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當真愛來敲門(二)

 
 
當棄天帝伴隨一頁書威風凜凜降臨在火焰魔城的巨大天魔像頂端時,一頁書本能防衛隨即自動開啟,周身燦耀光華大放,整個異度魔界剎時亮如白晝。幾千幾百萬年來沒見過「光線」的異度群魔,低等者被強光一照,毀滅的物種不知凡幾;稍微高等一點的奄奄一息,只道是世界末日來臨;僅剩找到生命出路的堅韌異種開始興盛繁衍,全界景觀乍然為之一變。
 
魔界全員,眼見至高無上的魔皇在冬至這天黑暗最漫長、魔力最強盛的特別日子裡,特地帶回這麼一個不得了的「生物」,當眾示範他的強大威力,想當然爾對方一定是個和魔皇差不多了不起的「神」,才能在魔皇面前執行「天罰」。沒魔敢再深究強光背後的真面目,紛紛朝著兩人行伏地大禮。
 
棄天帝見著這番有如造物者的「神蹟」,腦中警鈴嗡嗡大響,暗叫一聲不好。祂嚴重忽略了一個事實:連祂本神都抵擋不住那個死和尚的電力輻射,差點將他當成太陽神崇拜,遑論這些不知光明為何物的魔界居民,哪堪禁得起這番折騰!要是不趕緊設法補救,只怕整個異度魔界會因為祂的一念之差而滅亡啊!!!!!!!!!!!
 
於是,幾乎不假思索的,棄天帝反射性動作揚起祂的彌天十翼,將一頁書整人及他全身光芒緊緊包覆得密不透風,魔界終於恢復原先的不見天日。
 
然而,魔皇這番舉動,卻引發意想不到的軒然大波。
 
由於居高臨下的關係,沒魔看到被包在羽翼裡頭死命極欲奮力掙脫的僧樣;在眾魔眼中,只覺得偉大的魔皇超級宇宙無敵保護這位「貴客」,連看都不准讓看一眼,可見他有多麼神聖不可褻瀆~~~~~~~~~
 
千百萬年來,魔皇這樣的舉動簡直是破天荒頭一遭,難怪剛才魔城物種死了大半魔皇連吭都沒吭一聲,這下更坐實「天罰」的揣測。這在以往,只有魔皇為了要整頓綱紀時才會親自施行,現下卻將此重責交付出去,這一定是魔皇要帶來繁盛魔界的大魔神。稍微積極狗腿一點的,已經準備將那位「貴客」當成第二主人巴結了!
 
只見眾魔居民,由原先惴惴不安的心情,瞬間轉為崇仰讚嘆,全城響起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遠方開始奏起百年才得聞一回的迎賓魔樂。整個漫漫長夜,剎那間變得異常熱鬧歡樂。
 
棄天帝原想將羽翼裡的玉米頭直接壓扁(咳!)然而面對這麼龐大的誤會,祂簡直不知該作何解釋。而且在冬至這天在神聖的天魔像上染血,實在太不吉利也太不衛生了!再加上臭和尚不斷往祂身上死命鑽動,掙扎著要探出頭來,再待下去,只怕局面將更加無法收拾。要是被他逮到機會唸咒。。。。。棄天帝完全不敢再往下想。。。
 
因此,在眾目睽睽之下,祂無奈順勢摟緊懷裡僧人,從天魔像頂端迅速消失。
 
當然,祂這個「默認」之舉,讓整座火焰魔城熱血沸騰,歡聲雷動,鳴放魔界至高至尊至貴至重的迎賓禮炮,整整慶祝了七天七夜。
 
 
***
 
 
被帶往王殿的一頁書,終於再度呼吸到新鮮空氣。差點悶到窒息的他,瞬間接觸夾雜龐大魔氛的異度空氣,忍不住激烈嗆咳,咳到都快把肺給咳出來了!
 
驚魂甫定的棄天帝,見他咳到不成僧樣,雙頰比鮮豔的紅蘋果還要脹紅,似乎隨時都有咳出一攤大血的可能,不禁皺起俊眉。要知道,這個大殿在祂超乎尋常的潔癖要求下,每日都要消毒好幾回。萬一祂這小心謹慎維護的殿堂染上這和尚的毒菌(是的,祂確定這玉米頭身上鐵定有祂不知的神秘毒物,才能把祂搞得慘兮兮),清除不盡就麻煩了。
 
「喂,你還好吧?」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往前一步,試探性地拍背。「這是怎麼了,停不下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依舊得到一連串的咳嗽回應。
 
「嘖,這樣不行。來人。」兩名魔將聞令急驅上前。
 
「把我的止咳茶拿來。」
 
這止咳茶是棄天帝為了祂的愛兒朱武小時候氣管過敏,二天一小咳、三天一大咳,特地廣蒐魔界百年以上生長一次的藥草所親自調配而成的夢幻茶品,具有調節聖魔之氣的功效。由於朱武不喜它的味道,長大後便不再服用,距離上回止咳茶香漫布魔界的日子,已經是數百多年前的事了。
 
凡事要求完美、講究細節的棄天帝,對於攸關愛兒的事情向來毫不含糊,樣樣親力親為。也因此非但止咳茶材料稀有、泡法繁複,整個異度魔界更是只有祂會泡這種茶(←時間太多)。
 
只是,祂萬萬沒料到當初為了展現愛兒之心的茶品與手藝,今天居然要用在對祂施了咒語、害祂惡夢連連的臭和尚身上。茶品呈上,猶自在做最後掙扎的祂,被一頁書持續不絕的清脆咳嗽聲響擾得心煩意亂,恍惚中放棄了最後的堅持,止咳茶香再度散佈魔界全境。
 
喝過止咳茶,美僧人終於停止劇咳。只見他盈盈水目瞪著棄天帝,赫然興師問罪道:「小乖,祢為何要悶住我?!!!」清亮的聲音響徹整個大殿,棄天帝欲阻止已經來不及,所有侍從臉上筋肉一陣抽動。
 
棄天帝掌心開始凝聚殺招。剛才沒痛下殺手,是因為祂不屑做出趁人不備、落井下石這種沒格調的舉止(咳咳)。現在既然對方沒事,祂定要所有聽到剛才那聲稱呼的魔跟著他一起陪葬啦!!!!!
 
