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7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歸鄉(下)

  【歸鄉(下)】


車子入山之後,落日已完全隱沒山頭,幸好天氣極為晴朗,密密麻麻的繁星照亮了整片穹空,兩人在群星牽引之下來到竹林邊的小溪。他們相當快速俐落地搭好帳篷,升起營火,便相互依偎坐至溪邊大石上,吃著村民送給他們的乾糧,靜靜欣賞浩瀚銀河。

「好久沒來這個秘密基地了,這地方還是一樣令人懷念。」一頁書以近乎夢囈般的口吻悠悠說道。

「這次有我參與,心情大不相同吧。」棄天帝略作探詢。

「是有不同,這是我頭一回在這裡住進帳篷的。外面天氣這麼好,若非為了你,我就以天幕為帳,大地為床,直接伴著溪水度夜了。」

「如此說來我擾了你的興致囉?」

「是有那麼一點。」

「哈,你真想在外頭,我樂意奉陪呀。」棄天帝向一頁書更加偎近了些。「不過你要先答應我一件事。」

「何事?」

「從今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秘密基地,你不能再帶其他人過來。」

「莫非你還在為了之前那件事計較不成?」

「怎麼會呢?當然別有原因。」

「那麼?」

「我們已經結婚了,你心裡最特別的地方,理當只有我能參與獨佔。」棄天帝攬住一頁書的身子,靠著他的肩頭呢喃著。

「這是哪門子道理。」一頁書不贊同道。

「棄氏霸理。」

「噗,還霸理咧。不成不成,這一答應下去包准沒完沒了,剛才提議全不算數,我乖乖在帳篷裡待著就好。」

「你這麼篤定拒絕,難不成你真想帶其他人來?」

「一般情況下的確沒什麼機會,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嘛。」

「有我在,這種例外不可能發生!」

一頁書微微一笑,未再接話,他站起身伸了伸懶腰,把目光飄向遠方的水面。此時倒映在溪水中的微弱月光,被橫生的枝幹叢葉掩住部分清暉。棄天帝看著一頁書站立不動的身姿,在漆黑的夜幕之中猶似靜岩,亦如孤木,只有那雙清澈至極的耀麗鳳眸比月光還要明亮。就算認識他這麼久了、即便兩人已經在一起,然而只要當他背對著他,他仍然時常有隨時會失去他的錯覺。

為了排除這股不適之感,棄天帝跟著起身,正想靠近一頁書的當頭,幾隻不識相的蚊子飛至他的手腕附近擾亂他的動作。「啪、啪、啪」三聲清脆的拍打聲,劃破了闃靜的大地。

「這些臭蚊子膽大包天,都飛到我這兒啦!」

一頁書按捺下滿腔笑意,故作鎮靜道:「被蚊子叮個幾包有什麼關係。」

「哼,又不是叮你,你當然說得輕鬆。」

「堂堂一個大男人,怎麼那麼怕蚊子。你看看你打從入山以來都擦了幾遍防蚊液了,嘖嘖嘖。」

「此言差矣,我豈能讓那些畜生吸吮我尊貴的血液。」

「就像那晚一樣嗎?」一頁書輕描淡寫說道。

「嗯?」

「車車老把你在這裡的那夜『驚蚊記』,包括你在他家住的那幾天的事,全都告訴我了。」

「這老傢伙,居然不講信用!不想活了嗎?」

「你別怪他,他說這是送我的結婚賀禮,要我明白你有多在意我。」

「哼,知道又如何!」

「知道以後,你在我面前就不必顧忌怕被蚊子叮啦!我想看看那位紅花大姑娘是如何的美豔呢。」

一頁書說完噗嗤笑著,棄天帝再也忍受不了,直接打橫將他抱入帳篷之內,壓在地上。

「喂,你自己想進來何必連我也帶進來,我還想在外頭多待一會兒。」

「沒那個必要。」

「嗯?」

「再笑啊,你再笑給我看看啊。」棄天帝原本帶著惱羞的俊容頓轉嚴肅,深情凝視著身下深愛之人。

一頁書偏過頭去避開他的視線,「外頭月色很不錯,我要去附近走走。」

棄天帝置若未聞,懷中人嘗試掙脫他的擁抱,想奮力起身,卻是徒勞。

「我這麼出糗,開心了吧?」

「不過被蚊子叮了幾包,算什麼出糗。若你真的不高興,我道歉就是。」

「說這個來不及了,現在、是我的時間。」棄天帝俯下身,冰涼的唇開始細細吻起一頁書如粉櫻似的唇瓣。

一頁書抗議般地輕嚙了下伴侶的薄唇、試圖挽回劣勢道:「怎麼這麼久了還不見長進,你不懂什麼是幽默嗎?」

「怎麼會不懂呢?我的幽默就是,不管你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最後都是一樣的結果呀。」棄天帝異色雙眸盛滿笑意。

