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9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真愛來敲門(七)

 

兩人立身巍峨壯觀的露城面前,整座由上古寒冰建造而成的城池,散發出閃耀的冰冽藍光異彩,猶如清晨的朝露般,晶瑩剔透、純淨美麗。此地風光迥異於魔界其他各地,乃是水冰元素聚集區。
 
棄天帝趁著一頁書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之際,微揚神掌,天象再次產生異變。一整片藏青天幕,忽現藍綠極光,如柔滑的綢緞般一波接著一波,一層接著一層,層層疊疊,輕盈擺動,形成詭異卻又迷幻的圖徽,懾惑人心,如臨夢境。
 
「好奇麗的城池。」觀看了一陣子之後,一頁書終於輕聲嘆道。
 
「此城名喚朝露之城,是整個魔界水元素的集聚地,亦是吾兒的主要統轄區。」棄天帝邊說道,一邊拿著不知從哪冒出的紅色雪氅給僧人披上,再次不動聲色地將他輕擁入懷。
 
「咦?」
 
「如何呢?」
 
「我看祢兒子性情本質與這城池的屬性大不相同,怎會交由他來負責這塊區域?」
 
聽聞此話,棄天帝原本帶著玩興的表情忽然一轉,正視起身旁的白髮僧者。
 
當下看起來如此恬靜寂然的他,遠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敏銳。
 
「哈,正因為他過於散漫恣意,所以才需要鎮守在此地沉澱思緒,修鍊心性。」
 
「用心的父親。」
 
「你也不遑多讓,短短相處,便透析了吾兒的本質。」
 
「我唯一的專長,就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可以洞悉一個人。」
 
「喔~神也可以嗎?」
 
「此話何意?」
 
「來,你說說看,你眼中的我是怎樣的人?先說好,不可將吾視為烏鴉╬╬╬╬╬╬╬╬!」
 
「祢怎麼知道!小乖好聰明!」
 
棄天帝修長的指關節輕輕敲了敲一頁書光潔飽滿的額頭道:「別閃避問題,快說。」
 
「說什麼?」
 
「嗯~」魔神目光露出危險的訊息。
 
「祢麼……佛經有言,這器世間皆唯心所化。汝能創造出如此豐富多采的異界,足見祢的心靈相當寬廣富實,就是欠缺了那麼點光明。」
 
「哈哈哈……那麼吾再問你,從烈焰沖天的火焰魔城,到冰雪孤寒的朝露之城,何處才是吾之初心呢?」
 
一頁書搖搖頭,「汝之心皆不在這些地方。」
 
聽到此話,棄天帝情不自禁加重了摟抱的力道,神色顯得有些激動。「哦?」
 
一頁書抬頭看向棄天帝,發現原本環繞在祂周身的黑色、粉紅色磁場,瞬間都變成了金黃色。
 
「金黃色……」乍見強光,僧人忍不住微瞇起眼喃喃自語道。
 
「金黃色?」
 
「小乖祢、並不屬於這個地方,為何要把自己囚在此地呢?」
 
「囚?哈,有意思的一個字。走吧,我們進去。」
 
「祢說過不能閃避問題的。」這回淪到僧人不滿了。
 
「留在吾身邊,我就給你答案。」棄天帝說得溫柔。
 
「說完答案,祢會離開麼?」
 
「不會。」
 
「那豈不是得換吾自囚了。」一個答案換永生永世自由,多吃虧啊。
 
棄天帝聞言輕哂。「有吾陪汝,不好嗎?」
 
「不好,外面有更多人陪吾。」
 
「那些人哪比得上吾。」
 
「無從比較。今日就到這裡吧,我想回去了。」
 
「回去?」
 
「是啊,回去大殿。」
 
「喔,吾以為……」
 
「以為什麼?」
 
「沒什麼,走吧。」兩人攜手結伴離開。
 
 
 
 
行至淨魔河畔,棄天帝突然止步。「我們先在此地稍作休憩吧。」
 
「也好。」一頁書再次掙脫棄天帝纏握的手,在附近找了一顆大石坐下。
 
棄天帝面露微笑,走至他的身側,故作神秘道:「吾界並無日陽,你想知道這裡的動植物是如何汲取水分的麼?」
 
一頁書默默地點了點頭。
 
魔神提掌運起神力,只見原本一片清明的曠野忽然從地底冒出大量蒸氣,直到集聚成雲。沒多久,整個異度魔界便淅淅瀝瀝地下起不大不小的雨勢。
 
在魔界,雨水是極為重要的恩澤,凡是下雨之日,幾乎所有生物都會出來接受神聖雨水的洗禮,淨魔河旁的居民亦無例外。也因此,他們再次看到極為驚魔的一幕——偉大的魔皇造物主,正展開瀰天大翼,為白髮貴客遮雨。
 
