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5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渾沌(十五)

 
 
 
 
原本作齊一切應戰計畫的苦境群俠,忽然遭逢這驚世突發狀況,全都措手不及,一頁書立即與在場眾人擬定對策。
 
「萬妖爐不請自來,省去我們破境之力,觀它狀態,尚未完全穩定,一舉破爐,盡在此役。」一頁書堅定道。
 
「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大隻的帝王蟹,這次撈起來,可以吃上好幾頓了,夜神,你們死國的帝王蟹還真特別!」極道先生說道。
 
「這隻死毛蟹把我的溫泉搞砸了,我一定要將牠大卸七七四十九塊洩恨!!」香獨秀忿忿啐道。
 
「苦境存亡有勞諸位守護了。夜神、天狼星,剛才吾已感應到神子遇難,阿修羅可能正面臨苦戰,請你們幫他對抗死國大軍;天者由吾牽制,阻止其運作萬妖爐;其餘壯士聽從香先生指揮,務必以毀爐為第一要務。」
 
眾人應允,苦境、死國大戰,於焉展開。
 
 
***
 
 
死國之內,魖族戰神、死國武魁,最強悍的兩人,今日,將決定真正的強者。
 
「地者,你敢接受吾之挑戰嗎?」
 
「哦?」
 
「遣退其他人,你與我一對一。」
 
「很好,阿修羅,這是最公平的對決。我等待這場對決已經很久了。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地者手握血斷邪刀,目光炯炯。
 
「戰火無情,你承受不了!」悲憤交加的阿修羅,一上手便是傲世神兵——戰火無情。
 
兩人語畢,隨即開戰。
 
「殺!」
 
「喝——」
 
神兵交鋒,氣蕩八荒,一者死國千年傳說,一者死國創世神話。地者、阿修羅,雙雄互不相讓。
 
「毀天地、斬!」血斷邪刀化出無數罡氣,朝阿修羅周身橫掃。
 
「闇之嵐!喝——」阿修羅運氣抵擋,手握戰火無情直往地者疾衝而攻。
 
「地毀變!」戰火襲身,地者翻手一握,巨拳轟下!
 
戰火轉變,轉為護衛狀態,擋下地者神威。
 
「閻之爆!」阿修羅擋招瞬間,使出絕招閻之爆襲向地者,地者化解。
 
「阿修羅,接下來這招,就是你我的勝負!你真以為自己能超越死國創造之神嗎?」
 
「戰火無情,今日、唯有弒神!」戰火無情再度轉變對戰狀態,氣勢吞天蓋地。
 
「啊~闇之罪翼!八羽齊殺!罪身無道!」地者騰空,張開羽翼,融合地罪之身巨能,準備發出最強悍的毀滅之擊。
 
「護體魔神!啊~」阿修羅見狀,召喚護體魔神對抗地罪巨能。「神之殺!」
 
地者自高空以極速攻向阿修羅,兩人生死一擊!背後兩大魔神互相摧毀。
 
地毀天滅,是一個死國神話的終止。地者、敗!
 
