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7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渾沌(八)

 過了幾天,苦境忽然流出一則奇怪的傳言,死神寶物即將再現武林。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喧然大波,人心蠢動,為了搶奪至寶,各地殺戮爭端紛擾不斷,陰謀詭計層出不窮。
 
 
略城之內,城主鬼谷藏龍正向一頁書說明計畫執行進度。
 
「六大靈地主人均已得知靈地情況。他們也查覺靈地地氣正不斷流失,已開始尋找解決之道。只是,沒人清楚地氣流失的原因,尤其那麼大規模的地氣與生靈之氣如此快速散失,冥冥之中似乎有股力量在吸納這些靈氣,然而究竟到哪去,沒人有答案,但眾人一致認為和死國有關。」
 
看來有必要再找時機前往死國探查了。一頁書暗中思忖著。
 
「六大靈地之中,以好友梵天的雲渡山受創最重。沒人知道他的下落,這樣下去,只怕雲渡山即將不保。迷提公子是否能請好友出面一會?」
 
「一頁書同樣要緊苦境大地失去生命力的危機,已經前往他處尋覓原因。我會前往雲渡山了解現況,看是否能緩解局勢。」
 
「既是如此,也只好暫時這麼辦了。另外,不知公子有否聽到近日來的武林傳言?」
 
「城主是指死神寶物一事?」
 
「正是。吾認為事有蹊蹺。」
 
「願聞高見。」
 
「據聞死神自從認識一夕海棠,三寶便逐漸從武林消失。死神更是早已亡故,留有一子,已被接回死國。如今三寶又忽然再現,究竟是死神復活,抑或有心人放出的假消息,令人玩味。」
 
「哦?城主之意是背後有陰謀在進行?」
 
「然也。三寶消息一出,立刻造成武林動蕩,增添殺戮,喪失生機無數。我懷疑此事或許與地氣流失有所牽連。」
 
「嗯~城主所言有理。」一頁書沉吟,思緒卻回到棄天帝所言生死死生的提點。
 
「死神復活消息暫且不管真假,阻止整個苦境日漸枯竭卻迫在眉睫。再不找出這一切災厄的源頭,只怕全境都會滅亡。」鬼谷藏龍憂心忡忡道。
 
一頁書此刻心底已有盤算。「吾想再請教城主一事。」
 
「請說。」
 
「我聽說苦境有一淨地,是人間最接近神界的地方,清聖異常。城主是否聽過此處?」
 
「公子所說,應是九變歸元台。」
 
「九變歸元台?」
 
「是。此地是位於一處深山的秘境,人跡罕至。傳說該地為日月精華匯聚之地,靈氣九變,陰陽歸元。是以無論人、神,吸納此地的日月精華,人者可以滌淨五濁,神者能夠提升修境。」
 
「城主果然博聞。今日提供的數條訊息,至關重要。迷提謝過城主,就此告別,請。」
 
 
一頁書離開略城後,回到雲渡山。放眼望去,只見滿山杳無生機,枯木傾頹,寸草不生,較之上次歸來荒蕪更甚。
 
「唉……」佛者輕輕嘆息,就地盤坐,開始運轉體內的魔力。
 
強大的魔力與恢弘的佛力一經激盪,劇烈的互斥熱流立即衝擊佛者的四肢百骸,燒灼佛者的內元,手上的聖魔鍊發出幽微的詭光。
 
「啊……」一頁書蒼白的面容冷汗直流,咬牙苦撐。
 
這是他被魔力入侵以來,首次改變作法,嘗試主動運行這股力量。他忍著劇痛強行壓制體內的佛力,讓這股魔力發揮到最大極限。
 
奇異之事發生。攢聚於雲渡山的幽冥之氣,似乎受到一頁書體內的魔力牽引,紛紛自其吸附的生命體散逸而出,在一頁書天頂上方聚攏成一股龐大的黑雲,眼見佛者整個人就將要被其吞噬。
 
下一秒,一頁書再次飽提內元,顛倒乾坤,運氣化勁,壓制的佛力自體內沛然湧現。黑雲受到這股突如其來的漫天光華強烈劃破,頓時全數消解於虛空。
 
頃刻過後,佛者體內的魔力再度侵襲全身,佛力才剛大量消耗的他已無力再行抵抗。自聖魔鍊端發出的詭光更熾,一頁書感到有股暖源流過心扉,魔力帶來的衝擊似乎不若先前那般疼痛了。
 
他看著手上的聖魔鍊,目光露出複雜的冥思。
 
 
***
 
 
天者立於往向輪迴中央,以心眼觀視飄蕩於這片無盡死域的無數怨魂咒念,臉上露出難得的滿意。
 
雖然六大靈地遭到保護,這些地方的靈氣吸收受到阻礙有延緩的趨勢。然而死神三寶的消息一經流傳,立即造成天下大亂。短短時期內人間的汙穢之氣——貪婪、殺戮、嫉恨、詛咒等一切負面能量源源不絕孳生。往向輪迴獲得大量的補給品,雖然純度不如靈地,也足以帶給整個死國復甦的活力了。
 
