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閒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 367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真愛來敲門(五)

 【親親的滋味】 

 
 
隔天一大早,棄天帝便到寢宮外圍巡視了一圈,很好,沒有成員傷亡,看來一頁書應該是有遵守約定不再頌讀早課。接著,祂躡手躡腳打開了寢殿大門,僧人已恢復原來的金色法身,正閉眼靜坐,沒有亂跑。一切是祂所希冀的樣子。這令祂情不自禁下意識地說了聲:「阿彌陀佛」。
 
那麼,該繼續把他放在這兒呢?還是帶他出去應付應付一下好咧?
 
本來這問題很好解決,只要祂在寢殿周圍佈下結界,那麼就算他溜出去,也離不開禁錮範圍。問題是,萬一這個舉動惹惱了他,讓他做出什麼失控的事,祂可沒有把握能再穩住局面,畢竟這裡是最後一道防線了呀!
 
只是多帶個人出去散步嘛,沒什麼!棄天帝在心中這樣告訴自己。
 
於是,祂清了清喉嚨:「咳咳」。
 
一頁書睜開明耀美目,歡喜道:「祢來啦!」說完三步併作兩步蹦蹦跳跳來到魔神跟前。
 
「見到我讓你這麼開心嗎?」僧人純真的笑顏讓魔神唇角也跟著上揚,但是祂自己並沒察覺。
 
「當然呀,祢是小乖呀。」
 
「……走吧。」
 
「去哪?」
 
「你想去哪?」
 
美僧人歪著頭、眨了眨眼思考了下,便說道:「那就走一趟祢在這裡最常走的路徑好了。」這正是了解愛寵的最佳機會哩!
 
「我最常走的路徑麼,那就是吾兒的房間啊。可是……」
 
棄天帝話語未盡,一頁書便自顧自地踏出了殿門,魔神只好趕緊隨後跟上。
 
二人來到朱武房門口。
 
尋常這個時候,也正是祂給愛兒愛的morning call、叫他吃早餐的時刻,今天只是多了一個人。所以祂依照平常的習慣,很自然地打開了房門,直接步入。結果,眼前的一幕,卻令祂大叫了一聲:「啊——」
 
朱武與九禍正衣不蔽體地在做愛做的事。
 
棄天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身,矇住了一頁書的雙眼,二話不說將他帶離當場。
 
「怎麼了嗎?」僧人看到眼前那張面容,臉紅得比盛開的玫瑰還要紅,莫非小乖又發燒了?
 
「你先待在這,哪兒都不要去,靜靜等我回來,好嗎?」驚魂未定的魔神為了讓眼前的小麻煩沒有異議聽話,語調是從未有過的輕聲細語相哄。
 
「噢,好……」愛寵緊張兮兮的模樣,讓他也跟著緊張起來。雖然很好奇屋子裡發生的事情,但是為了平復愛寵的情緒,他決定先順著祂的提議。
 
「乖。」棄天帝摸了摸那頭金燦燦的舍利後,沒好氣地再次進入朱武的房間。
 
 
 
一進門,朱武與九禍兩人已穿好衣服,魔皇劈頭就是一頓斥責:「大清早的,成何體統!」
 
「是老爸你沒敲門就直接闖入!」他正做到一半,興致被直接打斷,委屈的是他好嗎!
 
