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地海巫師簡介&感想(二)

 

 

 

一、當然就是格得再度與歐吉安相遇那刻啊啊啊~~~~~~>O<感動到爆掉!尤其歐吉安為格得製作紫杉長杖時的溫柔,充滿了愛,讓小格得有勇氣面對己身的恐懼~~~~~這種感情、這種感覺,啊~~~~~~~>///<

 

 

〝「你是信差,還是信息本身?」……進了屋子,手腕還一直棲著那隻鷹。……他十分安靜,編織魔法網時運用兩手多於念咒。等法術完全編好,他沒看爐上的隼鷹,只是輕聲說道:「格得。」

 

 

第三天早晨,他走到端坐在爐火旁凝望著爐火的法師身邊,說:「師傅……」

 

「歡迎回來,孩子。」歐吉安說。

 

「我這次回來,與我離開時一樣,都是傻子。」……雪在飄。那是弓忒島低地山坡的第一場冬雪。歐吉安家的窗戶緊閉,但他們聽得見溼雪輕輕落在屋頂上的聲音,也聽得見房子四周白雪的深奧寧靜。歐吉安說:「孩子,你臉上那些傷疤不好受吧。」

 

 

「我在阿耳河的泉源為你命名,那條溪流由山上流入大海。……格得,你返回弓忒,回來找我;現在,你得更徹底回轉,去找尋源頭,找尋源頭之前的起點。」

 

 

那天短短的午後和晚餐的時間,歐吉安一直坐在燈火旁,用小刀、磨石和法術修整那根紫杉枝。他好幾次用雙手順著枝幹向下觸摸,好像在找瑕疵。他埋首工作時,一直輕輕哼著歌。仍覺疲乏的格得聽著,睡意漸濃,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十楊村女巫茅屋裡的那個小男孩。

 

 

歐吉安目送他轉身回凹室休息時說:「噢,我的小隼鷹,好好飛吧。」聲音很輕,格得沒聽見。

 

歐吉安在寒冷的清晨醒來時,格得已經走了。他只用符文在爐底石上留下銀色的潦草字跡,十足的巫師作風。歐吉安閱讀時,字跡幾乎消褪:「師傅,我去追了。」〞

 

 

二、大法師倪摩爾之死~~~><~~~

 

 

〝倪摩爾手杖的尾端在格得胸膛上方旋轉,發出了銀光。……格得動了一下,張開嘴唇吸氣,大法師這才舉起手杖,放到地上。他垂下頭,倚著手杖,樣子沈重得彷彿幾乎沒有力氣站立了。

 

 

不遠處,噴泉流淌的露天庭院裡,大法師也毫不動彈地躺著,但全身發冷,非常寒冷,他只有眼睛還在活動,凝望著月光下的噴泉滴落、樹葉搖動。他身邊那些人,既不施咒,也不治療,只偶爾安靜交談,然後轉頭俯看他們的大法師。大法師靜靜躺著,他的鷹鉤鼻、高額頭、白頭髮等,讓月光一漂白,全部呈現骨頭似的顏色。為了制止格得輕率施展的咒語,驅趕貼附格得的那個黑影,倪摩爾耗盡全部的力量,他的體力散失了,奄奄一息地躺著。

 

 

甌司可島的渡鴉是倪摩爾三十年來的寵物,而今已不見蹤影。沒人看到牠去哪裡了。「牠比大法師先飛走了。」大夥兒守夜時,形意師傅這麼說。〞

 

 

三、格得首度自孤立塔離去,想起師傅,並收養甌塔客。

 

 

〝初冬,格得踽踽獨行,沿著冷清無人的道路,南越島嶼。夜晚來臨,雨落了下來,……他裹緊斗篷躺著,想起歐吉安師傅。他猜想,師傅這時可能依舊在弓忒高地繼續秋日漫遊:露天夜宿,把無葉的樹枝當屋頂,滴落的雨絲當牆壁。想到這裡,格得微笑起來,因為他發現,每想起歐吉安,總帶給他安慰。他滿心平靜入睡,寒冷的黑暗裡,雨水喃喃。待曙光醒轉,雨已停歇,格得看見一隻小動物蜷曲在他的斗篷褶縫裡取暖安睡。望著那動物,格得頗感驚奇,因為那是一種名叫「甌塔客」的罕見獸類。〞

 

 

四、格得離開歐吉安,決定前往柔克島。

 

 

〝歐吉安平靜地對格得說:「格得,我的小隼鷹,你不用綁在我身邊或服效於我。當初並不是你來找我,而是我去找你。……」

 

格得呆立在那兒,內心惶惑。這些日子以來,他已經漸漸喜愛這個名叫歐吉安的人了,他曾經一觸便醫好他,也不曾發怒。格得到現在才明白自己愛他。(抖死人啦>///<)……他很渴望留在歐吉安身邊,繼續同他遊走森林,久久遠遠……可是,另一種渴望也在他心中躍動不止,他期待光榮,也想要行動。

 

 

