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棄天帝vs.三先天、朱武、蒼(磐隱神宮第三戰+腐心得)

棄天:天道與魔道之賭注,人類是輸了。

劍子:尚未到勝負之刻。

再現的護身氣罩,更強於先前,三先天再度發揮默契。

劍子:(回憶語)要保留真氣,唯有以攻制攻,不能讓他發出招式。

◎劍子您這句話是想攻我家吾皇嗎?XDD

龍宿:(回憶語)欲再破護身氣罩,唯有聖器伺候。

佛劍:天火滅業——

龍宿:天下風濤——

劍子:天元定一——

棄天:嗯?

蒼:伏天王,降天一,玄天陰陽化百氣,蒼音乾坤轉無量。

這方面,真氣稍有回復的蒼,不顧傷勢沈重,快速策動陰陽之氣,欲佈玄宗奇陣。

棄天:纏鬥,只有耗費真氣。

劍子:仙影飄跡!

龍宿:吞日龍吟!

劍子龍宿雙劍合壁,棄天帝收勢欲化,他心知第三劍,才是真正的攻擊!

佛劍:佛雷斬業——

龍宿:喝——

劍子:喝——

兩守一攻,竟成三劍同出,三殺招同時來到,棄天帝神情也為之一凜。

前有佛劍,後有道儒雙利,棄天帝雙翼排後,雙掌擋關。

龍宿:喝~

劍子:喝~

神力所助,劍入三吋,前方佛牒再助一力。(棄天皆擋下)

棄天:嗯?殺戮斬業之劍!(一掌擊退三人,三人無事)

   神之燄——

佛劍:九梵滅——

劍子:道極玄空——

龍宿:天風不落塵——

三教頂峰絕招再現,儒道釋三氣貫連,天氣陰陽乍時調配,

化有為無,至極神燄頓成虛無!

不料——

棄天:神之手——(絕招發向劍子,龍宿見狀急忙擋招,胸下五道焦黑指印,嘔血)

龍宿:不准看劍子裸體,要看就看我的,我掀——
(↑察覺劍子想攻下吾皇,怕吾皇有所回應,所以緊張防範了|||)

劍子:龍宿!

◎嗚,還是龍宿對我最好,好心疼啊(這聲緊張的喊聲滿動人的!)

佛劍:龍宿!(龍宿嘔血,順勢回招,指印消失,棄天小退一、二步)

棄天:不死之身!

◎吾皇看到他不小心掀了人家的衣服,竟然呆了一、兩秒,表情很尷尬,只好訥訥地分析功體,真是純情的武神啊XDDDDDDDDDDD(大心心心
吾皇不怕不怕,你沒看人家龍宿經驗老道,只不過是掀衣服,沒關係的XD
棄天:書書你要相信我的神格~><~
 
             (os:原來他們五濁惡氣還沒完全驅逐><)

龍宿:意外嗎?哈~~(順勢縱跳攻向棄天)

◎龍宿你也想攻我家吾皇嗎?|||

三人再連,欲敗棄天,一進二、二守一,三方輪替,默契無間,

戰況竟有逆轉之勢!

◎雖然我看不出有逆轉的感覺,但可以想像剛不小心掀到人家衣服給吾皇打擊很大XD

蒼:化天地陰陽,轉定一乾坤,七法妙陣,玄真——呃……

失血過度,真氣不繼,蒼之傷軀難起元功。

蒼:(os)劍子三人尚在苦撐,吾不能失敗!

棄天:退下!(吾皇怒了!)

   人類~總是不知天高!

棄天帝再現風雷雙式,頓時~轟雷掩四面、狂嵐走八方!


◎打愛人和打敵人的差別↑
吾皇這次的風雷好殺,和上回對上書書的感覺完全不同|||吾皇您也太偏心了。(茶)

棄天:哈~

劍子:就是此刻!

人聲:三式同出,凝功費時,需逢返照風雷之變,三式淨土之光,唯一破魔之招。

劍子:天為日!

龍宿:地為月!

佛劍:人為星!

開天之招、極光之式,三教頂峰三式同出,神之光華逆返而現,三道聖光同照棄天帝——


美少女戰士變身XDDDDD


棄天:啊……呀~(痛苦,原神浮現)

忍下神罰之痛,棄天帝強硬回招,三先天再受重創——

劍子:啊……

龍宿:噗……

佛劍:啊……

棄天:好個天極神光!呀——(神魔意識掙扎,最終仍回歸魔識)

   你的插手,只說明你對人類沒把握,神吶~哈哈……(十翼再張,神宮再毀)

◎這裡我原先沒看清楚,後經同學說明才明白原來吾皇是被自己招式打中的|||吾皇您這個笨蛋><
◎難怪沒辦法一開始就用天極神光,要在這個時間點用。但還是不怎麼懂為啥不能逆返吾皇其他招式,一定要逆返這招才會給吾皇帶來傷害......orz

劍子:我可以說那不雅的兩字嗎?

龍宿:汝說阿!但即使死劫,吾仍要維持吾的氣質。

劍子:都這種時候還在顧氣質啊,受傷的不死之身。

龍宿:哼,不死之身,就不會受內傷嗎?

佛劍:有何心願,把握時機吧。

劍子:佛劍,難得你有心情。

佛劍:下一刻,或許沒命,這一刻是唯一的機會。

劍子:說的好!

龍宿:任汝魔道神道,皆要回歸無間!

劍子:注意來——

棄天:人類啊——(十翼再張)哈~

棄天帝再提元力,磐隱神宮受到震動,神柱受到牽引,開始不穩了。

龍宿:人類,將豁盡畢生之力消滅汝!

