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速寫


「唉喲!」像是撞著什麼硬物般,一好漢神智逐漸清醒,環顧四周,自己正安安穩穩躺在床上,哪裡有什麼纏綿痕跡?「原來真的只是一場夢!」一好漢暗啐了聲,就要起身,卻見身上多覆蓋一襲天藍外褂,外褂上還散發著淡雅的書香味,令人眷戀。一好漢無語地撫摩著,一邊想著外褂的主人,胸中溢滿柔情,卻苦於無法做更進一步的表達,只能在心中嘆息復嘆息。曾幾何時,他一好漢也有了無法灑脫的時候?


發呆半晌,一好漢終於步下床榻。其實他沒休息多久,清白湖連日來送進好幾名病患,而且都是掛急診,讓他忙得焦頭爛額,若非師尊執意要他稍作休憩,他是怎麼也不可能撇下師尊獨自清閒的。師父自己才是真正該好好休息的人,天宇檯面上幾個大角不是失蹤就是受重傷,全由師父一人扛起所有責任,在四方邪道及野心家之間周旋,維持天宇的安定均衡,還要料理清白湖內外大小事情,他再怎麼幫忙也比不上師父的辛勞。看著師尊忙碌奔波,瘦弱又堅強的身影令人疼惜不已,他可知他有多擔心他?


一好漢拿起褂子便往外走,直往秋八月療傷處而行。途中經過清白湖畔的小亭子,見有一人正靠著亭柱休息,單薄的身子,飄揚的銀白長髮,他不用看第二眼就知是誰,那是他無時無刻不牢記在心的人啊!


「傻師父,要休息也不進房,不怕著涼嗎?清白湖病人已經夠多,你可別來湊熱鬧!」一好漢一邊嘀咕,一邊快速奔至師父身邊,待走近看清楚後差點沒把他氣炸!師父非但沐風打盹,還僅著單件白色中衣,而陽光就直接灑落在他身上!想必是真累壞了,否則日光刺眼,他竟然就這樣睡著,萬一敵人來襲……他想都不敢想這後果。


一好漢輕柔地把外褂覆上,本欲作勢抱起師父往內堂回去。但手剛伸出就停在半空,體貼的他立即想到,師父好不容易才睡著,要是將他驚醒,他肯定不願回床入寐,可是自己又不可能置之不顧,於是他就靜靜站在師父面前,替師父擋去擾人光線,瞧著師父熟睡的容顏,靜待師尊醒來。

金烏西墜,時近日暮時分。羽扇似的長睫眨了眨,造天筆悠悠醒轉,已經好久沒睡得這麼深沈。正欲忖度時辰,卻見逆光處有一高挑人影正盯著自己,待眼睛適應之後,那人已倚近身旁,造天筆驚呼了聲:「徒兒!」


「我的師尊大人總算醒了。」一好漢半瞇著眼,一手插腰,一手靠著造天筆依傍的亭柱,將造天筆整個人環進自己勢力範圍,饒富興味地直往師父臉上瞧。


造天筆俏臉微紅,心想自己小寐的樣子肯定教徒兒看光了,怎麼會這麼不小心睡著呢?但願沒露出什麼醜態!「徒兒怎會在此,你不是應該在廂房休息或在內室照顧秋八月前輩嗎?」


「我本來是打算這樣做沒錯啊!誰叫有一個迷糊蟲竟然就在人來人往的亭子中睡著,害我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站在這裡罰站。唉……」


這麼說徒兒已經站在這兒有一段時間!造天筆感到有些愧赧,自己原本只想在亭子裡歇歇腳,未料多日的勞累使體力有點透支,倦意已濃,再加上清風拂徐,於是在不知不覺間沉入夢鄉。這樣的舉動的確太過輕忽,難怪徒兒擔憂。「你可以喚醒為師啊,還有以後不准沒大沒小。」後者指的是迷糊蟲這個稱謂,雖是輕斥,卻反帶笑意。


「是是是,師尊大人!只不過這邊好不容易等到你〝不小心〞入睡,怎麼可能將你叫醒!我沒把你抱回房裡讓你睡個夠就已經很對不起我自己的良心了。」


「徒兒又逾矩了。」造天筆秀眉微蹙,對於徒兒有意無意的親暱話語雖早已習慣,終究還是會感到些許難為情,幸好沒有外人在場,否則他又將不知所措。偏偏這個寶貝徒兒似乎很喜歡捉弄他,他愈容易臉紅的事,他就愈喜歡講,自己卻拿他莫可奈何,真不曉得誰才是師父啊。造天筆暗中自嘲。


「師父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該不會在想本高徒吧?」


「胡……胡言亂語!為師要去辦正事了。」造天筆就要起身,雙頰卻如桃花般嫣紅,一好漢見此情景,非但沒有挪身,反而將雙手均置於亭柱,造天筆整個人被他圍繞其中。「徒兒,你……你這是做什麼,讓為師出去。」


「答應我。」


「嗯?」


「唉……答應我好好保重身子,清白湖可沒多少病床。」


「為師盡量,徒兒也要珍重,別讓為師擔心。」


「還說呢!你這個師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以上都在忙別人的事,關愛的眼神何時才會輪到我這個愛徒呢?唉唉唉……」


一好漢說話時的熱氣吹至造天筆臉上,讓造天筆心底有股莫名悸動,查覺徒兒將自己愈圍愈緊,臉愈靠愈近,造天筆竟覺得有些害怕,卻又有絲毫的……期待?轉念一想,清白湖還有許多要事待辦,怎能讓這沒來由的情緒困惑心頭呢?於是他奮力鑽出一好漢懷中,急忙道:「徒兒莫再胡思亂想了,快去照料秋八月前輩吧。」說完人便飄然離去。


一好漢望著師尊離去的背影,眼底透露出淺淺落寞,明知他的反應,心裡的難受又是為了什麼?是為了他永遠也追不上那抹飄然出塵的身影嗎?他多想要他,想得心都痛了!可是他卻無法摸清伊人心思,這場我追你躲的遊戲到底何時才能結束?或許算盡萬年都算不透吧。


好漢一生不流淚,走遍天下為了誰?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