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珍遇(下)

  再見到那個人的時候,已經是回到橫雲小築的事了。想來也很好笑,前幾天才答應要好好保護你,隔天你就被別人抓走。之後救人的也不是我,我唯一能做的事,似乎就只是像現在這樣站在旁邊看著別人為你運送真氣……


  似乎看出後輩人的心聲,秋八月隨即收功起身。


  秋八月:「一好漢,接下來就看你了。」


  一好漢:「嗯,多謝前輩。」簡短的一句道謝,語調不帶任何起伏。


  秋八月老練地笑了笑,就退出小閣樓。沒多久,造天筆也漸漸甦醒過來。


  漢哥:「老師,感覺如何?」


  筆兒:「好多了,多謝徒兒相救。」


  漢哥:「救你的人不是我,是秋高人。」言語中不自覺帶著一股小小的醋意。


  筆兒:「嗯,辛苦眾人了。只是為師想不到徒兒你現在事業竟然做這麼大,忙到沒時間來拯救為師。」說完抿嘴一笑。


  明白師父知道自己心情不好,特地說笑讓自己寬心,若再鬱卒下去,豈不是太丟臉了!


  漢哥:「這邊也想不通老師怎麼會常常出事,難道真需要我陪你寸步不離?」一邊說著,一邊露出那許久不見的爽朗笑顏。


  筆兒:「唉,為師無能啊!害徒兒時常為吾操心,是為師之過。」


  看到老師雙眉又要糾結在一起的樣子,漢哥心裡雖然不捨,可是一個念頭閃過,忽然揚起一抹促狹詭異的笑容。於是道:「無妨,反正這邊也習慣了,也許註定我必須為老師你奔走到退休為止。」雖是戲言,卻也同時對伊人表明那堅定不移的決心。


  只見筆兒斂眉閉目,緩緩道:「傻徒兒,只要為師一息尚存,決不會讓你先吾而去。」經歷了太多事,對於輕重取捨,早已了然於心。


  本以為師父一定又會急著阻止自己胡說八道,沒想到他卻以誓回誓,一好漢心中翻騰不已,情不自禁將筆兒擁入懷中。


  「老師,你很殘忍耶,打算讓我成為最後孤單的一方。」


  筆兒輕輕撫著徒兒的黑髮,柔聲說:「目前天宇局勢紛亂不堪,徒兒乃有為之人,怎可輕言犧牲?你儘可放寬心,為師會好好保護自己,吾又何嘗忍心見你淒涼孤寂。」


  漢哥:「又是天宇,唉!如果不是為了天宇,我們師徒也不用整天東奔西跑,難得見面;你也不用常陷於危難之中,我真想帶你去隱居。」


  筆兒聞此言,臉上溢滿寵愛之情,但想到一步江湖無盡期,也終於忍不住感嘆道:「這不像徒兒會說出的話,而且以徒兒的俠義心腸,怎甘心過著臥雲弄月的生活呢?」


  漢哥:「名山大川任我遨遊,有何不可?我在江湖走踏,除了看不慣欺凌弱小的事情之外,為天宇盡一份心力,都是老師掛在嘴上的訓示,理當遵守。但是,讓我徘徊在天宇最主要的原因……」停頓一下,再次把頭埋入似雪的銀髮中,「因為我所深愛的人,是一個非常不平凡的人,而他,已經將此生寄託在天宇,你說我如何能離開?」銀髮是如此的柔軟、如此的溫暖,就如同它的主人,令自己痴痴地眷戀著。


  筆兒深深動容了,對於徒兒的性情,自己再也清楚不過,一好漢從不吝於表達他對自己的關心,也從不隱藏他對自己的感情。那燦爛如旭日般的笑容,一直以來都是自己最大的心靈支持,不管經過多少聚散離合,一生思量總是夢,然而心中呼喚不能忘。有很多次,瀕臨生死邊緣,總是痴兒的呼喚將他喚回,是他,讓自己在天宇留下無法拋捨之繫絆,否則,生死對自己而言又有何足懼!如今,歷劫歸來,回憶過往,感慨愈深,情意愈深,絕不願失去的是他。想到此,筆兒更加安然了,於是把全身的重量都依託在徒兒身上。


  好漢因為師尊沈默許久不見回答,以為老師人又不適,於是趕緊抬頭查看,卻意外發現懷中人已依偎自己睡著,並帶著一抹從未見過的笑容入夢,看起來是那麼幸福、那麼脫俗出塵,「竟然就這樣睡著了,傻師父」,怎麼會讓這樣的人置身武林呢?好漢愛憐地親其眉、其眼、其鼻、其唇,髮鬢廝磨,情真意堅,這樣的人兒呵,誓必用盡全副的生命力量來守護,諾言早在初會,已於心中暗自許下。


***


大廳,秋八月與劍醫人眾人正在會談——


一好漢出現觀聽。


  秋八月:「一好漢,你終於捨得離開造天筆了。」談話間不忘揶揄後輩,果然是高人作風,呵!


