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8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真愛來敲門(八)


 
 
六天之界的東君神闕一處,一個高貴神聖的身影正獨自佇立,透過心眼觀照須彌世間、眾生迷相。
 
頭戴雙烏銜日赤金冠,身著環焰雙龍燙金雪絲錦,足踏雲霓紫金靴,一身皇氣華貴不可逼視、清雅淳和莫可形容、集普天所有讚頌尊崇於一身的東君闕主人,正是讓異度魔界創世之主棄天帝心心念念了無數計年的萬物生源主宰——日神太陽。
 
此時的祂,神色慈和閑靜,美麗深沉的鳳目半闔,運使神力,諦聽人間為祂演奏的祭祀神樂、來自四面八方上呈給祂的虔誠禱詞:
 
「見日之光,天下大明。」
 
「見日之光,長毋相忘。」
 
「見日之光,所見必當。」
 
「常相思,毋相忘;常貴富,樂未央。」
 
歲歲月月、日日夜夜,一再重覆的祈求、傾慕、禮讚,表達了萬物生靈對於祂無上昊天神力的景仰與依賴,而所希冀的,終不過是對於原始生存欲望最基本的綿延永續,多麼卑微的心願。然而,輪迴往復的自然法則,卻也正是體現在這些單純強韌的生命本能之中。
 
天道常軌,恆行萬代,世莫能傾,此乃天界眾神共識。然而,就有那麼一個叛逆的靈魂,帶著亙古的疑惑自祂原發之地脫離獨生,自證其道。
 
「千年之約將至,吾之武神,此回祢又會告訴吾何種答案呢?」
 
 
***
 
 
棄天帝神識由不知名處的萬丈昊光中回歸,一覺醒來,祂只覺得滿頭大汗,精神有些恍惚,花了幾秒鐘的時間,祂才清醒知道已經身處在寢殿裡。適才所親歷那片光的世界,逼得祂幾乎喘不過氣卻又熟悉眷戀,除了祂,再無誰能帶給祂這種壓迫感。難道,祂終於要回應祂了麼?
 
「哼……」棄天帝冷笑。「這麼久了,現在才想要處理,不覺得太遲了嗎?」魔神喃喃自語,又似與虛空對談著。
 
「那一日即將來臨,關於祢我之間的輸贏,此回絕不再讓祢逃避!」
 
棄天帝臉上有了懷念的神色。
 
時間一分一秒經過,祂終於從回憶裡再次回歸現實,這才發現寢殿有點大,好像少了一個人。人~對,一頁書呢?他怎麼又不見啦!
 
棄天帝驀地嚇醒起身,滿腦子雜思頓時掃除一空。顧不得魔皇威儀,祂直接踏出殿門以一雙凌厲雙眸瞅著一位適值早班的守衛問道:「人去哪了?」
 
「誰?」一大清早突然接到這麼一句無來由的問話,又被魔皇怒視,守衛不禁嚇得腿都軟啦!
 
「嗯?」
 
守衛看見魔皇挑起殺眉,心知再讓魔皇開口一次,他必死無疑。於是只好大膽揣測、結結巴巴回道:「貴、貴、貴客他他他剛才才踏出殿門,就被被被主君帶走了。」
 
「哼!」棄天帝冷哼一聲,隨即化影消失。
 
 
 
這會兒,不知死活的銀鍠朱武,趁著一頁書落單的時候,邀他前往魔皇寢宮附近的隱園散步。
 
「這……」一頁書才剛踏入這座皇園,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驚訝得說不出話。滿庭滿園的仙花神草,充滿清聖純淨之氣,迥然不同於魔界其他各處的物種氣象,儼然像是一處遭受誤植魔界的小仙境。
 
「異度魔界之內竟存在著這樣的聖境。」
 
「你別看這裡好像很清明,這個地方對於群魔而言,是聞之喪膽的死亡禁地。整個魔界只有我這種聖魔元胎的體質才得進入,其他魔族只要一踏入這座花園,立即就會被其中強大的聖氣給消滅。」
 
「為何會如此?」
 
「此事說來話長,反正你是我父皇的人了,祂總有機會告訴你。」
 
「此話又是何意,我是你父皇的人?」
 
「瞞者瞞不識,我的魔將把昨天一切情形都告訴我啦!」
 
「什麼情形?」
 
「就是你與我父皇共遊整個魔界,還有在同一個寢宮過夜的事呀。」
 
「這有什麼特別嗎?」
 
「當然特別!你要知道,我父皇可是厭惡人類厭惡到極點、恨不得把他們毀滅一空。可是祂卻對你諸多忍讓另眼看待,你說特不特別?」
 
「這是因為吾乃小乖的主人啊!」
 
「這、沒想到你們那麼快就玩起主人僕人的遊戲,父皇一開竅倒是變得很有效率。我父皇,沒給你太大的壓力吧?」銀鍠朱武小心翼翼問道。
 
「是有那麼一點,不過,都在我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
 
銀鍠朱武豎起大拇指。「了不起!難怪你會被我父皇看上。我知道你們出家人對於這種事情總是比較抗拒,不過既然木已成舟,你就安心做我們魔界的人吧。以後有我罩你,你只要好好幫我看著父皇,讓祂不要再管我的事,我們就是自己人!說定了。」
 
