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渾沌(十六)

 
 
 
死神一現身,一頁書立刻感到體內那股龐大無際的魔力源源不絕湧現,從四面八方侵襲他的功體。他愈以佛力抵抗,魔力便愈盛大,幾乎快將他整人吞噬。
 
神之子感受到僧人的極端痛苦,著急大喊:「爹親,住手!快住手啊!」
 
「吾兒,天地雙者在吾出手之前便自取敗亡,證明你才是死國唯一不可撼動的君王。祭禮即將完成,不出半刻,你將成為天地最偉大的黑暗主宰。」
 
「我不要祭禮、我不要當什麼主宰,我只要祢住手!」
 
「來不及了吾兒,一頁書體內的佛元已被吾同化成魔元,透過心血,他的魔元將全數被你吸收。你有了吾之魔源與他的根基,天下無人能敵。」
 
「祢怎能如此殘忍!」
 
「自他與你交換心血那刻起,他的宿命便已註定,聖潔的鮮血是祭祀天地主宰最佳祭禮,無上尊榮。」
 
死神語畢,運動元功,兩人同感胸口灼熱,神之子查覺他體內有股龐力湧入,一頁書卻逐漸枯槁,他心下大駭,卻是動彈不得也無能為力。
 
就在魔元同化進行將至一半時,僧人有了動作。一頁書使盡全力,倏然舉掌自擊自身天膠穴,深植於其元靈深處的締命之鍊瞬間啟動!此鍊乃是他當初下定決心修行伏魔心法時,為防萬一,與其佛友帝如來共同締約的自縛命鍊。
 
此鍊一經啟動,無論根基深淺,盡數反噬自身,自毀根基、自摧佛元,非歸於無不能止。只見一頁書舍利盡釋,化為三千銀絲,功力已然散盡。而與他心血相繫的神之子,一路輸行的功源突遭阨斷,造成全身血液強行逆流,功體盡毀。
 
「啊……」神之子慘叫一聲,頓時不省人事。
 
精心策劃多時的神聖祭典突逢巨變,死神勃然大怒:「一頁書你、該死!」
 
死神朝著功力全失的白髮僧者,發出深惡痛絕的毀滅之掌,命若懸絲的僧人毫無抵抗能力,面容平和,靜待最後一刻解脫到來。
 
突然一股鋪天蓋地的浩瀚雄力襲至,強勁化解了死神的毀滅之招,隨後,棄天帝霸氣蒞臨死國大地,整個天地為之震動。
 
「祢終究還是出手了。」棄天帝不容侵犯的傲世威嚴,讓死神原本冷漠無感的俊容,剎那間驟轉寒峻。
 
雙神戰,一觸即發!
 
而在一旁蓄勢待發已久的阿修羅,趁著雙神對峙,順勢帶走了神之子與一頁書。
 
 
***
 
 
世事紛擾,永無休止;因緣果報,輪迴不息;眾生悲鳴,菩薩垂目;聞聲救難,低眉拔苦。
 
雲鼓雷峰,一處懸山而建的佛寺,法磐迴谷而盪。巍峨壯觀、清穆幽寂,朝瞰霞汐、夜聞星瀾。今夜,雲鼓齊鳴、雷峰並起,響徹雲霄、撼動星辰。
 
磬聲切切,寺殿乍開,聯燈齊燃,萬僧同跪。佛山百日齋戒,於焉展開。
 
巨大法印憑空撼出、浩瀚佛氣沛然自生。雲雷圖騰,雲鼓雷峰佛首帝如來無上象徵法徽,法印一啟,齋戒現場如沐法雨、點落生輝,頌聲起、聖典開,焚香撲鼻,峰巒頂處乍見雲瀑回湧。
 
