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8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真愛來敲門(四)

 
 
一頁書走出王殿,守殿魔將見是昨晚那位魔皇親自泡茶招待的貴客,未加阻攔,因此他很順利地朝著城門漫步而去。
 
行至城門交界處,一頁書舉起雙臂深深吸了好大一口氣,殿外的魔氣要比殿內的輕微多了,他頓感精神舒朗不少,就算在魔界,外頭的大自然也比殿宇宮闕讓他覺得親切自在。站在城界放眼望去,城郊是一大片一望無際的原野。各類魔族的地盤他去過很多,每一處無不戒備森嚴,唯獨此地,不見多少將兵守衛,反而盡展天地造化之美,這使他興起好奇與遊賞之心,決定好好逛一逛這處將來有可能變成「極樂淨土」的魔域。
 
走在空曠無人的土地上,沿途所見,盡是在滅境、苦境未曾看過的魔花異草,雖然形態詭怪、卻別有一番活潑的生命力。讓他尤其驚訝的是,魔界這裡似乎沒有晝夜之分,就算在白日,天地仍是一片藏青偏黑的色彩,見不到一絲一毫的光線,這些植物卻長得這麼好,難道它們不需要陽光麼?
 
為了瞧個仔細,他跑到其中一片花田,這花田裡每朵血紫色的花瓣上都長著一顆眼睛,花朵碩大無比,直徑足以橫躺兩名成年男子;暗綠色的花蕊比他的大腿還粗,形狀像兩片分開的舌頭,不時有津液流出;每株花都比他身長高兩倍有餘。縱觀整個花田,要換成尋常人撞見就算沒被嚇死也會魂飛魄散。
 
那些花朵一查覺有生人靠近,花眼瞬時對準一頁書,全部的舌狀花蕊立即朝著他全身觸延,蕊上的花液把他整個人沾得溼答答的。美僧人被弄得奇癢難耐,不自覺光華大放,想讓這些魔物離他遠些,結果所有受到他照耀的植物紛紛枯萎衰竭了。
 
「啊……」美僧人見他走到哪植物死到哪,甚感不忍,於是打定主意。只見他口中唸唸有詞,忽現光霧籠罩其身,待光霧散盡,原本亮晃晃的金團子忽然變成一位容顏絕色傾世、白髮垂腰的僧人。魔界植物終於可以從史上最強大的光害下暫時苟延殘喘,觸手又開始紛紛伸向一頁書身上聚集。
 
白團子全身又癢又黏,白淨的臉上、手臂開始泛起一撮一撮的紅點,倖存的植物又不斷騷擾他,他的玩興被攪亂大半,只好離開花田回到原路繼續往前走。過了不久,他發現前方有一條河流,河面泛著粼粼的水光,於是三步併做兩步走向河邊。當他抵達河岸的時候,原本平靜的水面乍時捲起丈高江濤,一大堆奇形怪狀的魔物從水底躍出往他襲來。然而這些魔物一靠近他,卻立即停止攻擊,再度回到河面等候他的行動。
 
原來這條河名曰淨魔河,是王城附近用來清濯一級戰將的母河,而一頁書剛剛走過的那一大片魔野,則是所有一級戰將平常接受鍛鍊的修羅場。裡頭所有的花草不是含有劇毒、要不就是以吸食生物精元維生,遇者滅矣。能闖過那片修羅場的異度戰將,才有資格接受淨魔河的洗禮,成為菁英中的菁英。淨魔河裡的魔物,因為聞到一頁書身上那些植物黏液的味道,知道他毫髮無傷地走過了那片修羅林野,於是停止攻擊,靜待他入河淨洗。
 
白髮僧人撕下身上一塊碎布當帕子,沾溼河水,把身上黏答答的地方細細擦拭掉。接著在附近揀了一些柴枝生火,準備烘乾被弄溼的衣物。然而他才剛升火,劈哩啪啦的火花聲就驚動了住在河邊村落的魔物,因為這裡是禁止升火的。
 
當初在創建異度魔界的時候,從最外環的火焰魔城到最內層的露城,皆經由棄天帝親手精心規劃,不同的城池有不同的屬性功能,居住種族階級大為迥異,規制嚴謹,紀律分明,不容混淆。異度魔界裡的火元素全歸火焰魔城掌控,因此該地終年烈焰沖天,到了露城,便只餘冰雪孤寒了。一頁書所處的淨魔河乃至於整片修羅場,為土、木元素所分布,是孕育繁衍異度魔界全界生命、滋養各族精元最重要的場域,除非魔皇親自下令,任何魔人皆不得在此地界擅改地貌,多一滴水、少一片葉子都不允許,更何況是升火這種「大事」。
 
