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7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真愛來敲門(六)

 【我要讓你愛上我(上)  
正當棄天帝要執行祂的誘拐大計,給一頁書奉上熱情如火的french kiss時,祂赫然發現自己的下巴被一隻小手箝住,那力道之大,令祂一時難以有所動作。
 
「小乖,原來祢——」一頁書神色嚴肅地朝著棄天帝的俊容左瞧瞧右看看,後者被他澄澈的目光看得有些心慌,不覺間額上滲出了一滴冷汗。
 
「原來祢的鼻毛分岔了,鼻尖附近還有小粉刺,難怪祢這麼苦惱的樣子。」
 
「我的、我的鼻毛分岔了,還長了粉刺?」
 
「是啊,不信祢看。」一頁書拿出他隨身攜帶的小鏡子,給棄天帝照著看。棄天帝完全忘了祂剛才要做的事,直接當場擠起粉刺來。
 
「祢早上出門太匆忙了吧,所以忘了檢查儀容?」
 
「唉,沒辦法,我昨天換床,沒睡好,今早起得有點晚。」神邊擠粉刺邊答道。
 
「原來如此。那麼那間房間還是還祢好啦,我只是打坐,在任何地方都行的。」
 
「那件事待會兒再議,我臉上還有粉刺麼?」
 
「沒了,乾乾淨淨。」一頁書展開明麗的笑顏。「對了,這借祢。」美僧人再次從他身上拿出一把小剪子。「把分岔的鼻毛也剪一剪唄。」
 
「嗯,謝謝。」棄天帝聚精會神處理完分岔的鼻毛,整個神顯得容光煥發。「好看嗎?」
 
「perfect!!!沒問題了。」
 
「這把剪子還滿好用的,想不到苦境有這麼便利的除毛利器。」
 
「喜歡就送祢,屈世途那邊還有一堆。」
 
「那麼我不客氣收下囉。」
 
「對啦,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一頁書的問題,提醒了棄天帝的誘佛大計。但是,人家才剛幫助祂恢復完美無瑕的儀表,還送給祂一支魔界沒有的除毛利器,要祂再把他拉過來親,這有損格調呀!
 
都是朱武那笨兒子出的餿主意!害祂一時失了準頭,差點錯過那支剪子。看來計畫要重擬了!棄天帝腦中快速閃過祂平日從魔子魔孫蒐集而來的愛情小撇步,這些招數祂原意是想有天等到太陽神降世,要用在祂仰慕了無以數計年月的神祇身上,誰曉得遇到這非常狀況,只好先用那些招式救急啦。
 
魔神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走吧,我帶你去逛魔界。」
 
「咦?」
 
「你不是想看吾之魔城?昨天你走的範圍,還未達整個魔界的三分之一呢,內部還有更多更好玩的。」
 
「真的嗎?」僧人清雅的小臉上,充滿了期待的光輝。
 
「嗯。不過,出發之前,你最好再掩飾一下你的身份。」魔界滅種事小,要是不小心被其他魔人認出那頭金舍利乃是僧人象徵,祂棄天帝萬世英名將毀於一旦。
 
「謝謝祢提醒,暫候。」
 
一頁書斂眉閉目,專心持咒。站在他面前的棄天帝親眼見及一個全身金華耀然、清聖非常的純淨僧者,在迷濛霧氣之中,化成一位麗絕塵寰的雪白美人。於是,原本凝視觀察的金藍雙眸顯得愈發深沉。
 
魔神邁步向前,牽起白髮僧人的手,揚起好看的笑容道:「走吧。」
 
「嗯?」一頁書指指那隻被握緊的手,眼神透露不解。
 
「沿途有很多岔路,怕你顧著欣賞風景,走丟了。」
 
「謝謝,小乖祢真好。」
 
「╬╬╬╬╬╬╬╬你又忘了……」棄天帝深呼吸一口氣,「等下千萬記得,別在其他生物面前叫我小乖,你就喚吾,棄天吧。」
 
「為何?」
 
魔神將俊容湊近僧人的臉頰,讓雙方只餘彼此氣息的距離,輕聲道:「因為汝是吾之貴客,不用加喚敬稱,小傻瓜。」
 
「……」一頁書原想反駁,他不是祂的貴客,而是祂的主人。不過他清楚看見,原本環繞在小乖周身的黑色磁場,忽然變成粉紅色,這是一個人生病的前奏,決定先觀察一陣再說。
 
「好的,棄天。」
 
魔神再度露出滿意的微笑,兩人攜手連袂直往城郊而去。
 
 
 
