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渾沌(十四)

 
 
 
 
略城之內,一頁書立於場中,正在向眾人說明此回的死國進攻計畫。
 
「當下中原形勢嚴峻。吾已由素還真、三先天口中得知,四魌界與集境皆抱持觀望的態度,欲等我們元氣大失坐收漁利瓜分苦境領土。而與我們結盟的死國,枉顧協議,暗中建造萬妖爐準備吞沒苦境。據我所知,萬妖爐即將煉成,若不一舉毀掉,中土滅亡在即。」
 
眾人聞言大驚,沒想到事態已變得這麼嚴重。
 
一頁書續道:「萬妖爐之所以能夠隱密進行,原因出在死國有一異空間,非打破結界無法察知。日前吾已觀測了整個死國地理,異空間的位置,正位於莫汗走廊盡頭南方五百里處。而此三度空間,與苦境重疊之處,正是吾之雲渡山。」
 
眾人一聽,又是一驚。
 
「這也是雲渡山的地氣消散得比其他地方更快的主因?」六大靈脈之一嘯龍居主人極道先生問道。
 
「然也。若非雲渡山地氣與吾自身真氣相續,恐怕早成苦地。」
 
「那為何在雲渡山,無法查知這個空間的存在呢?」
 
「原因出在天者在其四周,設下層層的結界保護。吾以慧眼觀之,也只看到深不可測的防護罩與雲渡山重疊,無法透視其內。」
 
「破解結界之法,梵天可有對策?」鬼谷藏龍問道。
 
「莫汗走廊乃是聯接死國與火宅佛獄的通道,其奇特地理結界會吸收習武之人功體。若我們直接攻入,對方以逸待勞,更甚者,勾結佛獄將我們一網打盡,情勢對我方不利。」
 
「不過,死國幅員遼闊,改走其他通道耗時費力,且不易攻進,莫汗走廊是唯一的捷徑。莫非,你打算……」略城城主看向一頁書,後者朝他點頭道:「然也,我決定打破空間界限,由雲渡山直搗黃龍!」
 
「打破空間界限,該如何做?」
 
「吾聽聞由死國而來的天狼星與閻王鎖,練有死神過境奇招得以開啟死國空間裂縫。若能尋得此二人襄助,則此法可成矣。」
 
「不過,他們是死國的人,會願意幫這個忙嗎?」鬼谷藏龍疑慮道。
 
「吾與天狼星、夜神相識,他們皆因不從天者掌權下的死國而選擇離開。如果讓他們知道阿修羅被利用,相信他們會答應幫忙。」極道先生道。
 
「很好,那麼此二人就麻煩先生負責聯繫。進攻時間定於後天子時,地點雲渡山。」極道先生接獲一頁書的請託後,便先行離去。
 
「摧毀萬妖爐,需要神兵神坊羽衣刃,吾已讓吾徒與秦假仙赴霓羽族借來此物。此項重任就勞煩香先生。」一頁書將羽衣刃交至香獨秀手上。
 
「羽衣刃由我來使用是沒問題,只是大戰過後,你雲渡山後山的溫泉要借我泡!」
 
「任君隨意。」
 
「不過,你是從哪得知這些毀爐訊息?」可不要讓我當了冤死鬼啊,香獨秀暗忖道。
 
「死國神子大義,不忍見苦境受難,不但告知我天者野心,並且答應要配合吾等參與毀爐計畫。這些珍貴的消息皆神子親口所言。」
 
「難得神子幼弱,能如此明曉大義。」鬼谷藏龍嘆道。
 
「城主,請你繼續負責聯絡眾人,徵詢毀爐人選。」
 
「好。」
 
待一頁書一一向眾人詳細交代他們各自負責的工作後,眾人也隨之準備離開。這時,他喚住了惜夫人。
 
「惜夫人,請留步,關於令兄擎海潮,吾有一些事想請教妳。」
 
「哦?」惜夫人流盼美目中,流露出一絲興味神采。
 
 
***
 
 
簫樹當前,疾風瑟瑟,滿樹簫聲嗚咽作響,音不成調,就如同擎海潮此刻紛雜的心緒。
 
自那日將一頁書送至九變歸元台,至今已三日。連日來,僧人憑空消失的情景不斷在他腦海上演。後來,他把整個九變歸元台裡裡外外找了數遍,就是不見對方的人影,萬念俱灰下,終於回到自己住處。
 
回來後,他在簫樹底下一站就是三天,拒絕會見任何人。
 
多年前,他習武成痴,失去了此生唯一鍾愛的女子——擊珊瑚,徒留一把短簫予他。他在錯愕不解下,一個人跑到銀盌盛雪隱居數十年,只為求得珊瑚想告訴他的真意,然後把她找回來,兩人從此相伴天涯,不再讓她離開。
 
