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9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生若只如初見03




「一頁書,真的是你!」擎海潮快步上前,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朝著眼前人打量了一遭。

「啊,真令人意外,你也是這裡的學生?」

「嗯,海博三,你呢?」

「哲研二。」一頁書笑笑。

「這麼說,你該叫我一聲學長囉。」擎海潮特意挺了挺身子。

「哈!是啊,學長。上回你走得太早,來不及與你告別,沒想到會在這裡重逢。」

「這大概就是你說的緣份吧。」

「回去之後有繼續禪坐麼?」

擎海潮略顯尷尬搖了搖頭。

「沒關係,表示你現階段還不需要它。等你哪天需要靜心審思自我的時候,它會很有幫助的。」

「哈,或許吧。你準備去上課嗎?」

「沒有,剛在社辦唸完書,正要離開學校。」

「喔,你有參加社團?」

「啊,我是佛學社的社長。」

擎海潮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好像理應如此呢,你對這方面真有熱忱。」

「我們的社辦就在四樓右轉盡頭轉角處,歡迎過來坐。社上的成員人都很好,你不管遇到誰都可以多和他們聊聊。」

「原來是四樓,不是二樓。」擎海潮喃喃道。

「嗯?」

「其實,佛學社對我來說並非全然陌生,你們裡面有一位社員正是我的多年好友。」

「哦,是哪位呢?」

「揀角喫毛。這回的禪七體驗營,也是他為我報名的。」

「原來是喫毛學長!難怪,體驗營開始前他特別要我多留意沒有看過的學員,希望我能善加引導他們,現在想一想,他指的應該就是你吧。」

「哼,原來他都算好了,這傢伙心機真重。」

「喫毛學長他很關心你,擔心你沒有熟人無法適應,還提醒我要照顧你。」

「哼,他自己怎麼不來參加。」

「我想,他一定認為要是第一次的體驗營就與你一道經歷,你心理上有了依賴,便無法全心專注在禪七這事本身。同樣的道理,他沒有直接告訴我你的名字,也是不希望我因為他的話而無意間干擾了你的修行。」

「一點也沒錯!」說人人到,揀角喫毛不知何時悄然來到兩人身邊。

「學長。」一頁書微笑招呼道。

「一頁書啊,如何,我這位朋友是不是讓你很傷腦筋?」揀角喫毛拍了拍擎海潮的肩膀,迎來後者一記白眼。

「一點也不會,海潮學長他悟性很不錯,沒多久就進入狀況了。」

「哇哇哇,擎海潮,你不簡單喔,能得到我們社長的讚許,我們一頁書社長可是連教授都甘拜下風的高材生喔。」

「學長,你真愛說笑。」

「唉呀,這麼謙虛,這是實話呀,有機會我再跟你說說我們社長驚人的事跡。能認識他是你的福氣,聽完之後,你就不能再對我抱怨我自作主張替你安排這次活動啦!」

「這是兩回事。」擎海潮撇嘴道。

「你看看,這麼小心眼,一頁書,我這位朋友以後有勞你多關照了,我是沒法可度啦。」

「哪裡的話。不過,要是海潮學長周末有空餘的時間,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社上舉辦的讀書會。」

「什麼讀書會呢?讀佛經嗎?」對於佛經他可是敬謝不敏,他可不想當眾從頭睡到尾。

「不是的,佛經的話另外有讀經班。這個讀書會的讀物是由我們全體社員挑選出來的一些優良書籍、經典作品,有專門的老師帶領眾人研讀、交換心得,期末還會舉辦發表會。」

「不是你們社團的人也能參加嗎?」

「嗯。其實這個讀書會成立的宗旨之一,就是希望能透過共讀促進佛學社員與一般學生民眾互相交流、理解的機會。由於讀書會品質不錯,有不少非社員的外部人士都會利用周末時間前來聽講。」

「擎海潮,你一定不知道本校佛學社的讀書會不但是全校讀書會的龍頭,也是我們這整個地區最重要的讀書會組織之一,很多人擠破頭都想進來參加哩!」揀角喫毛補充道。

「有這回事?」

「不說你都不知道。只要進來一次,勝過你讀整學期的書。尤其是我們社長和老師間的機鋒交流,包準你聽得目瞪口呆、拍案叫絕。」

「學長,你這麼說會誤導海潮學長的。參與讀書會的人有不少校外人士閱歷廣博,並且能言善道樂於分享,加上社員個個閱書豐碩、旁徵博引,讀完一本書,等於讀完數倍書籍的收穫,這才是我們讀書會最有價值意義的地方。」