 
一路上,千變萬化的魔界景象看得一頁書嘖嘖稱奇,目不暇給。一旁的棄天帝在他讚嘆的同時,一邊向他解說整個魔界的生成原理。
 
「吾之異度魔界乃由吾以遠古異形巨大的黑魔龍獸之軀,輔以五行元素孕化生成,魔族之人即龍獸所孕育之血肉精元,分為魔族、鬼族、邪族三大支脈。」
 
「整個魔界以及其中生物竟是皆由祢所創,沒想到汝這麼了不起!」一頁書驚嘆道。
 
棄天帝心想,這下你不能再將吾視為一隻烏鴉了吧,吾乃異度魔界的造物神。
 
「從前我只聽過金烏負日的傳說,原來神烏還有創世的能力!待吾改日回歸,一定會為祢在傳說史冊上再添一筆,讓祢的豐功偉業得以名垂青史!」
 
「……不必了,謝謝你的好意。唉。」
 
「自己人,不用那麼客氣。」一頁書拍拍棄天帝的肩膀道。
 
「吾可否問汝一個問題。」
 
「祢問吧。」
 
「你的好友海殤君,你剛認識他的時候,他的眉頭就是這麼皺的麼?」
 
「欸,已經八百多年了,印象有點模糊,以前好像沒皺成這樣。」
 
「吾了解他的痛苦和難為。」棄天帝喃喃自語道。
 
「祢在說什麼呢?」
 
「沒什麼,繼續走吧。」
 
兩人來到一座迷霧森林之前停步。
 
「此林名喚水雲川林,是通往露城的重要通道。裡頭霧深露重,苔滑岩溼,一不留意便會迷失其中,被毒瘴所蝕,跌落深崖。等下進入,你切勿離開吾身,知道嗎?」
 
「我明白了。」
 
「嗯。」棄天帝說著,將僧人纖腰一攬,一頁書整個人隨即落入祂的懷抱,兩人肩並著肩,腰貼著腰,從背後看來就像一對恩愛非常的情侶。
 
「可是、小乖,不對,棄天,這樣很難走路。」
 
棄天帝未理會身旁之人的抗議,反倒將他的頭扳向自己的肩膀,用一種威嚴又不失溫柔的語調在他耳側說道:「你抓緊我的手臂,維持這個姿勢,靜靜跟著我走,別說話。」
 
「……」看來小乖病得不輕,粉紅色磁場愈來愈強大了。其實這座水雲川林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雲渡山終年雲霧繚繞,比這裡的水氣不知濃重幾倍,他照樣行動自如毫無阻礙。小乖病得這麼厲害,還如此擔心他的安危,他一定要想辦法醫好祂的病!
 
一頁書專心思索著他之前所有看過的醫鳥療法,棄天帝看他這麼文靜、乖順的模樣,心裡覺得滿意極了。他那令人迷醉的體香就在自己鼻息之間繚繞,讓他情不自禁心蕩神馳。怎麼看,這都是個浪漫得不得了的絕佳戀愛氣氛場景呀!!!
 
為了強化浪漫效果,棄天帝神眉一揚,在一頁書即將路過的步道上,忽然冒出了無數苔蘚與滑石。白髮僧人一不留神腳沒踩好,眼見就要滑倒。
 
「小心!」棄天帝眼明手快,及時抱住了差點傾倒的一頁書。
 
又是一次超近距離接觸!兩人面對面相距不到十公分。深情凝望(?)的瞬間,時空為之停駐。
 
靠!心臟怎麼會跳得這麼快?遇到這種情況接下來該怎麼辦,那群魔崽子怎麼說的?我怎麼全忘光了!
 