「為何你說的話我都聽不懂?吾並未同意當魔界之人呀,吾乃出家人。」
 
「你都破戒了,還想當出家人?」
 
「我說、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正當兩人瞎扯、扯到最關鍵的時候,棄天帝一句現身責問,中斷了兩人交談的好興致。
 
「吾兒,你好大膽,竟敢帶他來這個地方。」
 
銀鍠朱武見棄天帝神情嚴肅認真,不似說笑,心知自己闖了大禍,嚇得冷汗直流。情急間,他急中生智解釋道:「報告父皇,這是因為早上來向祢請安的時候,我看到一頁書一個人臉色蒼白從祢寢宮步出,內心猜想他從早到晚與祢一起,怕是負荷不了祢強大的魔氣,於是自作主張帶他來此地舒壓。請父皇赦罪。」
 
「哦?你倒是觀察細微。」
 
「因為父皇說過,他是我們魔界的貴客嘛。」朱武偷偷瞧了棄天帝一眼,神色已經趨緩,決定立即開溜。「既然父皇來了,那就沒我的事啦,孩兒告退!」
 
「慢著,你以為這麼說我就會饒過你麼?」
 
「這……」
 
「此回之過先記下,眼前有更重要的事。祭典要到了,你沒忘記吧。」
 
「是、是!」銀鍠朱武猶如找到浮木般,連忙點頭。「千年一次的大祭,孩兒怎敢忘記呢!」
 
「那就好。放下手邊一切雜事,全心準備這次祭典吧。吾有預感,將有大事發生。」
 
「吾明白了。」朱武離去。
 
棄天帝轉身直視一頁書,後者在祂犀利目光的審視之下,顯得渾身不自在。他心想來到魔界作客也好多天了,是到了該離開的時候。正打算開口道別,卻聽見魔神搶先一步說道:「氣色果然比剛來的時候憔悴了些。」
 
「無妨,吾要回雲渡山了。」
 
「嗯?」
 
「吾在貴界叨擾已久,且汝有要事亦不便再多加煩擾,這就告辭,請。」
 
然而,步伐尚未移動,他就被拉到棄天帝眼前,雙方僅餘掌距。
 
「汝以為、吾之魔界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麼?」
 
兩人均有同感,自從昨晚在寢宮之內開門見山、表露心跡之後,縈繞在兩人間的氛圍已經有所不同。
 
「小乖,祢真要這樣做麼?」認識以來,一頁書首次以罕見的嚴肅神情看著棄天帝。
 
「離開那日吾便已決定,今後只有我能決定他人的去留,凡想背棄吾者,唯有一死。」棄天帝語氣強硬。
 
「即使吾也不例外?」一頁書確認道。
 
「是。」
 
「這下麻煩了,我這是自己給自己作死呀。」一頁書苦惱道,並開始在心裡盤算要是緊箍咒唸下去,他有多少逃跑的時間。
 
「哈哈哈,你是聰明人。吾既要你留下,就會保障你的安全,所以你就別再提要離開的事情。或許,慶典之後,情況會有所不同,在此之前你就耐心等待吧。」
 
一頁書再次清楚看見,棄天帝周身磁場又轉成金黃色,然而那雙異色雙瞳卻隱含著深沉的執念。
 
會與祂所說的離開那日有關聯嗎?
 
於是,僧人內心做出一個決定。
 
「吾答應祢留在魔界,不過,祢也要答應我一事。」
 
「何事?」
 
「將這座隱園賞給我。」
 
「哦?你想要這座宮園?」
 
「沒錯。這裡的氣息與吾之雲渡山最為相近,我待起來也比較舒暢。」不像在其他地方,他分分秒秒簡直像在慢性自殺。
 
「汝可知此處是整個魔界最忌諱的禁地,即便是朱武沒吾之允許也不得進入?」
 
「剛剛從你們的對話已經了解了。」
 
「如此你還敢跟吾討這塊地方?」
 
「將它賞給我,我們可以跟之前一樣相安無事快樂共處。否則,一頁書的去留同樣無人能加以阻擋,即使是祢也不例外。」美僧人臉上有著不容拒絕的堅持。
 
棄天帝被一頁書的態度挑起了興趣,他是絕不可能明白這座隱園的意義,然而他卻跟祂要了它,莫非這也是天意的一部分?也是祂的安排?既然如此,祂倒要看看此路的終點會指向何處。
 
「允了。」魔神沉聲道。
 
「不可反悔喔。」
 
「此處本是禁地,今後沒汝之同意,朱武亦不得踏入。
 
「那祢呢?」
 
「吾?」
 
「是呀!沒我的同意,祢也不得進入。」這才是重點呀!
 