沒想到前一秒才氣呼呼的金團子,下一秒卻又馬上眉開眼笑、輕聲細語摟著神優美的頸項讚許道:「雖然祢很不乖,但祢這兒真是我所見過最有禮貌的魔城了。」他已經從強大的魔氣魔氛得知這裡是群魔居住的空間,原來小乖是魔族出產的烏鴉! 
 
忽然得到稱讚的魔神,口水嚥了嚥,訥訥問道:「何出此言?」
 
「這是因為啊~以往我去過的魔界,不是想趁機殺掉我、就是想把我關禁閉,他們怕我怕到只敢在自己的地盤對付我,真是一點都不光明正大。只有小乖的魔城,見到我不但不怕,還那麼熱烈歡迎我,祢把他們教得那麼講理有禮貌,我真的好開心。」
 
在僧人的心裡直接認定,既然他是小乖的主人,當然也是小乖下屬的主人,整個魔城教養如此之好,令他甚感欣慰。如此有慧根的群魔百年難遇,若能善加調教,假以時日,此地定成極樂淨土(←佛者教化癖發作)。笑得眉眼彎彎的他朝著魔神俊秀的玉頰蹭了蹭,如同所有飼主抱著愛寵親暱地撒嬌那樣。
 
只是,對僧人來說再也尋常不過的習慣(←他也常對鵬鵬做一樣的事),卻讓棄天帝神心大亂。一頁書剛才那番話,無疑宣告了祂的死刑。要是祂此刻收拾他的性命,不就和他口中那些怕他的魔人沒兩樣了嗎?重點是,他這番話、這所有舉動,大殿裡的魔將魔從都看到、聽到了!!!!!!!!!!!!!
 
此刻的棄天帝,臉頰燙得可以在上面煎蛋。
 
「你、開心很好,但是,如果你想繼續待下去,就不許再叫我小乖,不然我會死掉!」這是真心話,祂無奈發出嚴厲警告,再這樣繼續出糗又殺不死他,祂決定考慮自殺!
 
聽到這句哀號的美僧人,向來很有憐憫心的他立刻止住了笑,舉起瑩白的手摸摸對方的額頭,憂心道:「祢的臉好燙,不會真的生病了吧?我替祢把脈看看?」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祂向著全體侍從喝令:「你們都退下,沒吾之令,不准再進入。剛才見聞若敢張揚,殺無赦!」所有魔將依言行儀俯躬離去,只剩一頁書獨留祂面前。
 
「你、你就找一處你喜歡的地方去待著吧,不用管我。」無精打采的神斜倚王座自暴自棄,湯圓也不想吃了、兒子也沒臉見了,無力無助的模樣好不可憐。
 
「那麼……」僧人就地趺坐,閉目輕啟朱唇道:「我就坐在這,不吵祢。」他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著生病的愛寵不顧的!!!!!
 
「……」看著對方一臉執拗的樣子,祂內心再度舉白旗投降。也罷,萬一他閒晃闖進什麼不該闖的地方,只怕又是一場災難,現下應該是暫時最理想的狀態了。祂閉目養神,心緒逐漸平靜。
 
時間一分一秒流過,靜謐的空間突然傳來陣陣細微「咯咯咯咯」的聲音,棄天帝睜眼觀視,面前的僧人全身發著哆嗦,臉色略顯蒼白。
 
「冷麼?」
 
聽見詢問,一頁書跟著睜開清靈美目,不敢多言,張著一雙無辜鳳眼僅瑟瑟點頭。從剛剛他就很想告訴祂,此地龐大無比的魔氣是他從未遇過的,再加上今日冬至,助長黑暗魔力,讓他功體有些難以承受。但是小乖還在生病,他不能再增加祂的困擾。
 
「唉,過來吧。」
 
僧人依言走到神的跟前。
 
魔神一把將僧人拉入懷中,用羽翼包覆他的全身,反正再丟臉也不會比剛才更丟臉了。這小小的金色團子如此纖細,增加不了祂多少重量的,看在今天是冬至,魔界最重要的日子,好神就做到底吧。「之前你曾睡在我的羽翼裡……」想起那滿身口水的往事,仍是讓神臉色轉變一瞬。「我想這溫度你應該可以適應,睡吧。」
 
美僧人仍是沒回話(←說不吵就是不吵,他這人很講信用的),伸直玉臂摸了摸愛寵的額頭,確定已退燒,這才安心沉睡。
 
金色團子小太陽,這一年來佔據祂的無數惡夢,現下此刻卻被解釋不清的心滿意足所取代,棄天帝已不想再去釐清這難解的複雜局面。今晚,應該不會再做惡夢了吧?沒多久,祂便跟著安然熟眠了。
 
於是一人一鳥、咳、是一人一神,相安無事在異度魔殿的王座上共度了最長的一夜。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