「還敢頂嘴!你難道不知道這時候我都會來叫你起床麼?」
 
「那是平常啊。我聽說一頁書昨天在祢寢殿過夜,所以就……」
 
「所以就如何?」
 
「想說你們也在做一樣的事,我當然不做白不做呀!」何況夫妻間在自己的房裡恩愛到底是礙到誰了啊嗚嗚。
 
「荒唐!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父皇,難道你們昨晚沒、沒、沒……撞撞?」朱武很艱難地吐出了最後兩個字。
 
「撞你個頭!你幾時聽到看到我做出這樣的事了!」
 
「是沒有,可是他……」朱武回想在淨魔河旁講經說法的白髮僧者,那是一個能讓任何神魔為之心醉傾倒的絕麗容顏,父皇放棄這大好機會,莫非傻了?「難道你們兩個在殿內什麼事都沒發生直到天亮?」
 
「昨晚只有他在主殿過夜,傻兒子。」
 
「什麼!父皇你、沒問題吧?」
 
「有問題的是你,腦袋盡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整個魔城都快被滅了,你還有心思在這檔子上頭!」
 
「老爸啊,祢這麼說言之差矣,如果你們昨晚撞過,整個魔城的危機早就解除啦。」原以為老爸終於開竅,才把人留在房內,沒想到祂那麼不明事理!
 
「嗯?這話什麼意思?」
 
「親愛的老爸,我說祢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佛家之人首重持戒,尤其最重要的兩條戒律,一是戒殺,一是戒淫。只要想辦法讓他破戒,他就奈何不了祢啦。殺、他殺不了你,當然得從淫下手了!」
 
「你想淫他?我不許!」
 
「雖然我很想……」朱武喃喃自語,偷偷看向坐在床沿的九禍,搖了搖頭語帶惋惜道:「還是算了。」
 
「難道要其他魔淫他?現在魔界內外上下都視他為我的座上賓,這樣有損我的顏面。」想到那個闖禍精被人這樣那樣,祂心底突然湧出一股殺意。
 
「所以說囉,只好父皇您親自出馬啦。」
 
「要我親自下海?我、我做不到!」
 
果然有問題,銀鍠朱武快速地瞄了父親全身一遍,拍拍祂的肩道:「我懂,不為難祢。」接著道:「既然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怎麼個退而求其次?」
 
「由父皇您使出美神計,誘惑他、勾引他,讓他愛上祢、心甘情願為祢破戒!」
 
「愛上我?」當這幾個字流過棄天帝腦袋的時候,祂內心隱隱感受到輕而細微的汨汨暖流。然而,一頁書盤坐時那張聖潔的容顏在祂腦袋中晃呀晃,祂頓時覺得朱武的提議太過荒謬。「還是不行啊,你要我去誘拐未成年少男?」
 
「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祢不是從小就在誘拐我了嗎?」
 
「這不同,你是我兒子!」
 
「……」朱武心想,老爸誘拐兒子,這更糟!雖然他老爸的邏輯一向沒人懂。
 
「我們是魔,而他,是出家人。」棄天帝斬釘截鐵說道,那語調與其說是在告知朱武,倒不如說更像是在提醒祂自己。
 
「我們從剛才討論到現在,不就是針對這點在想法子嗎?聽我的準沒錯。」
 
魔神沉默不語。
 
「憑老爸您那嚇死人不償命的帥臉(也只有這優點了),肯定手到擒來。祢想想,只要他破戒了,祢就不用再顧忌他的頭箍咒,整個魔界也沒有滅亡的危機。犧牲一人拯救千萬子民,祢還多了一個愛慕者,這不是很好嗎?」朱武覺得自己實在是太了不起了,居然為魔界想出這麼一套長治久安的絕佳計策。
 
而祂,竟然無法反駁兒子的話!因為昨天在大殿上,祂也在思索著和兒子一樣的事情,只是沒想到必須以祂自己為誘餌。
 
「所以說老爸你別再猶豫了,難道還有比這更好的妙招嗎?」
 
「可是,如何誘拐出家人啊?」尤其是這位天然得要命的金色團子,居然把祂這位曠古絕今宇宙第一帥的異度造物者視為一隻大鳥,他真的明白什麼是愛嗎?
 