「這麼說也沒錯啦。擎海潮,有沒有興趣來看看呀?」

「你們兩個這麼大力推銷,我不去倒顯得我不識貨啦!」

三人聞言哈哈大笑。

「對了!」一頁書從背袋裡拿出一本書。「這是我們這一季讀書會閱讀的書籍,我已經看完了,你就拿回去讀吧。」

「謝謝。」擎海潮接過書本,書名叫《叛逆的佛陀》,稍微有點意思,他心底的排拒感頓時減低了幾分。

「另外,這是這學期的書單以及每個禮拜的討論進度,讀書會的地點和時間都標在上頭,你也一併帶回去吧。」

「哈,你隨時都把這些資料帶在身上嗎?」

「你別看他弱不禁風的樣子,他一個人可是抵得上好幾十人,什麼事都難不倒他。」

「我看是你們這些社團學長太過安逸,把事情都推給學弟做吧。」

「唉唉唉,我們認識那麼久了,我是這種人嗎?」

「別的不提,你和千鍾少一天到晚賴在我家,別說跑社團了,這本書我都沒看你讀過咧!」

「欸,你也在學弟面前給我留點面子。這學期我沒辦法參加讀書會啦,我周末要上GRE的課,你忘了嗎?」

「那麼,我又得一個人去了?」

「什麼一個人,還有一頁書啊!」

「我……」

「喂,我說你都讀到博班了,這種事還需要我陪你?」

「我看這樣吧,禮拜六中午我請客,然後一起過去讀書會場,你覺得如何,一頁書?」

「用餐當然沒問題,但是請客……」

「嗯~先說好,不許拒絕。」

「一頁書,你就讓他請吧,他這個人最不喜歡欠人人情。」揀角喫毛在一旁助陣道。

「沒錯。」

「既然有人要請客,也算我一份吧!」揀角喫毛趁機討便宜。

「別想了,只有我和一頁書兩人,你不想來就別來了,其他人也不許出現湊熱鬧。」

「這是要我不能張揚的意思囉?」

「你明白就好。」

「唉,好吧,我還有事,要先走了。下回再聊吧,兩位再見。」

揀角喫毛離去後,一頁書亦上前牽起腳踏車,準備離開。「學長,那麼禮拜六見囉。」

「慢著!」

「還有事麼?」一頁書溫言笑道。

「我想問你,你有車嗎?」

「只有這輛,沒別的車了。」一頁書拍拍腳踏車的坐墊,邊說邊跨坐了上去。

「那麼我去接你吧,方便嗎?」

「好呀。啊,我手機今天忘了帶出門,回家我再把地址傳給你吧。」

「嗯,路上小心。」


***


到了禮拜六那天,擎海潮特地起了大早,把整間穿衣間翻了個遍。經過一番琢磨,他選了一件剪裁合身的白底淺灰直條紋襯衫配駝色細緻領帶,外搭天藍亞麻薄外套,下半身搭以灰棕七分反折休閒褲,並挑了一條皮質手環搭配名牌腕錶。整體造型時尚風雅不失輕鬆閒適,加上他本身的出眾氣質,儼然一派翩翩貴公子形象。最後,他還給自己弄了一頭瀟灑帥氣的髮型,對著鏡子終於露出滿意的笑容。

上一回這麼費心打扮,是研所畢業論文口試的時候吧。

穿著挑選決定之後,也差不多到了出門的時間。擎海潮考慮了下,放棄慣用的香水。畢竟是多人聚會,還是低調些好。這時門鈴聲響起,訪客對講機上出現妹妹惜夫以及他的四歲外甥晏兒的留影。

他一開門,晏兒即刻熱情喊著:「舅舅抱抱。」於是,他將晏兒整個人捧上手臂彎裡,親了親他粉嫩的臉蛋。

「哥,要出門嗎?」

「嗯。」

「唉呀,有人多擔心了。」

「擔什麼心?」

「珊瑚怕你一人在家悶壞,特地傳訊要我過來陪你呢。」

「喔。」

「你們沒事吧?」惜夫小心詢問道。

「還能有什麼事。」

「沒事就好,她一直很在意你。」

「我知道,妳不用擔心。」

「不過,你這是要和誰見面,穿得這麼好看。」

「好看嗎?」

「當然,要不是我是你妹,肯定被你迷暈了。」

「哈,這話還算中聽。」

「所以,對方是哪位小姐?」

「八卦精,妳又想做啥啦!不是小姐,是一個認識不久的朋友。喔,還有一大群人。」

「喔?」

「好了,不跟妳扯啦,我要遲到了,有事回來再談吧。」擎海潮一邊說著,一邊將晏兒抱回惜夫手中。

「好吧,晚上要來家裡用餐嗎?我準備了一堆你喜歡的食物。」

「我會再跟妳聯絡,走了,再見。」

與剛認識的友人見面這麼緊張?大哥到底在忙什麼啊?惜夫納悶暗忖。



擎海潮依照路徑指示,來到近郊一處大型舊式公寓社區。他花了一些時間,才從狹窄擁擠的羊腸巷道裡找到一個停車位。當他終於把車子停妥,也正好到了與一頁書約定的時間。

擎海潮在彎曲迂迴的巷弄來回尋找一頁書居住的公寓門號,然而該地每條路每個巷景實在太過相似,複雜而又零亂,猶如迷宮般,走來走去,似乎都在同一個地方打轉,他不禁有些著急了。

原本以為是完美無瑕的準備,竟落得遲到迷路的窘境;空有一身行頭,卻在熟悉的地方進退維谷左右為難,待在寺院時那股侷促不安的感覺突然再次萌生。或許,他原就不該參加什麼讀書會,更不該沒搞清楚狀況就一個勁兒瞎忙,把自己變成一個可笑的愚夫。

躊躇間,一頁書清亮的叫喚聲自他背後響起。

「學長,在這兒呢。」擎海潮轉身,就看見一頁書帶著似笑非笑、了然一切的神情沉靜地迎接著他。

如果說安心感可以描繪成畫,那麼指的一定是眼前這個人優美的唇角弧度。

「很抱歉,我應該早點告訴你這個地方不好找,直接去帶路的。」

「不,你等很久了嗎?」

「沒有,我才剛出來就看見你急急從我眼前走過去了,這才趕緊追過來找你。」

「我好像每次都在糗樣十足的狀態下被你撞見,我在你心中應該沒什麼形象了吧。」擎海潮自嘲苦笑道。

「怎麼會呢。我覺得學長是個很真誠、自尊心很高的人,既有原則又不失彈性,這種特質很難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