雲鼓雷峰之外,浪濤滾滾而至。擎海潮來至掃禪山門處,向門口掃地僧行儀:「師父,吾有要事欲求見佛首,是否能請你代為通報?」
 
「放下執著,破除虛妄,照見自性,何假他求。」
 
「吾今日來此,是希望佛首發慈悲心,解救一名為了眾生犧牲一切的人。」
 
見對方猶未動靜,擎海潮再言道:「多事之秋,佛家之人作壁上觀,佛陀教義何在?佛首可還記得留招締印之約?」
 
乍然,華光滿披、法音傳唱,清聖莊嚴中,迴盪一聲佛號,佛首現身
 
「三身果報自凡根,六界因緣無了痕;善逝從來非本相,枯榮生滅盡空門。」擎海潮眼見帝如來氣似平岡靜流,語露豪巒激湍,不由得起了敬意。
 
「佛首……」
 
「是梵天要汝來此?」
 
「是,苦境面臨傾頹危機,一頁書需要你的援手。」
 
佛者輕嘆口氣,「入世時機已至,唯有面對。阿彌陀佛。」帝如來唸頌佛號之後,便化光離開,擎海潮亦隨後離去。
 
 
***
 
 
棄天帝擋下死神毀滅一擊,雙神對峙。
 
死神冷笑。「一向孤高自賞、厭惡人類的棄天帝竟然為了一名人類與吾對壘,莫非汝自甘沉淪了。」
 
棄天帝不以為意,僅是淡然一言:「他的命是我的,只能由吾完結。」
 
「很遺憾,今日他非死不可!」
 
「有何能為盡展吧。」
 
雙神話語一落,棄天帝張開瀰天十翼,死神高舉死神鐮刀,極招上手。
 
「風雷雙式!」
 
「天地俱喪!」
 
雙神戰,席捲八荒九州,驚蕩寰宇十方!
 
甫一對招,死國整個大地地陷百丈、天雷綿延萬里崩然炸響,原本一片沉寂黑暗的死國瞬間耀如白晝,隨之燃起熊熊烈焰,地面深陷火海,再無完地。
 
 
 
阿修羅剛把神之子與一頁書安頓好,三人連同夜神、天狼星等其他人立刻遭到雙神對戰的波及,被地面劇烈暴風旋捲而飛,不知去向。尤其一頁書與神之子兩人已無任何功力護體,生命猶如風中殘燭,即將不保。阿修羅趕緊拉住神之子,卻來不及抓住一頁書,僧人被捲往不知名的虛空裡。
 
 
 
「神之滅!」
 
「天地俱滅!」
 
雙神騰空對決第二招,乾坤為之倒懸、空間因而迸裂。時空紊亂,苦境連帶影響,天崩地裂,山塌海嘯,火山爆發,水淹大地,生靈流離死傷不計其數。史無前例的天災,入侵神州每一寸土地,大千俱壞,末日奄然降臨。
 
 
 
被暴風捲走的一頁書,飛至空間裂縫附近,就快要被吸入另一個時空。這時遠方兩道急馳而至的光影,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了他。
 
「一頁書怎會變成這般模樣!」擎海潮難以置信,數個時辰前才和他賞簫道別的黑髮僧人,轉眼竟然滿頭白髮、氣弱游絲。
 
「梵天自行啟動締命之鍊,已經喪盡功力。」帝如來說著,輕拈法印,護住一頁書周邊大穴及其心脈。
 
一頁書聽到佛友的聲音,氣息微弱道:「帝如來,吾有一事請求。」
 
「何事?」
 
「請你先行拯救死國神之子,苦境存亡,盡在他一人身上。」
 
帝如來允諾。運化雙掌,聖氣沖霄、佛耀沛然,如泰山磐石,巨大法印包覆住三人,隔絕天地動盪、暴風怒雷、烈焰飛沙。三人在狂風灼塵中尋視,找到阿修羅和神之子的身影。
 
帝如來將阿修羅和神之子帶入法印之內,神之子在帝如來佛耀治療下,漸漸血氣迴流,恢復知覺。
 
神之子睜開雙眼,看到一頁書正躺在他旁邊,面容慈和望著他,內心一慟,淚水止不住留下。
 
「神子莫悲,成住壞空,生滅定律。吾求仁得仁,已經無憾。你功體盡廢,日後將過著平常人的生活,願汝堅定初衷,端思正行,勤勉精進,從此遠離憂惱。」
 
神子點頭,不敢放聲縱淚,卻是無法自已默默飲泣。
 
「神之子,吾只能助你到此了。帝如來,走吧。」神之子看著閉目養神的僧人,回想他在光球內所感受到的唯一溫暖,發現他所給他的遠比他渴望的父愛要多更多。到這一刻,他才了解真正的生命之源他早已尋獲。
 
佛首抱起白髮僧人,拈指頌咒,巨大法輪帶著五人再次穿過熊熊火海,直往苦境雲鼓雷峰而去。
 
 
 
對峙的雙神,準備發出最後極強至招。
 
巨大法輪漫天耀華阨阻了天雷之勢,在陣陣落雷中急速穿過,兩人不禁往法輪中的五人望去。
 
只見神之子朝著死神跪下,俯首跪拜了三次,以謝生育之恩,便默然視別。眼神雖有眷戀,表情卻是堅毅決絕。死神想過去挽留,然而礙於對手動作,只好眼睜睜看著愛子離去。
 
另一方面,棄天帝同時目不轉睛盯著白髮僧者,得知他性命無虞,一顆懸心落得底定。這場戰爭即將結束,待那之後,祂絕不再讓他從眼前離開!
 
