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當真愛來敲門(三)

 
 
 
 
經過一夜無夢的熟睡,棄天帝度過了這一年來最安穩的夜晚,無儔的俊顏揚起了淺淺笑意。清晨大早,正當祂將醒未醒之際,朦朧意識中似乎聽見「叩叩叩叩」的木魚誦經聲。
 
睜開迷濛雙眸,一頁書小小的端莊身影盤坐於魔殿中央,鳳目半闔,雙手一手托著木魚、一手很有節奏感地敲擊,粉嫩的柔唇唸唸有詞,神情專注。向來總是活潑躍動、古靈精怪的他,當下看來有些肅穆,感覺有點陌生。
 
魔神半瞇著眼不動聲色地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這臭和尚認真「工作」不搞怪的時候,坦白說是有點可愛(殤:什麼有點,是超級無敵爆炸可愛!!<被愁月拖走>),周身籠罩的光芒更使得總是空蕩蕩黑寂寂的大殿增添許多明麗的色彩。如果他願意一直像這樣乖乖的不要「作怪」,那麼把他留在身邊似乎也不壞……
 
然而,才下一秒鐘祂就警覺自己肯定被下了蠱、施了咒,才會萌生剛才那種荒謬可恥的念頭!因為祂這時已聽清一頁書誦讀的內容,正是西方佛國那位佛陀老兒最喜歡當著祂的面唸唱的《大悲咒》。
 
這一驚可不得了,把祂整個神全嚇醒了!祂急忙施展天眼觀測,果不其然,一頁書深沉的內力,將他口誦的內容從大殿源源不絕傳出殿外,原本該是天籟般的清亮音聲,卻成為眾魔致命的吸引力。王殿方圓百里,數不清的魔崽魔徒魔孫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才不到幾個時辰,又引來另一場慘絕魔寰的滅種大難。
 
棄天帝鐵青著臉從王座直奔僧人身側舉起大掌用力捂住他的嘴巴,低喝道:「stop!!!!!不許唸了!」
 
「唔唔唔唔唔……」被整個幪住開不了口的小團子皺起好看的秀眉,不斷發出呢喃不清的抗議聲,使出吃奶力氣想掰開那隻討厭的大掌,卻怎麼掰也掰不動。
 
「你先答應我乖乖的不要出聲,我再把手放開。」
 
一頁書順從地點點頭,棄天帝猶疑了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放下神掌。
 
「呼~祢不知道打擾出家人作早課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祢不是小乖,祢是不乖,我要把祢打叉叉!」一頁書舉起兩根食指作交叉狀,湊到棄天帝面前,粉腮鼓鼓,眉皺眼蹙。
 
「打叉也沒用。」魔神以掌覆住纖白的玉指,無視他的無禮舉動命令道:「此地不准唸經。」
 
「為何?」
 
「我說不准就是不准!」祂怎能說出真正的理由,連個經文都沒輒,這太丟臉了。等他回去,祂一定要再重頭徹底改造初魔的全員抗佛體質!!!!!
 
「……小乖好兇。」抗議不停的小團子突然安靜下來,小嘴撅得高高的,這是山雨欲來的前兆。
 
吃了好幾次虧的棄天帝,這回總算學聰明了,趁著對方還沒發作,祂靈機一動,急中生智佯裝委屈道:「我並不想打斷你,可是從昨晚回來至今,我都沒吃東西,肚子好餓呀~~~~~」
 
聽及此話,一頁書的注意力果然被拐走了。在雲渡山的時候,他確實每回作早晚課前都會先餵食鵬鵬,等鵬鵬吃飽了他才開始作功課。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了呢?心裡不由得對小乖升起小小的愧疚感。
 
「啊……抱歉,我疏忽了,那麼我們去吃早齋吧。」僧人牽起魔神的手就要往外走。
 
「慢著,你會陪我吃到結束吧?」這尊魔佛太可怕了,不好好看著他不行。
 
「當然。」
 
「那麼經文就不唸了吧?」
 
「這怎麼可以!吃飯的時候,我會唸另一段經文給你聽,保證可以促進消化喔。」鵬鵬每次聽他唸經都可以吃上一大堆果子,長得又漂亮又健康,他相信小乖也一定會喜歡的。
 
「我不聽!」
 
「為何?」
 
「我、我要你餵我才要吃!」為了魔界生死存亡,祂決定豁出去了!
 
唉呀,真是任性的烏鴉,難道是這一年來對祂關愛太少,祂在撒嬌抗議了麼?愛護萬物生靈的佛心一軟,決定先好好撫慰愛寵受傷的心靈。
 
「好吧,我等祢吃飽再重新作早課。」美僧人揚起純淨溫和的笑顏,摸摸那頭比黑曜還要奪目的烏絲。
 
「不許!」喔,真是bullshit啊,他怎麼那麼難搞啦!
 
