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9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生若只如初見01

 一、


夕陽斜照,晚霞滿天。時值初夏,薰風拂面,小塘初荷綻放,迎風搖曳生姿。

擎海潮負手而立,站在荷亭欣賞這閒適的夏日暮景。不遠處,寺院晚鐘正緩緩鳴響,天邊倦鳥在悠蕩鐘聲中撲翅歸巢。一切如此靜謐、祥和。

正當擎海潮沉浸在這片天然美景沉澱心緒之時,一個頎長的人影無意間闖入了他的畫中。輕盈的步伐緩緩走近荷塘邊,佇立沉思。

單看背影,一身米白亞麻布質料將他的骨感身型襯托得更為纖細修長,雖然是男子體格,卻顯得極為單薄。站在擎海潮的位置,只能看得到那人側顏,濃密的睫毛規律地上下眨動,周身環繞著一股沈靜的氣質。

擎海潮無意做這種類似窺伺陌生人的舉動,卻也不想離開當地。於是,他步下亭階,走至該名男子身旁。

「池塘的荷花開了,長得真不錯,是麼?」

「嗯,最近陽光充足,讓這些塘荷提早開花了。」

沒想到,他的聲音清澈透亮,有如寺鐘。

「聽說這間寺廟的荷花開得極好,每年花季總有許多香客專程前來欣賞,你也是嗎?」

「不算是。晚齋之前,我原想出來走走,不知不覺就走到這兒了。」

「你是這間寺廟的人?」

「我是來參加這次禪七的學員。」

說話的男子轉身朝著擎海潮展開友好的微笑,他終於看清了他的長相。清雅絕倫,端麗莊嚴,氣質與剛才在大雄寶殿上看到的佛像相較毫不遜色。原來在這世上,還存在著這樣絕塵之人。

「喔,這麼巧?你第一次參加嗎?」

男子搖頭。「這期是我第五次參與。你呢?」

「我是初體驗,朋友說我需要靜心,給我報了名,我糊里糊塗就被送過來了。」

「哈,有何感想麼?」

「正在嘗試習慣,下午禪坐時,頻頻打磕睡,挨了師父好多板子。」

「哈哈,一開始難免,明天還會更辛苦喔。」

「嗯?」

「你習慣早起麼?」

「還好。」

「那你可能要有心理準備,調整作息了。在寺院裡,四點多就要起床盥洗,五點就得至大殿禮拜作早課,早課做完,才能食用早齋,所以記得晚上早點休息。」

「唉呀,簡直活受罪。」

「別這麼說,剛開始雖然有所不便,但當你融入這裡的生活之後,你就會了解這種作息對身心健康很好。」

「嗯,我盡力嘗試。聽起來,你似乎對這種禪修生活已經習以為常了?」

「差不多,可以這麼說吧。」

「那麼,我這回的禪七體驗,是否能請你幫忙提點需要注意的地方呢?」

「好啊,沒問題。」

「我是擎海潮,請問大名?」

「一頁書,幸會。」

當擎海潮看見一頁書唇角揚起淡雅的淺笑,恰似塘中夏荷時,他心裡想,這次禪七之行,或許不會像先前所想那般無趣了。




晚齋過後,擎海潮依照指示地點,來到就寢的地方。他原以為是獨立的小禪室,沒想到事實相反,是間一、兩百人齊聚的大殿堂,被佈置成一間大通舖。整間地板整齊劃一地鋪滿單人床、被、枕頭,不少人拿著簡單的行李,已在裡頭走道來回走動,尋找自己的臥榻。

見到這幅景象,擎海潮俊朗的面容眉頭緊緊蹙起,內心暗自叫苦。他最怕這種人數眾多的場合,尤其是接下來幾天還得和這群陌生人同榻共眠,想到這點就令他難以忍受。突然間,他萌生起打退堂鼓的念頭,要是這會兒溜走,應該沒人會發現吧。

就在他轉頭打算離開的時候,走廊彼端,一頁書正端著臉盆以及褪換下來的衣褲,緩步朝著寢殿走了過來。他白淨的脖子上圍著一條毛巾,剛洗完澡的短髮尚未全乾,柔服順貼地貼著形狀好看的頭顱,一身潔淨、舒爽,夏日晚風吹得他衣袂飄揚,擎海潮覺得自身煩躁也隨著那股輕風一掃而空,不自覺停住腳步。