年復一年過去了,珊瑚始終音訊全無。而他自己,練成滿身絕學,自負天下少有人能與之齊肩。然而隨著武學境界提升,他內心的疑惑卻愈大。就在此時,他遇見了一頁書。
 
一頁書,這個行事作風霸道又固執的和尚,天下人視為聖僧,對他來說,卻單純是個比他自己還了解自己的人。儘管認識不久,往往數言,便足以激起他心內狂濤;在他的生命裡,起了驚天動地的變化。他的出現,為這片冰天雪地帶來了明麗的風景。
 
但是,他連他在身旁也保不住!多年前失去珊瑚的傷痛記憶又再次鮮明。當他朝著晴空盤旋而上時,他首次明白無能為力的感受。天穹是那麼高闊遼遠,縱然他身負奇能,卻是連邊都搆不著。
 
笑傲世間又如何?翻騰驚濤駭浪又如何?
 
擎海潮憤怒自責地朝著簫樹捶了一拳,引得滿樹哆嗦,風中卻傳來熟悉的檀香味。他轉身一看,黑髮僧人正揚著淺笑看著他。
 
「你!」
 
「我回來了。」
 
「……」因為太過驚訝,他一時難以接話。
 
「多謝你擎海潮,此回若非你出面,吾無法逃出生天。」
 
「聽你之意,難道你早已知道我會去找你?」多年的修持讓擎海潮很快恢復鎮定,平復心情,無論如何,他終究回來了、毫髮無傷的回來了。
 
「一半一半。」僧人輕輕嘆口氣道。
 
「……若是我沒出現呢?」
 
「或許,已經曝屍荒野。」
 
「你拿一半的機率去賭命?」
 
「原本我認為我闖得過死國這關,天者的機心超乎我的估算。」他沒說的是,二成的神力對他來說負擔依然太大,早知道借個一成五就好。
 
「苦境領導人都像你這樣當的嗎?」擎海潮話裡帶著隱微的怒氣。
 
「事情已在燃眉,不容吾再遲疑。幸虧上天不忍神州覆滅,吾因此得以撿回一命。」一頁書繼續說道:「擎海潮,今日吾除了來向你道謝,同時也來向你告別。今晚過後,我便得離開此地。」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原本就沒打算讓你住太久。」擎海潮撇嘴道。
 
「擎兄真乃曠達之士,為了感謝你這段時間的收留,吾有兩封錦囊要贈予你。」一頁書說著,便將錦囊交至擎海潮手中。
 
「這是什麼,不會又是麻煩吧?」
 
「這裡頭,有你想要的答案,我離開後你再打開吧。」
 
擎海潮小心收下錦囊,關心問道:「你體內魔力?」
 
「尚未排除,吾想,明晚過後,此事就有結果了。」他有預感,明日死神會現身死國。
 
「茶友難尋,一切珍重。」
 
一頁書聞言輕哂,點了點頭,兩人再也無語。
 
當此不知誰客主,道人忘我我忘言。
 
 
***
 
 
極端的時刻終於到來。今日,死國一反以往晦暗蕭索的氛圍,各路人馬躁動,來回穿梭於各通道上,似在準備某種重要儀式,全國上下瀰漫著一股緊張氣氛。
 
天者佇立於完成九成的萬妖爐前,淡漠的臉上有著一絲難以查覺的決意,以及淺淺的惆悵。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今日過後,他就可以向世人證明,他不但是死國最偉大的造物者,更是把死國帶往極度榮耀的唯一希望之光。他要向天上那群自以為是的種族證明,驅逐他天者,將是他們最大的憾事!
 
阿修羅看著不發一語的天者,心中有諸多疑惑。在萬妖爐即將煉成之際,天者忽然要他停止煉爐,並且自行攬下所有剩餘的工程。他究竟有何盤算?
 
「阿修羅,聖典即將開始,你先去和地者會合吧。」
 
「什麼聖典?」
 
「很快你就會明瞭。」
 
天者說完,隨即口誦冥咒,沒一會兒,原本死寂靜穆的封閉空間,忽然靈光閃爍,無數的幽魂靈體紛紛被吸入萬妖爐中。這時,天者再施咒力,只見往向輪迴的結界慢慢開啟,阿修羅受到乍現的強光刺激,一瞬不能視物。待他重新看清景象,地者連同五尊已帶領整個死國大軍,齊聚往向輪迴,場面極為盛大。
 