等到他再把留有他施設咒語的假三寶釋出人間,苦境將完全落於他的掌控。
 
「爭執吧、掠奪吧、征戰吧,將你們陰辟枯朽的心念全心全意奉獻給吾死國吧,哈哈哈……」
 
查覺有人接近,天者立即斂容,佈下結界,掩蔽來者獲悉真相,輪迴空間又恢復一片死寂。
 
「你來了。」
 
「嗯。」來人正是戰神阿修羅。
 
「考慮得如何?」
 
「吾只想確認,建造萬妖爐果真是單純為了穩定死國的能量供給來源?」
 
「死國資源一向短缺。你當下所站立之地,荒竭程度猶較你上次進入時嚴重,親眼見證,吾有騙你的必要麼?」
 
阿修羅環顧四周,沉言道:「既是如此,只要神子答應建造妖爐,我就不再推辭。吾在莫汗走廊等你消息。」語畢即行儀離去。
 
阿修羅此番話讓天者極端不悅,妖爐之事天者並不想讓神之子太早知情,他更沒料到阿修羅會提出這個要求。
 
「哼!千年的禁錮,讓你變精明了。阿修羅,吾將使你明白,你只能是屬於吾之戰神。」
 
 
***
 
 
這會兒,老酒蟲正捧著一大堆新鮮蔬果,興致盎然地餵食銀盌盛雪的新客人——大鵬金翅鳥陽翼。
 
適才陽翼從高空陡然降落雪原時,滿天激飛的雪絮與驚天震響差點沒把老酒蟲嚇死,害他以為銀盌盛雪發生爆炸了。定神一看,竟然有隻金光閃耀的遮天巨鳥乖順地趴伏在地瞪大眼睛盯著他瞧,雪光反射巨鳥的金身,異常刺目的光輝,讓他適應了好一段時間才得以看清眼前景物。
 
正當他疑惑大鵬鳥的來歷,就看到陽翼脖子上掛著一張字條,一頁書的隔空傳音同時傳至,說明這是他的愛寵,日前身受重傷,拜託銀盌盛雪的主人能好生照料。
 
「咦?擎海潮何時和一頁書有往來了?」
 
雖然不解,但親眼見及如此美麗的非凡神鳥,不用主人請託,老酒蟲也想將牠留下。銀盌盛雪美則美矣,然而終年白茫,看久了也是會感到孤單寂寞的。
 
所以,下一刻老酒蟲旋即將銀盌盛雪裡所有的儲糧全數搬來餵食神鳥,卻發現牠只挑新鮮蔬果吃,看得老酒蟲嘖嘖稱奇。
 
 
享受了數日天倫之樂的擎海潮,終於帶著滿足愉悅的心情從略城回到住處。然而,才甫踏入銀盌盛雪,就被眼前景象震驚得說不出話。
 
「吃素的金翼大鵬鳥,快來瞧瞧!」
 
「怎麼會有這隻!」
 
「你的好友一頁書送來的啊。我說你何時認識一頁書了,這麼神秘也不告訴我,讓我也瞧瞧那位名聞天下的聖僧啊。」老酒蟲把一頁書隔空傳音以及他託付的字條交給擎海潮,上頭寫著:
 
此鳥名喚陽翼,翻袖之鯨其志壯乎鯤鵬邪?望君善待。梵天
 
「欺人太甚!」擎海潮看完留言大怒,字條剎時被他震得稀爛。
 
什麼嘛!難得發善心帶他去了一趟略城,他連聲謝都沒說就離開也就罷了。這下又得寸進尺,真把銀盌盛雪當成他私人地盤了?他自己住不夠,還把這麼一隻龐然大物也寄到這兒來,這要他如何吞下。
 
更要緊的是,全武林人都知道這隻巨鳥乃是一頁書的坐騎,要是讓人發現牠在這裡,那豈非讓天下人都誤會他們的關係了?
 
不行不行,這麼嚇人的勾當,他絕對不幹。
 
「無論什麼方法,你馬上把這隻畜牲帶離,否則掌下不留情,哼。」鄭重告誡之後,擎海潮隨即頭也不回進入自己的木屋,木門還差點被他甩壞。
 
「唉,這下麻煩了,要把你帶到哪兒去好呢?」老酒蟲為難得搔頭苦思,陽翼則睜著一雙無辜大眼繼續吃著牠的佳餚美食,眼前風波與牠無涉。
 
 
***
 
 
棄天帝自祭壇一會,經過數日的天人交戰,終於接受祂正和人類「合作」的事實。這一切都拜死神陰謀之賜。等到此事完結,祂定要所有相關者付出代價!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這位人類並非平庸之輩,身上共存的聖魔之力唯有他的聖魔元胎堪可比擬。如此突破人體承受極限,也算是非凡的武軀了。這讓祂不平的心境稍稍有了舒解。
 
然而,祂並不打算讓對方知道祂的真實身分,也不想和其他包括霓羽族在內的人類多所接觸,因此,祂決定另尋一處清淨地作為暫時的「基地」。
 
只是,異度魔界已毀,人間還有合祂心意之地嗎?
 
騰空巡察,終於在西北方看到一小點較不那麼「汙穢」的地方。
 
棄天帝降落九變歸元台之上。
 
此地地勢高聳,參天巨岩林立,層層疊疊,陡峻寒峭,一般凡人難以侵入。加之靈氣數變,日月精華匯聚,實為一難得的天險勝境。
 
「嗯,不差。」
 
棄天帝發出讚語,盤坐歸元台閉目養神,吸納天地精華。不知不覺,思緒將祂帶入未知時空。
 
人界已毀,大地幾乎將被熾火燃盡。在這一片毀滅地獄,有一光點自層層灼塵中隱隱浮現,朝祂而來,與祂對峙。
 
然後,祂聽到極輕極微的腳步聲,自濛濛雲霧裡走近歸元台。睜開異色雙瞳,一頁書那張清冷絕麗的面容映入祂的眼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