隨著火堆愈益熾盛,探頭查看的魔物也愈來愈多,以淨魔河為中心,從四面八方開始湧入各種奇形怪狀的原生居民。這些魔物多半長年住在此地,好幾個世代沒踏出城門一步,雖然外頭有火焰魔城,他們卻是連火長什麼樣子都沒見過。因此起初他們是帶著一半滅火、一半好奇的心情前來的。然而當他們看到盤坐在火堆前揮動著衣袖烤火烘衣的一頁書時,全都呆住了,全體很有默契地在離他百步之遙的地方停步。
 
原因無他,在火光映照下的白衣一頁書實在太過神聖、太莊嚴美麗了,猶如神祇降世,以至於那些魔物自然而然地不敢往前打擾。
 
在場全體魔物都知道,苦境人類是他們的頭號大敵,毫無例外從出生那刻開始,這個訓誡便跟著他們一生直到生命消逝。再加上這個地方是異度魔界的重要禁區,沒有任何魔物會相信有人類能跑來這裡烤火。反而昨晚在火焰魔城舉辦的重大慶典傳遍各處,這裡的居民也略有耳聞,大家都好奇那個被至高無上的魔皇帶回來的對象。如果不是眼前這位白衣天神,他又如何能安然通過修羅場、在此地自由走動呢?這番聯想下來,大夥兒看著一頁書的眼神愈發虔誠崇拜啦。
 
獨自烤火烘衣烤得很開心的一頁書,終於把身上不適的黏膩感都除去了,待抬頭才發現無以數計的魔物正圍繞著他、盯著他看。內心再次讚嘆,這座魔城的生物教養真的是太好了,他們孺慕的眼神,彷彿在告訴他求道若渴,只盼能等到法音傳唱、至理降世,而現在正是時候。於是,他輕啟朱唇,和顏悅色道:「你們大家都坐著,我來說故事給你們聽好不好呀?」
 
只見在場魔物全體乖乖依照指示盤腿坐下,聆聽「法語」。一頁書心無旁騖,開始宣講,正是主張「一闡提皆能成佛」的《大般涅槃經》。
 
 
 
 
這會兒,與寶貝兒子「濃情密意」告一段落的棄天帝,終於發現殿內的金團子不見人影。祂連忙將魔殿翻過一遍,仍然未尋獲他的蹤跡,急得快跳腳啦。一旁朱武見他這個樣子,不禁覺得好笑:「還說不管人家,才不見一會兒,看祢急成什麼樣了。」
 
「吾兒啊,你不懂,不快點找到人,只怕整個魔界滅亡啊。」
 
「有這麼嚴重?」
 
「就有這麼嚴重!」
 
「那還不快出去找人!」
 
於是父子倆從守衛處得知一頁書往城郊蹓躂去也,兩人面面相覷,心底同時升起不妙的預感,跟著出城尋人。
 
「老爸,你說他能通過修羅場嗎?」
 
「你問題問錯了,你該問的是修羅場還存不存在。」
 
「那些魔物沒這麼糟吧,我們的魔將都很難打了,憑他一個小小的金團子任何一株魔花都能吞了他啊。」
 
「要你平常多待在家裡關心魔界你不要,連修羅場最怕的東西也不知道,真是白養你啦!」
 
「祢是指光線?」
 
「沒錯,就是那道光!他身上的光芒足以造成魔界史上最嚴重的光害,這下你還認為修羅場沒事嗎?」
 
「唉呀,我真是疏忽了!」至此朱武終於真正明瞭事態嚴重,也著急起來啦。兩人來到剛才被一頁書光害「照死」的地區,卻意外地發現災情沒他們想的嚴重。
 
「嗯,難道真被吞了?」棄天帝感覺安心的同時,內心深處暗自生出一股隱而未顯的滯悶感。不過,祂還來不及體察到這股感受,雙耳就被遠方傳來的清亮梵音轉移注意力。
 
「淨魔河方向,快!」
 
父子兩人抵達現場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景象:全體魔子魔孫圍繞著一個白髮僧人席地盤腿而坐,專心地聆聽僧人說話。原本兇神惡煞的魔人表情變得慈眉善目、面帶淺笑,佛經裡所描述的盛況也不過如此,只差沒天花散地,驚得父子倆下巴差點掉下來。
 
「老爸,你說那邊那位白髮僧人就是剛才在大廳上的金團子嗎?」真美啊,銀煌朱武暗中吞了一口口水。
 
「不是他還有誰。」原來這就是那些植物沒死透的原因,算他有良心,哼。
 
「現在怎麼辦,我們要打擾他們嗎?」朱武心想他也好想去坐著旁聽喔!
 
「不打斷怎麼行!你想讓整個魔界被超渡嗎?」
 
於是棄天帝威風赫赫地走到一頁書身邊,原本傳誦不息的梵音終於止住。
 
眾魔一見到儼若神祇、俊美無儔的神秘黑髮男子,深知是魔皇無誤,心裡更加感激白髮神人。若不是他,他們怎麼有機會見到至高無上的造物主呢!
 
