行復原的能力,沒那麼容易死。何況棄天帝性情我略知一二,你與我回去
若被發現,只會徒增我的困擾,非是助我。」為阻止蒼涉險,恨長風故意將話說重。

「如果你真是擔心我的安危,那就先與我去見劍子眾人。無論如何,你無法叫我置你不顧。」蒼清冷
的眼眸堅決,不容反駁。

「蒼,你這樣讓我很為難,我不想再見傷亡啊。」

「恨長風,你言語矛盾。既然知道此行艱險,為何執意要急於一時回去呢?」

「我怕再拖下去,耽誤了時機,眾人就再也沒辦法消滅棄天帝。」

「那就讓我們陪你們去會會那尊魔神吧。」劍子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適時化解了僵持不決的場面。

「劍子,你們來得正好,我們正打算前往異度魔界取回恨長風半身,需要各位協助。」

「我沒問題,相信兩位好友也同意吧?」劍子看向龍宿和佛劍,意外地,無人應答。

「這……?」劍子不解。

「吾想前往其他地方探查。」佛劍感應到遠處魔氛熾烈,摻雜著隱微不明的邪氣蠢動著,心中憂急。

「好友,吾與汝去。劍子,魔界之行就交給你了,自己小心。絃首,恨長風,吾與佛劍還有其他要事,這回恕我們無法陪同前往。」龍宿順勢說道,盯著劍子的表情莫測高深,令劍子心中一顫。

「無妨,這樣已經足夠。」恨長風淡然答道。

短暫交談過後,雙方互作辭別,踏上征途。臨行前,劍子暗中回望了龍宿一眼,本欲開口的雙唇微動,終究還是無言。然而,他的細聲嘆息,龍宿卻聽清楚了。「這傻瓜。」精緻的俊容暗哂,悄悄將這聲
嘆息收起來回味。

大敵當前,兒女情長只能暫時擱置。唯有在乎的人活得安好,生命才有意義。
 

* * *
 

雨持續下著,一頁書光形急速移動。
 
某處不知名的空山幽谷,林立著整片參天碧竹,青翠幽雅,疏落有致。林蔭深處,一間小屋靜靜隱匿著,遺世隔絕。
 
陣雨過後,竹葉愈顯鮮綠,迎風搖曳,竹節嘎然作響,竹梢上不時有水滴子滾落滴答應和著。空氣中
傳來滿溢的竹香,令人心緒平和。
 
然而,汲汲皇皇的聖者此時此刻卻無暇細賞這片天籟美景。
 
僧人來到竹林小屋前,向屋主招呼道:「風之痕,一頁書打擾了。」清亮的聲音迴蕩,打破了絕世寧靜。
 
沒多久,兩道雪白身影雙雙走出門口,俊逸超倫,身上沒有任何塵世氣息。若非熟識,任誰也想不到,這兩人竟是昔日叱吒風雲的風之痕師徒。
 
 
--

邪靈碎碎唸:
 
未來之宰、妖溺天:妳給我解釋清楚,為什麼所有人出場都那麼帥,只有我們兩人的出場那麼不堪。(兩人同聲哼,不看對方XD)
 
小僮:我讓你們兩人出場就可以H,對你們還不夠好嗎?=ˇ=

兩人異口同聲:誰想跟他,哼。(XD)

--

小僮碎碎唸:
 
看到萬血邪籙那段——


小僮:唉,魔界殺了這麼多無辜百姓,叫人怎麼釋懷啊。

同學:這都是你們家棄天帝叫的,一切都是祂指使的~><~

小僮:怎麼感覺祂還沒現身前殘忍多了。

同學:重生的過程總是很苦悶的,所以要殺人來取樂。獲得肉體之後就要開始追求精神上的滿足。


小僮:即使這樣,隨意剝奪生命、造成極大苦痛就是不對啊。吾皇,祢叫我該拿您怎麼辦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