「咦,你還沒去洗潄嗎?」一頁書打招呼道。

「啊、我……」糟糕,逃不掉了。

「再晚點洗澡間人會更多,排隊會排很久喔。」

「這樣啊……」

「你找到你睡覺的地方了麼?」

「我、還沒進去。」

「不習慣那麼多人,是不是?」一頁書了然一笑道。

「嗯。」

「既來之,則安之,別想太多,你會發現很多事只要你糾結的點一過,都是虛妄。」

「好吧,聽你的,不過,你要負責我的人身安全。」

「噗,會說笑,表示沒問題了,走吧。」

這才不是說笑呢,擎海潮薄唇一撇,硬著頭皮跟著一頁書進入大通舖。好不容易走到自己的臥位,他發現躺在身旁兩側的,都是約莫五、六十歲的老阿伯。左邊那位無視眾多嘈雜聲,已經蓋好被子呼呼大睡,不時傳出打呼的聲音。另一側的則正看著報紙,身邊放滿一堆雜物,都堆到通道上了,看見他來,也沒有打理的意思。

擎海潮輕聲嘆息,目光掃視了大殿一遭,終於在離他臥位四排之遙的牆邊找到一頁書的身影。正巧,睡在他身邊的是一位剛才用齋時同桌說過話的中年男人。

他當下立即決定,走向那位中年男人,將他拉至一旁,央求他與他換床位。

「我只要換床就很難入睡,而且最怕打呼聲,我要是待在那個位置,這幾天恐怕都別想睡了。大哥拜託你幫我這個忙,我日後會好好答謝你的。」擎海潮做出他這輩子以來第一個請求,連他自己都難以相信。

對方看他可憐兮兮的慌亂模樣,又得知他是第一次參加寺院的禪七,立即爽快答應與他換床。

「哈哈,與人方便,是學佛者最基本的功課。沒事,你別緊張,我這人站著都能睡,換個床位不算什麼。你等我一下,我去把東西整理整理。」

「多謝你,大哥。」

中年男人拍拍擎海潮的肩膀,和顏道:「定下心,好好休息、學習,打完禪七會使你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嗯,我明白。」

換到理想舖位的擎海潮,總算鬆了一大口氣,他將行李拿到新舖位,一頁書面帶微笑望著他。

「你需要再跟我換一次麼?我的旁邊是牆壁,沒人了。」

擎海潮的臉頰有些發燙,他訥訥答道:「不必了,這個位置,我能接受。」

「嗯,需要時儘管告訴我,不必客氣。」

「我、平常不是這樣的。」望著一頁書清澈的目光,他下意識地想有所解釋。

「我明白。寺院是一個特殊的場域,待在裡頭,會令人不得不去正視真實的自我。剛開始,許多人會感到驚慌、甚至害怕,這是因為人往往習慣拿出最能保護自己的一面來與這個世界共處,然而這裡並不同於外面的世界。只要你能安心放下,你將會感到無比自在。」

「你以及剛才那位大哥,都讓我見識到了。不過,我需要時間。」

「哈,當然。其實你已經表現得很好了。」

「謝謝你的鼓勵囉。我要去面對新挑戰啦!」擎海潮指著自己的換洗衣物說道。

「去吧。」

擎海潮走了幾步,又停步轉身,一臉無奈看著一頁書。

「怎麼了嗎?」

「我、忘記帶清潔用品了。」

「喏,這是我的肥皂,不嫌棄的話就一塊使用吧。」

擎海潮接過香皂,點頭致謝,便邁步離去。握在掌心裡的香皂,飄來他身上的幽香,他頓時覺得體內萌生出一股力量,使他振作。




夜裡,人皆已入睡,偌大空蕩的殿堂,傳來此起彼落的鼾聲、打呼聲。擎海潮不意外地失眠了。自從當完兵,他已經不曾睡過這種大通舖、洗戰鬥澡。這回的禪七經歷,將他暫時拉離了安逸的生活。

幸好,在此地遇見了他。

擎海潮把視線拉回身旁的一頁書。他正熟睡著,氣息平穩深長,雙掌妥帖交疊地置於腹部之處,纖瘦的身軀隨著呼吸隱微起伏,端正的儀態不見一絲紊亂。

真是個神奇的人,即使他看起來那麼年輕,卻有一股穩定人心的力量。

或許,慈悲的佛陀擔心他這個門外漢給佛門嚇跑,而派了這麼一位天使給他。

不對,天使好像不是佛教的。隨他呢,他從小到大就是個無神論者,即使做完禪七,他也不會改變他的信念。

再次看向一頁書熟睡的側顏,擎海潮繼續漫無目的胡思亂想,直到眼皮逐漸沉重。然而,就在他終於要入睡之時,寺院清晨打板聲清晰作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