棄天帝正待開口,才剛喊了聲「一」,立即收口。要讓這些魔子魔孫知道祂放著苦境人類不管、進來講經說道,以後還有何顏面管理下屬!因而轉了語氣道:「怎麼不說一聲就走了。」
 
「大殿裡太無聊嘛,出來走走逛逛,祢這地方真不錯,很多新奇有趣的事。」
 
「……逛夠了,該回去了。」希望他聽得懂暗示啊,不要逼祂開殺戒!
 
「可是,我的經文還沒說完。」
 
還想把佛經講完呀,這臭和尚到底是真不懂還是故意的!棄天帝只覺自己的忍耐力快要突破祂有生以來的最大極限。不想再多扯廢話,祂直接拉過一頁書的手,說了句:「走。」就這樣消失在眾魔面前。
 
眾魔親眼看到他們「熟稔又親密」的互動,更加激動不已。火焰魔城傳聞是真,魔皇親自帶回一個「白衣天使」,不但為他們說故事,讓他們身心舒暢;而且魔皇對他愛護有加,不喜歡他拋頭露面太久,兩人交情果真非同一般。就這樣,繼火焰魔城之後,修羅場乃至於淨魔河一帶的魔人,又成為一頁書袈裟裙下的忠實粉絲。
 
 
 
 
離開淨魔河的兩人,直接來到棄天帝的寢宮。原因無他,棄天帝的寢殿是整個異度魔界建築結構材料最為銅牆鐵壁的地方,可以隔絕任何一切光害、噪音、武功氣勁、地水火風等的侵害,對於像一頁書這樣上下任何一個毛細孔都能使得魔人消蹤滅跡的可怕僧人來說,這裡是最後一道防線了。是故棄天帝不得已,只好把他帶回這個極為機密的私人處所。
 
現在,一僧一魔,祢看我、我看祢,乍然無言,場面有點尷尬。
 
「祢帶我來這地方要做什麼?」最後,還是白團子先開了口。大白天的,不久前才說要一塊去參觀魔界各處呢,怎麼一來就來到睡覺的地方?縱然祂是魔但也不能這麼懶散呀!
 
「我才要問你,怎麼一聲不響就跑出去,你知道你這麼做有多危險麼?」
 
「危險?不會呀!除了那些大眼睛花朵有點纏人之外,其他地方都很有趣,我逛得樂此不疲呢。」一頁書開始向棄天帝訴說他此回的簡短遊歷,神采飛揚的小臉上洋溢著光輝,由於對方如此讚賞自己的創造物,魔神縱然心裡有氣,也責備不出來了。
 
「欸~吾指的危險是說那些生物,又不是指你。罷了,對於吾所創造的魔界你能有此評價,證明你眼光不差,此回的擅闖之失就先饒過你吧。」
 
「不過,這個魔界雖然比其他魔界要不錯,終究還是有些不完美的地方呢。」
 
「哦?說來聽聽。」在祂這個完美主義者的面前,竟有人批評祂造的東西不夠完美,這下可真的引起祂的在意啦。
 
「那即是,祢的魔界與其他魔界一樣都暗無天日,甚至祢這地方比之其他地方還要黑暗許多,可惜了城郊那一片風景哩。」
 
「哼,你懂什麼,黑暗自有黑暗的美麗。不然你說說,你為什麼要改變形象?」
 
「祢是說我這身裝扮麼?」一頁書順了順自己胸前的白髮。
 
「嗯。」魔神瞇眼看著僧人不自覺的動作,表情複雜難測。
 
「因為我如果不改變一下,城郊那些植物都活不了啦!」
 
棄天帝聞言,握緊掌心忍住殺人的衝動,這是第一次有人在祂的眼皮底下大肆破壞祂的造物而仍能安然無事的,就當遇到剋星吧。「所以囉,沒有任何事物能普及一切、適應一切,光明亦不例外。吾之魔城不需要光明。不過~」棄天帝轉個口氣道:「你還是換回來吧。」
 
「為什麼,祢不是要帶我遊魔城麼?」
 
棄天帝瞧著眼前的他,祂有預感,兩人再這麼四目對望下去,一定會出事。至於出什麼事,祂就不敢再想下去啦!
 
「改日吧。今天我累了,你就待在這不要再亂跑了,知道麼?等我過來找你,嗯?」
 
……才剛起床不久就喊累,昨晚還發燒,原來小乖身體這麼差。美僧人帶著同情的眼神點了點頭。「祢儘管好好休息,我會待在這直到祢出現的。」
 
「就是這句話!」棄天帝如釋重負,以半走半跑的速度「逃」離了祂自己的寢室。隨後,走至殿廊,朝著虛空獨白道:「他很像祢,可是、他終究不是祢啊。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