「這條禁令對吾無效。」
 
「什麼,那祢答應吾之承諾,豈非形同虛設!」
 
「哈哈哈,這即是魔之交易、魔之規則。」
 
「哪有這種交易,單方受益單方吃虧的,這樁交易吾決意取消,我要走了。」
 
「慢著!」雙方四目交接,棄天帝看見一頁書清明的眼神裡已毫無留情的痕跡,然而,祂並不想在此時此刻與他發生衝突。
 
「吾同意訂出三段時辰,在這些時辰之內吾不會入園,其餘依循舊規。」棄天帝再次提議,靜待僧人的答覆。
 
一頁書心內明白這是對方最大的讓步,思忖了下,開口道:「這三段時辰能由吾決定麼?」
 
「可以。」
 
「一言為定!祢依然是我心中的小乖。」一頁書甜甜一笑,整座仙園似乎愈發明媚動人了。
 
「你能恢復精神,太好了。」棄天帝由衷開心。在祂決定留下他取代趕走他那刻開始,祂就明白這個人間小太陽雖然不及日陽明耀,卻能給予祂更多的平靜與喜悅,致使祂在不知不覺間對他產生額外的在意,讓祂想保有、想珍惜。
 
「如果你願意靜靜地待著不再添亂,吾就帶你參觀本界千年一回的大慶典。」
 
「千年一回的大慶典!那是什麼?」
 
「掩日祭。」
 
 
 
棄天帝離開後,一頁書仔細回想這段日子兩人的相處,棄天帝做過的事說過的話,祂周身神秘的光環,祂所創造的異度魔界,以及這座隱密的花園。在祂身上,有著太多的衝突與矛盾,神性與魔性,希望與絕望。
 
他專心思索,突然間,他發現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整個魔界暗無天日,這座花園卻極為明亮。若非神力加持,就是另有光源,他決定去查出這股來源。
 
他漫無目的走著,找不到任何異樣之處,整座花園卻是超乎他想像的大。最後,他來到一個日月形狀的潭水邊。在日潭與月潭中間,由一個小島分隔。他縱身一躍跳到島上,發現整個島霧氣蒸騰,在島中央有一條約莫十來丈高的金川瀑布,強烈的光芒幾乎讓他睜不開眼。
 
「應該就是此處了。」一頁書再次瞬移,將己身投入氣勢磅礡的水瀑之中。
 
穿過瀑布之後,眼前乍現的景象,一頁書感覺彷彿進入另一個時空。
 
遍地的崩石裂柱,斷戈殘戟,綿延數里不見盡頭;遠方的天空往下傾頹,猶似要塌陷一般。滿目瘡痍,盡成廢墟,毫無活物留存,令人觸目驚心,可以想見此戰當時規模之恢宏慘烈。而他正站在這個滅絕世界的中心。
 
一頁書內心很清楚,此地絕非異度魔界。虛渺的景象,迷離的光影,仿若夢境一般。他繼續往前走,來到一座神殿之前,殿門半掩,門上有一個巨大的十字太陽神徽。
 
他舉起右掌,打算感應神徽上的訊息。這時太陽上的十字突然發出昊光,生出一股拉力,將他拉往殿門。同一時間,另一股神秘的巨大力量突生抵抗,兩股力量強硬對峙,衝擊到正被帶往殿門的一頁書,他暈了過去。
 
 
 
當他再度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片金黃色的世界,依據周遭矗立的巨形廊柱研判,此地應該是神殿的內部。而他本身除了有些暈眩,並無任何不適。
 
「有人在嗎?吾乃百世經綸一頁書,冒昧到訪,還望神殿主人一會。」
 
不久之後,一小簇光點出現在神殿王座附近。一聲渾厚有力卻又熟悉的聲音自光點處傳出。
 
「不容易呀,數千年之後,竟有人能先祢一步來到此地,哈哈哈……」
 
「請問祢可是這座神殿的主人?」
 
「是也,非也。」
 
「吾不理解祢的意思。
 
「一頁書,你如何找到這兒的?」
 
「我在隱園裡的日月潭島上,穿過島上的瀑布,一路探索便來到此地了。」
 
「果真如此。你可知你已在無意間突破一道數千年的封印,莫非真是天意?」
 
「什麼封印?」
 
「毀天滅地的深淵之咒。」
 
「怎麼我愈聽愈迷糊了,這道封印與小乖有關麼?」
 
「小乖是?」
 
「隱園的主人——棄天帝。」
 
「咳咳咳……你怎會如此稱呼祂?」
 
「因為我是祂的主人啊!」怎麼每個人都問他這個問題呀。
 
「這麼一說,你確實與祂有相似之處,難怪祂會放你進入這兒,我算是有些理解了。」
 
「祢還沒解答我的困惑呢,祂又是指誰?」
 
「造成這一切沉淪的源頭——太陽神。」
 
「為何祢對這所有一切知之甚詳,祢究竟是誰?」
 
「吾乃你口中那位小乖的前身靈識。」
 
金色光點話語一落,只見一位與棄天帝有著相同面容及金藍異色雙瞳的雪白神祇,現身在神殿王座之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