「這不叫幽默,這是無賴。」

「哈哈哈……」

一頁書接下來的話語,被淹沒在如浪潮般的綿密索吻中,再接下來,他就沒機會多說其他話了。

潺潺的溪流聲,隔絕了帳篷內相愛兩人的纏綿碎語。

無邊無際的夜空,群星熠熠生輝。


***


隔天清早,棄天帝帶著滿腔濃密愛意自朦朧睡夢中轉醒,正想再抱緊枕邊人,卻是撲了個空。

他睜開雙眼,篷內已經看不到一頁書的身影,他趕緊隨手穿上一件五分短褲,披上薄外套,準備出去尋人。不過,當他打開帳幕,就發現他的至愛正跪在溪邊盥洗,他不由得暗中鬆了口氣。

清晨的山谷,漫佈著淡淡輕霧,自雲彩透出的晨曦曙光灑照在一頁書清瘦的身子,聖潔難以形容。此時的他,套著昨晚褪下的白色襯衫,胸前還有幾顆釦子尚未扣上,鎖骨間密佈的吻痕卻又別有一番說不出的性感風情。棄天帝目不轉睛地欣賞著這幅人間絕景,著魔般地直往上前自背後抱住了他。

「怎麼不多睡一會兒,嗯?」

「被鳥鳴聲吵醒後就睡不著,索性起來盥洗了。」

「這是長期待在戰地的後遺症麼?」棄天帝心疼問道。

「倒也不是。我的睡眠品質向來不錯,用不著睡很久,你忘了麼?來吧,你也洗洗臉,讓腦子清醒清醒,嗯?」一頁書朝著伴侶溫柔笑笑,並且揉了揉環抱在自己腰間的大掌。

「可是,我還想躺一會兒。」

「不准!要睡回家再補眠,現在可不是睡覺時間,動作快一點,大懶蟲。」

棄天帝在一頁書堅持下,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到帳篷內揣著一條毛巾出來,遞到一頁書面前。

「我要你為我擦臉。」

「你是三歲小孩子嗎?」青年皺眉。

「不管,你不擦我就不洗,繼續睡覺。」

「那你就去吧,我自己離開,不等你啦!」

「你認為你走得了嗎?」棄天帝再次抱住一頁書,雙手伸入他纖細的腰際間不住撫摩,一邊把頭埋入他的頸窩慵懶說道:「你對我如此小氣,我只好自己討福利了。」

「我開始後悔帶你出來啦!」

棄天帝咯咯笑著,既不反駁也不接話,逕往心愛之人的敏感各處湊吻著,一頁書被他逗弄得沒辦法,為避免節外生枝,只好認命沾溼毛巾,為他擦臉。

「我照顧我家那群孩子,都沒有照顧你累。」一頁書嘴裡嘟嚷著,只是儘管抱怨,仍以極為溫柔的力道替眼前的大孩子仔仔細細擦臉擦了個遍。

而棄天帝只是靜靜地、乖乖地任由一頁書在自己臉上動作,感受著他吐露在他臉上的醉人氣息,仔仔細細將他專注的眉眼瞧入眼底、烙入心中。只有在這種時刻,他才是完完全全屬於他一個人的。