就在棄天帝忙著恢復記憶力的時候,突然間天旋地轉,接著身子騰空,待祂意識到怎麼一回事時,整個人已經被一頁書拉到附近的一株巨樹的樹幹上坐著。
 
「別怕,吾在雲渡山的時候常遇到這種事,這時只要腳一蹬、身一縱,就沒事了。」
 
「……」
 
「祢不知道怎麼做的話,我可以再示範一遍給祢看。」
 
「╬╬╬╬╬╬╬╬不必了。」
 
「祢為什麼看起來不太開心的樣子,摔著了麼?」
 
「都被你拉到這棵樹上來了,怎麼摔。」
 
「口氣真的有點兇耶,沒關係。說起這棵樹,還滿大的耶。」
 
真的很大,他們兩人坐的那根樹幹,目測可以坐滿百人沒問題,而這只是這株巨木的其中一個小枝幹。
 
「當然大。此樹名喚擎陽木,凡它矗立之地,方圓百里不見光耀。」
 
「如此碩大的巨木,如何維生?」
 
「看到那周遭的礦石否?魔界大地精力提供此木源源不絕的魔元,促發其自身體內增生循環機能。而魔界所有生命體消逝之後的有機體,除了供應整個魔界能源之外,其餘皆被保存在這些礦石之中,是這些擎陽木能量來源之一。」
 
「整個魔界那麼廣大,光是消耗這些分解後的有機體如何夠用呢?」
 
「魔界是一個爭鬥不斷、無時無刻充滿殺戮征戰的地方,隨時都有生命的消逝與誕生,唯有強者才能生存,即使植物亦無例外。因此不存在生存能源不夠的問題,每個物種為了存活,自會想方設法找出生路。找不出的,自然遭淘汰,化為養分,回饋孕育他的族群。」
 
「唉,弱肉強食,生命法則。因緣往復,輪迴難斷。」
 
「哈,佛家常言寂滅為樂,吾倒認為循環不已的生死流轉,何嘗不能體現自然天道的旺盛生機呢?」
 
「天道不等同於魔道。」一頁書斂眉半闔鳳目答道。
 
「吾即是天。好了,別說這個,你知道那些礦石還有什麼用途麼?」
 
僧人搖頭。
 
棄天帝正要再開口,此時整株擎陽木突然大力搖晃起來。
 
「唉呀,吾漏掉一事了。」
 
「何事?」
 
「這擎陽木除了吸收魔地精華、具有自發增生機能之外,它最喜歡的零嘴就是所有活物,特別是四足的活物。」
 
「包括人類嗎?」
 
「當然。」
 
「會吃人,那我們是不是應該下去比較安全?」
 
「我想來不及了。」
 
「啊——」兩人驚喚一聲,被巨大的枝幹拋到萬丈高空,只見擎陽木張開大口等著吞噬他們。
 
「嗯?不識主人,該死!」棄天帝舉掌就要劈下,身旁的一頁書按住祂的神掌制止了祂。
 
「不過一株行動不了的植物罷了,它也是依照祢賜予它的本能在活動,放過它吧。」
 
棄天帝看著一頁書的雪顏,有了別的主意。
 
只見祂旋正神軀,抱緊身旁僧人,開始飛躍。兩人跳過一株又一株的擎陽木,觀看每株擎陽木朝著他們大口開開合合的樣子,從穹空望下,環繞在血紅色的擎陽木林的迷霧雲煙,隨著擎陽木的動作飛舞輕揚,綿延魔界數千里之遙,構成了一幅壯麗異常的絕美景象。
 
「好美啊。」一頁書著迷似地輕嚷道。
 
「不及你美。」棄天帝盯著一頁書明淨透亮的玉肌說道。
 
一頁書將視線轉回身邊的棄天帝,瞧了祂的神情幾秒鐘後,一陣狂風吹來,拂亂的頭髮干擾了兩人對望的目光。
 
「該下去了。」僧人正色道。
 
「汝怕了麼?」
 
「什麼?」
 
「與吾在一起,怕了麼?」
 
「非也,再不下去,祢我就要撞壁啦!」
 
棄天帝經由提醒,發現兩人已來到魔界礦山之處,只差那麼幾秒鐘的時間,便會高速撞山。祂神掌輕揚,整面山立刻被轟出一條大通道,兩人在棄天帝羽翼包覆之下優雅降落地面,毫無塵埃沾染其身。
 