「天降甘霖,普澤大地,了不起呀。」一頁書稱許道。
 
棄天帝未接話,臉上卻掩飾不住得意之情。
 
「整個魔界有汝,可以綿延永祚矣。」
 
「還說呢,剛才不知是誰要吾離開。」
 
「可惜這片好風光,卻是奉行魔道啊。」
 
「魔道哪裡差了。」
 
「魔者,欲望太熾,我執太過,又極易引誘人心沉淪諸苦本源,危害甚大矣。」
 
「哈哈哈哈哈,又是佛陀老兒那套說法。什麼是苦,什麼是樂,你們誓願渡盡一切眾生,難道就不是虛妄麼?」
 
一頁書定定看著眼前意氣風發的異度創世神,不明笑意浮現臉上。「好吧,祢可以說了。」
 
「說什麼?」
 
「祢今天帶著我運使一堆神力的目的啊。包括現在,祢從頭玩到尾,我只有在一旁看祢表演的份,真令吾欣羨呀。」
 
「你……哪有什麼目的,不就是為了哄你開心。」棄天帝別過臉去,絕世俊容上浮現些許懊惱與淡淡紅暈。
 
「開心之後呢?」一頁書猝不及防,將那張顛倒眾生的容顏湊到棄天帝眼前,定要問出答案。
 
「不要靠吾這麼近,否則你會後悔。」
 
一頁書見對方閉眼沉思,一反先前神態,忽轉嚴肅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同,心裡莫名感到害怕,於是順其語意道:「既然如此,那我離祢遠些好啦!」
 
說完便從大石一躍而下,打算快步離開,原想上前攔人的棄天帝一時不慎,被他跳下的泥水濺得一身,有些還噴到臉上,頓時變臉。
 
一頁書見祂如此,再環視圍觀眾魔物的反應,覺得有趣極了,顧不得害怕,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祢看,祢即是苦,而吾則樂,哈哈哈哈哈……」
 
「喔?吾將泥巴水塗你臉上,看你還樂不樂!」
 
「瞧瞧這小氣的,虧祢說自己是造物神,氣量這麼小,烏鴉就是烏鴉!唔……」
 
棄天帝聽到「關鍵詞」,急忙上前捂住一頁書的嘴巴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結果,原本只是打算佯裝威嚇的笑言這下成了事實,僧人的小嘴上跟著沾了一圈的泥水。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不到半秒鐘的時間,一起指著對方開懷大笑起來,笑得樂不可遏。
 
此時驟雨已止,淨魔河方圓百里,只聞兩人笑聲,除外卻是奇特的寂靜。所有魔物似乎受到有生以來最難忘的驚嚇,幾乎忘了呼吸心跳。
 
笑過一陣後,一頁書恢復鎮靜,說道:「都是你,害我形象全沒了。」說著撕了兩條帕子,跑去沾溼河水,遞給棄天帝。
 
棄天帝接過帕子,映照河中的顏貌,雖然滿臉髒汙,卻是異常清明俊朗,一時之間,祂竟有點捨不得擦掉這臉「傑作」。
 
「這算什麼,你拍拍屁股走人之後,面對廣大魔子魔孫的人是我。」唉,這下也用不著什麼誘不誘惑了,臉都丟光啦!
 
「祢對他們這麼好,這點小糗事,他們不會上心的。」一頁書朝著棄天帝和善微笑道。
 
「經此一遊,這些都不重要了。」望著僧人溫煦笑顏,不知怎麼的,棄天帝忽然想起海殤君那時說著人間小太陽那付得意洋洋的表情。然而,他接下來那些淒慘的忠告也緊跟著在祂耳邊響起:「他喜歡好多好多人,而且喜歡鵬鵬!」
 
天上的日陽求不得,人間的暖陽就能置於掌心麼?
 