「這又是怎麼了?」
 
「用完早齋,我要你陪我遊魔界、觀魔花、賞魔草、聽魔樂、唱魔歌、跳魔舞,一堆事情等著我們去做!」
 
「做個早課花不了多少時間的。」美僧人將小臉仰得高高轉向另一側,很有原則的他,絕不輕易妥協。
 
「可是我等不及與你上天下海!」把你一拳揍飛天外、打入深海_/+++++
 
「嗯~小乖祢又不聽話囉。」雖然他很有愛心,可是他不喜歡過於任性的生物。
 
「我說了不許喚吾小乖,否則我會死掉!我就知道你不要緊我不在乎我,才會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既然如此,你回雲渡山吧。回去雲渡山,你要做早課中課晚課隨你高興,我也不用傷心難過了!!!」棄大神使出生平絕無僅有的撒潑舉動,發下驅逐令,連祂自己都訝異怎麼會連珠炮似的說得這麼流利,對於殺不了的麻煩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離得遠遠的,最好永不再會。
 
然而,棄天帝這番話非但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反而讓一頁書覺得祂過於缺乏關愛,才會突然變得這麼叛逆(?),因而決心留下來照顧祂,重拾主僕感情。
 
「好吧,功課我先不做了,也不叫祢小乖。是說,祢叫什麼名字來著?」
 
「╬╬╬╬╬╬╬棄天帝!」
 
「好的,棄天帝,我們去吃早餐吧。」
 
「不要。」
 
「嗯?」
 
「我怎知你有沒有騙我。」
 
「我最不會的事就是騙人!」
 
「既然這樣,那麼你就把東西給我吧。」
 
「什麼東西?」
 
棄天帝指指一頁書手裡的木魚木棒,伸手欲取。
 
「不行。這是好友費盡千辛萬苦為我做的紫檀木魚,不能給人的。」美僧人趕緊將木魚藏至身後,深怕東西被搶走。
 
看見對方緊張兮兮的模樣,魔神忽然生起一股歹念。雖說殺不死他,不過祂可以想辦法破壞他的信仰、讓他當不成和尚呀喔呵呵呵呵呵~~~~~~~只要他破戒了,咒語自然解除,祂就不用再受到威脅啦!愈想愈興奮的棄天帝,腦中已經開始羅列各式各樣的害人畫面bb
 
「唉,還說沒騙我,我在你心中的重要性還比不上一個人間小木魚,悲傷啊……」
 
「……」雖說這不是什麼小木魚,然而出家人身無長物,在生靈面前死物更是不值一執,我佛慈悲,如果非得如此才能安小乖的心,那麼也只好施捨出去。美僧人再次摸摸心愛的木魚後,大方的交到愛寵手中。「喏,給祢。」
 
棄天帝看見一頁書不捨地咬了咬下唇,盈盈美目似乎閃爍著水光,再看向手裡的紫檀木魚,質地細緻亮澤,形狀優美勻稱,小小一個卻是沉甸甸的頗有份量,顯見贈物者的心意。心底一刺,捉弄人的興致也暫時減緩消退了。
 
「東西我先保管,待回去再還你吧。」誰教那群魔崽子太不爭氣,否則這種小東西祂才不入眼呢。
 
「任君發落。」美僧人再度展開開懷的笑顏。
 
兩人取得共識,正要開開心心地前往取用早齋,這才赫然發現銀煌朱武不知何時已站在大殿門前,不屑地看著他的老爸。
 
「吾兒!」一看見朱武,棄天帝立即高興地往前撲上,朱武舉臂擋下祂的環抱,抗議道:「老爸,我就說昨晚那種大日子祢怎麼可能缺席,原來是與佳人共度春宵,這麼好康的事竟沒找我!虧祢平常最討厭我沉迷花叢、醉心風月,祢自己倒是玩得流連忘返嘛,嗯?還把人給帶回來了!」真是比他還墮落。
 
「吾兒啊,你誤會我了。是那個臭和尚自己要跟回來的,不是我帶他來的呀。」
 
「藉口!若照祢所言,回來後你可以帶他來見我,為什麼要把他藏起來?」
 
「我們一直都待在大殿,我沒有藏他呀,唉,一言難盡。」
 
「老爸祢就大方承認吧,祢剛才說的話我全聽到了。祢要他餵祢吃飯才吃得下,我從來不知道祢這麼會黏人撒嬌呢!」
 
「我說那些話都是有理由的,等回頭再向你一次解釋清楚,吾兒啊,你一定要相信父皇~~~~~~」
 
「來不及啦,祢的信用已經破產了。」
 
「吾兒,要不我們去用餐,你餵我我餵你,不要管那個玉米頭了?」小魔崽生命和愛子比起來算什麼,就算魔界全毀全滅,祂也不能失去祂的朱武呀!!!!!!
 
「nonono老爸祢誤會啦!祢想帶多少美人回來都沒關係,只要以後不要再干涉我的交友情況就行啦。」好不容易逮到老爸把柄的銀煌朱武,抓緊難得時機提出交換條件。
 
「這怎麼可以!外面壞人那麼多、人間那麼汙穢,我不好生看著萬一你被拐走怎麼辦?」
 
在一旁聽著兩人持續無意義碎嘴對話的一頁書,不解魔族鳥類之間複雜的愛恨情仇(?)是怎麼回事,只知道木魚似乎太早送出去了,害他無法唸經沒事做好無趣。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都開始坐在地上拄著胳膊打盹兒了,那兩人還沒有停話的跡象,於是乎,他就這樣光明正大地從大殿門口走出去閒晃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