「呼,好險。」
 
「你也會怕撞山?」魔神覺得有趣。
 
「吾畢竟來人家家裡作客,不能任意破壞公物!」他可是有禮貌的乖小孩。
 
「還說呢,吾魔界子民都不知被你殺死多少了……」
 
棄天帝兀自嘀咕,一頁書卻被旁邊的大岩石吸去了注意力。
 
魔界礦山,名符其實的礦藏之山,綿亙幾千里的山脈,分布了各式各樣的金屬礦物,是整個魔界最重要的五行「金」元素構成區域。魔界內外上下大大小小的魔軍戰將所需要的各式各樣兵器,全部來自這個礦山地帶。
 
現在兩人所行走的地段,正是金礦的蘊藏區。亮澄澄的黃金色,是一頁書來到魔界以後,首次再見到的明耀色澤。
 
「整個礦山,除了是武器製作的來源、負責保存有機能源之外,也是重要的辨認方位的標誌。由於擎陽木分布範圍廣大,若沒這些礦山指引,恐怕許多物種都會喪生在擎陽木林之中。」魔神解說道。
 
「有一事吾覺得不解。」
 
「何事?」
 
「既然整個魔界暗無天日,為何還需要擎陽木如此巨大的物種遮陽呢?」
 
「哈哈哈……擎陽木的主要功效並非遮日。」
 
「那是什麼?」
 
「吾之魔界,是一個長期浮動在三度空間的有機體,這些擎陽木可以用來穩固全界地基、並且遮擋吸收外界任何一切有害懸浮粒子與輻射光線。」
 
「如此,為何要喚做擎陽呢?」
 
棄天帝腦海中浮現了一個清聖高貴的人影。「因為在你們苦境,向來視日陽為生命之源,吾就要證明,吾之魔界不用靠祂也能蓬勃生長永存!」
 
一頁書注意到,棄天帝俊秀的臉上浮現了一絲他未曾見過的糾結神情。
 
「別談這些了。既入寶山,豈能空手而歸。來,告訴我,你喜歡哪種礦石,我要回饋你利剪贈予之情。」
 
「不必了,吾不需要這些東西。」
 
「雖然汝不需要,但吾倒想以此見證我倆的金石情誼呢。」棄天帝鼓吹道。
 
「就像海殤君好友與我那樣嗎?」
 
「海殤君與你?」
 
「是啊,好友與我的金石之交,是全苦境滅境皆知的事。」(某海殤得意飄過~~~)
 
哼,又被那隻章魚捷足先登了╬╬╬╬╬╬╬╬。
 
「既然如此,你可有想要的東西?」
 
一頁書仍是搖首。他輕拈身上的佛珠,說道:「念珠一串,拂塵一柄,自在徜徉藍天白雲間,毋須其他外物。」
 
「說得好!金石之交哪比得上木石之情呢?(←抱歉,此人開始錯棚)吾便以擎陽木做一串念珠送你吧。」
 
僧人心想,用魔木做成念珠,那要念佛還是念魔啊。
 
「真的不必啦!況且,不管是金石或者木石,都是石頭,沒什麼好爭的。」一頁書掙脫棄天帝緊握的手,忽然加快腳程,蹦蹦跳跳地離開了礦山地區。
 
「喔,這樣嗎?」棄天帝快步跟上。「不可小看靈石,吾界之石可是珍稀罕有,奇巧可愛。」魔神說著,兩人眼前忽然出現一整排童蒙身長的圓卵石,伸手伸腳搖晃舞動,笨拙呆楞的樣子引得一頁書笑靨乍開。
 
而他們二人,就在這排奇石怪異舞蹈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巍峨壯觀的露城城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