佛劍:最後一擊——

神宮最後一戰,劍子仙跡、疏樓龍宿、佛劍分說,重創的三人,賭上最後氣力,

將擊向白蓮所創造唯一的神之缺陷!

劍子:哈~萬引天殊劍歸宗——

佛劍:萬諦一滅——

龍宿:萬代河山滿江紅——

棄天:吾兒之身,已沒任何缺點,可惜。神之滅——

一場神與魔的賭注,一場人間至悲的毀滅,勝卷在握的棄天帝,毀滅人間的最後一擊——

雙方即將交接,就在此時——

棄天:嗯?(察覺體內異動)

朱武靈識:你休想控制吾!

劍子:喝~

龍宿:呀~

佛劍:喝——

忽來意識變換,棄天帝招出已弱,神之滅擋下劍子龍宿,

第三波攻擊,聖氣佛牒萬諦一滅來臨,同一時分——

蒼:七法妙定,玄真歸元!

七星迴影陣開啟,魔之鍊接連朱武意識,朱武成功脫離棄天帝之體,佛劍絕招也瀰天蓋下!

(刺入中丹)

◎蒼你真會看時間,現在才開陣,你早就知道天極神光是婊人用的嗎?|||

吾皇這次被刺中竟然悶不吭聲,連叫都沒叫!

朱武:終於成功了!

蒼:呃~噗……

朱武:蒼,你真元即將耗盡。

蒼:吾無所謂,棄天帝速滅!

朱武:哈~(運功護蒼真元)

◎朱武這次的運功護得很徹底,蒼再走出神宮外時竟然完全沒有真元耗盡的感覺,
害我差點忘記他有受重傷。只能說朱武你太了不起了

棄天:賭局,總有變數。賭上性命的素還真,有價值!(再次擊退三人)

劍子:棄天帝,你即將昇天了。

龍宿:恕吾等不送了。

佛劍:嗯?

棄天:哈,但這場賭注,尚未見底。魔,是執著的象徵!

您在執著什麼啊?|||||

肉軀重創,即將元神回歸的棄天帝,運動元功,三先天謹慎應對。不料——

棄天:哈~

劍子:神柱危險!

毀滅性的掌威,朱武、絃首擋下四成魔威,但仍守不住最後一擊!

棄天:吾兒,你們讓我很喜歡。

朱武:人類並沒你所想的全是汙穢。

棄天:吾勉強同意。不過~哈!所謂真實,現在開始!

天與魔的賭注,最終是人類護住人間。

消逝之神之影,飄散的黑色飛羽,只餘歷經重創的神州。更是更恐怖的危機來臨。

吾皇果然是神愛世人,連要消失前也不忘嘉勉一下他們這戰打得不錯,讓他很滿意。
最後還來個惡作劇毀毀神柱、喚喚雷電讓眾人緊張,玩心真重啊您|||



腐心得:

1.我總覺得打到最後一招時吾皇已經沒有認真在對戰了,真的感受不出這場受的傷有比風書那場嚴重,
而且吾皇的表情和聲音沒有那種心痛感.............反倒比較像祂自己玩累了想回家休息|||

又,磐隱神宮第三場吾皇不知為啥都沒再使出逆返魔源,
雖然我不清楚使出逆返魔源的時機,但您真的有認真打嗎?

當然肉驅重創沒錯,因為先前和書風打的傷沒痊癒,又接連打了三場大戰,
雖然中間用了一陣朱武的軀體,但最後仍是以重創的胎身打神柱,
吾皇您好神啊,可是您為什麼要這樣就離開呢QQ


2.只有書和吾皇有對掌、有用手指戳到祂的身體,這一定是吾皇的神力怨念發作^0^
因為吾皇只對武功招式或武器有興趣,真正引起吾皇興趣的人類只有書書吶...
所以神之身不能輕瀆,只有書書可以瀆XD


3.五人打得那麼辛苦,結果吾皇竟歸功於素還真的賭注值得|||||
這和祂說「自己」下凡人界值得,含義很不相同啊
而且對於書書,吾皇不只當著他的面稱讚他,自己獨處時也是一樣不斷回味
怎一個萌字了得啊~~~~~~~~~~~~~~~~~~>//////////////////////<
棄天我好喜歡好喜歡您喔!!

所以上回我說吾皇不是和書書對打就變得很威,其實只講中了一半,
祂威是威在不再放任自己受重傷了,但同時也變溫柔了,磐隱神宮三戰留了很多情面
果然動情的神和一般人沒兩樣XD如果劍聖沒自殺搞不好還不會死|||


4.若要說第三場戰讓我最不滿意的地方,那就是一直講賭注,把吾皇變成賭徒了。
感覺實在很不好。雖然祂先前是和其他天神打過賭沒錯,但即使重視也不用一直掛在嘴邊吧。
既然都已經決心成魔了,一直惦念著這個賭注反而失了魔格。
想祂棄天帝又豈是只是因為賭注而入魔的,又豈是需要靠人間的成敗來證明自己的對錯!


5.吾皇和書書都好可憐,這次被酸最多的第一名非他們二人莫屬。
一個明明很強的魔神存在感卻完全被忽視,一個表現太好遭人眼紅詆毀無所不用其極,
果真是無法見容於世的同命鴛鴦啊!
不過對於汙穢的人間也的確用不著多費唇舌,
他們兩人都沒必要藉由別人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他們本身就是存在。

吾皇,謝謝您,您辛苦了,唯一的遺憾就是沒看到您對上未來之宰,但,已經不重要了。

謝謝您見到書書那剎一那的震撼與悸動、
等待他時的那份期盼的溢於言表的心情,對他不惜數次的讚嘆動情,
讓吾心從此義無反顧增加一個位子,您以後也要在天上好好看著書書喔^^
珍重吾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