「這、這怎有可能!」無情利刃刺穿地者身軀,地者全身逐漸羽化。
 
「沒有你,就沒有死國的大地,你的創造之恩,我會永遠記住。」阿修羅語氣閃過一絲悵然。
 
「哈哈哈……我敗了。天者,原諒我!喝——」無法容忍自己以失敗者與你共享榮耀,原諒我,未能遵守最後的約定。
 
最後的記憶,是那雙溫柔似水的寶藍色眼眸,閃爍著他們初遇的喜悅。
 
地者,最後的尊嚴,不容任何人踐踏。創世的地者,終究在戰神之前舉掌自盡,留下了此生最大的遺憾。
 
夜神、天狼星結束完與五尊的對戰,趕至現場時,便瞧見這一幕,兩人默然無語,佇立哀悼。
 
阿修羅抱起地者的屍體,悲慟道:「神之子已被天者吸收,我們必須設法救回他。」
 
 
***
 
 
另一方面,激戰已經數個時辰的冥王、一頁書,極招盡出,雲渡山方圓百里無一處完地,雙方隻身立於孤崖大石之上,隔空對視。
 
一者冥王啻非天,死國有史以來最強生命體,夾帶天之神羽、至神之力,無匹威能神魔莫能與之抗衡。
 
一者百世經綸一頁書,苦境中原第一人,對戰東瀛軍神、毀滅之神的先天頂尖近神高手,邪魔妖氛遇之退避,莫之敢攖。
 
兩人準備迎接最後極端時刻到來,而天際,亦漸漸出現魚肚白。
 
「一頁書,死國之行你命不該決,注定今日由吾完納你的劫數,為吾稱霸苦境祭旗!」
 
「天者,你為了自己的霸業,不惜犧牲眾多無辜生靈,吾勢必阻擋你的野心惡行!」
 
「多言徒勞。喝——」冥王再度騰空展開雪白神羽,集中全力正待發出震天一擊,胸口卻突然傳來極端滯鬱閉塞的痛楚。他的半身.地者,離開人世了。
 
「啊——」漫天留下淒然一喚,冥王瞬間不見蹤跡。
 
一頁書見狀,化光直追而去。
 
 
***
 
 
毀滅之神棄天帝,此刻立於百丈高崖之上,遙望天際朝霞,紅日正緩緩從層層雲海中升起。
 
儘管欣賞了無盡年月,旭日光輝的純淨之美與普耀大地的力量仍足以震攝祂的心魂。最後一刻的等待,祂的內心異常平靜。
 
戰鼓已經響起,號角正在鳴放,再過不久,底下這片渾濁大地即將被業火吞噬殆盡,化為虛無。所有一切的醜陋、罪惡、汙穢,不復存於天地。
 
漫天奪目的紅,像血染色一樣的天空,多麼像那天的相遇。盤繞不去的景象,是黑髮僧者輕撫神鳥羽翼,毫無懼色向祂呈說自己的名字,靈動而美麗。
 
腦中輕輕響起守護神三字清亮悅耳的叫喚聲。
 
深不可測的嚴肅俊容,有了柔軟一瞬。再見面,即是永別。
 
 
***
 
 
「這就是你要的結果嗎?天者!」阿修羅抱著地者屍體,向著迎面飛奔而來的冥王痛斥道。
 
冥王一把從阿修羅手中搶回地者屍身,顫抖的手撫摩上地者滿是鮮血的臉龐。
 
「啊……地者!為什麼?」
 
不可置信,是最極端的結果。創世以來,一路支持自己的依靠,如今,竟成冰冷的屍身。
 
「我從未想過,為什麼會是你離開我!啊……」冥王將冰涼的臉貼到地者的臉上,血液沾滿了他如玉的臉龐,淚水卻是再也止不住撲簌而下,流成滴滴血淚。在場眾人從未見過天者如此,也不禁動容。
 
此時,一頁書追至,神色靜肅。
 
「地者為了維護尊嚴,自盡而亡。」阿修羅簡短報告事情經過。
 
冥王置若罔聞,只見他將地者屍身輕放在地,沉喝一聲,吸收了地者殘餘的力量,他的背上多了地者闇之罪翼。
 
握起血斷邪刀,創世以來,未曾被認同的感受,都比不上今天內心支撐的離去痛徹心扉。
 
「從今以後,世上再無人明白吾天者。吾、地者、神之子,三者永遠不會再分開了。」
 
阿修羅、一頁書皆聞言一震,阿修羅極怒道:「天者,難道地者之死尚無法使你回心轉意嗎?」
 
冥王循聲看向阿修羅,雙眼卻是空洞無神,只有淚水依然持續不絕。
 
對於現在的他而言,無論是回心轉意或毀滅世間都再也不重要了,他只想走完該走的路,然後隨他而去。
 
從來,都是地者跟隨他的腳步、無聲而堅定;這一次,換他隨著他的步伐,冥路天涯有他作伴。
 
「阿修羅,曾經,吾對你有過一絲寄望。從今而後,你我只能一人存世!」
 
「一頁書,死國的恩怨就讓我們自行解決吧。」阿修羅沉然道。
 
僧人默允退至一旁,佇立靜候。
 
「阿修羅,我們也是死國的一份子,讓我們幫你!」夜神上前道。
 
「嗯。」阿修羅明白現在天者處於極度悲傷狀態,其潛在爆發力不是他一人應戰得了,因此並未加以拒絕夜神的請求。
 
妖爐開聖典,修羅燃戰火,三魖同心,一抗冥王神威。一場為了和平的戰爭,就此引爆。
 
三魖潛能爆發,攻勢無比;冥王怒顏動,刀光劍影千萬流。
 
阿修羅使出神之哭、夜神使出境之.六瞬斬、天狼星使出死神過境,三大罕世絕招齊攻向冥王,竟被冥王一招震退!
 
「放肆!」冥王威然氣勢吞天蓋地,無人能擋。
 
夜神、天狼星被冥王震傷,阿修羅急忙上前護衛應戰!
 