「是你們!」阿修羅驚喚。
 
「阿修羅,這便是死國最神聖的祭典。」天者語畢,忽然消失蹤影,待他重新回到現場時,神之子潛眠的光球已在其掌握中。
 
「萬妖爐最後的一步,就讓吾與神子來完成。」天者與神之子光球騰空於萬妖爐上方,召告死國全員。全場除了阿修羅,全體齊向天者單膝跪地,行死國大禮。
 
「這究竟怎麼回事!」
 
「萬妖爐乃死國國祚綿延最重要的工程,唯有施加神之子與我天者的力量祝福,才能使大功告成。」
 
「嗯~神之子?」阿修羅呼喚神子,卻見光球內充滿氣旋,神之子並沒回應他。
 
「神之子正在醞釀自身的力量,你不用掛懷。眾人退開吧。」
 
「過來吧,阿修羅。」地者說道。
 
「哼!」阿修羅走至地者身旁。
 
「神之子,感謝你為死國帶來的貢獻。喝——」
 
天者居高臨下,展開天之神羽,夾帶無限至神之力,慢慢將自身的力量提升至最高點。
 
全場聚精會神,關注這歷史性的一刻,阿修羅卻在此時憶起神之子提過的天者野心,查覺事有蹊蹺,連忙發招欲阻止他更進一步,身旁的地者也在同一時間朝他發了至強一招,兩招碰撞,雙方各退數百步。
 
天者趁著混亂之際,做好準備,隨後帶著神之子,兩人一同祭爐!
 
而五尊連同地者團團圍住阿修羅,不讓他接近萬妖爐一步。
 
「神之子!可惡!」阿修羅驚怒非常。
 
「殺!」眼見死國大軍圍攏過來,將阿修羅困於會場中央。
 
「我不想殺害同胞。閃開。」阿修羅發出驚天一掌,瞬時擊退死國大軍。
 
五尊連忙補上,與阿修羅展開第二輪對戰。
 
重重阻關,阿修羅盡展戰神之威,獨對天者的人海戰術。他顧及同胞之情,不願真的大開殺戒,就在毫釐之差,天者完成了他的祭爐大典。
 
「嗯?」
 
「阿修羅,這才是真正的死國希望。」地者語畢,再度鞠躬,死國眾人跪下。
 
就在眾人行禮的同時,眼前不再是天者,而是死國創世至今,最強的生命體——冥王啻非天。神之子,已被天者完全吸收。
 
 
同一時間,正在集合同志的一頁書,忽感心口劇烈疼痛,冷汗直流,差點暈厥,驚得在場眾人連忙上前攙扶。
 
「不好,神子出事了。」
 
 
「天者!你!他只是一個孩子!」阿修羅怒不可遏!
 
「吾不是天者,吾乃冥王啻非天。」冥王緩緩睜開雙眸,身著紫色戰袍,氣勢銳不可當,在場眾人心下一凜。
 
「你——」
 
「阿修羅,這就是創世霸業。」
 
「你真是可惡至極!」
 
「不可無禮。」地者上前護衛。
 
冥王原想拿阿修羅作為他功成之後第一個祭品,立威全國。但在他看到地者擋在他面前的背影後,臨時改變主意。
 
「地者,殺了他。」這次吾不會再阻擋你的步伐。
 
「是!」地者猶如吃了定心丸,多年的宿願,今日終於可以達成。
 
就在阿修羅與地者展開決戰時,冥王啻非天再次催動萬妖爐,同時口誦魔語,大地轟然分裂,魔劍閻帝,浩然現世。
 
「喝——閻帝神令,地獄解放!」
 
冥王魔劍在手,仰天之斬,萬妖爐竟如脫韁野馬,獲得生機,成為一隻史無前例的巨大魔獸。
 
只見魔獸不斷增長、擴大,充斥了整個往向輪迴,最後竟然超越空間界限,突破至雲渡山。無數邪靈造成的怪物,讓整個雲渡山剎時黑雲籠罩,魔氣震天。
 
開天闢地,強悍邪威,擋者必毀。
 
此時唯有一人可擋——冥王.啻非天!
 
「萬妖爐,無禮!」
 
越天之能,瞬間壓迫妖爐周身。
 
「赤血神印.十二天罰!滅!」
 
驚世巨爆,冥王神威,妖爐稱臣。
 
「對吾屈膝,是最適合你的姿態!從今以後,十方境界,唯吾獨尊!哈哈哈……」
 
「冥王神威,千秋萬世!」死國大軍齊聲讚頌。
 
「死國未來,盡在吾手!哈哈哈……」
 
正欲趕往雲渡山的中原群俠,遠遠便看見這震天撼地的一幕。
 
「終究還是晚了一步。」一頁書沉痛道。
 
此時在眾人內心,已有了視死如歸的覺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