「擦好了。」

「這麼快!」

一頁書覺得好笑。「你的臉才多大,要擦多久。」

「那麼,換我幫你擦臉。」

「不必,我已經洗好啦!」

「否則擦身體也行,這樣比較久。」

一頁書再也無法忍受,朝著棄天帝的腦袋給他敲了一記拳頭。「馬上去把帳篷收理乾淨,你再繼續磨咕,待會兒直接回家。」

「唉,遵命。」棄天帝知道一頁書真的要發火了,要是惹他生氣,吃不消的可是自己,他可沒笨到搞砸這麼珍貴的旅程。

帳篷收好之後,棄天帝主動先行熱車,一頁書看他一付胸有定案的樣子,不禁好奇問他:「你知道要去哪嗎?」

「不就是廣智老丈的墳前,還有第二個選擇嗎?」

一頁書聽罷不再言語,唇角漾開一抹滿意幸福的笑容,隨即開始利用行車空檔閉目養神。

「唉,不知誰說出外旅遊不能睡太多的,結果自己一上車就在睡覺,真不公平。」

「你要是真累,車子由我開吧。」

「我不累,只是有點後悔。」

「後悔什麼?」

「早知道你精神體力這麼好,昨晚就不該草草讓你休息。」

一頁書臉色微紅道:「這是哪兒的話,難道你希望我精神萎靡嗎?」

「當然不是,但是身體可以再累一點,才不會動不動就拿丟下我走人來威脅我。」

「棄天帝!」這下子連耳根子也紅透了。

「哈哈哈,好、好、好,不逗你了。」然而才幾秒鐘的時間,他又自言自語道:「真希望有那種自動駕駛的車子,讓我可以專心與你說話,不受干擾。」

「你就慢慢等吧,總會等到的。」

「是啊。」



過了十幾分鐘,他們抵達廣智和尚的墓地。兩人到附近摘採了一些山百合作為供花,接著合力將四周叢生的雜草清除一空,整個墓地被整理得乾乾淨淨。棄天帝便讓一頁書獨自盡情悼念師父,他自己在附近靜立等候。約莫半個鐘頭之後,青年回來與他會合。

「都說完了麼?」

「嗯。」

「心情還可以麼?」

「放心,沒事。」

「那麼走吧。」

「你不問我跟師父聊些什麼嗎?」

「哦,你想告訴我麼?」這是一頁書頭一回主動與他聊起默禱的內容,棄天帝專心傾聽。

「我們先找個地方坐坐吧。」

於是,兩人走到一處坡地坐了下來,只見遍地開滿紫色的藜蘆花,極目遠眺,又見層層疊疊的青翠山巒,兩種不同的景致風情,同時盪漾著人的心魂。陣陣舒爽山風迎面吹來,愈發撩動人的思緒,棄天帝覺得全身物累一掃而空。他忍不住拉著一頁書往坡地上躺,共賞藍天白雲。

「天氣真好真舒服,讓我捨不得說話了。」

「我覺得這樣會更舒服喔。」棄天帝挪動一下身軀,將頭枕在一頁書的胸上。

「你就會享受。」一頁書笑得溫煦,順著那頭烏亮的髮絲把玩著。

「書,我想搬來這裡住,你說好不好?我們可以在禪寺的舊址上重新蓋房子。」

「那塊地已經被國家收走,來不及了。」

「無妨,這地方那麼大,不怕找不到住所。」

「你的事業還有你的手下呢?都不管啦?」

「只要你決定留下,跟我一起定居生活,我就把異度大權全權交託出去,不再讓任何人干擾我們。」

「真的?」

「我幾時騙過你。」

「說的也是。」

「那麼,你答應嗎?」

「我很心動,幾乎要被你說服了。」

棄天帝了然一笑,「看來,我的吸引力還是差那麼一點。」

「剛才,我告訴師父,我找到一個很好的伴侶,請他安心,不必再掛記我了。」

「哦?那你師父有沒有叫你對我好一點?」

「有啊,他要我把胸膛借你當枕頭枕,不能拒絕。」

棄天帝抿嘴。「就這樣?」

「他還要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出國工作之後,你認為我在休息的時候最常做的事情是什麼?」

「補眠?」

「哈,你以為我是你呀!是看天,看藍天白雲、看日月星辰,我常在忙亂之餘一個人仰望天空,與心中思念的人對話。我告訴師父,只要看著天空,他的形象在我心中便愈見清晰,就能給我一切努力與前進的力量。剛開始那個對象是師父,卻在不知不覺中,讓另一個名字叫棄天帝的男人所取代,我覺得有愧於師父他老人家,剛才跟他大大懺悔了一番。」

棄天帝聽到一頁書這番真誠的心跡,內心沸騰不已,他很明白廣智和尚在一頁書心頭所佔的份量,也因此這段話,幾乎是他的至愛所能告白的極限了,一時之間,他找不到任何話回應。

「所以棄天,思念難熬的時候,抬頭看天、用心傾聽吧。說不定,我正透過浮雲或微風與你對談。」

「書,你說的是真心話麼?」棄天帝挺起上半身,轉頭俯視一頁書。

「我不會跟師父撒謊。」

「書,儘管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吧,我不會再拿這件事與你爭較了。」

「說話要算話喔。」

「我覺得自己愈來愈喜歡你了,怎麼辦。」

「彼此彼此。」

棄天帝稍作斂目,眼中只剩一頁書聖潔絕美的玉容,再無其他。他俯身捧顏,將滿腔情意與思念化為刻骨銘心的深吻,深深吻入對方的心坎裡,此時此刻,天堂就在人間,人間亦是天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