「你又想與吾搏命嗎?」冥王輕蔑道。
 
「這是我與你的賭注,呀~」
 
另一方面,一直在旁觀戰的一頁書,發現冥王體內有股隱微未顯的暗流。不禁暗忖,雖然神之子已被冥王吸收,但他始終沒感應到他死亡的訊息,反而像是睡著了般,沉靜微弱。
 
難道,那股暗流是潛眠的神之子?
 
眼見三魖漸趨下風,一頁書當機立斷,就地盤坐,口唱梵唄,運化胸前那滴交換心血。冥王之力瞬間受制。
 
「這、不可能!神子將醒!不妙。我的力量……」神之子受到召喚,逐漸脫離冥王意識,冥王之態亦開始鬆動。
 
阿修羅喚道:「天者,露出你的面目吧!」
 
「呀~」冥王不甘受制,再次運動內元,抵抗一頁書的淨業心咒,一頁書受到影響,體內魔力不斷催發。
 
阿修羅眼見冥王威勢即將再起,連忙運行全身功力,耗盡自身修為,全力壓制冥王神威:「喝——」
 
冥王力量失衡,形影散離愈甚。
 
「可惡!十三聖罪.阿非天哭!」冥王展開黑白雙翼,手握閻帝、血斷邪刀,再使出越限威能。十三道銳不可當的毀滅劍氣自四面八方齊爆射向阿修羅,阿修羅雖然化出魔神護身,卻是——
 
護身魔神被十二道劍氣消滅,而阿修羅被第十三道劍氣透身而出。
 
「阿修羅,你又想自我犧牲。」
 
「如果以死能讓你醒悟,也算是對你的回報。呃……」阿修羅重傷,手持戰火無情擎天立地。
 
「那就、死吧!」
 
最後致命一劍,朝阿修羅背後疾刺而至,危急之際,一頁書使出蓮華聖路開天光擋下至強一招,心血激烈翻騰,冥王體內的神子力量終於完全覺醒,反噬其身。
 
「可惡!神之子你——」冥王只感頭痛欲裂。
 
「夜神!」阿修羅趁機將戰火無情拋到夜神手中,天狼星亦上前從夜神背後灌注功力。
 
最後一擊,戰火弒神,夜神集三魖之力、斬天之決,使出貫日神擊,縱身刺穿冥王身軀,冥王終於重創。
 
「啊,不可能,我竟然……喝——」冥王運勁將夜神震飛,卻是最後的抵制之舉。只見他身上之力開始消散,神子亦醒,自冥王體內脫離而出,冥王恢復天者之態。
 
「我敗了、我失敗了!死國、未來,哈哈哈……」
 
「天者,多謝你創造了死國的一切。」
 
「啊,阿修羅,你贏了,追求戰爭的信念並無誰是誰非,但今後死國的未來就只剩你們了。」
 
「為什麼,你要選擇走到這個結果?為什麼?」
 
「死國戰神不該是如此脆弱,你已經超越吾了,吾乃天者,死國至高無上的創造者。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的狂傲,所為是什麼;什麼是死國真正的和平;戰爭的意義,誰又有真正的答案。只見天者羽化,而閻帝與血斷邪刀則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在苦境的萬妖爐邪力盡散,所經之處地陷百丈、空間盡毀,香獨秀使出最終至力一擊,終於將萬妖爐徹底摧毀。
 
天幕黑雲,開始盡散,朝陽之光照向苦境大地。
 
而在死國之內,神子因被天者吸收,與天者同為一體,脫離天者後,以冥王之態化現。卻因主體消逝、元神不足,形體竟開始跟著散離,一頁書見狀,連忙輸入元力護持其形。
 
「一頁書,幸虧認識了你,讓我錯誤的一生有了一絲光明,吾已無憾。放手吧,讓我的生命就此結束。」
 
「神子勿再多言,凝神抱一。」
 
「你快走,否則來不及了。」
 
「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放寬心吧。」
 
「一頁書……」原來他知道,他什麼都知道。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吾選中的祭品,做好覺悟了嗎?」破空突然傳來一串森冷的笑聲,整個死國連同苦境大地,驀然被漫天黑暗所籠罩,剛剛才透出的陽光消逝無踪,天地猶如死域。
 
「死神,祢終於現身了。」一頁書湛然道。
 
「死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祭禮,於焉展開!」死神頒告祭神令,一頁書有辦法逃過此劫嗎?
 
 
--
 
第十六章最終回預告:雙神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