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渾沌(結語)

 
 
 
留蝶夢土之內,擎海潮與擊珊瑚儷影成雙,相偕漫步,共話衷腸。
 
極目的黑色薩曇花,火蝴蝶漫天飛舞,此一遠避紅塵的寧靜世外桃源,奇蹟似的沒遭遇天災的摧殘,絕景猶存,擎海潮內心充滿感激。
 
「一路瀏覽,這就是妳這段時日隱逸之處?」
 
「留蝶夢土,吾希望在紛亂的武林,留下一處最後的夢土。」
 
「遍地的黑色薩曇花,代表著大地遇劫後的重生,翩翩飛舞的火蝴蝶象徵人間僅存的希望。」
 
擊珊瑚停下腳步,逸世容顏凝望著身邊的擎海潮。
 
「嗯,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我?」
 
「吾感覺你有幾絲變了,你變得懂得停下腳步,瀏覽身邊的一花一木了。」
 
「妳在責怪以前的我嗎?」
 
「沒有。」
 
兩人繼續散步。
 
「悟出了那支短竹簫的秘密嗎?」
 
「長久以來,吾已有一番感受,但不知這是不是妳的答案。」
 
「哦?」
 
「記得那時,吾對簫其實一無熱情,是妳離開時送我那支短簫,才開啟了擎海潮對簫的獨鍾。」
 
「你吹奏過它?」
 
「沒有。在吾收藏的簫裡,它是吾唯一不曾吹奏過的簫,只將它隨身珍藏。」
 
「那你如何了解此簫的意義?」
 
「吾領悟了,在這段遍尋名簫的過程。」
 
「為何你不直接吹奏它?」
 
「因為吾、吾……」
 
「你怕聽到殘酷的答案?」
 
「也許吧,所以吾遍尋名簫,將它們掛在雪崖的花樹上,傾耳聆聽它們的聲音。只在失去妳的那日,奏簫思人。」
 
「藉此,便能幻想這支短簫吹出的答案麼?」
 
「妳還是很洞悉吾之個性,在這尋尋覓覓當中,簫,已不知不覺成了吾純粹的鍾愛。」
 
聞言,擊珊瑚一愕。
 
「這就是妳離開那時,送吾此簫的答案嗎?」
 
「你真的變了,如果在那時是這樣的擎海潮,也許今日會非現在的擊珊瑚。」
 
這回,輪到擎海潮愕然了。
 
「妳、變了嗎?」
 
「是時間變了,也許現在這樣是你我最好的相處。」
 
「吾卻不曾想過,會是如此。」
 
「就當作是一個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再重逢一個曾經很鍾愛的朋友,不是更自在?」
 
「哈哈哈,好心酸的情境。」
 
「能為我吹奏這支短簫嗎?」
 
「吾永遠樂意。」
 
多年來,未曾吹奏的短簫,簫聲竟是這般澄澈嘹亮,但為何此刻,這樣的純粹卻隱隱透出了一絲的哀傷。
 
兩人同時憶起過往之景。
 
「當年一別之後,妳去了哪裡?」一曲過後,擎海潮問道。
 
「四處遊歷,慢慢寄情於山水之間,後來來到此地,發現此地蒙受邪天御武之餘毒,決意留在此,淨化重建了留蝶夢土。」
 
「難怪吾曾尋覓過妳,卻始終不見妳的蹤影。」
 
「那時的擎海潮,諒必已武功不凡、名震天下。」
 
「成就了武學,但未及揚名天下,吾心已淡泊了。後來隱避於銀盌盛雪,就是在等待下一次的重逢。」
 
「在那段日子,相信不乏有好友相伴。」
 
「老酒蟲、老破碗以及白塵子,他們永遠是擎海潮的至友。」
 
「那一頁書呢?」原告訴自己不問的,終究還是問了。
 
「他,是我生命中一名貴客。」
 
「貴客?」
 
「是,像雲一樣隨風來去,淡泊明澈,纖塵不染。來不必相邀,去不必相送,獨立於雲山之巔的貴客。」
 
山腰一抹雲,雲起知何處;急渡小橋尋,天風忽吹去。
 
 
***
 
 
兩年過後,雙神大戰造成的天地重創,自然造化默默運行其神妙的自癒能力,終於漸漸恢復元氣生機。各地災民也在眾多俠義豪傑的幫助下,穩定了顛沛流離的生活。
 
雲鼓雷峰內,一名聖潔脫俗、容顏絕世的白髮僧者,就著清輝月光,行至峰頂百年磐石旁,跏趺打坐。此人正是為了阻止死神野心、拯救神之子而散盡功力的一頁書。
 
兩年多來,自他傷體痊癒,便跟著寺內其他僧人參加早課、晚課、禪坐、為僧人講解經文。雖然帝如來給了他完全的自由空間,他卻想重新體驗僧團生活。因他已辟穀,早晚齋時刻便會像這樣行至峰頂打坐、習武修行,從頭開始,日復一日,從不間斷。
 
入定已深,磐石上的人影,猶如槁木空岩,寧寂不動,與造化同體。
 
不知經過多久,天幕劃過一道流星,僧人亦從遨遊太虛的神識中,回歸肉身,雙目未開,便查覺前方站立一人。
 
「帝如來,是汝麼?」
 
「在吾面前,有誰可堪稱帝。」
 
「嗯?」僧人睜開雙眸,便見黑袍黑髮的武神,昂然佇立眼前。
 
「一頁書,久別了。」
 
「棄天帝!」
 
「吾今日來此向汝索取一物。」
 
「何物?」
 
「汝之心。」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