「老爸,祢聽我說。愛這種東西,往往產生在一瞬間的感覺,而且付諸行動比千言萬語還要有效得多,祢只要讓他體會到愛情滋味的美妙,相信定能馬上擄獲他的芳心!」
 
「該怎麼做?」
 
「我猜他應該還沒和別人接吻過。祢只要給他一個熱情如火的french kiss,純情如他,保證馬上對祢死心塌地、忠貞不二!」
 
「這招真的有效嗎?」
 
「相信我,絕對有效。」開玩笑,他誰?他是把妹把哥高手銀鍠朱武耶!
 
「不過,什麼是french kiss?」
 
朱武扶額。「我的小祖宗,祢連french kiss是什麼都不懂?就要祢別一直杵在家裡當宅神,偶爾也該出去見識見識世面,才不會腦袋僵化只想用殺人解決事情。這樣好了,我親自示範一遍給祢看,祢就懂什麼是french kiss了!」
 
興致勃勃的朱武,正要喚九禍過來與他示範高級吻功,調教老爸一番。卻見棄天帝以手示意,要九禍不用起身,命令道:「你直接對著我示範吧。」
 
「啊?」
 
「我要你直接對著我做,吾要親自體會那份感覺。」向來很有實驗精神的祂,決定踏出犧牲的第一步。
 
「可是跟祢,我沒fu。」
 
「你有沒有fu不重要,重點是讓我有fu就行了。」
 
「這……」銀鍠朱武為難了。如果單看祂那張臉,畢竟也是萬中選一的極品,親下去沒吃虧到什麼。但是,祂是棄天帝、是自己的機車老爸,這要他如何親得下去呀。然而看祂一臉認真的樣子,如果真能就此把祂推給一頁書、讓祂不再纏著自己,那麼這點犧牲不算什麼。暫時忘了祂是棄天帝這事實就好!
 
「好吧,老爸!祢跟著我做一遍,等下祢就如法炮製,把這招用在一頁書身上,可以嗎?」
 
「嗯。」
 
「首先,把祢的眼睛閉上。」
 
棄天帝依言,閉上雙眸。
 
於是,銀鍠朱武搭著父親雙肩,深呼吸了一大口氣,然後扶住祂的後腦勺直接給了祂一個永生難忘的法式深吻——
 
棄天帝當場僵化。
 
一直到門外響起了一頁書的關懷呼喚,祂才從極度震驚中恢復意識。
 
「你、要我對他做這種事?!」
 
「有什麼不對麼?」看著對方不可置信的樣子,朱武心想,他的老父親雖然平日叱吒風雲,不過在感情上,卻只有初級生程度,也難怪這麼驚慌了。為了增加信心,朱武再次強調:「老爸,這招我用在十個人身上有十一個人成功,相信我絕對沒錯。」
 
「這十個人包括和尚麼?」棄天帝一針見血問道。
 
「這……和尚也是人哪!而您是咱們最偉大的異度造物主,豈有不成功的道理,您說是不是。所以直接衝吧,按照剛才的作法,緊緊抱住他,朝著他那張粉嫩可愛的小嘴用力親下去,整個異度危機瞬間消失無蹤!父皇這一切都靠您了,快去吧,我等祢的好消息。拜拜!
 
朱武話剛說完,便將猶仍僵立的棄天帝推出門外,房門一鎖,繼續忙去了。
 
 
等了老半天的一頁書,終於等到人出來啦!他走向前,微笑問道:「現在可以換我進去了麼?」他真的很好奇裡面的東西,棄天帝剛才待那麼久,一定有什麼好玩的!
 
然而魔神卻只是靜靜凝視著他,深沉的異色雙眸有了決意。
 
「嗯~小乖,祢不太對勁,表情怎麼這麼嚴肅,被欺負了嗎?」僧人舉起他的小手,在魔神面前揮啊揮,呼喚著愛寵回神。
 
只見魔神攫住那隻揮舞的纖手,順勢將人拉進懷裡,捧住那顆尚在亂動的腦袋瓜,將自己的唇,湊近了那張淺緋細緻的小嘴——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