「師傅,我去柔克島。」他說。〞

 

 

五、格得在湧泉庭遇見大法師倪摩爾。這裡也是亞刃初次遇見格得的地方唷XD在這個地方小亞刃就愛上格得大師了XDDD(書裡用的就是〝愛〞這個字喔,並且毫不猶豫像受了魔力般地把自己給獻出去啦XDDDDD)

 

 

〝兩人四目相遇時,有隻小鳥在枝頭高鳴。那一瞬間,小鳥的啁啾、流泉的話語、雲朵的形狀、擺動樹葉的風勢,格得全都明瞭。他自己,彷彿也是陽光傾吐的一個字。〞

 

 

六、格得獲得真名的經過。

 

 

〝孩子十三歲那天,是燦爛的早秋之日,鮮麗樹葉仍掛枝頭。……沒了名字的他,裸身步入阿耳河的清涼泉源中……挺直身子慢慢走過冰冷的流水。等在那兒的歐吉安伸手緊握男孩手臂,小聲對他講出他的真名:「格得」。〞

 

 

七、在費渠離去之前,兩人互相告知真名。格得也終於認清了自己。

 

 

〝……對已經喪失自信的格得而言,費渠送的是只有朋友才會相贈的禮物:那是一項證明,證明未曾動搖、也不可動搖的信賴。

 

 

……格得突然想起:今天,是他個人的成年禮前夕。成年禮那天,歐吉安授與他真名。如今四年過去了,他仍記得當時赤身無名地走過山泉時那股寒意。……他很久沒有想起這些點點滴滴了,在他十七歲的這個夜晚,這些事又重回記憶。……經歷了這段漫長、苦澀、荒廢的時期,格得終於再度認清他自己是誰,他身在何處。〞

 

 

八、格得終於與黑影合而為一。

 

 

〝格得打破萬古寂靜,大聲而清晰地喊出黑影的名字;同時,沒有唇舌的黑影,也說出相同的名字:「格得。」兩個聲音合為一聲。

 

 

格得伸出雙手,放下巫杖,抱住他的影子,抱住那個向他伸展而來的黑色自我。光明與黑暗相遇、交會、合一。〞

 

 

九、格得召喚出黑影的前一刻。

 

 

〝此時此刻站在這塊幽暗著魔的土地上,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比以往都更為強大。……他知道賈似珀遠不及他……他不是格得的對手,只是成全格得命運的一個僕人。〞

 

 

十、費渠決定陪格得踏上最終旅程。

 

 

〝「胡說!」費渠說著,邊揮動左手,那是把提到的霉運撥走的手勢。腦子布滿陰暗想法的格得,看了不由得露齒一笑,因為那只是小孩子避邪的動作,而非巫師的法術。

 

 

那天,他們聊得很晚……他們之間的友誼堅定不移,不會受時間或機運動搖。次日,格得在朋友家的屋頂下醒來,睡意未消之時,他感到幸福,有如身在一個完全摒除邪惡與傷害的地方。那一整天,這些許夢幻般的寧謐附著在他思想裡,他不把它當成好兆頭,而是當成禮物收下。他好像就是認為,離開這房子,便是離開他最後的避難所;那麼,只要短暫的夢境持續,他在夢境中就會幸福。〞

 

 

 

其餘心得

 

 

其實我要表達的感想都在文中透露了,剩下的只有幾個小感想要補充=V=

 

 

大法師倪摩爾之死,才讓格得真正體會一體至衡的重要,因為任何微妙的妙動,都有可能傷害到他所愛的人,甚至危及性命。在那之後,格得變得沈寂許多了。

 

 

另一方面,大法師是全世界最偉大、力量最宏大的人,然而背負的責任卻也無比沈重,時時面臨死亡的威脅。像倪摩爾碰上強大無比的格得黑影,耗盡所有力量,最終死亡;卓絕群倫如格得,然而他從死域回來,也是喪失了所有的力量,變得和凡人沒二樣。甚至更脆弱,備受欺凌屈辱。愈偉大的人,所面對的困難也就愈艱深啊。

 

 

格得在不斷追尋黑影的過程中,給我一個感受:就是打敗、超越自己是非常、非常艱辛的事情。如果有辦法做到,就幾乎沒有做不到的事。特別是力量愈強大的人、擁有愈多的人就愈難找到自我、戰勝自我,而這也是格得那麼辛苦地成功的原因啊。因為他自身的力量近乎無敵。

 

 

關於地海的天候氣候,作者使用了很多溼冷、陰暗的用語。害我現在只要到了冬季陰雨綿綿的時候,就會聯想到地海的空曠清冷XDDD以地海全區的地理分布來看,想必比台灣更溼冷、更蕭索。每當我如此想的時候,就會覺得好浪漫>///<(受不了~)

 

 

最後,讀完地海故事給我的最大感想是,現在(NOW)是一個失去真言的世界,我們永遠也不會知曉自己所接觸的東西究竟是真實、亙古以來就存在的,或者是用巫術、幻術塑成的。作者高招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