此時在一頁書眼中,棄天帝周身磁場光華大放,強烈的耀芒幾乎令他難以睜視。
 
「對了,記得第一次見面,祢抓著我叫太陽神,那是誰?」
 
僧人一句問語,打斷了魔神的思緒。
 
「嗯~你還記得?」
 
「哈,怎可能忘記。」
 
「說的也是╬╬╬╬。」
 
「所以呢,祂是誰?」
 
「無可奉告。」棄天帝邁開步伐離去,一頁書快步跟上。
 
「祂就是我們人間最重要的那位日神麼?」僧人不放棄繼續詢問。
 
「如此好奇,你又想作啥了。」
 
「沒什麼,只是吾不解祢既然如此在意祂,為什麼卻把自己的魔界創得烏漆抹黑。」
 
「這不是你該了解的事。除非,你願意接受吾剛才的提議,那麼你想知道的一切我會全數告知。」棄天帝留下這一句話後,便頭也不回逕自離開。
 
「棄天……」
 
等不到真正的光明,便連幻影也該捨棄,是麼?看著棄天帝孤獨遠走的背影,一頁書若有所感佇立沉思。
 
 
***
 
 
就寢時分,棄天帝出現在寢殿外頭,屏退所有守將之後,獨自沿著殿廊走了幾圈,最後,終究是開啟了寢殿大門。
 
一入眼,便見一頁書已恢復金色法身,端端正正地坐於案前寫字。
 
「咦?回來啦,等我一下,待吾將此句寫完便離開讓祢歇息。」
 
「你在寫什麼?」
 
「魔界異遊記呀。」
 
「嗯?」棄天帝聞言,逕走上前拾閱案上的冊子,裡頭寫滿莊雅秀逸的字跡,全是一頁書在魔界這幾天的遊歷記載。
 
「寫得還真仔細。」魔神意有所指說道。
 
「謬讚了。久未行文,文筆有些生疏了。」
 
「這本冊子不許帶走。」
 
「為何?」
 
還需要問嗎?整個魔界地理佈署全被寫光了,要讓這本冊子流傳出去,異度魔界也甭想在苦境混下去啦!
 
「吾、要留下它做紀念。」
 
「那麼吾再謄寫一付副本。」這有什麼好為難,不是很容易解決嗎?
 
「你仔細聽好,如果再說要將此地的所見所聞宣揚出去,你就別想離開這裡!」之前真是對他太好,才會讓他爬到自己頭上,早就應該採取強硬招式!
 
「祢都願意帶吾遊覽魔界了,為何不能說?」不怕死的僧人繼續為自己的權益爭取道。
 
「這不同。」
 
「哪裡不同?」
 
「你是你,他們是他們。除了你,吾不會讓任何人類參觀吾之魔界,所以也用不著任何遊記導覽。」
 
「祢分別心太重了。」
 
「錯了,非吾分別心重,而是人類令吾厭惡!」完了,終於說出來了。。。。
 
「小乖,祢說的是真的嗎?包括我在內嗎?」聽到愛寵這一番話,一頁書原本據理力爭的態度忽然軟了下來,神情顯得有些沮喪。
 
「這、我……」糟糕,就說好人不能做,好神更是做不得。先前說了太多假話,怎麼這會兒有機會說真話卻說不出來了,該如何是好。
 
「吾明白了。」僧人垂著頭,作勢欲站起身,棄天帝不作他想,幾乎是反射性地又把他按回座椅,並將他整個人圍困於案前。
 
「還有事嗎?」一頁書冷冷道。
 
「生氣了?」
 
僧人搖搖頭。
 
「那麼,別走。」
 
「祢說祢厭惡我。」
 
「吾哪有這麼說,吾是說吾厭惡人類。」
 
「吾即是人類。」
 
「然而,汝更是一頁書。」
 
一頁書聞言,抬頭與棄天帝正眼對視,先前那股害怕的感覺又在心底油然而生。於是,他默默做好準備,要是發生什麼難以招架的事,緊箍咒隨時上口!
 
「所以,留下來吧。」棄天帝這下已經不清楚自己此刻說的是真話或假話了,祂只知道,祂不喜歡看見一頁書失望難過的表情。
 
「祢說祢換床會睡不好。」
 
「吾沒說我要離開啊。」
 
「我待在這兒,祢睡得著嗎?」
 
「喔,你倒說說看,吾為何會睡不著?」
 
看見對方臉上揚起不明笑意,僧人直覺自己說錯話了。
 
「既然如此,吾就毋須為祢擔憂啦!」一頁書趁著棄天帝一時不備,用力將祂推了一把,然後快速從座椅上一躍而起,走向殿內放置著蒲團的平台上,閉起雙眸,開始結趺打坐。
 
「祢睡祢的,記住,別吵我,否則、祢會後悔。」僧人說了一句聽在魔神耳裡完全沒有威脅感的恐嚇之後,便深深入定。
 
聽到此言,心知他已無事,棄天帝暗自吐氣,臉上帶著一絲自己未曾察覺的寵溺與些許的無奈。
 
看著他盤坐不動的身姿,誰會想得到在魔皇寢殿內,居然放置著一尊如玉雕般的佛像呢?
 
棄天帝走回床榻,面向一頁書,以手支頤側躺而下。「還是自己的床舒服。」在留下這麼一句意義未明的評語之後,便沉然入睡。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