雙神此刻心中各別有了盤算,死神率先言道:「好友,祢所在意之人已經無事,祢仍要摧毀這個世界?」
 
「吾之淨世大業,不因任何人、事、物而更動,汝此言差矣。」
 
「哈,若是一頁書知曉祢一切行動,目的皆是為了祢自己的毀滅計畫,這天地巨災他也推了一把,祢忍心看他陷入絕望、祢敢告訴他祢在利用他嗎?」
 
聽聞此言,棄天帝表面不動聲色,心緒已然受到影響。這一刻,煙湖邊那位手持果子、臉紅微慍的黑髮僧人容顏,忽然變得異常鮮明。
 
不、不是這樣的,祂說的不是事實,祂棄天帝的毀滅大業,何須利用人類達成!
 
死神見棄天帝目光閃爍,心知剛才那番話對祂起了作用,正欲舉掌發招,卻見棄天帝沉然道:「吾說過,滅世,只能經吾之手!吾乃——毀滅之神!」
 
雙神同時發出撼宇極招,整個死國瞬間灰飛煙滅、不復存世。殊不料,死神接著再次發下極招!只見祂揮動雙臂,宇宙間無邊無盡無量的死氣竟全數被其吸納入體,這股彌天亙地的宏力融合祂畢生功力,全數擊向棄天帝神身!
 
「死神逆天!」
 
「逆返魔源!」
 
棄天帝運招抵擋,然終是慢了分毫,祂被死神擊飛,身受重傷。
 
「嘔……」生平未曾戰敗的第一武神,口吐鮮血,血流如柱。
 
「終於打傷祢了!」只見死神氣力耗盡,身軀逐漸虛化。剛才那招絕招,既是逆天之招亦是自毀之招,此招過後,世上再無死神!
 
「為何要行此舉?」棄天帝問道。
 
「阻汝滅世。」
 
「嗯?吾之能為豈是汝能估量。」
 
「就算祢還有能力執行毀滅,全身佈滿死氣與汙穢之氣的祢,難道要用這付尊容去創造祢的理想世界嗎?」
 
「哼!」
 
見棄天帝極端不悅,死神大樂。「哈哈哈哈哈……」
 
「人間真值得祢豁盡一切留存?」極端已過,棄天帝平靜對著虛空詢問。
 
「有了想守護的對象,自然值得。」祂的子嗣,終於能在苦境一方尋得安身立命之處,說不定,往後還會生個小胖娃,可惜祂無緣得見了。
 
「掌管生死大權的神祇如此多情,難怪這世間輪迴不斷。」
 
「彼此彼此,向來深沉冷酷的棄天帝心緒產生波動,吾這守護位置,就交由汝接下吧。」
 
「碎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神的身影,終於完全消失在虛空之中,只餘陰冷低昂的笑聲,迴盪在闃靜混沌之間。
 
棄天帝任由血流,未加止傷,紅色液體自白色戰袍流淌蔓延,緩緩擴散,猶似冥奏神殤。祂閉起金藍雙瞳,感受毀滅世界的虛無,久久不去。
 
 
***
 
 
帝如來將一頁書與神之子等人安頓好了之後,隨即在大殿召開緊急動員令,宣布中止百日齋戒,傾全寺之力全部投入救災工作,直到大地恢復生機秩序,流離人民各得其所。
 
「佛首慈悲襟懷,先前吾為了救人緊迫口不擇言,有辱佛者,請佛首海涵。」
 
帝如來臉色慈和道:「梵天佛友有你這般重義之友,是他識人之明,也是蒼生之福。」
 
「我沒有你說的這麼偉大。」擎海潮握緊手中信息,一顆心早已飛到他方夢土,不知這回天災巨變,伊人是否安好?
 
「擎壯士接下來有何打算?」
 
「還願、解惑,一頁書就勞煩佛首照顧了。」
 
「梵天在此,安危無慮,擎壯士勿用掛懷。」佛首一臉了然微笑。
 
「嗯,他日再來拜訪,請。一舉鯨濤快哉風,世浪翻袖中,古今誰人堪伯仲,千秋雪,半夕蝶夢。」隨著詩號吟罷,風止浪息,如仙人影已然離去。
 
寺內的祈福鐘聲,深沉宏亮,響徹雲霄,悠悠蕩蕩傳至無遠弗屆彼方,為每一個身心受創的心靈,傳達最真摯的祝願。願眾生離苦得樂、悉皆得度。
 
「阿彌陀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