  一好漢:「老師正在休息,我出來趖趖。」


  劍醫人:「令師尊現在狀況如何?」(就叫你讓我照顧嘛,人還被劫走了,真是丟臉^0^。)


  看到劍醫人暗中竊笑,我們家的漢哥不慌不忙答道:「我已經〝全身〞檢查過了,沒甚麼大問題。」(注意,是全身喲^^!)


  劍醫人心想:「臭小子動作還真快,讓你捷足先登,看來沒什麼搞頭了,唉。」


  秋八月卻頻頻點頭,內心忍不住讚嘆小子腦筋靈活,行動力迅速,於是得意說道:「小子表現得不錯,頗有我當年的英姿風采,我欣賞你,哈哈!」接著又說道:「年輕人潛力無窮,我也受惠不淺,看來我另天也來選個日子為好友做個全身檢查。」說罷大笑。


  眾人:「呃……」


  (另一處的杜鳳兒:「你這個老不羞,害我在眾後輩前面丟臉,看我怎麼跟你算帳,哼!」)


  查覺自己失言,仍不改英雄本色, 秋八月對一好漢說:「年輕人,今天人太多,無法與你盡興交談,改天我們再專程心得交流一番。」語畢,即向眾人拱手作揖告別,帶著宏亮笑聲消失在茫茫霧色之中。


  一好漢:「真趣味的前輩,看來我真要好好向他討教,讓我那個笨仙仔不會太過無聊而整天趴趴走,哈哈哈。」


***


  橫雲山上,落楓片片飄舞,雖已入秋,卻毫無肅殺之氣,天地明朗,神清氣爽,山上各類鳥蟲禽獸,為了準備度冬,莫不全體動員,因此,另有一番生機蓬勃的氣象。就在此時,造天筆師徒相偕而來。


  筆兒:「落花水面皆文章,想不到橫雲山的秋景如此美麗!大自然真是人生最好的書本,徒兒若能善加體會,必定時常有意外之喜。」


  筆兒說話的時候,恰好有一隻雲雀飛來停在伊人肩頭,筆兒輕巧地將牠置於掌中撫摸,金風拂徐,美麗的銀色長髮隨風飄揚,伴隨著漫天楓紅,儒者似真似幻,如由畫出,人間絕景,難得幾回觀。


  面對著如此神仙般的人兒,哪還顧得了其他景物!好漢心想:老師才是百看不厭的造物極品哪,「是呀,老師,跟著你常常可發現美麗的驚喜,物以類聚嘛!」


  筆兒淺笑:「多謝徒兒誇讚,為師只不過一介凡軀,哪比得上天然美景。」話才說完,思緒又忽然飄往他方,忍不住輕輕嘆息。


  「老師又在吐大氣了,就說你厚操煩。」


  「待為師傷體痊癒,就得開始為天宇奮力,到時師徒又要別離了。」


  「老師若捨不得離開我,我們可以自動放假,一起去觀光遊覽。」

  
  「呃……,萬一黃大生氣怎麼辦呢?」


  「安啦,出現那麼多新角色,將這邊眉角削去不少,這筆帳我還沒跟他算咧!他哪敢對我們生氣。」


  「噓!」筆兒小心地回顧四周「隔牆有耳,再說,個人力量雖然微薄,只願盡一己之力。至於世間榮辱,與咱們又有何干?重要是不愧對己心。」雖是訓示,眼裡卻充滿憐惜,在吾心中,你永遠是最重要最特別的角色。


  「我就知道你放不下心,所以就不用嘆氣啦!反正這邊會挺你到底,不要自尋煩惱啦!」


  「這為師當然明白,只是感嘆每一次的相逢,似都是為了下一次的道別,而相逢時間是那麼短暫,別離時間又那麼漫長……」


  好漢牽起師尊的手,掌中熱氣交流,情意互傳,「唉呀,別離才是為了等待再次相聚啊!」每回重逢,哪次不是更珍惜、更愛戀他的?


  「人家有千年之誓,我們也可以來個千次、萬次之約!」


  漫舞楓林裡,橙白人影緊緊相擁,依稀傳來,延綿不絕的幸福絮語……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